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五十三章 神秘男人,江陵
    /p>肖遥觉得,自己之前还是小看那个中年男人了。

    哪怕只是一支毛笔飞出来,都让肖遥感受到了压力,更何况,他还不是对方锁定的敌人。

    “这个家伙,真是有些可怕。”肖遥看着已经走出来的那个中年男人,眼神深邃,声音中都满是警惕。

    “大佬,你也不是他的对手吗?”牛魔王似乎有些不敢相信。

    肖遥笑了一声,说道:“我是吹啊,就这样的,呵呵……能打我五个!”

    “……”牛魔王很心碎。

    它还以为,是肖遥能打对方五个呢。

    特么的,像这种明明是自己这么弱,还能说的能蔑视天下的,也能算是个人才了。

    “大佬,既然咱们不是对方的对手,为什么不跑呢?”牛魔王好奇问道。

    肖遥愣了愣,问道:“跑?为什么要跑?咱们又没有得罪他们,更不是他们的敌人,怕什么?再说了,这样高手出手的机会还是比较少见的,这可是大场面啊!我在边上看一会,说不定还能寻找突破的契机呢!”

    牛魔王无言以对了。

    它觉得肖遥简直就是想要突破想疯了。

    这确实是大场面,但是哪怕只是观战,说不定也会被不小心卷进去。

    到时候想要脱身都难了。

    想了很久,牛魔王扭扭捏捏对肖遥说道:“大佬,其实你说的这些,我都没意见,不然,咱们躲远点看?”

    肖遥生气的不行,说道:“你是不是怕了?”

    牛魔王一愣,愕然道:“难道我表现的还不够明显吗?”

    肖遥:“……”

    看肖遥不搭理自己了,牛魔王也不想说话了。

    这个时候,战斗还在继续着。

    那个中年男人,慢慢从山洞里走了出来,那支毛笔也回到了他的手中。

    如剑一般长的毛笔,在他的手中,看着竟然气势十足,没有半点不协调的感觉。

    这个时候,肖遥忽然猜到对方的身份了。

    “之前就想着,这样的实力,在灵武世界恐怕也不是什么籍籍无名之辈,现在想来,应该就是那位了。”肖遥说道。

    牛魔王有些好奇,问道:“你认识他?”

    “只是听说过,不过暂时还不好说,我也没有办法确定啊。”肖遥无奈说道。

    牛魔王也不去问他了。

    这个时候,那个中年男人的身体已经再次一跃而起,化作一道长虹,手中的毛笔仿佛是天底下最锋利的武器。

    那妖兽群中,一片片鲜血溅起,形成一道血雾。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腥味,哪怕肖遥现在距离对方还有几十米的方向,却依然能闻得很真切。

    那妖兽群中,立刻响起一层又一层的哀嚎声。

    可即便是这样,那些已经开启了灵智的妖兽,那对如此强大的对手,也没有想过逃跑。

    到都是底气十足的。

    肖遥眯着眼睛,思索着。

    他有些想不明白了,这妖兽群,和拿中年男人等人,之间到底有多大的仇恨啊?

    有必要付出这么惨痛得代价,也要弄死这些人吗?

    而且,根据现在的轻视来看,即便这妖兽群声势浩荡,也未必是那个中年男人的对手啊。

    它们都疯了不成?

    想了半天,肖遥也想不出来一个准确的答案,只能摇了摇头,不去多想了。

    反正,这里面肯定有一些自己不知道的事情,毕竟这些妖兽也不是神经病,没有理由在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就组团来找这些人的麻烦。

    就在那个中年男人还在妖兽群中厮杀的时候,忽然一道白光从远处飞来。

    “嗯?”肖遥看到那道白光之后就吃了一惊,嘴里说道,“还有修仙者?”

    那道白光的速度也很快,眨眼间便到了跟前,还撞到了那个中年男人的身上。

    中年男人不堪重击,身体直接倒飞了出去,在空中的时候便吐了一口血,同时中的大毛笔也甩飞了出去。

    等那道白光落下,一个衣衫褴褛的男人披头散发,站在一只三重妖兽身上,手中握着一把黑色棍子,因为头发太过于凌乱,以至于肖遥看不清楚他的长相。

    不过,这样的一个男人,同样让肖遥感到了危险。

    “是个高手……”肖遥心里念叨了一句。

    “老师!”看到中年男人摔在地上,那几个年轻人,包括最不合群的轩辕轻寒都是着急忙慌赶了过去。

    “哎呀!大佬,咱们真的要跑了,这又来了一个高手。”牛魔王说道。

    肖遥脸上的表情看着也有些严峻了。

    想来,那个中年男人会手上,也是因为刚出来的家伙。

    这蓬头垢面的模样看着儿简直就像是在北楚天壑待了多少年的野人一般。

    野人?

    哎?

    肖遥忽然想起了什么,拍了下身下的牛魔王,说道:“你之前是不是和我说过,在北楚天壑中,有一个被困了两百多年的修仙者,进来的时候是二重高手,现在可能都是七重高手了?”

    “啊!”牛魔王惊讶道,“大佬,你这话的意思就是,那刚冒出来的修仙者,有可能就是我说的那位?”

    “现在看来,这个可能性应该不小吧?”肖遥说道。

    “那这位才是真正的大佬啊!七重高手,我们肯定不是对手啊!”牛魔王着急道,“咱们还是赶紧跑吧。”

    肖遥问道:“作为一个三重妖兽,你的胆子还这么小,难道就不会觉得丢人吗?”

    “丢人不丢人,倒是无所谓,但是我觉得吧,能保住自己的小命,才是最重要的。”牛魔王和肖遥据理力争。

    “再看看吧。”肖遥深吸了口气说道。

    这可是七重高手啊!

    若是真的能爆发一场战斗的话,肖遥觉得,自己想要借此机会突破进入四重高手境界,还真不是不可能的……

    然而,这确实非常危险。

    一旦被对方发现的话,自己很有可能就得死在这里了。

    对于一个七重高手而言,想要斩杀自己,似乎还真不是什么难事,只是这样的机会实在是千载难得,肖遥也是真的不愿意就此放弃。

    “大佬,你这是真的打算玩命了,算了,这一次,我也舍命陪大佬吧……”牛魔王算是彻底放弃了。

    肖遥没有搭理他,继续看着前方。

    那个中年男人,终于从地上爬了起来。22

    他的衣服上也沾染了血迹,看上去有些狼狈。肖遥很难想象,这样一个牛.逼哄哄的人物,竟然也会有这么狼狈的时候。

    “你到底有完没完!这都追了我们三天了,非得赶尽杀绝吗?”轩辕轻寒看着那个站在三重妖兽身上的神秘男人,气愤说道。

    “哼,我有完没完?你们坏了我的好事,难道,我应该就此放过你们?”那神秘男人眼神中都弥漫着一股杀气,冷笑着说道。

    “你干的原本就是破坏这北楚天壑的事情,我老师原本就该阻止你!”轩辕轻寒怒道。

    “放屁!不管怎么说,今天,你们所有人都得死在这里!”那个神秘男人怒吼道。

    中年男人,终于往前走了一步。

    “你到底是什么人?我敢确定,在灵武世界的高手榜单上,似乎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你这位强者。”中年男人说完这句话,又开始剧烈咳嗽起来了。

    “哈哈,你不认识我,但是我认识你啊,你叫赵铁牛,对吧?一笔诛城赵铁牛,你当真这么厉害吗?”那神秘男人笑道,“我叫江陵,记住这个名字吧,你以前不知道我,当然正常,我在这北楚天壑,待了已经有两百年了,当初我还是个三重高手,你那个时候已经是五重高手了,难道现在,你依然是五重高手吗?反正我是不相信的,让我见识见识你真正的实力啊!”

    那个叫江陵的男人,说出口的这一番话,也算是帮着肖遥验证了一下自己之前的猜测。

    这个家伙,真的是赵铁牛。

    之前看到那支毛笔的时候,肖遥想到的,也是一笔诛城赵铁牛。

    这就是那个排在灵武世界高手榜第九位的家伙啊!

    现在,竟然被江陵打成这样,简直恐怖如斯!

    “江陵?还真没听说过这个名字,但是我还挺好奇的,你为什么就非得困住这北楚天壑的龙脉呢?这对你而言,又有什么好处呢?”赵铁牛问道。

    “呵呵,你不觉得,你的问题有些太多了吗?这个都是我的事情了,和你又有什么关系呢?”江陵问道。

    这对于江陵而言应该是个秘密了,否则对方也不需要藏着掖着的,这还是已经站在上风的前提下。

    “哼,不要脸的家伙,你的修为原本就比我老师高,却还用妖兽袭击我们,吸引老师注意,然后用偷袭的方式打伤我的老师,这种下三滥的手段,你也敢用?”轩辕轻寒冷笑着说道。

    这句话,倒是让肖遥稍微松了口气。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江陵和赵铁牛实力之间的差距,应该也不是太大了。

    否则的话,江陵也不需要用偷袭的方式,取得一些优势。

    这时候,赵铁牛已经再次拿起了那支毛笔。

    他往前走了一步,身上的气势,在这一刻,发生了变化。

    “嗯?”江陵微微一愣,愕然道,“你现在竟然还想要突破?哈,你觉得,你还有希望吗?”

    说话的时候,江陵的身体,便再次朝着赵铁牛冲去。

    赵铁牛的眉头紧皱在一起。

    轩辕轻寒吸了一口凉气,赶紧拔剑而起。

    “老师,我帮你争取突破的时间!”轩辕轻寒嘴上说话的时候,一道剑气已经朝着江陵砍了过去。

    “不自量力,你也配?”江陵眼神中闪过了一道寒芒,一巴掌朝着轩辕轻寒拍了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