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 活着与自由自在活着
    东阳王的脑门上溢出了汗珠,虽然他并不是那种胆小如鼠的人,可眼前这个叫肖遥的年轻人实在是太邪性了。m.手机最省流量,无广告的站点。

    他第一次觉得,人心如此难把控。

    他真不知道,这个家伙会不会发了疯,真的将他弄死了。

    “现在,你还觉得,我杀不掉你吗?”肖遥问道。

    东阳王深吸了口气,说道:“我服了。”

    肖遥笑了一声,撒开了手。

    那三个一重高手立刻朝着肖遥扑了过来。

    肖遥眼神一冷,一拳砸飞出去一个,同时在场到了东阳王的面前。

    下一秒伴随着一声惨叫,东阳王的身体便飞了出去,狠狠摔在了地上,随后便象一只烧红了的虾弓着腰躺在地上,面色苍白,仿佛承受着巨大的痛苦。

    接着,肖遥再次砸飞出去一个一重高手,也到了东阳王的面前。

    “武平安,你手底下的人,能不能老实点?我给你面子,只身一人到了你这,你还这么折腾,有意思吗?”肖遥问道。

    “我特娘的怎么知道他们干嘛还动手?”其实,武平安也很郁闷。

    肖遥都已经用实际行动,让武平安知道了他的实力。

    可自己这手底下的人,竟然还要去找肖遥的麻烦。

    这不是折腾是什么?

    石化文也气坏了,冲着那几个一重高手骂道:“谁让你们动手的?”

    那三个一重高手凑在一起,都是满脸通红低下了脑袋。

    之前肖遥忽然出手,掐住了东阳王的脖子,他们没有拦住,这让他们非常惊讶,所以肖遥刚撒开手,他们便冲了上去,想要制服住肖遥,告诉对方,也是告诉东阳王,他们三个不是吃素的,毕竟东阳王花了大把银子请他们,他们也得将自己的实力表露出来,告诉东阳王,这黄金花的还是值的,只是没想到适得其反,不但没有将肖遥擒住,反而还激怒了肖遥,也激怒了东阳王。

    “滚!都给老子滚!”东阳王怒吼道。

    他是看出来了,这三个家伙,不要说拿下肖遥了,连挡下对方给自己一个逃跑的机会都做不到,留他们在这里有个屁用,反而降低了自己的格调。

    那三人也不好意思反驳,只能赶紧滚蛋了。

    他们算是看出来了,这个叫肖遥的年轻人,之所以敢只身一人独入狼穴,是真的有所依仗。

    等那三人走了之后,东阳王才走到肖遥跟前说道:“现在你满意了吗?”

    肖遥瞥了他一眼,没好气道:“我又无所谓,你现在完全可以将他们叫回来啊。”

    东阳王:“……”

    他是真的无语了,这个叫肖遥的家伙,还真是一点面子都不给自己啊!

    一肚子火气,还没有办法发泄,只能带头往前走着。

    石化文脸上带着笑容,越发的觉得肖遥有趣。

    “石先生,久仰大名了。”肖遥看了眼石化文,脸上倒是露出了真挚的笑容。

    石化文微微一愣,问道:“你认识我?”

    “之前来的时候听人说起过。”肖遥说道,“他们说,石先生才高八斗,智勇双全,是个不得多的的人才,所以我寻思着,能不能将你拐回杨城呢。”

    石化文哭笑不得。

    “过奖了,这是要捧杀我啊!”

    肖遥哈哈笑道:“若是这么容易就能将您捧杀的话,恐怕您也不可能好端端站在我的面前了。”

    石化文笑了笑,说道:“我也听说了,王文阁,是你从皇城带回去的。”

    肖遥一愣,问道:“这个您都知道?”在他看来,自己还是个不起眼的小人物,石化文应该不会注意到自己。

    “只是知道是个叫肖遥的年轻人,但是不知道长什么样子,现在知道了。”石化文说道。

    肖遥乐呵说道:“那你就不好奇,我是怎么讲王文阁拐回去的吗?”

    石化文想了想,摇了摇头,说道:“还是算了吧。”

    这下,倒是轮到肖遥好奇了:“为什么?”

    “我担心我也被你拐回去了。”石化文说完自己也哈哈大笑起来。

    肖遥觉得,这叫石化文的家伙倒是个有趣的人。

    等进了屋子里,桌子上已经摆好了酒宴。

    “嗯?”肖遥吃了一惊,说道,“王爷这是早就准备好了的?”

    东阳王已经自顾自坐了下来,说道:“之前化文已经和我说了,你这一次找我,应该还是上次我和武梧桐没谈好的事情,所以干脆做好准备了。”

    说到这,他又说:“当然了,也是想让你知道,化文是神机妙算的。”

    “你这么说,不是显得和没有格局吗?这不是拆石先生的台吗?”肖遥乐呵说道。

    不需要东阳王允许,肖遥便已经坐了下来。

    石化文笑了一声,说道:“我倒是无所谓,反正,他拆台的次数也不少。”

    肖遥也付之一笑。

    等坐下来之后,东阳王便说道:“说说吧,现在,你想怎么说服我?”

    “我觉得,岂是不是我说服你,是你说服我。”肖遥拿起筷子便开始往自己的碗里夹菜了。

    肖遥这样别开生面的开场,反而让东阳王有些困惑了。

    “为什么是我说服你?”东阳王问道。

    “难道你不觉得,只有说服了我,让我同意收留你,你才能活下去吗?”肖遥问道。

    “哦?”东阳王冷笑了一声,说道,“你这也太高估自己了吧?”

    肖遥嘴里咀嚼着食物,放下筷子,看着东阳王,说道:“武立想让你出兵攻下青鸟郡,这个我没说错吧?”

    东阳王点了点头,这个也没什么好否认的,原本就是事实,即便自己否认了,也没什么意义,对方既然会这么说,显然已经掌握了确切的信息,否认之后,反而会显得自己很蠢。

    他虽然不会觉得自己是个多么聪明的人,但是也不愿意在别人面前表现的多么愚蠢。

    肖遥笑着说道:“那你觉得,若是真的攻打青鸟郡,你这三万人还能有几人活着?”

    “……”东阳王想了想,说道,“我可以像现在这样,佯装。”

    “是,现在是可以,但是你真的以为,武立是个二百五吗?他能一直容忍下去吗?”肖遥说道,“在我看来,其实他的耐心早就已经耗的差不多了。”

    东阳王无言以对了。

    肖遥说的话,之前石化文也说过,这也是东阳王现在面临最大的难题。

    “武立肯定有办法逼着你攻打青鸟郡,这一点,毋庸置疑,其次,你觉得,你这边发生了什么事情,武立真的一概不知吗?你信不信,很快武立就会知道我今日只身一人来你府中吃饭,并且安全离开的消息,到了那个时候,即便咱们没有谈好,可是,你觉得武立相信吗?之前武梧桐能够活着离开,是因为她带够了人马,也没有将自己置于险地,现在呢?”肖遥继续说道。

    肖遥的话说完,不要说东阳王了,即便是陪坐的石化文,脸上的表情都有些难看了。

    不得不说,这是他们之前都没有想到的。甚至,他们内心还有些惊讶,难道从一开始,他们就已经落入了肖遥的圈套中?若真是如此的话,这个年轻人的城府简直有些可怕了。

    肖遥继续吃着东西,也继续说:“我今天带来的一万人,是什么情况,你知道吧?”

    “嗯。”东阳王冷笑了一声,说道,“虾兵蟹将嘛!”

    “可是你今天也看到了,他们是虾兵蟹将吗?”肖遥问道。

    东阳王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肖遥了,再次之前,他确实是这么想的,但是今天见到那所谓的气势如虹后,他也改变了自己的想法,虽然不知道肖遥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但是他带来的那一万人,显然不是所谓的老弱病残。

    “你知道,这北麓到底有多少兵马吗?”肖遥问道。

    “一共三十万。”东阳王说道,这个又不是什么秘密,他还是北麓的东阳王,不可能连这些都不知道。

    “是了,一共才三十万,你有三万,现在杨城有三万,武立手中最多只有十九万,十九万还不可能全部调动,他不单单要防着我们,还得防着边界,能抽调的,不过十三四万人,你觉得,我们的劣势很大吗?”

    东阳王之前还真没算过这样的账。

    “所以说啊,结盟这件事情未必是你帮我们,也是我们帮你,什么叫结盟?为什么要结盟?因为,我们都需要这么做,我们都可以从中捞到好处。”肖遥说道。

    “我能得到什么好处?”东阳王问道。

    当他这么问的时候,石化文就叹了口气。

    他知道,东阳王的态度,这个时候已经有些松动了,偏偏他还无可奈何,不得不说,他们此时已经被肖遥牵着鼻子走了。

    “首先,你能活着,其次,你还可以自由自在的活着。”肖遥说道。

    “这两点,有什么区别吗?”东阳王哭笑不得问道。

    “你活着,是因为你不需要攻打青鸟郡了,让你自由自在的活着,便是因为,你可以摆脱身上的枷锁,你真的想做这个东阳王吗?还是害怕放弃手上的兵权,连能不能活到明天都不知道了?”肖遥问道,“据我所知,你和武立之间,似乎也有些矛盾吧?”

    东阳王眼神骤然变冷。

    他意识到,自己还是低估肖遥了。

    “五年前,你儿子打伤了三皇子,两年前,你公然顶撞武立,就在天元殿,其实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你老爹,虽然和武立老爹是亲兄弟,但是却上演过夺嫡大戏,若不是武立手段多,现在这天下,是你们家的,先帝驾崩前还顶住武立,盯紧你,对吗?”肖遥问道。

    东阳王再次倒吸了口凉气,这个家伙,到底知道多少事情?

    可一想到这是从郦王府出来的,东阳王也释怀了。

    老郦王知晓这些,似乎也不是什么值得惊讶的事情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