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二十九章 寻求外援
    /p>只有肖遥察觉到,这个时候雪蛟又变回了之前的样子。

    “你这是失败了,还是成功了啊?”肖遥问道。

    “成功了。”雪蛟的声音听上去非常虚弱,“而且,我的任务也完成了吧?”

    肖遥沉默了一番,说道:“辛苦你了,老伙计。”

    雪蛟的声音带着笑:“原本就是顺便的事情,不过以后,我每一次突破,都要进行一次小雷劫了,这也会让我的实力和龙气越发纯粹。等到了后面,雷劫会越来越可怕,到时候,主人,我就需要你的帮忙了。”

    “放心吧,只要你需要,我肯定不会退缩。”肖遥笑着说道。

    雪蛟安心陷入昏睡了。

    “这一次,又不知道得睡到什么时候了。”肖遥叹了口气,他发现,雪蛟现在真的是越来越能睡了,好在每一次自己需要帮助的时候,它都是清醒状态。其实雪蛟这一次实力能够突破,也和皇城内的那一战有关系,老阉人算是帮了不小的忙,若是让武立知道,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这一次蛟化龙,还是在郦王府这么一个特殊的地方,即便肖遥等人什么都不说,外界也能想到一些复杂的事情了。

    蛟意味着王,龙意味着天子。

    蛟化龙,郦王府。

    不言而喻!

    这个绝壁算是一个大新闻了。

    宋雨轩也是惊愕到了极点,之前他对这件事情可是一无所知的,现在亲眼看到这一幕,对他的冲击还是很大的,若不是知道这是肖遥等人刻意而为之的,可能他都要纳首便拜了。

    蟒化龙,在这个世界上竟然真的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像宋雨轩这样的人,若不是知道真相,都得相信了,更何况平民老百姓呢?

    这件事情自然不可能放在明面上讨论,但是谁也没有办法限制老百姓的想法。

    坊间多多少少还是有些传闻。

    原本,肖遥还让赵丹玄准备一些水军,但是很快,肖遥就意识到根本没有这样的必要了。

    即便没有人站出来说道,消息也难以把控的流传出去了。

    “肖遥,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啊?”宋雨轩拉着肖遥,百思不得其解。

    肖遥看了眼宋雨轩,旋即高深莫测的说:“佛曰,不可说。”

    “……”宋雨轩气得不行,“这是哪个佛曰的?”

    “咋的,你还准备找人家唠唠嗑?”肖遥好奇问道。

    宋雨轩越发的郁闷了。

    “哈哈,其实也不是真的不能说,只是你不是修仙者,我即便真的和你说了,你也不能理解啊!”肖遥说道。

    宋雨轩听肖遥都这么说了,虽然还是有些郁闷,好奇,但是也没有继续问下去了,但是他知道一点,这件事情很快就会传的沸沸扬扬。虽然这里没有地球上现代化工具,也没有什么微博,上不了热搜,但是,只要给他们一丁点的时间,就能让举国皆知,沸沸扬扬。

    现在,知道的最快的,应该就是皇城里的武立了。

    当他听到消息的时候,脸色就已经非常难看了。

    当杨城举办什么庙会灯火节的时候,其实他就已经猜到,杨城那边可能要动起来了,他之前设想过很多种可能,然而这是他做梦都没想到的。

    不要说别人了,即便是武立都觉得有些匪夷所思,好在那个老阉人还在他的身边,并且给了他一个解释。

    之前肖遥来皇城强行带走武梧桐的时候,雪蛟也是出现过的。

    简单一联想,见多识广的老阉人想要想明白这些,也不是什么难事。

    “这个武梧桐,还有那个肖遥,真的是朕的心头大患啊。”武立皱着眉头说道。

    老阉人小声说道:“皇上,要不要老奴暗自走一趟杨城?”

    武立冷笑了一声,说道:“之前你便没有弄死他,还是单打独斗的时候,虽然现在他的修为已经跌落了,但是你知道他现在是什么修为吗?再说了,他还有那青铜兵马俑,你一个人去,能将他杀了?”

    老阉人顿时说不出话了。

    他也不是那种二百五,自然知道这里面的难度有多大。

    想要完成任务,其实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他虽然不是那种喜欢妄自菲薄的人,但是,也不是那种骄傲自大的人。

    什么事情可以做到,什么事情是他做不到的,他心里还是有点谱的。

    “但是父王,我们也不能放任肖遥继续帮着武梧桐啊!”太子武行皱着眉头说道。

    “你说的不错,那你告诉朕,我们还能怎么做?”武立看着自己的儿子说道。

    武行也沉默了。

    之前他们就知道肖遥是个非常难缠的对手。

    等到现在,他们才意识到,肖遥不但难缠,而且,还给他们造成了很大的压力。

    “对了,父王,我之前听说,那王文阁也跟着肖遥一起前往了杨城。”武行说道。

    武立叹了口气,一只手按在桌子上,说道:“其实这个我之前就想到了,王文阁的想法已经变了,或者说,我从来都不知道他的脑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这原本就是个非常可怕的年轻人,这样的人,一旦不能为我所用,就会给北麓造成很大的麻烦,说到底,当初任用王文阁,就是一把双刃剑啊!”

    武立并不是那种能掐会算的神人,以前他也不敢说,王文阁就一定会站在他们的对立面,所以,他还是将王文阁当成了自己的心腹。

    这确实是双刃剑。

    在庙堂之上,王文阁也得到了很大的锻炼,而且,对于皇城的事情,王文阁知道的也不少。

    现在说王文阁是个天大的麻烦,一点都不过分。

    这样的人,一旦失去控制,就会成为心腹大患。

    心腹,变成心腹大患,仔细想想,这也是个笑话。

    “对了,父王,之前我还听闻肖遥去了峦州,我派去了杀手,原本想要截杀他,却还是失败了。”武行继续说道。

    武立点了点头,问道:“你找的杀手?”

    “嗯,何浩,北麓第一剑士。”武行说道。

    武立笑了一声,说道:“那个叫何浩的年轻人我也是知道的,实力不错,可是想要让他杀了肖遥,等于是送死。”

    说到这,他又看了眼站在自己侧边的老阉人,问道:“你觉得呢?”

    老阉人想了想,说道:“何浩年纪虽轻,却已经练成了剑气,在二重高手这个境界几乎是没有对手的。”

    “可是,他还是失败了。”武行说道。

    “肖遥的实力,应该是跌落了,但是,想要杀了何浩,并不是什么难事。”老阉人倒是并没有觉得这是一件多么值得惊讶的事情。

    武立听了老阉人的话,倒是有些惊讶了,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肖遥也是个剑士,还有剑意,虽然我不知道他和许狂歌之间是什么关系,但是我相信,他和许狂歌一定是认识的,而且关系费钱,否则,许狂歌也不会将自己的剑意留给肖遥,若是肖遥真的能够将这一股剑意融汇贯通,将来想要以剑入道,对付七重八重高手,都不是什么难事,可惜的是他不是许狂歌,即便真的将剑意领悟的透彻了,也不可能对付像轩辕九重那样的高手。”老阉人说道。

    “说什么轩辕九重呢?我们北麓,有七重八重的修仙者吗?”武行冷笑了一声说道。

    武立也叹了口气,说道:“是啊,在我们北麓,想要找到一个七重八重的修仙者,都找不到。”

    “对了,父王,咱们可以让寻道宗的人帮忙吗?”武行忽然说道。

    “据我所知,寻道宗虽然也是个大门派,但是,却找不到一个可以与洪飞升柳折枝等人交手的修仙者。”老阉人说道。

    “根据我们得到的消息,那洪飞升和柳折枝不是已经回到桃花岛了吗?”武行问道。

    老阉人点了点头,却依然不以为然。

    寻道宗的那些人是什么嘴脸,老阉人心里比谁都清楚。

    先不说他们会不会为了北麓出手,即便他们真的愿意出手了,恐怕,也会提出不少要求。

    这对于他们而言,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那些大门大派的修仙者们胃口大的很,不是那么容易喂饱的。

    只是这些话,老阉人又不能说出来。

    武立听了太子武行的话之后,倒是想了一会。

    最后,他也看着老阉人,说道:“你觉得呢?”

    老阉人笑了一声,无可奈何道:“若是太子殿下觉得可以,便去试试,但是我相信,寻道宗的人肯定会狮子大开口,当然了,他们不出手的可能性也是很大的,毕竟他们也不愿意得罪洪飞升得罪柳折枝。”

    武行不以为然道:“我们不要将肖遥认识洪飞升和柳折枝的事情说出去便是了。”

    老阉人哭笑不得,心里想着,这太子还真是单纯的有些可怕,他们不说,难道寻道宗的人就不知道了吗?这将别人当成傻子,自己还能有什么好下场吗?朱碧石这些话,老阉人也只能放在心里想着,毕竟站在他面前说这些话的人,可是当今的太子爷。

    他就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在北麓皇帝还有太子的面前大放厥词,作为一个合格的太监,皇帝身边的红人,就必须明白一个道理,不是自己想要说什么就能说什么,而是得知道,皇帝想要听什么,自己才能说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