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三十三章 抵达龙山道
    第二天天还没亮,柳乘风便起了一匹马,前往奉天城。m.。

    等到肖遥睡醒的时候,无声营的人已经开始集合了。

    “肖将军,三万人,到一万两千人!”梁大胆向肖遥汇报人数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写满了尴尬。

    可以说,这个时候的他已经愤怒到了极点。

    昨天肖遥对他吩咐的时候,梁大胆便有一种不好的感觉,他总觉得,肖遥应该强制性让那些人跟着,否则就交给刑堂处置,可肖遥不愿意。

    那个时候,梁大胆就想到,有可能有人不愿意跟随他们了。

    却没想到,竟然有三分之二的人选择不前往。

    “一群狼心狗肺的东西,都说了不需要他们动手,娘的,喂不熟的白眼狼。“梁大胆嘴里骂道。

    肖遥笑了一声,说道:“他们原本就不欠我什么,为什么非得跟着?”

    梁大胆张了张嘴吧,说不出话来。

    他觉得,肖将军最大的缺点,可能就是太好说话了。

    这要是换成他一起的将领,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呢?

    梁大胆很难理解,但是曾挥却看得明白。

    剩下那两万人这一次没跟着,但是等下一次肖遥振臂一呼的时候,冲在最前面的人,可能就是他们。

    当然了,现在曾挥也没有绝对的把握,所以这样的话,还是不说的好,说出来万一到时候没有得到兑现,岂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脸了……而且,他总觉得,即便自己真的这么说了,以梁大胆的脑子,想要理解,也有些困难。

    所以,还是别说了,免得还让自己受累了。

    想到这些,他也很疲惫啊……

    “行了,准备出发吧!”肖遥说道。

    “是!”

    肖遥带着这一万人,朝着龙山道赶去。

    路程,大概十天。

    十天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其实原本如果连夜赶路的话,大概也只需要五天的时间,可是在肖遥看来,太过于着急,绝对不是什么好事,到了那边都筋疲力尽的,反而先落了下乘,这么蠢的事情,肖遥才不会去做……

    路上,梁大胆也好奇,并且问出了一个问题。

    “肖将军,难道你就不担心,在这段柳城中,东阳王忽然发难吗?”

    肖遥乐呵说道:“你就是给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而且他肯定会能拖多久是多久,最多装模作样一下。”

    梁大胆看肖遥说这番话的时候如此自信,也很是好奇。

    “肖将军,您这么有把握啊!”

    肖遥看了眼梁大胆,认真问道:“在你看来,若是那东阳王真的要死磕的话,你觉得他们的胜算是多少?”

    “几乎没有胜算。”梁大胆冷笑了一声,说道,“我真不是瞧不起东阳王,但是他手底下不也就三万人吗?凭什么和杨城死磕啊!”

    “就是啊!”肖遥哈哈笑道,“你都明白的道理,难道他不明白吗?这一次,武立让他出手,其实就是想要让他当这个炮灰,只是,东阳王也不是傻子,他怎么可能心甘情愿做这个炮灰呢?”

    “所以,他根本就不想和扬州作对,是吧?”梁大胆哈哈笑道。

    肖遥点了点头,说:“从现在的角度看,确实如此,但是东阳王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也只有他自己知道了,还不好说。”

    “反正我是无所谓,即便东阳王真的要打,我们也不怕他们!别看咱们只有一万人,可是即便对上三万人,也不会害怕的!”

    “我说了,咱们这一次去,就不是为了打仗。”肖遥说道。

    梁大胆叹了口气,不说话了。

    他觉得,若是真的需要打仗,他肯定不会退缩。

    但是这也只是他一个人的想法,不可能代表身后一万人所有人的想法。

    这个时候,肖遥带着一万人前往龙山道的消息,也传回了郦王府。

    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

    武梧桐最不淡定。

    “这个家伙难道疯了吗?”武梧桐气坏了,“他竟然只带着一万人,去找东阳王的麻烦?不行,王文阁,你立刻吩咐下去,让彭无妄集合手上的人马去帮忙!”

    王文阁看上去,比起武梧桐要淡定许多了。

    “王爷别着急,肖遥这一次去龙山道肯定不是去打仗的,他这么做,只是要去和东阳王结盟。”王文阁说道。

    “我之前不是已经去过龙山道了吗?东阳王那个老家伙根本油盐不进,我的账他都不买,又怎么可能买肖遥的账?”武梧桐无语说道。

    边上的赵丹玄笑了一声,看了眼武梧桐,说道:“肖遥既然这么做,肯定有自己的想法,也有一定的信心,我还没见过他鲁莽的样子,郦王不用着急,而且,若是肖遥真的遇到了什么麻烦,我想他也有办法保护好自己。”

    武梧桐想了一下,放心下来,确实,肖遥的兵马俑还是非常强势的,别人不知道,她心里比谁都清楚,若是东阳王那个老家伙真的要和肖遥翻脸,恐怕倒霉的也是东阳王。

    “既然是这样,肖遥也应该和我打声招呼啊……”武梧桐叹了口气说道。

    “之前肖遥倒是和我说过。”王文阁说道,“原本我就打算告诉王爷的,只是王爷之前才回来,我还没来得及。”

    武梧桐苦笑着说道:“我只是想不明白,他带着这一万人,有什么意义啊?如果有人不愿意跟着他的话,为什么不找我呢?我手上还是有些人的啊!”

    “可能,他有自己的想法吧。”其实肖遥的想法,赵丹玄和王文阁暂时也没有办法理解,但是他们对肖遥还是有一定的了解的。

    不管做什么,肖遥都有自己的理由,而且理由还非常的充足。

    快到龙山道的时候,东阳王其实就已经得到了消息。

    这让整个龙山道,都陷入了紧张的气氛中。

    “那个家伙想要做什么?难道,带着一万人,就要来找我们的麻烦?”东阳王百思不得其解说道。

    “王爷莫着急,在我看来,他们这一次前来,未必是要找麻烦,否则,也不可能只带一万人,即便他那一万人全部都是精锐,也不可能攻下我们龙山道,毕竟我们还占据着地势的优势。”说话的是一个中年男人,一身灰袍,手中拿着一把折扇,这也是东阳王最为依仗的谋士,石化文。

    “这倒也是。”东阳王听了石化文的话,心里倒是镇定了一些。

    石化文笑了一声,继续说道:“而且,据我得到的情报,这一万人,就是之前皇上从别的藩王手中调去的一些虾兵蟹将,我们也扔了两千人过去,当初选出来的那两千人,那两千人的实力如何,您也是知道的。”

    “哈哈,真的假的?”东阳王一愣,旋即哈哈大笑起来,最后笑得眼泪都要下来了,“这个家伙,是想要表达什么啊?我派过去的那两千人,似乎都是一些老弱病残吧?”

    “嗯,不过也没有那么多的老弱病残,虽然年轻人也不少,可是一大部分,都是从败绩次数最多的营队中选出来的。”

    “都是拖后腿的角色?”东阳王问道。

    “正是如此,我们是这么做的,想必,别的藩王也都是这么做的。”石化文说道。

    东阳王揉着太阳穴,百思不得其解道:“既然是这样,那他们到底想要表达什么呢?”

    “还是得等到时候看到才能下定论了。”石化文说道。

    此时,消息也传到了皇城。

    “你说,这个肖遥到底想要做什么?带着一万人,去找东阳王的麻烦吗?”天元殿上,武立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兵部尚书笑了一声,说道:“皇上,其实不管怎么样,对我们而言都是好事,原先您也看出来了,东阳王虽然表面上答应下来,可一直都没有什么行动,现在郦王府主动出击,即便东阳王不想做些什么,也不行了。”

    “嗯,这倒也是。”武立说道,“只是,想想又觉得没这么简单,肖遥那人我还是知道的,手段不少,也没有那么傻。”

    “皇上,现在东阳王肯定也不知道吧?但是他可不知道肖遥是个什么样的人,或许,他还在想着要不要用手上的三万兵马,将肖遥手上的一万人吃掉呢。”兵部尚书又说道。

    自从王文阁离开了皇城庙堂之后,别人说话的机会,倒是都多了一些,庙堂上的气氛也缓和了很多。

    他们忽然意识到,原来,王文阁的存在,一直让他们备受压抑。

    所以,王文阁的离开,未必是什么坏事,最起码,给了众人各抒己见的机会。

    不要说这些人了,即便是武立,现在都是这么想的。没办法,王文阁的离开已经成为了事实,他们除了这么想,还能怎么想呢?

    十日后,肖遥带领的一万人,已经到了龙山道外。

    此时,暗影的斥候也赶了回来。

    “肖将军,前方大约三万人,不到十里。”

    “嗯。”肖遥笑了一声,说道,“看来,那东阳王已经在等着我们了。”

    “肖将军,那我们……”

    “先休息休息吧。”肖遥说道。

    “休息?”梁大胆楞了一下。

    “咱们都已经到了人家家门口了,你还担心人家不会来找我们吗?”肖遥问道。

    梁大胆笑了一声,说道:“只是,等着别人找我们,不会丧失主动权吗?”

    “若是我们太过于着急,反而会丧失主动权。”肖遥若有深意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