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六十五章 你知道我有多懒吗
    /p>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

    林炎今年刚满十六,去年就被家里人托关系进了从林道,当一名小卒。

    对于穷苦人家的孩子而言,能进军队,混一身盔甲,每个月拿个三吊铜钱,就是一大良事。

    虽然林炎从小喜欢舞文弄墨,可连最便宜的粗纸都买不起,于是便经常在外面逗留不愿回家,一是喜欢路过学堂听一听里面朗朗的读书声,感受一下那里的气氛,他也想过要偷学,可先生很严厉,只要看见他,便赶紧拿起砖头将其撵走,其二,则是喜欢在南边小溪旁,找一根树杈子,在细沙上勾勒一笔一划,即便有的时候勾勒出来的东西林炎自己都看不明白,可他总觉得,那是一道玄乎的门,只要自己用笔墨打开了那扇门,就能进入一个新世界。

    曾几何时,小林炎也不知道从哪捡来了一本《寇豆杂记》,哪怕上面的字迹因为受到雨水冲刷已经变得模糊不清,可他还是喜欢挑灯夜读,即便很多字都不认识。

    城楼上,林炎抖了抖身体,想要取暖。

    “怕是要下雪了。”林炎搓了搓手,鼓起嘴哈着气。

    “站好,不然等会,怕是刘伍长又要来训斥了。”站在林炎边上的男人年纪要比林炎大不少了,估计得有二十五六岁。

    林炎嬉笑了一声,看着那男人,问道:“杨大哥,我还是没明白,你会写文章,会念诗,为什么非得来当兵啊?”

    杨迎苏也笑了,说道:“为什么不能呢?林小子,你得明白,笔墨可治国不假,可想要救国,还得这金戈铁马,总不能人家都拎着把刀到你面前要砍死你了,你还要和别人讲大道理吧?在这个世界上,讲道理的人,终究是少数的,更多的是不讲道理的人,当你真的想要和别人讲道理的时候,首先得明确一点,你已经有了可以和别人讲道理的能耐。”

    林炎似懂非懂,却将每个字都记在了心里。

    他总觉得,杨迎苏是个有大学问的人,这说出口欧的话,不管是错是对,都是有道理的。

    “简单的说,有人找你打架,你想要和对方讲道理,就必须有比对方还要强的武力,将人家按在椅子上,只有这样,人家才愿意和你谈一谈。”杨迎苏说道。

    “杨大哥,你说的真有道理!”林炎笑道,“读书就是好,能懂这么多的大道理。”

    杨迎苏哈哈大笑起来,道:“书上的道理太多,却太俗,真正的道理,在那。”

    他伸出手,指着远方。

    林炎凑到跟前,顺着杨迎苏手指的方向望去,黑茫茫一片,啥也没看到。

    “在哪?”

    “在天地间!”杨迎苏说道。

    林炎:“……”

    过了一会,林炎又问道:“杨大哥,你说,那郦王府的武梧桐为什么一定要造反呢?老老实实过安生日子不好吗?”

    “好,也不好,这里面的大道理,不要说你了,我也不懂。”杨迎苏说道,“你害怕打仗吗?”

    林炎使劲点头,苦笑着说道:“当然怕,我可还没娶媳妇呢!”

    杨迎苏忍俊不禁。

    “杨大哥,那你娶媳妇了吗?”林炎探着脑袋问道。

    杨迎苏忽然沉默下来,脸上也看不到0任何表情了,反而显得有些惆怅。

    林炎知道自己可能说错话了,但是这一时半会的,又不知道自己说错的地方在哪,只能傻愣在那里,什么都不说。

    过了好几分钟,杨迎苏才说道:“没有,倒是有过一个喜欢的姑娘,却还是放弃了。”

    “为啥啊?!”林炎问道,“那姑娘不喜欢你?”

    杨迎苏看了眼林炎,微笑着说:“因为,我总怕自己回不去了。”

    “……”林炎虽然不懂什么大道理,可杨迎苏这话里的意思,他还是能理解的。

    其实,他也有无数次的担心。

    担心,自己再也回不去了。

    看不到自己的爹娘,看不到家里的小黑狗,也看不到村口那个天天喜欢坐在井口前看着过往行人的老头,不能在小溪里摸鱼抓虾,不能在山林间追逐叫不出名字的鸟儿——这大概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事情了吧?

    “杨大哥,那你后悔吗?”林炎问道,“其实,我挺后悔的。”

    “我倒是不后悔。”杨迎苏似乎是知道林炎心里想的是什么,笑着说道,“这世界太大了,你以前看到的只是冰山一角,等以后的以后,你会发现,其实,你,我,记忆力的那个小村庄,或者是我们现在身处的从林道,亦或者是北麓,都是沧海一粟。”

    林炎点了点头。

    这句话太长,他需要好好琢磨琢磨。

    “咦?杨大哥,你看,似乎有人在城墙下!”林炎忽然伸出手指着说道。

    “不可能吧?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有人要进城吗?”杨迎苏虽然嘴上这么说,可还是顺着林炎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

    “恩?那家伙是不是还骑着一头老牛?”杨迎苏问道。

    “是啊是啊!哇,这是我见过最大的牛了,现在牛肉不便宜,值好些银子呢!”林炎感慨道。

    “……”杨迎苏很无语。

    这小子的脑子里,想的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啊?

    看到牛,就想到牛肉?

    “下去看看吧。”杨迎苏说。

    林炎紧随其后。

    两人下了城楼,拉开城门,骑着牛的年轻男人并没有着急进来。

    “喂!你是什么人?这么晚了,为什么进城?!”林炎上前质问道。

    骑在牛上的那个男人,也没有从牛身上跳下来,只是笑眯眯看着他。

    “我想进城。”那男人说道。

    “我问你话呢!你是什么人啊!”

    “我叫肖遥,就是想要进城。”骑在牛上的男人继续说。

    “肖遥?”林炎摇了摇头,这个名字他肯定没听说过。

    “你就是从林道的人吗?”林炎问道。

    “是与不是,我都要进城。”肖遥正色说道。

    林炎:“……”

    他总觉得,骑在牛身上的这个男人,不管怎么看着,都有些奇怪。

    这要是换做寻常人,看到他们这些军爷,哪敢继续骑在牛上放肆?

    而且,对方的态度也让他觉得非常不舒服。

    肖遥不再言语,骑着牛,往前走着。

    “给我下来!”林炎上前想要阻拦,却被杨迎苏拉住。

    “不想死的话,就别动手。”杨迎苏压低了嗓子说道。

    林炎转过脸看了眼杨迎苏,眼神愕然。

    肖遥转过脸,看了眼杨迎苏和林炎,说道:“你们两人之前说的话,我也都听见了,沿着这条路,去万山城吧。”

    “万山城?”林炎吃了一惊,“那不是郦王府的地盘吗?”

    “是啊,你们不是打算这两天便与西南那边的人,围攻万山城吗?”肖遥问道。

    “……”林炎没有说话。

    “其实郦王府也挺好的,有王文阁呢,你可以去找他玩。”肖遥说道。

    “王文阁?”林炎和杨迎苏都有些无语。

    那是什么样的人物了,这不是他们愿不愿意找对方玩的事情,是对方压根就不会搭理他们好不好!

    “等去了万山城,就去找王文阁,说是肖遥让你去的,让他给你多买点笔墨纸砚,好好学学写字啥的,你太瘦了,这身盔甲,你穿着可撑不起来,不嫌重吗?”

    说完,肖遥又骑着牛,继续前行。

    留下杨迎苏和林炎两人面面相觑。

    “杨大哥,怎么说?”林炎已经没主意了。

    “先走。”杨迎苏犹豫了一会说道。

    “为啥?”林炎一愣,“明天可就要发军饷了,八吊铜钱你都不要了啊?!”

    杨迎苏:“……”

    这都什么时候了,这小子还想着军饷呢?

    “先走再说,那人显然是郦王府的人,否则也不敢说之前的话,他现在进城,怕也是找麻烦的……”杨迎苏正色说道。

    “那我们不得阻止他?”林炎说道。

    “若是我们出手,恐怕,现在我们两人就已经是尸体了。”杨迎苏苦笑着说道,“你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一种人叫修仙者吗?”

    林炎吃了一惊,脸上表情满是惊愕,他看了眼肖遥离去的方向,又看了眼杨迎苏,小心翼翼问道:“杨大哥,你的意思是……刚才那人是修仙者?”

    “可能性很大!”杨迎苏就事论事道,只要不是缺心眼,都不会单枪匹马来从林道找麻烦,除非对方有绝对的信心。

    “那我们什么都不做吗?”林炎问道。

    “倒也不是。”杨迎苏苦笑了一声,“总得,做些什么吧?”

    说完这句话他从从腰间取出一根竹筒,下面有一根绳子,在拉断后,一道火光窜了出来,直冲上天,“啪”的一声后一切重归沉寂。

    肖遥转过脸,看了眼身后升腾的一小簇烟火,微微一笑,并没有计较什么,骑着牛,继续往前。

    “大佬,我总觉得,你不该这么善良。”牛魔王说,“那两人完全可以杀了,反正又不耽误时间。”

    “杀人太累,不该杀的,就不想抬胳膊了,你知道我有多懒吗?我告诉你哦,我尿尿都懒得站着!”肖遥一脸严肃地说。

    (杨迎苏,林炎两位读者也客串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