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三十九章 是否如你所说
    /p柳乘风看着这一张张熟悉的脸庞,心里五味杂陈,可终究是喜悦的。

    其实不知道有多少次,柳乘风都在自己的心里和他们道了别,多少次以为自己再也见不到这些人了。

    “咳咳。”这时候,后面传来了咳嗽一声,那些下人们脸上都露出了慌乱的神色,一个个赶紧退开。

    一个穿着灰色长袍的男人,站在台阶上,看着柳乘风。

    “爹。”柳乘风露出了笑容。

    “混账玩意,你还敢回来?”中年男人表情严峻,眼神漠然,看他的架势,似乎下一秒就会冲过来将柳乘风按在地上胖揍一顿。

    柳乘风倒是也不紧张,笑眯眯看着自己老爹,说道:“爹,我这刚回来你就吓唬我做什么呢?我要是真走了,估计你还得更生气。”

    “……”中年男人气得说不出话了。

    其实最让他生气的是,他觉得柳乘风说的还是实话,自己又不是真的还想将刚回来的儿子赶走,只是这小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明白事了?

    “你这一年的时间,去了什么地方?”中年男人问道。

    柳乘风走到跟前,叹了口气,说道:“爹,你能让我进了屋子在说话吗?”

    中年男人冷哼了一声,转过身走回了屋子里。

    柳乘风也没墨迹,赶紧跟了上去。

    等进了屋子里后,柳东来,也就是柳乘风的父亲,便吩咐下人准备午宴了。

    父子两一起坐在了桌子上,看上去有些不协调。

    柳东来没有开口,柳乘风也没开口。

    等到上了一盘凉菜之后,柳乘风便已经开始动筷子了。

    “出去一年,就没规矩了,我让你吃了吗?”柳东来皱着眉头说道。

    柳乘风放下筷子,看了眼自己老爹,说道:“爹,咱们能别绷着吗?我都多大了,好好聊天可以吗?”

    “……”柳东来楞了一下。

    我曹,这是被自己儿子给教训了?

    柳乘风笑着说道:“您要是有什么想问的,其实现在就可以问了,我保证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柳东来冷笑了一声,说道:“我的好奇心还真没那么重。”

    柳乘风叹了口气,表情非常古怪。

    “怎么了?我说错什么了吗?”原本柳东来以为自己的儿子还要在这个话题上与自己辩驳一番,可没想到柳乘风竟然只是笑而不语。

    这就让他感觉很难受了。

    用地球上的话说,柳乘风现在的态度就是:我就静静的看着你装.逼。

    柳乘风笑着说道:“爹,其实你心里是怎么想的,我还真不知道,但是你要说你一点都不好奇,我也不相信,不过即便你不问,我也打算和你好好说道说道,毕竟这一次,我回来就是想要求你些事情。”

    柳东来气坏了:“感情你这一次之所以舍得回来,还是在外面遇到了麻烦?”

    “到也不算麻烦,只是想和你心平气和聊一聊。”柳乘风说道,“我这一趟回来,也带不了多久,还得去杨城。”

    “杨城?!”听到这两个字,柳东来的脸色立刻变了。

    最近杨城发生了些什么事情,他肯定门儿清,先不说他是奉天城的城主,即便他只是个普通老百姓,也可能不知道。

    “你怎么会在杨城?”柳东来说道,“你小子知道现在杨城是什么情况吗?竟然还敢待在那里?”

    “当然。”柳乘风笑着说道,“这一次回来,就是希望你能帮一把杨城,其实即便你不出手,郦王府也不会害怕武立……”

    柳乘风的话还没说完,柳东来就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

    “放肆!圣上的名字,是你能叫的?”能说完这句话,柳东来立刻意识到了什么,说道,“郦王府的事情,你也参与其中了?”

    这个可能性很大,否则的话,自己儿子也不可能对北麓皇帝直呼其名。

    可见,在柳乘风的心里,是多不将武立放在眼里。

    柳乘风轻轻点了点头,说道:“我不单单参与其中,还是无声营暗影堂的堂主。”

    “……”柳东来整个人都傻住了。

    之前他虽然嘴上没说,可实际上看到自己儿子回来,心里还是比较欣喜的,却没想到柳乘风这才刚回来,就给他带来了这么重磅的消息。

    这怎么可能?

    这小子疯了?

    “简直胡闹!”柳东来直接站了起来。

    这不是什么小事,若是皇城知道,不要说柳乘风了,他们这一大家子都要被满门抄斩!

    “这件事情,知道的人多吗?”柳东来问道。

    柳乘风笑着说道:“您觉得呢?我手底下就有好几千人。”

    “……”柳东来忽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爹,您是不是想着,直接将我关在家里,不让我回到郦王府,便可以高枕无忧了?”柳乘风轻声问道。

    柳东来哼了一声,他的心里确实是这么想的,但是他却并不愿意让柳乘风觉得自己的心事都被他猜透了。

    “其实,爹,您要是真的想要将我关起来,倒也没什么问题,这一次我既然回来,其实就已经做好了准备。”柳乘风给柳东来的碗里加了一些菜,说道,“不过,我始终觉得我爹不是那种蛮不讲理的人,虽然您嘴上总是喜欢贬低我,可在您的心里,从来都没觉得我会比别人差,对吧?”

    柳东来再次楞了一下。

    他转过脸看着柳乘风,眼神也发生了变化。

    他总觉得,柳乘风这一趟出去,似乎真的长大了不少。

    “爹,其实我觉得我一个哥哥有句话说的很对,北麓现在战乱,未必就不是什么好事。”柳乘风说道。

    “胡说八道,打仗就要死人!”柳东来说道。

    “是啊,打仗就要死人,但是,不管是武立还是郦王府,都不会屠杀老百姓,对吗?”柳乘风问道。

    柳东来点了点头。

    “若是有一天,北麓的国门被人撬开,赵国也好,大秦王朝也好,他们的铁骑一旦踏了进来,你觉得他们会不会屠城呢?据我所知,这样的事情,大秦王朝和赵国不是没做过。”柳乘风说道。

    柳东来刚想说话,柳乘风却又将话头抢了回去。

    “爹,您该不会想要说,现在大秦王朝和赵国正忙着对付清秋王朝,没时间搭理北麓吧?”柳乘风问道。

    柳东来揉了下鼻子,内心尴尬不已,这确实是他打算说的话。“天下人都可以糊涂,您作为奉天城的城主,也要糊涂吗?”柳乘风说道,“您当真觉得,大秦王朝和赵国收拾了清秋王朝之后便能停下来吗?”

    “……”柳东来完全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了。

    “我总觉得,我爹是个聪明人,不会犯下这么低级的错误。”柳乘风忽然站起身,看着柳东来,说道,“爹,我快三十了,三十而立,我也该有自己的人生了,我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不该做什么,我也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在您看来,或许会觉得我胡闹,可只有我自己知道,我到底在做些什么,该坚持什么,您愿意站在北麓皇城那边,我没有办法说什么,毕竟武立给了你一个奉天城城主的位置,我若是你的话,肯定也会站在武立那边。”

    柳东来笑了一声,说道:“那你和我说说,郦王府给了你什么?几千人?”

    柳乘风也笑了一声,说道:“他们还真是什么都没给我,甚至郦王没事就骂我,可是,我知道,郦王也好,肖遥也好,他们都是我的朋友,爹,您见过洪飞升吗?见过柳折枝吗?见过徐素冠吗?见过叶听潮吗?我都见过,而且,认识。”

    “……”柳东来愣了很久。

    “当然了,我说这些,并不是说我有多么的了不起,我只是想要告诉您,爹,您见过的,我都见过了,您没见过的,我也见过了,所以我知道,我该做些什么,我不求奉天府帮郦王府一把,我只是希望,若是真的有一天,奉天府要站在郦王府的对立面了,您就从这城主的位置上退下去吧。”

    “若是不呢?”柳东来问道。

    柳乘风皱眉,沉默,思索着。

    等过了很长一会,柳乘风才长舒了口气,笑着说道:“那我就一头撞死在这奉天城前,麻烦您老到时候将我的尸首挂在城头上,到时候,郦王也好,无声营大将军也好,哪怕绕路千里,也不会踏入奉天城半步,这是我能代郦王府给您的承诺。”

    柳东来嘴角抽搐着。

    他不敢相信,这些话,是自己儿子说出来的。

    “爹,等我有时间,再回来看您,现在我要回去了。”柳乘风说道。

    “一定要回去?”柳东来之前还想着要将柳乘风关起来,现在他却没有这样的想法了。

    正如柳乘风说的那样,他已经长大了,不需要自己再帮他做什么决定了。

    柳乘风想了想,说道:“必须要回去,暗影还在成长,我需要尽快熟悉每个人,然后整理好情报,在这场战斗中,暗影将是冲在最前面的人,除了情报,还有斥候的训练已经暗哨的培养。”

    “呸,王八犊子,你有多大的能耐?你能训练好?”柳东来冷笑道。

    柳乘风只能苦笑,确实,他也意识到自己的实力不够。

    “等几天吧,老子忙好手上的事情,和你去杨城,让你看看,什么叫真正的训练!”柳东来说道。

    柳乘风满脸愕然,长大了嘴巴。

    柳东来忍不住,笑了一声。

    “以前的路是我帮你选的,知道你不喜欢,但是我喜欢,现在既然你非得走你喜欢的路了,我在拉着你走一把,顺便,看看那路上的风景,是否真的如你说的那般。”柳东来轻声说道。

    柳乘风泪水滚落。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