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二十六章 剑士的一生
    /p肖遥的剑很快,比何浩还要快一些。

    这还是肖遥第一次在灵武世界遇到真正的剑士。

    一个以剑入道的修仙者,或许给他一些时间,假以时日,真的能成为像许狂歌那样的剑仙。

    不过肖遥没打算让他活过今晚,对方都打算弄死自己了,他总不能还给对方继续成长吧?

    肖遥以前也是一个杀手,现在他要站在杀手道德的制高点,狠狠谴责一下对方,实在是太不厚道了,作为一个杀手,还随随便便将雇主的信息说出去,这简直就是杀手界的耻辱——然而他和灵武世界的杀手界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此时,何浩再次朝着肖遥冲了过来。

    “此剑,名为飞仙!”他口中喊了一声。

    肖遥眉头一皱,一股浩然剑气,竟冲着他袭来。

    同样一股剑气,朝着何浩砸了过去。

    同时,肖遥身体拔地而起,手中金光长剑再次闪耀起一道金光。

    “要知道,这世界上,会用剑的人,不单单你一人!”肖遥手中符离破出剑气而出,锋利的剑刃足以割破苍穹昏晓。

    这一次,让何浩感受到了压力。

    他忽然觉得,自己之前低估了肖遥。

    从他手中得到的情报,肖遥的修为最多一重高手。

    现在看来,肖遥确实之后一重高手的修为,可是展露出来的,绝对不是一重高手有的实力!

    最重要的是,这个时候的他还意识到,肖遥展露出来的实力竟然还有剑气。

    这个家伙,竟然也有剑气?难道他也是以剑入道的吗?

    在何浩的心中已经存在着太多的疑惑了,他之所以能够活到现在,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因为他只会挑选比自己弱,存在一定差距的目标下手,对他而言,之所以成为一个杀手,并不单单只是为了什么银两,而是为了磨砺自己,他总觉得,自己的剑需要喝人血,才能继续往上突破,除此之外,他最重要的就是性命了,毕竟想要成为一个高手,披靡天下,最重要的不是修为有多高,也不是天赋有多好。

    最重要的,只是活着。

    只要活着,一切才是都有希望的。

    可是现在,他忽然有了危机感,他觉得,眼前这个目标,似乎并不是自己可以对付的……

    肖遥的速度越来越快,一开始,何浩还能勉强招架,但是等到了最后,何浩应付起来已经越来越难了。

    伴随着一声怒喝,肖遥手中符离再次迸发出了一道剑气,这道剑气,直接袭在了何浩的身上。

    这一股剑气,也将何浩的身体直接撞飞了出去。

    他的身体,在地上翻滚了好几圈,等到停下来的时候,身上多了一道血痕。

    这就是被肖遥的剑气所伤的。

    何浩用剑支撑着自己的身体,缓缓爬了起来,现在他看着肖遥的眼神也充满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眼神中,满是小心。

    “如果你真的只有这么点能耐的话,下一秒你可能就要死了。”肖遥看着何浩,正色说道。

    何浩忽然笑了起来,他脸上的笑容在这样的环境下,竟然让肖遥觉得脊梁发冷。

    他手腕一翻,一股杀气,竟然冲天而起。

    肖遥皱起了眉头。

    “你这哪里是以剑入道,分明是以剑入魔啊!”肖遥忍不住说道。

    这一股冲天的杀气,就是从何浩手中的剑散发出来的。

    他很难想象,这个杀手用他手中的剑到底杀了多少人。

    这一股杀气,也对肖遥产生了影响。

    等了一会,那股杀气似乎正在慢慢变淡,可是,何浩身上的气势,却在缓缓上升。

    他意识到,何浩正在吸收着那把剑上的杀气。

    “有点意思了。”肖遥笑了一声说道,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有人可以吸收杀气,自己也算一个,之前那玉玺上的杀气,不也冲进了自己的身体里吗?

    何浩的一双眼睛,忽然变得通红。如果这个时候他掉下眼泪,泪水肯定都是红色的。

    猩红一片。

    何浩的手,在他的剑刃上从上到下抚摸着,犹如抚摸着自己这辈子最爱的女子。

    “我这一生,不求问道,只求杀人。”何浩说道。

    肖遥没有说话,只是死死盯着何浩。

    这是一个难缠的对手,他在心里对自己说。

    此时,何浩再次动了。

    肖遥心里想着,或许,这才是真正的开始。

    当何浩吸收了剑刃中的杀气后,这小子的实力也确实提高了很多,原本他都已经难以应付肖遥的攻势了,可从现在开始,他竟然开始抓住了主动权。

    这也给肖遥提了个醒,在这个世界上,有底牌的,绝对不单单是自己一个人,以后若是还要和别人动手切莫大意了,一定要在能杀了人对方的对手以雷霆之势压倒对手。

    这是一场来自地球的杀手,与灵武世界的杀手发生的一场激烈碰撞。

    十分钟下来,肖遥已经汗流浃背,和何浩的脸上却看不到任何倦色。

    似乎,现在的何浩根本就感觉不到疲倦一般。

    “受死!”何浩再次怒喝了一声,脚下步伐连点,眨眼间便到了肖遥的面前,伴随着一阵阴森冷风扫过,肖遥身体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段距离,可胸口还是出现了一道血口。

    他低下脑袋看了一眼,深吸了口气。

    “你的速度,倒是快了不少嘛!”肖遥念叨了一句。

    何浩并没有说话,而是再次朝着肖遥发起了攻势。

    “不就是之前说了一句你话还多吗?至于一句话都不说了吗?”肖遥摇头叹息,现在的年轻人啊,就是经不起刺激——这心态完全不行嘛!

    何浩还是没有和肖遥废话,继续加快这自己的速度。

    肖遥不高兴了。

    打架就打架,一句话不说,显得都不和善?

    何浩要是知道肖遥心里的想法肯定要骂人。

    这特么都生死相搏了,还要想着和善不和善?是不是还要说一句:小肖肖,我要杀你了哦!你当心点了啦!特么的,有病啊!

    肖遥抬起手腕,挡下了何浩的这一剑,同时身体快速往后后退,拉开了和何浩之间的距离,对方想的是趁你病要你命,肖遥自然不可能给对方这样的机会了。

    现在肖遥觉得压力很大。

    这个何浩就像打了兴奋剂一样,不停出剑,一心想要将自己置于死地。

    “一个被杀气侵入大脑的人,挺可怜的。”肖遥叹了口气。

    一剑气,剑意横生。

    他再一次借助许狂歌留给他的剑意。

    上一次的话,还是和北麓皇城里的那个老阉人交手时候。

    若不是到了关键时候,其实肖遥也未必会这么做,主要是何浩展露出来的实力,已经开始碾压肖遥了,不这么做,就得用鬼门禁术或者是兵马俑,这两者,都是非常不可取的,若是用鬼门禁术的话,天知道接下来还会不会出现别的杀手,兵马俑的话,动静就太大了,并不值得。

    当肖遥运转起剑意的时候,何浩的眼神忽然变得清明许多。

    他呆呆看着肖遥,嘴角微微蠕动着。

    “这是——剑意?”

    虽然肖遥对何浩没什么好感,可不得不说,这小子还是挺有见识的。

    何浩眼神再次变得炙热起来,放声大笑。

    “好强的剑意!这就是剑意吗?来吧!让我看看,真正的剑意到底有多强大!”

    虽然肖遥并不是一个真正的剑士,也不是以剑入道,但是他却非常能理解何浩此时内心的狂热。

    对于一个剑士而言,大概也没什么事情,比练就出剑意更加重要的了吧?

    何浩内心的想法也非常简单,自己领略一次剑意,或许,下一次自己也能凝出剑意了呢?

    然而,这一切都要建立在何浩到底能不囊挡下肖遥这一剑的基础上,否则一切都是空谈!

    何浩面对肖遥这带着剑意的一剑,不但没有选择退让,反而还逆势而上。

    这让肖遥有些诧异了。

    凭借着何浩对剑的理解,他不可能不知道自己这一剑意味着什么。

    这是要用生命来领略这一剑吗?

    “许狂歌,你说,这小子是不是真的能够成为第二个你呢?”肖遥在挥出这一剑的时候,心里想着。

    一阵疾风,伴随着剑气,朝着何浩掠去。

    何浩好好举起手中的剑,朝着前方怒吼着,咆哮着,冲刺着。

    手中的剑,在这一刻,竟然变成了碎片。

    他身上的衣服,完全被剑意撕碎,露出强健的肌肉,在肌肉的轮廓上,渗透出鲜红的血液。

    “给我破!”伴随着一声怒吼,肖遥一剑破开所有桎梏,直接从何浩的体内横穿而过。

    肖遥负剑而立,看着站在他面前的何浩,长吁了一声。

    “你领略了吗?”肖遥问。

    何浩低下脑袋,看着胸口的大窟窿,此时这个窟窿还在往外窜动着鲜血,这画面看上去有些血腥。

    终于,何浩倒了下来,倒下的那一刻,嘴角似乎还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

    “那你应该是领悟了。”肖遥自言自语说着。

    负剑,转身,肖遥往前走着。

    很快,何浩便变成了一具冰凉的尸体。

    可能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他领略到了什么叫真正的剑意。

    但是,真的值得吗?

    肖遥不知道。

    这是剑士的一生。

    也是他手中剑的一生……

    (第八章!)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