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四十五章 要脸要命?
    /p乌云压山,空气中仿佛有着千斤石,压抑着情绪。

    走进北楚天壑,已经三天。

    这三天里,肖遥一直在到处转悠,却并没有发现什么奇怪的事情。

    这让他显些真的以为,这地方是安全的。

    然而,时时刻刻,他都会有一种紧迫感,仿佛自己现在就像是一只被猎人追击的动物。

    仿佛不一小心,身后就会窜出一颗子弹或者一支羽箭。

    危机四伏,这就是肖遥对北楚天壑最直观的感受。

    在这三天里,肖遥倒是领略了北楚天壑的风景,若非这里是险地的话,肯定会成为旅游胜地,说不定还能带动北楚gdp发展。

    这也就是肖遥的胡思乱想。

    有的时候,肖遥还挺想看看那北楚天壑的最高点,或者站在上面高歌一曲,不失为一种痛快。

    顺着狭长小道,肖遥继续前行着,这几天他一直都在行走,没有停下来过,却依然精神奕奕,作为一个二重高手,即便是一个月不睡觉,也不会给身体造成什么影响。

    肖遥也不知道自己要在北楚天壑待多久,他的目标其实也挺简单的,只要自己到了二重后期巅峰,就可以离开北楚天壑,等待着突破了,只要进入了三重高手的修为,肖遥也能放心许多。灵武世界还是高手太多了,他真不知道自己到底要成长到什么地步,才能有一定的信心,走出自己的世界,走出北麓,好好看看大秦王朝与清秋王朝血肉厮杀的战场。

    那样的风景比起这些肯定要漂亮很多了。

    道阻且长。

    又是三天后,肖遥在这里发现了自己遇到的第一只妖兽,一重高手修为,肖遥轻松将其斩杀。

    这似乎是个不错的开始,接下来,每走一段路,基本上就会发现一只妖兽,肖遥觉得,这更像是一种闯关模式,也挺有意思的。

    北楚天壑很大,大到好几次都让肖遥担心,即便自己真的完成了自己期许的目标,还能不能从这里走出去,不过很快肖遥就不担心了,既然以前有人能从这里走出去过,就意味着自己也能做到,他不会觉得自己一定要比别人运气好,但是也不会比别人运气差吧?

    这一日,肖遥又解决了一只二重妖兽,并且取下了兽丹,就在想要离开前往下一个目的地的时候,身后忽然传来了轰然一声巨响。

    他转过身,往身后看了看,眉头皱了一下。

    进入北楚天壑之后,他就发现自己原本的精神力,在这里根本就起不到什么作用。

    到现在为止肖遥能够遇到一些妖兽,都是完全靠运气,或者说是妖兽找到他,而不是他找到妖兽,现在哪怕五十米外就有一只妖兽,他都感觉不到,除非是亲眼看到。

    刚才后面轰的一声,也让肖遥感到好奇了。

    难道,在这北楚天壑中现在也不仅仅只是自己一个人?这个可能其实也是挺大的,毕竟每年都不知道有多少人来北楚天壑探险,现在只有自己一个人的可能性也不大。

    在进入北楚天壑之后肖遥就发现,这里真的是个恐怖的地方了。

    每走一段距离,肖遥几乎都会发现一架骸骨。

    可想而知,这里到底死过多少人了,只是站在北楚天壑外面还感受不到这里面的煞气,但是进了北楚天壑之后就会发现这里景色虽然秀丽,却是杀气冲天。

    转过身,朝着后面行走了大概一百多米,便看到了几道身影,肖遥立刻寻找了一个掩体,他并不担心自己会被人发现,毕竟在北楚天壑,精神勘察并没有什么用,即便对方修为比自己高,也不可能动用精神力,即便是洪飞升,肖遥也不相信他能做到精神勘察。

    简单瞥了一眼之后,肖遥便发现对方似乎是一小队人,不过除了最前面的是个中年男人,其余的都是几个年轻人,有男有女。

    再看一眼,肖遥差点吓得魂飞魄散。

    “这个女人,怎么也在?”肖遥心里嘀咕着。

    在那群人中,就有一个穿着蓝色长裙的女孩,她手中拎着一把蓝色的剑,眼神清冷,在她的脚下,就有一只庞大身躯的妖兽。

    而这个女孩,就是之前还在客栈里与肖遥大战三百回合的女孩。

    “妈的,不至于吧?追杀我追杀到这个地方来了?”肖遥的脑壳简直都要炸了。

    都说女人小心眼,果然不错!

    这不但来北楚天壑追杀自己来了,还带了这么多人。

    这是多大的仇啊!

    可怕!

    恐怖!

    简直头皮发麻。

    “轻寒姐姐,你好厉害啊,这只妖兽最起码也是一重高手修为了吧?这才一眨眼的功夫竟然就被你给杀了!”一个大概十六七岁的女孩拍这首说道。

    蓝裙女孩转过脸看了眼看了眼那个女孩,皱了下眉头,说道:“别在我面前扮可爱,我不吃你这套。”

    说到这,又瞥了眼其余男人,冷哼了一声说道:“你这一招,也只能糊弄糊弄他们这些年轻人。”

    “……”

    尴尬的不单单是那个小姑娘,还有那几个年轻人。

    在这些人当中,要说实力最强的,也就是轩辕轻寒了。

    可要说到人缘最差的,也是她。

    首先,她不是那种话多的人,其次,在她的眼里,似乎从来都没有将自己的这些同学同伴放在眼里,所以这一次她甚至都不愿意和这些人同行。

    “轩辕轻寒,你别太过分了!”那小姑娘憋红了脸说道,她本来还是想着要捧场一下,却没想到遭到了对方这样的数落,换做任何人,都会觉得委屈。

    轩辕轻寒看了她一眼,冷哼了一声,转过身往回走了几步,坐在一块大石头上,手中的长剑也收进了储物空间。

    可那个小姑娘,却没打算就此打住了。

    她气得不行,走到了轩辕轻寒的面前,说道:“你必须要向我道歉!”

    “咳咳,萱萱,还是算了吧……”那个叫覃松的年轻人小声说道。

    “为什么算了啊?就因为她也姓轩辕吗?”萱萱说道,“即便她是轩辕家族的人,也不能这么欺负人啊,我又没有的罪过她!”

    虽然边上的年轻人都在做着调解,可实际上他们也都觉得萱萱说的有些道理。

    即便轩辕轻寒是轩辕家族的人,也不该这么欺负人。

    那个中年男人,只是安安静静站在边上看着,似乎并不打算搀和,脸上还带着一丝笑容,似乎是觉得眼前发生的事情比较有趣,恐怕整个灵武世界,想要找到这样一个老师,都不是一件简单事情了。

    实际上,他也确实没有觉得这是一件多么了不起的事情,而且他对轩辕轻寒有一定的信心,他知道,对方一定能够妥善解决这件事情。

    轩辕轻寒长得好看,但是在她的身边却从来都没有什么追求者。

    或者说,以前有,只是被轩辕轻寒打断了一条腿,便再也没有了。

    这是一个脾气非常火爆的女人……

    终于,轩辕轻寒站起身。

    那把蓝色长剑,再次出现在了她的手中,指向了那个叫萱萱的女孩。

    “你之前说,我是仗着自己姓轩辕,所以欺负你,是吗?”轩辕轻寒冷笑着说道。

    “你……你要干什么!”萱萱的脸色终于变了。

    “轻寒,这是我们的同学啊,你快点把剑收起来。”王霄覃松等人都赶紧走上前说道。

    “都给我闭嘴!”轩辕轻寒喝了一声。

    那几个年轻人,还真的闭上了嘴。

    “我告诉你,我欺负你,并不是因为我的姓氏,而是我的修为,就比方说现在,我能杀了你,你能如何?”轩辕轻寒冷眼看着萱萱问道。

    萱萱小脸吓得煞白,身体都为轻微颤抖着。

    她并不觉得,轩辕轻寒只是嘴上说说而已。

    毕竟这个女人,原本便是性格捉摸不透的。

    她若是真的杀了自己,或许在场的人会觉得有些惊讶,可是,却不会感到多么的出乎意料。

    这本来就是一个反常的女人,所以即便真的做了什么反常的事情,在别人看来,似乎都是正常的。

    “你知道我为什么讨厌你吗?以前有个叫小杰的男孩喜欢你,结果呢?你玩弄了人家的感情不说,还把他逼得走火入魔,之后,你同时和两个同学在一起,你以为真的没有人知道吗?还有你,覃松,你真的以为这姑娘对你芳心暗许呢?那你知不知道,她还给李在羊写过相思信?”

    覃松脸上的表情瞬间凝固,有些不可思议。

    “以前有个家伙喜欢我,一天到晚跟在我屁股后面,虽然我不喜欢,但是也不会多么的厌恶,可是你呢?你偷偷跑去和人家说,我就是嫌弃他没有地位,嫌弃他长得丑,嫌弃他修为低,他一气之下竟然想要给我下药,这才是我打断他腿的原因,你以为,我都不知道吗?!”轩辕轻寒问道。

    萱萱一下子瘫软在了地上。

    “我,我没有……”萱萱小声说道。

    “如果你还敢狡辩的话,我真的会杀了你,你做了那些事情,前面的一些,我可以当做不知道,毕竟和我没什么关系,那些男人愿意傻,就傻,但是最后一件事情你已经激怒了我,哪怕那小子是罪有应得,可是你也逃脱不了,只是看着你年纪小,我懒得和你计较。”轩辕轻寒收起剑,说,“决定做不要脸的人了,就别要脸了,再问你一遍,要脸要命?!”

    萱萱掩面痛哭。

    躲在掩体后面的肖遥心里忍不住感叹,那个什么轩辕轻寒,是在和一个绿茶女表撕逼啊……

    大戏!

    (好女爱渣男,被骗了又要坑一波老实人,作为一个老实人,老步表示心很累……别多想,我没喜当爹!就是感慨一下……)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