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四十三章 世界这么大
    肖遥脚下往后退了一步,随避开,衣服却出现了一道狭长口子,整齐利落。

    “你这不也是要杀人吗?”肖遥笑了一声说道。

    女子微微一愣,思索片刻,等抬起脑袋,眼神也清明些许,抿着嘴唇说:“我只杀该杀之人。”

    “我杀的也是该杀之人。”肖遥想着,那鱼道一说的还真对。

    讲道理的人,都是最不讲道理的人。

    她是只杀该杀之人,难道自己就不能同样如此了?

    “少废话,看剑!”女子说完,便又是一剑袭来。

    肖遥轻拍了下额头。

    自己也是疯了,竟然想着要去和一个女子讲道理。

    古人诚不欺我,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肖遥也怒了。

    虽然他觉得这女子也不是什么坏人,但是对方如此咄咄逼人,肖遥也没有那么好的脾气。

    两把剑,再次交织在一起。

    一股灵气浩然而起,气浪翻腾将那傻站在原地的店小二直接掀翻在地,也没爬起来了。

    那女子和肖遥一起停了下来。

    肖遥顿时哈哈大笑起来,看着那女子,问道:“现在你跟我说说,这个人算是你杀的,还是我杀的?”

    “算你杀的!”那女孩倒是想也没想立刻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肖遥冷笑了一声,说道:“你这不要脸的功夫,倒也算是天下无敌了啊!”其实也不,比起肖遥的话,还是差一些的,然而对于这一点,一想自诩为腼腆少年的他,断然不可能承认。

    “闭嘴!”女孩恼羞成怒了,再次朝着肖遥冲来。

    “懒得和你一女子墨迹,拜拜!”肖遥说完,身体撞开窗户,化作一道金虹离开。

    当店小二死的时候,肖遥就意识到,自己是没有办法洗脱罪名了。

    知道之前发生什么事情的人也就三个,现在已经死了两个,只剩下肖遥一个,他知道想要自证清白,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这年轻姑娘压根就不讲理,想要将事情说清楚,实在是太难了。这要是真的打下去,即便他动了杀心,将这女孩杀了,恐怕,自己也会受些伤,虽然这女孩只是个一重高手,可却还是个剑士,再加上那变化多端的剑招,想要在毫发无损的前提下斩杀对方,肖遥还真没有这样的信心。

    思来想去,肖遥觉得,继续和对方纠缠下去,并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还不如早点离开这里。

    等肖遥化作长虹飞去之后,女孩原本也想化虹追去,就在动身的时候却忽然犹豫。

    “这里是北楚,若是真的化虹,恐怕会引来别的修仙者注意……”女孩小声念叨着,最后看着肖遥离去的方向,只能使劲跺了跺脚,“哼,算你跑得快,以后别让我遇见你,否则,非得将你大卸八块!”

    女孩的咒骂,肖遥也没听见。

    既然已经化虹了,肖遥索性直接到了北楚天壑。

    “想要继续睡觉,是不可能了。”肖遥叹了口气。

    看着远处的对峙两座山峰,中间嵌着半轮明月。

    两座山峰,延绵数十里,也是北楚的最高点。

    所谓的北楚天壑,便是中间这两座山峰之间的小道了。“也不知道这里埋下了多少尸骨。”虽然现在距离目的地还有几里路,可肖遥却完全感应不到那里面有什么灵气的波动,其实不要说肖遥了,即便是洪飞升在这里,怕也什么都感觉不到。

    肖遥猜测,在没有结界的情况下,还能出现这样的情况,很有可能就是磁场的特殊。

    在这里,确实充满了太多的未知。

    “还是天亮再出发吧。”虽然肖遥原本就是来找刺激的,但是走夜路,终究不是什么好事。

    再说了,他的目的还是提高自己的修为,能避免危险的情况下还是避免危险的好,走夜路,终究充满了太多的不确定性。

    “到底能不能活着走出来呢?”肖遥坐在一块磐石上,看着那远处的天壑,静静想着。

    要说起来,肖遥又怎么可能不知道,只要自己进入北楚天壑,就不知道会遇到多少危险。

    可是,肖遥有别的选择吗?

    对他而言,想要快速提高自己的修为,就得拿生命开玩笑。

    不过,肖遥的要求也不是很高。

    将这北楚天壑走一遭,只要能提高到二重高手巅峰的境界,然后找机会进入三重高手的修为,便足够了。

    “有了三重高手的实力,在这灵武世界的修仙者中,应该也有一席之地了吧?”肖遥托着下巴想着。

    忽然,远方传来灵气波动。

    肖遥转过脸,看了眼自己的身后,过了一会,又松了口气。

    “吓我一跳,还以为那个不讲理的女人又追上来了,不是她就好。”肖遥说道,“不过,这个时候竟然还有别人来这里,莫非目的地也是北楚天壑?看来,和我抱有同样想法的,还真不少。“

    很快肖遥就收起了自己的精神力,因为就在他想要搞清楚对方到底有多少人的时候,忽然有一种被猛兽盯上的感觉,下一秒大脑就仿佛要爆炸了一般。

    即便及时将精神力收了回来,肖遥却已经汗流浃背。

    “高手,绝对的高手!”肖遥倒吸了口凉气。

    当对方发现被肖遥观察的时候,立刻发出了警告。

    好在,对方似乎并没有要将肖遥怎么样,否则,可能连收回精神力的机会都没有。

    这也给肖遥提了个醒。

    在灵武世界不知道有多少高手,随随便便动用精神力去窥探别人,很容易给自己招惹祸端。

    “算了,还是先转移地方吧。”肖遥叹了口气,站起身,四下望了望,立刻离开……

    十里外。

    一个中年男人走在几个年轻人的前面,笑了一声。

    他的装扮看着也有些奇怪,在他的身后,背着一把如同剑般长的毛笔,材质应该是金属。

    一个年轻男人好奇问道:“老师,您笑什么呀?”

    “没什么,发现一个有意思的年轻人。”中年男人笑了一声,说道。

    “有意思的年轻人?”

    “嗯,一个二重高手,估计也就二十多岁。”中年男人说道。

    那说话的人吃了一惊,愕然道:“二十多岁,竟然就已经是个二重高手了?”

    中年男人转过脸,看了他一眼,好奇问道:“在你看来,这是一件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吗?先不说别人,就说洪飞升,才三十出头,却已经名扬天下,他是什么修为,其实即便是我也不清楚,但是我想,绝对不会比柳折枝差了,否则,柳折枝也不会看上这样一个男人。”

    “若是如此的话,他岂不是也是八重高手了?”柳折枝现在也是八重高手修为,这也不是什么秘密。

    “嗯。”中年男人点了点头,说道,“灵武世界,天才不少,虽然你们这些小家伙,都是各个家族的骄傲,但是切莫骄傲,能碾压你们的人,同样不少。”

    那几个年轻人,都有些脸红。

    “行了,先停下吧。”中年男人说道,“等一等轻寒。”

    “老师,我真不明白了,为什么轻寒不愿意和我们同行啊?”

    中年男人想了想,笑着说道:“她想领略一下不同的风景。”

    “老师,你说,大秦王朝为什么一定要和清秋王朝开战呢?”忽然,一个身材瘦小的男人走到跟前,好奇问道。

    “王霄,你这是什么问题啊?咱们大秦王朝是想要让整个灵武世界太平,难道有什么不对的吗?”之前和中年男人交谈的年轻人皱着眉头说道。

    “覃松,那你回答我,现在天下太平吗?”叫王霄的年轻人皱着眉头说道,“若是真的要太平,何必还要和清秋王朝开战?这不是嘴上说一套,做的又是另外一套吗?”

    覃松脸涨得通红,气得不行,道:“你不懂。”

    “我确实不懂,所以才要请问老师。”王霄说道。

    中年男人席地而坐,那些年轻人们也都一起坐了下来。

    “这个问题,我没有办法回答你。”中年男人说道。

    “为什么啊?”王霄不解道。

    “因为我也不知道啊!”中年男人哈哈笑道,“这个世界太大了,我不可能不知道每一条河流的名字,也不可能知道每个人的名字,我不是神仙,我不知道的事情太多太多了,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这和我们没什么关系。”

    “可是,我们以后不也要进入大秦王朝,为皇上效力吗?”覃松问道。

    “这是谁说的?”中年男人好奇问道。

    “我爹说的……”覃松小声说道。

    “你爹说的,你就一定要这么做吗?”中年男人叹了口气,说道,“你们的路,应该是自己选的,自己走的,为什么别人说你们是什么样,你们就必须得变成那样呢?所以啊,你们这些人当中,我还是最喜欢轻寒,她姓轩辕,可是,她何曾说过自己以后要怎样如何?因为她自己都不知道,以后的自己是什么样的,她也喜欢那种感觉,如果现在就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死,会以什么样的身份去死——那样的人生,太无趣了……”

    所有年轻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面面相觑,忽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等这一次,若是我们都能从北楚天壑活着走出来,你们便回大秦王朝吧。”中年男人说道。

    “老师,原本不就是如此吗?”王霄说完这话,忽然意识到了不对劲。

    老师说的是,“你们”回去,而不是“咱们”。

    “老师,您不和我们一起回去吗?”王霄满脸紧张问道。

    “世界这么大,我想去看看。”中年男人笑着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