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八十章 让他们睡觉?
    肖战心里也很疑惑,听到手底下人说,有个神秘的家伙骑着一头修为不知道有多高的妖兽上了洛山,他第一反应就是,对方一定是大秦王朝或者是赵国的强大修仙者,可仔细想想,他觉得这个可能性也不大,难道对方觉得自己有硬拼自己和手下将近三千人的能耐不成?

    真当他肖战是泥捏的不成?而且对方也没有立刻动手杀人,反而先说明自己的身份,声称自己是北麓w..la按道理说,一个强大的修仙者都是心高气傲的,没理由会在这样的问题上撒谎,只是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他是不得不小心谨慎,之前就已经中了大秦王朝和赵国的诡计,谁知道这一次他们又耍什么手段呢?兵不厌诈,自己义父也没少用阴招,这么说虽然不好听,可事实就是如此,否则,清秋王朝凭什么能抗这么久?

    不管是大秦王朝还是赵国,哪一个是好对付的角色呢?

    看到对方如此年轻,肖战就越的好奇了,更让他感到惊讶的是,不知道为什么,看到眼前这个年轻男人,他竟然还有一种熟悉感,似乎,在哪里见过……

    肖战打量着肖遥的时候,肖遥也在打量着肖战,不敢怎么看,这个家伙的年纪似乎都比自己大,难不成是长得太过于着急了?

    而且,不管从哪个角度看,这长得和自己也一点都不像啊!

    完全没有自己百分之一的英俊好不好?难道是因为长得太着急了?

    这个时候,肖战已经走到了肖遥的面前。

    “你是修仙者?”

    肖遥乐呵一笑,问道:“为什么这么问?”

    “我觉得你应该是修仙者,但是奇怪,我竟然感觉不到你体内的灵气……”要知道,肖战现在可都已经是个四重后期巅峰的高手了,可是却依然感觉不到对方体内有任何灵气的流转,即便对方是个五重高手,自己也不可能什么都察觉不到吧?

    “这是我隐匿修为的方法。”肖遥想了想,索性将自己的修为给透露了出来。

    “四重高手,中期?”肖战吃了一惊,“你多大?”

    “看着多大就有多大。”肖遥问道,“你和肖龙象什么关系?你是他儿子?”

    “……”肖战沉默了一下,说道,“义子。”

    对方既然愿意将修为透露出来,就已经足够真诚的了,而且对方的修为还不如自己,如果自己想要杀了他的话,似乎轻而易举,更何况手底下还有三千人呢,即便对方有天大的本事,也不可能在他这个四重高手后期巅峰的修仙者以及三千士卒围剿下离开吧?

    所以,他觉得自己也得拿出来一些诚意,否则,就很难继续聊下去了。

    听了肖战的话之后,肖遥才算是松了口气。

    感情只是义子啊!这样一来,他倒是没什么心理压力了。

    “我叫肖遥。”肖遥说道。

    “肖遥?这个名字,似乎在哪听过……”念叨完这句话之后,肖战脸上的表情瞬间凝固,接着下意识往前走了两步,激动之情难以遮掩,说话时候嘴唇都在微微颤动着,“你真的叫肖遥?”

    肖遥看到肖战脸上复杂的表情,也有些诧异了,问道:“你听过我的名字?”

    “你身上是不是有一块龙形吊坠?”

    肖遥乐了。

    看来,这肖战多多少少是知道一些的。

    他将自己脖子上的龙形吊坠露了出来。

    看到那块吊坠之后,肖战总算是验证了自己之前的想法。

    “肖遥,你真的是肖遥!”肖战激动坏了,说出口的话连他自己都觉得有些莫名其妙的。

    跟着肖战一起来的那些人,这个时候也都有些懵了。

    他们是真不知道肖战激动地原因是什么。

    虽然,肖战并没有办法去验证肖遥脖子上吊坠的真假,但是,龙形吊坠和肖遥的事情,知道的人并不多,义父似乎也只和自己在内的几个义子说过。所以,别人连这件事情都不知道,甚至都不知道义父还有个亲生儿子,又怎么可能想着能伪造龙形吊坠呢?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生的事情嘛!

    原本他们就已经知道,义父的亲生儿子可能已经来到灵武世界了,他们本想寻找,可是却被义父制止。

    然而,他怎么都没想到,自己竟然还能在这样的情况下见到肖遥。

    自己还没有去找肖遥呢,肖遥竟然已经主动找上来了?

    “咳咳,先打住,哥们,你别这么激动,不过,你怎么知道龙形吊坠和我的事情?”肖遥问道,“肖龙象和你说的?”

    肖战点了点头,忽然觉得有些奇怪,感情义父的亲儿子,对他都是直呼其名的啊……

    “啧啧,他收干女儿,我都能理解,干儿子——挺有意思的。”肖遥不怀好意笑着。

    肖战当然不会懂肖遥这番话里面的梗,还满脸认真说道:“弟弟,其实,义父还真有一个干女儿,而且,还是清秋王朝的小公主呢!那小姑娘从小就生的好看,义父说,他这是提前帮你找媳妇。”

    肖遥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呛死。

    肖龙象这么有想法的吗?

    这未免也太着急了点吧?

    其实,肖遥对肖战称呼自己为弟弟,还是觉得有些别扭的,不过当下,也不是说这些的时候。

    “肖龙象这一次为什么没有来这里?”肖遥问道。

    “义父受了伤,现在也不知道情况怎么样了……”说起这些,肖战的眼神又立马黯淡了下去。

    肖遥皱起了眉头,问道:“受伤?很严重吗?”

    “不好说。”肖战苦笑着说道,“要说严重,挺严重的,但是以前比这更严重的也不少,所以,义父应该没什么事情,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爱能醒过来。”

    “所以,你就带着人到这来了啊?”肖遥问道,“你这是不是有些缺心眼啊?”

    肖战脸色有些尴尬了。

    肖遥叹了口气,说道:“现在先不说这些了,之前我上来的时候简单观察了一下,这洛山周围,最起码有六万重兵。”

    “六万?”肖战吃了一惊,问道,“应该不止吧?”

    “赵国的军队已经撤走了。”肖遥瞥了眼肖战说道。

    肖战吃了一惊,又点了点头,说道:“那就难怪了,如果不是因为赵**队撤走的话,咱们想要坚持到现在都不可能,我就说这段时间他们怎么会这么安静……”

    “你们能坚持到现在也不容易了。”肖遥说道,“不过,现在继续待下去也不是什么办法,从现在的情况看,指望清秋王朝那边搭救你们,也不可能了,所以还是得想办法突围出去。”

    “突围?”肖战苦笑了一声,说道,“谈何容易。”

    “也没什么不容易的,我既然能上来,你们就肯定能下去。”肖遥说道,“先到你们暂时休整的地方那去吧。”

    肖战赶紧点头。

    跟在肖战等人身后的那些人,这个时候还有些疑惑。

    他们越的不清楚肖遥的身份了,或者说他们这个时候心里其实已经有了些许猜测,只是还不敢确定。

    这信息量,实在是太大了。

    有人询问肖遥身份的时候,肖战只是轻描淡写道:“等回去之后再说吧。”

    等回到了行军营中,肖战吩咐下去,让他们将所有人都召集过来。

    没多久,两三千人便都围了过来,一个个看上去萎靡不振的,肖遥也只能使劲摇头叹息,这一个个都是一副没睡醒的模样,还能坚持下去那才真的是有鬼了。

    其实,如果早知道肖龙象不在洛山的话,肖遥可能都不一定会赶过来,他虽然不是个特别自私的人,但是也会懂得分清楚取舍,这一次他赶到洛山,也是冒了很大的风险。

    为了这些人,肖遥断然不会将自己的小命拿上来赌。

    实在是太不划算了!

    “弟,要不要将你的身份告诉他们啊?”肖战原本都打算开口了,忽然又想起了什么,赶紧问道。

    肖遥笑了一声,说道:“你开心就好啊。”

    肖战苦笑着说道:“虽然我挺想将你的身份透露出去,但是我担心,若是让大秦王朝和赵国那边的人知道了,肯定会挖空心思想要将你抓走,借此威胁义父。”

    肖遥转念一想,觉得肖战说的似乎也很有道理。

    “随便吧,其实我也挺无所谓的。”肖遥说道。

    “那你会不会跟着我们一起回到清秋王朝?”肖战试探着问道。

    “不会。”肖遥摇了摇头,正色说道,“最起码,暂时不会。”他知道,若是自己真的跟着他们去了清秋王朝,去了容易,想要出来就难了,到时候等于和肖龙象等人站在了一条船上,即便自己想要在外面帮着他们,都做不到了,所以还是暂时留在外面的好。

    肖战自然不会知道肖遥是怎么考虑的,但是他觉得,肖遥既然这么说,就肯定有他自己的想法,所以,断然不会去勉强什么。之所以这么问,是因为他觉得如果肖遥真的要和他们一起回到清秋王朝的话,将肖遥的身份透露出去也没什么了,但是如果不愿意的话,还是别说了的好。

    肖战思索这些的时候,肖遥忽然开口道:“让你手底下的人都立刻会军帐中,睡一觉吧。”

    肖战瞪大了眼睛看着肖遥,有些不可置信。

    “现在?让他们睡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