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二十七章 征服文人!
    p回到客栈,宋雨轩一家屋子的烛火尚且亮着。

    他走到门口,伸出手,在木门上敲了敲,并且发出声音:“是我,肖遥。”

    木门伴随着“吱吱”声,被宋雨轩从里面拉开。

    看到确实是肖遥后,他才松了口气。

    “肖遥,你没事吧?”宋雨轩问道。

    “一个不入流的杀手,不过是一个入流的剑士,有些难缠,好在活下来了。”肖遥说话的时候脸色也有些难看,毕竟之前受了伤,胸口还存在着一条血痕。

    宋雨轩这时候也看见了肖遥身上的伤势,顿时大惊失色,赶紧道:“你受重伤了?”

    肖遥低下脑袋看了一眼,咧了咧嘴,笑道:“这要是也算重伤的话,我都不知道死多少回了。”其实肖遥这么说是非常严肃的,可在宋雨轩听来却不是那么回事,他只是一个书生,哪怕干了几年的庄稼活,也只是个会做庄稼活的书生,对他而言,肖遥身上的剑痕就已经算是致命伤了。

    “你快点休息,我现在就去帮你找郎中!”宋雨轩着急说道。

    肖遥摆了摆手,说道:“找郎中的话,就算了,我没什么事情,若是我自己都治不了我自己的话,恐怕整个灵武世界,也没人能救我了。”

    说话的时候,肖遥已经转身离开了。

    宋雨轩虽然还是有些不放心,可也没跟上去。

    一方面,是因为他不知道现在是否真的安全了,还是下意识要守着自己的老婆孩子,谈不上自私,作为丈夫,父亲,他这么做,才是正确的。

    另一方面,宋雨轩知道自己现在即便跟上去,怕也帮不上什么忙,毕竟他只是一个书生,对于歧黄之术,一窍不通,说不定现在跟上去还会耽误肖遥治疗的时机。

    这一夜,宋雨轩躺在穿上辗转反侧,彻夜未眠,还是担心肖遥,但是等第二天他发现肖遥活蹦乱跳并且脸色红润的时候,就知道肖遥昨天晚上说出口的那一番话没有半点逞强的意思了,他说的都是真的,真的一点事情都没有……

    一开始宋雨轩是不相信的,他围着肖遥转了一圈又一圈,发现肖遥真的没什么大碍之后,才放了心。

    白天赶路的时候,宋雨轩也询问了一番昨天晚上的情况,肖遥说的也简单,只是说是皇城武行派出来的杀手。

    肖遥说的轻描淡写,但是,宋雨轩听得却心惊肉跳。

    武行是什么人?

    他在皇城待过,即便他真的是个老实巴交的庄稼汉,也不可能没听过武行的名字,这可是当今北麓的太子爷啊!能让太子爷亲自买凶杀人,可见,北麓皇城现在已经对肖遥有多么的忌惮了。

    “他们杀不掉,就只能让我记恨他们了。”肖遥笑着说道。

    宋雨轩叹了口气,说道:“看来,跟着你混,还真是一件危险的事情啊。”

    肖遥哈哈笑道:“那你害怕了吗?”

    宋雨轩想了想,耸了耸肩膀,说道:“现在害怕不害怕,已经不重要了,难道我们现在掉头回去,皇城那边就会当做什么都不知道了吗?既然已经上了贼船,就没有办法下去了,不然就是跳海,我还不想死,更不想带着我妻儿老小死。”

    肖遥哈哈笑道:“是个有想法的人。”

    宋雨轩懒得搭理肖遥了。

    等到了北麓,王文阁看到宋雨轩一家,也很是惊讶。

    之前他就是给了肖遥一个名单,但是却并不知道肖遥能否将名单上的人找来。

    这一次肖遥离开杨城的目的,王文阁也是知道的,所以才建议他先去找宋雨轩。

    可以说,名单上的人,王文阁最看重的也就是宋雨轩了。

    这确实是个人才。

    肖遥现在还不知道,毕竟他没有王文阁那么了解宋雨轩。

    现在也只能说,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

    老友再相逢,总有说不完的话,王文阁拉着宋雨轩,说了不少事情。

    至于宋雨轩的老婆孩子,此时已经彻底傻眼了。

    之前肖遥说,王文阁和宋雨轩是多年朋友,宋雨轩媳妇还有些不敢相信,但是现在真的看到王文阁,也由不得她不相信了。

    之前在来的路上,宋雨轩媳妇还有些担心,总觉得肖遥看着就像个骗子,晚上两人睡一起的时候没少念叨着。

    现在,她是彻底傻住了,眼前发生的事情,对她而言,冲击力度实在是太大了,她还需要一些时间好好缓和一番。

    之前肖遥和她说的那些事情,此时她也彻底相信了,她终于意识到,自己的丈夫是个有本事的人,而且,本事也很大呢!

    肖遥说,宋雨轩为了她和孩子,放弃了京官。

    她也相信了。

    她只是忽然觉得,自己的相公有些傻,傻的也有些可爱……

    在郦王府,他们受到了非常高的礼待,身为郦王的武梧桐,还亲自来看了她,这让她有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对于宋雨轩的媳妇而言,像郦王,王文阁这样的人,是见一面都值得庆祝一番的人。

    现在,这些人活生生站在她的面前,并且脸上带着微笑。

    她的心里彻底被幸福填满了。

    “老宋,其实我真的没想到,肖遥能将你请来。”晚上的饭桌上,王文阁哈哈大笑道,“我给肖遥的那个名单上,我觉得最应该来的人是你,但是肖遥最难请的人,也是你!”

    宋雨轩喝了杯酒,看了眼坐在边上的肖遥,苦笑着说道:“只能说,他心眼太多了。”

    听宋雨轩这么一说,王文阁忽然来了兴趣。

    “哦?那就说说,他是怎么把你弄来的呢?”王文阁问道。

    “出对联。”宋雨轩说道,“他给了我一个上联,说只要我能对出下联,他就不会烦我了,如果我对不出来的话,就得跟着他来杨城。”

    “哈哈哈哈!”虽然宋雨轩的话还没说完,但是王文阁已经哈哈大笑起来。

    宋雨轩反而有些好奇了,问道:“你难道就不好奇,是什么样的对联?”

    “既然肖遥敢这么说,那就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让你对不出来。”王文阁认真说道。

    宋雨轩叹了口气:“你真应该早些和我说这些话,否则,我一定不会上当的。”

    王文阁笑了一声,说道:“要说起来,肖遥大概是我这辈子见过最有才华的人了。要知道,我父亲给他的评价都很高。”

    宋雨轩听到这,有些不敢相信了。

    “你是说,太傅大人?”宋雨轩问道。

    王文阁点了点头。

    “这不可能吧!”宋雨轩说道,“太傅那样心气极高的人,也会夸赞一个年轻人?”

    “在肖遥的身上,永远都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事情,你越觉得不可能,其实就越会发生。”说到这,王文阁也忍不住摇头叹息,“这也是这段时日,我在肖遥的身上领悟到的。”

    宋雨轩忽然想起了肖遥之前和自己说的话,道:“听闻,肖遥之所以能够将你拉倒杨城,是因为诗词?”

    “确实如此。”王文阁说道。

    “说来听听?”宋雨轩问道。

    王文阁笑了一声,说道:“好。”

    肖遥的每一首诗词,都让王文阁感到无比的惊艳,也正是因为这个愿意,所以每一首诗词,他都会用心背下来。

    现在既然宋雨轩问了,王文阁自然是随口即来。

    从君为舟名为水,一直到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王文阁硬是一首都没有遗落。

    这也让肖遥倍感吃惊,别的不说,王文阁的记忆力,还真不是吹出来的。

    这要是修仙者,肖遥倒是能够理解,毕竟修仙者的记忆力原本就远胜于常人。

    可是,王文阁只是一个普通人啊!

    他的记忆力,竟然也能这么变态。

    看来,在这个世界上依然是有天才论的。

    肖遥觉得,自己肯定算不上是什么天才。

    可是,像王文阁这样的,一定能算上了。

    当王文阁刚背诵出第一句的时候,宋雨轩就已经惊住了。

    中间,宋雨轩下意识站了起来。

    等到最后一句念完,宋雨轩一巴掌狠狠拍在了桌子上。

    “写得好!”他端起酒杯,由于此时双手还在颤抖,酒杯里的酒水,都要洒落出来了。

    等他将酒杯里的酒喝下去的时候,实际上也只剩下半杯了。

    他离了桌,冲着肖遥,伸手作揖。

    “肖先生,之前是宋雨轩孟浪了,在此赔不是!”

    “宋先生客气了。”肖遥笑着说道,“郦王府有你的加入,才算是如虎添翼,不,是雪中送炭。”

    “肖先生抬爱了。”宋雨轩苦笑着说道,“宋某能有多大的能耐,只能做一些杂活,做一些脏活累活,只要是用得上宋某的地方,还请肖先生直言了当!”

    肖遥算是明白了,想要征服王文阁宋雨轩这样的人,最简单的就是扔一些诗词歌赋出来。

    老实说,肖遥还是挺难理解的。

    这到底有什么好钦佩的啊?

    这些人的点,未免也太奇怪了吧?

    好在,现在所有的发展,都是肖遥想要看到的,所以,他自然不会多说什么。

    之后,便说到了抚州事件。

    “正在积极准备,可还是需要一些时间。”王文阁如此说,“毕竟难民的转移,也是需要走完那道路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