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二十五章 杀手何浩
    宋雨轩认输了。更新快无广告。

    虽然他并不愿意低下骄傲的头颅,可在思索这么长时间之后,却依然想不到一个答案,他觉得若是自己还不认输的话,就属于耍赖了。

    “没事,不知道也没什么,其实我也不知道。”肖遥正色说道。

    “……”宋雨轩现在的心情是复杂的。

    简单的说,就是连杀了肖遥的心,他都有了。

    什么叫,他也不知道?

    这特么上联不是他出的吗?自己苦思冥想了这么久,之所以认输,不就是因为想不到答案吗?不就是希望能从肖遥的口中得到答案吗?他还是比较享受那种豁然开朗的感觉的。

    可是,现在肖遥竟然说他也不知啊,这对于宋雨轩而言简直就是一种折磨啊!

    太欺负人了吧?

    看到宋雨轩一副非常生气的样子,肖遥露出了非常委屈的表情。

    “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谁说自己出上联,就一定要知道下联了?”肖遥问道。

    “……”宋雨轩想了想,似乎还真没人这么规定过。

    但是你连下联都不知道,还出什么上联啊!

    他很委屈,也很憋屈。

    “行了,你也没什么好郁闷的,毕竟一开始,我就没说我知道下联,而且,你想想啊,我都想不出来一个下联,你想不出来也是正常的。”肖遥说道。

    “我能说这不算数吗?”宋雨轩试探着问道。

    肖遥笑眯眯看着他,问道:“你觉得呢?”

    “我觉得不行……”宋雨轩无奈低下了脑袋。

    “既然知道,又何必问呢?”肖遥说道,“当你这么问的时候,就意味着你一点都不了解我,如果你了解我的话,就会知道其实我是个非常无耻的人。”

    对于肖遥的这句话,宋雨轩还是坚信不疑的,一般人也不好意思这么理直气壮的说。

    “好了,咱们什么时候走啊?”肖遥问道。

    宋雨轩哼了一声。

    “读书人,说话可都是要算数的啊!”肖遥赶紧说道。

    宋雨轩哭笑不得,说道:“你就非得拐走我吗?”

    “那是自然了。”肖遥说道,“你知道,什么最珍贵吗?”

    宋雨轩摇了摇头。

    “人才!”肖遥说道,“这个时代,人才是最值钱的!”

    宋雨轩笑了一声,说道:“我是不是应该谢谢你这么看得起我啊?”

    “都是应该的,自己人,没必要这么客气。”肖遥说道。

    宋雨轩:“……”

    谁跟你自己人啊?

    他现在终于知道王文阁到底是怎么被肖遥给拐走的了,大概也就是这样吧……

    等忙完了农活,宋雨轩走到他妻子面前。

    “回去收拾一下东西吧。”宋雨轩说道。

    那女子愣愣看着宋雨轩,没回过神。

    宋雨轩笑了一声,说道:“这些年亏欠你和孩子的太多了,总得偿还一些吧?”

    女子笑了一声,伸出手,环抱住宋雨轩的胳膊。

    “你知道的,我都不在意,只要你做的事情是你喜欢的事情,你做什么,我都觉得最好看。”女子说道。

    宋雨轩伸出手,拨开女子青丝。

    “你一直都在为我想,我也得为你想,你看你,看着都老了好多,眼角都有皱纹了,可是你还没多大呢,这样不好,你也得穿好看的衣服,用那些名贵的胭脂。”说到这,宋雨轩转过脸看着肖遥。

    肖遥知道自己这个时候该说些什么,使劲点头:“都有,都有。”

    “那就好。”宋雨轩笑了一声。

    肖遥觉得宋雨轩的要求也挺容易满足的。

    等到了晚上,肖遥就睡在宋雨轩家里,毕竟这一家人想要前往杨城还得多做准备,既然要准备,自然需要耗费时间,这一来二去,可以动身的时候天色都黑了,这么着急赶夜路也不好,所以干脆先休息一晚上,好在宋雨轩家里房间也多,肖遥也不挑,随便找了间屋子,便开始休息了。

    等第二天天亮,肖遥找来一辆马车,自己驾车。

    肖遥驾着马车,心里也有些郁闷。

    在灵武世界,能让自己给他驾车的人,还真不错。这宋雨轩一家子,也算是赚到了。

    离开峦州,肖遥忽然有一种不安定的感觉。

    等晚上,找了家客栈休息下来后,那种不安定的感觉就越发的清晰了。

    等到全部住下来之后,肖遥又被宋雨轩拉着聊天。

    “肖遥,郦王府,真的要造反吗?”宋雨轩问道。

    肖遥笑了一声,说道:“这么说可就不对了,郦王府怎么能造反呢?”

    听肖遥这么一说,宋雨轩虽然有些不相信,可还是松了口气。

    “郦王府,只是想要夺回原本就属于郦王府的皇位而已。”肖遥继续说道。

    宋雨轩:“……”

    这和造反有差别吗?

    不还是造反吗!

    “为什么啊?”宋雨轩百思不得其解问道。

    “正如你说的那样,你觉得现在的北麓真的好吗?”肖遥问道。

    “虽然不好,但是最起码平静啊!”宋雨轩说道,“一旦打仗,就会死伤无数。”

    “打仗,总得死人的。”肖遥说道,“其实,看淡了就好。”

    “人命,是那么容易看淡的吗?”宋雨轩苦笑了一声说道。

    他有些难以理解肖遥现在的想法。

    “在我看来,容易。”肖遥说道,“只要知道自己做的事情是对的,并且去坚持他,不管付出什么代价,都是值得的。”

    说到这,肖遥顿了顿,又继续问道:“你说,北麓若是打仗,会死很多人,那我问你,你觉得北麓以后永远都不会打仗吗?不说永远,就是近些年,若是大秦王朝和赵国将清秋王朝给收拾了,你觉得北麓就不会打仗了吗?你觉得到时候死的人会更少吗?或许北麓的皇帝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但是他做什么了吗?对,他做了,他坐以待毙了!”

    宋雨轩沉默了。

    虽然他不愿意承认,但是,肖遥说的都是事实。

    武立知道,他心里比谁都清楚,可是他现在的做法就是,抱着侥幸心理。

    “清秋王朝现在依然挺着,可这也只是时间的问题了,你觉得,肖龙象能有多少妙招,去化解大秦王朝和赵国的围攻呢?肖龙象是人,他不是神,他的不败神话,早晚有一天就会击破,到时候,一旦大秦王朝和赵国进入清秋,清秋又会死多少人呢?”肖遥质问道,“难道在你看来,北麓的人才是人,清秋王朝的就都是猪狗吗?他们的命,就不值钱吗!?”

    面对肖遥的质问,宋雨轩除了保持沉默,也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些什么了。

    “有的时候,战争不是为了死人,是为了死更少的人。”肖遥说道。

    “你的目的是什么?”宋雨轩问道。

    “让大秦王朝,就此停下扩张的脚步。”肖遥说道,“很难吗?”

    “很难。”宋雨轩有一说一道。

    肖遥冁然而笑:“巧了,我这么人就喜欢做那些,不可能的事情。”

    “……”宋雨哭笑不得。

    就在这时候,肖遥忽然站起身。

    “你先回去休息吧。”肖遥说道。

    “嗯?”宋雨轩一愣,他能感觉到,这一刻肖遥身上的其实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肖遥笑了一声,说道:“有人从峦州跟到了这里,我若是还当做不知道的话,未免太无趣了。”

    宋雨轩立刻紧张起来。

    “不用多想,人家只是冲着我来的。”肖遥说话的时候,已经推开门走了出去。

    下了楼,出了客栈,肖遥停了下来,在他的前方,大概十米处,站着一个身材高挑的男人,一身黑色劲装,腰间配有一把长剑,看上去倒是气势十足,长发用一条发带箍住,两鬓青丝随风轻轻飘动着。

    “你找我?”肖遥问道。

    那男人笑了一声,也往前走了几步。

    “我叫何浩。”对方说。

    肖遥“哦”了一声,其实他对对方的名字一点都不感兴趣。

    “我是北麓杀手榜第三,今日,我取你命,托我杀你的人,是北麓太子武行。”叫何浩的男人说道。

    肖遥忍不住乐了出来,说道:“作为一个杀手,一点职业素养都没有,哪有你这么随便就将雇主说出来的?”

    何浩笑了一声,说道:“说这些,是因为你要死了,下去之后总得知道自己是为什么死的,被什么人杀的吧?”

    肖遥忍不住问道:“可是如果你没有杀了我,岂不是很尴尬?”

    “不会,我没杀了你,就意味着我要被你杀了,后面要发生一些什么,别人会不会戳我脊梁骨说我没职业素养,我都死了,在乎这些做什么?”何浩问道。

    这句话简单的说,就是我只想整死你,或者被你整死。

    嗯,杀气倒是挺重的。

    肖遥也对何浩竖起了大拇指:“社会我浩哥,人丑话还多。”

    何浩虽然并没有彻底理解肖遥这一句话,也t不到对方话里的点,但是这并不影响他听出这是一句对自己嘲讽的话。

    此时,何浩拔剑而起。

    他的身影在这一刻仿佛融于夜色,若不是那把剑还在月光下闪耀着银光的话。

    一瞬间,剑锋已至。

    “你不配用剑。”肖遥手中闪过一道金光,符离在手。

    两剑碰撞在一起,何浩的身体往后滑出十几步。

    “有点意思。”何浩露出洁白的牙齿,笑了一声。

    “更有意思的,还在后面呢!”肖遥手中剑芒高涨,犹如一条金蛇,再次朝着何浩袭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