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二十八章 雪蛟渡小雷劫
    /p>王文阁说的,肖遥也都明白,确实,抚州的事情想要尽快,是不可能的,这一段路程没有办法忽略,其实,他真正担心的,是武立那边会不会在察觉后,有所行动。

    若是武立真的察觉到了开始运转起来,这就是给他们出了一个天大的难题。

    这就是要在人家眼皮子底下转移人质啊!

    用“人质”这两个字来形容无声营将士家眷们,在肖遥看来,并不过分。

    这对于郦王府而言,其实就是一个很大的隐患。

    宋雨轩听两人说起这些,有些云里雾里,等搞明白是怎么回事之后,也不免笑了一声。

    “其实,我觉得,这并没有什么可担心的。”宋雨轩说道。

    众人的眼神,都落到了宋雨轩的身上。

    他们都有些难以理解了,这竟然还不是什么应该担心的事情?如果这个说的话,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值得让他们担心的事情呢?

    宋雨轩从王文阁和肖遥的脸上都看到了不理解的表情,只能继续说道:“首先,皇城那位现在毕竟还是皇帝。他做什么,都是需要顾及后果的,如果他真的这么做了的话,只会寒天下将士的心,还有多少人愿意为他卖命?谁知道自己会不会是下一个呢?”

    “说的不错,可是,应该存在这样的可能性。”王文阁将自己的想法表达了出来,“毕竟,兔子急了还咬人呢,若是真的将武立给逼急了,他还会顾虑那些吗?”

    “那就演戏吧。”宋雨轩说道。

    “什么意思?”王文阁问道。

    肖遥倒是稍微楞了一下,眼神也变了。

    宋雨轩看到肖遥脸上表情的变化,问道:“肖先生已经猜到了?”

    “猜到了一些,可还不敢确定,只能听宋先生继续说下去。”肖遥说道。

    宋雨轩脸一红,摆了摆手:“肖先生还是别叫我宋先生了,我叫你先生是因为你的文采,你叫我先生,我愧不敢当。”宋雨轩说道。

    肖遥笑了一声,点了点头:“那你也叫我肖遥吧。”

    宋雨轩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

    反正他看王文阁一般也都是对肖遥直呼其名的。

    他不知道的是,王文阁刚刚和肖遥认识的时候,也是一口一个肖先生的叫着,只是后来两人混熟悉了,天天见面,这要还是客客气气的,总觉得有些古怪。

    宋雨轩继续说道:“其实,我的想法也挺简单的,武立到现在都没有行动,原因无非就是他并不觉得,这三万人就会为郦王府所用。”

    “嗯?”王文阁一愣,点了点头,“确实,武立有这样的信心,即便是现在,我们也不确定有这样的能耐。”

    “所以,那就暂时不要用这三万人,等到取得了优势的时候,再用上这三万人好了。”宋雨轩说道。

    王文阁问道:“什么叫取得优势呢?”

    “比如,已经占领了北麓大半疆土,将皇城的皇权势力范围压缩到没有办法伸手到三万将士家眷身上的时候。”宋雨轩说道,“等到了那个时候,那三万人若是在运转起来,加入这场战斗,也会失去很多心理负担,毕竟那个时候,郦王府已经有很大的优势了,即便称帝,成为新的北麓皇帝,也没什么不可的。”

    宋雨轩的一番话,听着并不是很复杂,但是却给王文阁肖遥等人一种茅塞顿开的感觉。

    仔细想想,他们就知道之前自己的思维方式错在什么地方了。

    他们和宋雨轩不一样,宋雨轩初来乍到的,对什么都不是很了解,所以也不会太将那三万人的无声营当回事,然而王文阁肖遥等人就不一样了,他们是真的将无声营当成了一把利剑。

    这就是为什么宋雨轩可以想到,他们却想不到的原因,并不是因为他们的思维方式不如宋雨轩,而是他们考量的东西太多了。

    “这是个办法。”王文阁点了点头,“可是,如何才能让那三万将士听我们的吩咐,配合演好这一场戏呢?”

    “这个的话,就只能看肖先……肖遥了。”宋雨轩的眼神落到了肖遥的身上。

    肖遥笑了一声,说道:“我有信心。”

    “那就是没问题了?”王文阁问道。

    宋雨轩点了点头,说道:“如果单说这个问题的话,肯定是没问题了。”

    王文阁哈哈笑道:“老宋啊老宋,还真有你的,这才刚来到杨城,竟然就帮我恶魔女解决了这么大的一个难题!”

    “也正是因为我刚来的原因,所以,局势观念和你们还不大一样吧。”宋雨轩说道。

    聪明人到底是聪明人,不但能想到办法,还能想到你为什么是自己想到的办法。

    肖遥和王文阁都是点着脑袋。

    过了一会,王文阁又说道:“既然是这样,那抚州的事情,岂不是可以算了?”

    肖遥和宋雨轩都是摇着脑袋。

    宋雨轩和肖遥对视了一眼,通过眼神信息交换,决定还是让宋雨轩说下去。

    “为什么啊?”王文阁问道,“既然这个问题,我们都已经有了解决方案,为什么还要做呢?”

    “你啊,到底不是普通百姓。”宋雨轩叹了口气,说道,“你根本不知道饥荒对于百姓而言有多么的可怕,你知道什么是人吃人吗?以前峦州也发生过饥荒,那还是在我小时候了,我记得,我家对门有夫妻两,结果很长时间都没见到他们家的女人了,那男人的丈母娘总觉得不对劲,有一天,去他们看到处找,最后你猜怎么着?”

    王文阁下意识摇了摇头,也对答案有些感兴趣。

    “最后,那男人的丈母娘,在一个腌制咸肉的坛子里看到了自己的女儿。”宋雨轩说起这些,都是一阵唏嘘,“原本多么恩爱的夫妻两,可就是因为饥荒,男人把女人掐死,当成咸肉腌制起来。”

    听到这,王文阁忍不住打了个寒噤。

    他虽然没有亲身体会过,但是在听王文阁说起这些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浑身发毛了。

    “其实除了这些,还有很多我们难以想象的事情,比如街上饿死了人,就有人将尸体拖到河边洗干净吃了,还有一些人,生下孩子之后,直接炖了……”宋雨轩说道,“听到这些,都会觉得难以接受,更何况是亲身经历呢?我的父母,其实就是在那个时候饿死的,只有我当初还在地主家放牛,侥幸逃过一劫,原本我还有一个妹妹,那个时候,我才十五岁。”

    王文阁深吸了口气,点了点头。

    “其实啊,不单单是因为做好事,还有一点,也是可以继续收买人心,肖遥做的或许已经够好的了,可现在既然还有机会,我们为什么要错过呢?明知道我们这么做,会让无声营的将士们感动,何乐而不为呢?更何况,这原本就是我们打算做的事情。”宋雨轩说道。

    王文阁点了点头,说道:“行,那就继续办。”

    宋雨轩也点了点头。

    等到这件事情告了段落之后,肖遥又开始着手过两天雪蛟渡雷劫的事情了,还有不到五天的时间。

    这五天,雪蛟对雷劫的感应也是越发越强烈。

    这几天,是柳城这些年最热闹的时候了,除了北麓,还有别的国家,都有人过来游玩。

    这对于杨城而言,也是个好消息。

    然而,武立坐不住了。

    他能猜到,郦王府肯定是有什么大动作,却不知道对方到底想要做些什么,即便是他们安插在杨城的密探,都没有给他们带回去什么有用的消息。

    正是因为不知道郦王府要做什么,才让武立非常的不安心,他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才能去应对杨城即将发生的事情。

    终于,雷劫将至。

    这是一天夜里,也是灯火节庙会的第七天。

    乌云压城,狂风大作。

    肖遥能感应到雪蛟的慌乱。

    即便雪蛟早就知道,这雷劫在她可应付的范围内,可依然会感到不安定,不单单是雪蛟,若是一个修仙者,在即将渡雷劫的时候,也会感到恐慌。

    这就是天道的威严。

    或者说,这就是他们本能对于天道的畏惧。

    终于,当黑云拨开的那一刻,郦王府的院子里,雪蛟从肖遥的体内迸发而起,直冲上天。

    这一天,不知道有多少人看见一条白色蛟龙,在郦王府腾空而起。

    一道天雷,直勾勾落下,落在雪蛟身上。

    伴随着一声龙吟,雪蛟的身体在空中飞快游动着。

    又是一道天雷落下,雪蛟的身体也在慢慢发生着变化。

    杨城内,无数人惊呼。

    “这是蛟化龙!”

    “是啊!赶紧画下来!真的是蛟化龙!”

    “我的天,蛟化龙,郦王府,这意味着什么?难道……”

    雪蛟渡小雷劫,花费了半个时辰的时间,雪蛟的身体也逐渐出具龙形,比如,独角变成双鹿角。

    身上,似乎也错了一层白色的鳞片。

    肖遥看着雪蛟,双拳也握紧了。

    “撑住啊,哥们……”肖遥心里默念着。

    终于,等第五道天雷落下的时候,雪蛟的身体再次化作了一道白光,直如上天。

    又是半个时辰,雪蛟重新落入郦王府,回到肖遥的身体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