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六十一章 你要否?
    轩辕轻寒的实力想要对付那些妖兽,还是没什么难度的,反正肖遥比较放心。m.。

    只要江陵,即便是全力以赴,也只能和赵铁牛做到有来有往,想要突破赵铁牛这道防线来进攻肖遥,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那就是传说中的铜墙铁牛!不对,铜墙铁壁!

    眼睁睁看着肖遥还在解开自己布下的法阵,这一刻江陵的心情可想而知有多么的痛苦,他目眦欲裂愈战愈勇,甚至不惜用非常险的招式,这简直就是想要和赵铁牛一命换一命。

    可见,这龙脉对江陵而言到底有多么的重要了。

    这个时候的江陵简直都已经陷入癫狂了,然而看到江陵这样,肖遥的心里还是挺开心的,因为江陵越生气,越上火,就意味着自己距离成功越来越近了。

    这个时候的江陵已经越发的癫狂了。

    这里的法阵可就是布下的,所以现在是什么情况,他的心里比谁都要清楚,他知道,如果真的按照现在这样的趋势发展下去的话,要不了多久,自己辛辛苦苦布下的法阵就真的要被那个混蛋给解开了。

    这是他绝对不愿意看到的事情!

    所以这个时候,他的攻势也越发的激烈了,幸好现在的赵铁牛比起刚突破的时候,修为还要稳固一些,所以即便江陵越挫越勇,他也依然能将对方挡在肖遥的安全距离外。

    这就是他的能耐!

    赵铁牛这三个字,可不是吹牛皮吹出来的。

    “给我滚!”江陵怒吼着,犹如一只已经咆哮的妖兽。

    然而赵铁牛依旧是面无表情,手中毛笔轻轻一挥,再次将江陵逼退。

    江陵没有放弃,又一次对肖遥的方向发起了冲锋。

    伴随着一声“滚”,赵铁牛这一次将江陵的身体一脚踹飞了出去。

    可是江陵在摔在地上的下一秒就已经重新站了起来,还是继续冲锋着。

    赵铁牛的脑袋都要疼了。

    虽然他挺不喜欢这个江陵的,但是现在这个时候,他又不得不承认,对方的毅力真的很不错。

    这么多次被打飞出去,每一次都能在最短的时间内站起来并且再次发起冲锋,并且没有一丁点的犹豫,老实说,就这样的心理素质,赵铁牛还是挺佩服的。他越发的想不明白了,就江陵现在拥有的毅力,即便不依靠灵脉,想要成为七重高手,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实力啊,何必非得执着于此呢?

    其实在这个世界上很多人就是这样,总是喜欢钻研着那些邪门歪道,花费了一生的是时间去寻找着或许压根就不存在的捷径,然而他们却从来都没有尝试过脚下的路一步步走,明明他们原本便可以走的比所有人都要快,却非得在原地打转思考着这里能不能找到一个地洞隧道。

    在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人都在做着非常不理智的事情,可笑的是,他们还觉得自己永远比旁人聪明一些。

    人嘛!难得糊涂些,终究不是什么坏事。

    有些事,你看破的或许是别人看都不愿意去看的。

    有些理,你明白的时候,或许早就已经被别人推翻了结论。

    与其将时间浪费在那些意义不大的事情上,还不如脚踏实地一步步走远,人嘛!永远都得相信一个道理,或许你真的是聪明人,但是你绝对不是这个世界上最聪明的。

    这就是赵铁牛这么多年领悟出来的道理,然而江陵显然还没有想到这些。

    其实在这个时候,法阵已经被肖遥解开的差不多了。

    之前肖遥就说过,那江陵的修为或许还算不错,但是在法阵方面简直就是个弱智,虽然肖遥不敢说自己对法阵的理解有多么的深,多么的有造诣,但是如果和江陵放在一起比较的话,显然他就是个高中生,那个江陵就是个小学生了,大学生的话——坤木那小子倒是算一个,这么长时间没见,或许坤木对于法阵符篆的了解,又要提升不少了。

    眼前江陵布下的法阵,若是交给坤木的话,估计一眨眼的功夫就能全部解开了。

    此时,轩辕轻寒也被一只妖兽撞飞了出去。

    不过很快,她就重新爬了起来,眼神中闪耀着寒芒。

    “给我去死!”现在的轩辕轻寒似乎也彻底被激怒了,手中蓝色长剑,掠起一道蓝虹,将之前那只袭击自己的妖兽之间贯穿。

    等拔出剑之后,她转过身,又冲向了另外一只妖兽。

    肖遥看到这一幕,忍不住扯着嗓子吼了一句:“轩辕轻寒,麻烦你帮我将兽丹也收集一下啊!”

    轩辕轻寒:“……”

    她压根就没搭理肖遥,又一次朝着妖兽冲了过去。

    她现在怀疑肖遥的脑子是不是有点问题,这个时候竟然还想着要妖兽的兽丹,他真的缺这些兽丹吗?对于肖遥这样的修仙者而言这样的兽丹根本就起不到什么作用好不好?

    “你之前不是说,将我带来,我只能拖后腿吗?”轩辕轻寒一边应付着眼前的妖兽一边对肖遥说道。

    肖遥一阵头疼,也知道,想要让轩辕轻寒帮着自己收集兽丹,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这可真是个小气的女人啊!一点前途都没有……

    终于,随着一道金光闪过,肖遥的身体也往后退出了一段距离。

    那道金光,升腾而起,肖遥看着,长舒了口气。

    “成了。”肖遥笑了一声。

    江陵呆若木鸡,也被赵铁牛再次一脚踹飞了出去。

    他从地上爬了起来,灰头土脸,看在盘踞在上空的那道金光。

    “完了,一切都完了……”江陵的眼睛失神,整个人似乎都傻眼了。

    肖遥转过脸看了眼江陵,微笑着。

    “我要杀了你!”忽然,江陵怒吼了一声,朝着肖遥扑了过来。

    现在,他的心里只有一个想法。

    将这个破解了自己锁龙阵的混蛋给撕碎!

    可就在江陵刚往前迈出脚步的时候,那道金光忽然幻化出一道龙形,直接将江陵给砸飞了出去。

    一声龙吟,还在空旷的山洞中回荡着。

    “哥们,都啥时候了,你不想着跑也就算了,还想要杀了我?难道我在你的眼里,就真的这么好欺负吗?”肖遥非常不满。

    江陵站起身,再一次朝着肖遥扑来。

    那道龙形金光,直接将江陵的胸口贯穿出了一个大洞。

    “你锁我百年,我要你一命,不亏不欠!”一个洪亮却又充满了怨恨的声音,从那道金光中传来。

    当金光从江陵的体内横穿而过的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的生命终于走到了尽头。

    其实即便北楚天壑的龙灵没有将江陵斩杀,赵铁牛也不会这么轻易放他离开的,再加上还有肖遥在旁边帮忙。

    江陵还想要像上次一样逃出生天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原本江陵在发现肖遥赵铁牛等人找到这里,若是直接离开,或许肖遥赵铁牛轩辕轻寒等三人都没什么太好的办法。

    可是这家伙不但没有选择离开,反而还选择站出来要与对方硬碰硬了。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对于江陵而言,这龙脉就是他这么多年辛苦浇灌的灵草,然而就再快要结果的时候,肖遥赵铁牛轩辕轻寒三人闯入。

    他怎么走?

    又怎么舍得走?

    肖遥看着江陵的身体慢慢倒下,也叹了口气。

    “哥们,在北楚天壑待了这么多年,你见过外面的世界吗?”肖遥轻声说着。

    虽然他知道,不管这个时候自己说什么,江陵都听不见了。

    他只是觉得有些可笑。

    江陵总是想着要提高自己的修为,却没有想过,用自己的修为去做些什么。

    他的人生目标,又是什么呢?

    借用星爷的一句话,一个人没有梦想,那和咸鱼有什么区别?

    现在的江陵,大概就是如此。

    他并不觉得江陵是一个多么恶毒的人,这只是一个偏执狂,为了提高自己的修为不择手段甚至有损天道。

    今日,龙脉重新挣脱束缚将江陵击杀,似乎,也都符合情理。

    可笑的是,这样一个七重高手,不要说登入灵武世界十大高手榜了,即便是名字,都没有从北楚天壑传出去过。

    从他的悍然而起到仓促结束,外界的人,都不曾知道,在灵武世界曾经出现过一个七重高手,江陵。

    肖遥想这些的时候,那道龙形金光忽然盘踞在肖遥的头顶之上。

    “修仙者,你进入解救我,我愿意帮你一个忙。在你的体内,似乎也有一只小龙灵,若是你想要将它送到龙域,我姑且可以帮上一些忙。”

    听到这句话,肖遥欣喜若狂。

    之前他还在想着,自己怎么才能开口呢,毕竟这可是北楚天壑的龙灵,而且一旦挣脱束缚,那便是九重灵兽,即将渡劫进入龙域。

    他又怎么好意思随便提意见呢?

    “那就多谢了。”肖遥拱手作揖说道。

    “你的恩情,我先记下了,等以后若是到了龙域,我能出手,定然出手!”说话的时候,肖遥体内的小龙灵,便如剥丝抽茧般,从肖遥的体内慢慢脱离出去,逐渐飞向了头顶之上的那道金光。

    “今日,我欲飞升,望天门大开,我入龙域!”

    那洪亮的声音再次响起,头顶之上的山壁,竟然缓缓开始列出一道巨大的裂缝,同时山体也在晃荡着。

    “你叫什么名字?”那金光忽然再次开口。

    “肖遥。”肖遥说道。

    “我赠与你北楚天壑数万年气运,你要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