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二十四章 烟锁池塘柳
    /p>肖遥不懂宋雨轩的想法。

    他觉得,宋雨轩当年既然愿意进京赶考,那就意味着,他肯定想要得到功名,但是当机会摆在他的面前时,他却又不懂得珍惜。

    这可真是一个矛盾的人啊,还是说,读书人都是这样,脾气永远都是这么古怪?

    肖遥不理解,所以问了出来。

    “重要吗?”宋雨轩在听完了肖遥的问题之后,问道,“其实不管是当官,很碍事做一个庄稼汉,都能活着,没什么差别,而且,我不觉得当官就是什么好差事啊!”

    说到这,他忽然转折了一下,问道:“你知道,为什么我会落榜吗?”

    肖遥愣了。

    为什么会落榜?

    这算什么问题?

    因为你能耐不够啊!

    但是他转念一想,既然对方要提出这个问题,还会被王文阁如此看重,应该不是这么简单的原因了。

    “那一年,状元是王文阁,天下人都知道,可他们不知道的是,剩下两人,都是出身官宦之家,或许我落榜,真的是因为他们的文章写得比我好,可是,都这么巧合吗?”宋雨轩问道,“更让我好奇的是,当年主考官在前一天问我,愿不愿意做兵部尚书的东床快婿,我只要点头,就是榜眼,我拒绝了,便落榜了,这又是因为什么呢?”

    说到这里,宋雨轩冷哼了一声,道:“这样的官,不当也罢!”

    肖遥也没想到这里面有这么多的故事。

    “既然是这样,你当初为什么没有和王文阁说道呢?”

    “和他说又如何,不说又如何?莫非你以为,以王文阁一人之力,便能改变结果?”宋雨轩质问道。

    肖遥无言以对了,确实,不要说王文阁了,即便是王太傅,也未必有这么大的能耐。

    肖遥想了想,又问道:“既然是这样,你依然可以选择为官,自己做一个好官啊!”

    “其实,当清官不难,当好官,却难如登天,北麓现在的官场,浑浊一片,如果你是一个里正,旁人给你送去贿赂,你拒绝了,人家可以找县令,若县令也是一个好官,人家可以找知府,将你这县令和里正统统换掉,你能如何?你想如何?!”

    肖遥笑了笑,说道:“既然是这样,你便站在最高点好了。”

    “什么意思?”宋雨轩一愣。

    “若是成立一个特殊的监管司,就是监管庙堂之上的那些人,甚至监管皇帝,你觉得,让你担任如何?”肖遥问道。

    宋雨轩笑了一声,说道:“北麓可没有这样的官职。”

    “北麓没有,但是,杨城有!”肖遥说道。

    宋雨轩手中的锄头都掉在了地上。

    他觉得,对方这一番话的信息量实在是太大了。

    宋雨轩说北麓的官场太浑浊,肖遥却说杨城不是。

    这等于将杨城从北麓中单点了出来。

    这其中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

    肖遥也察觉到,宋雨轩看着自己的眼神非常古怪,不过他不以为然。

    “你到底是什么人?”宋雨轩忍不住问道。

    “我刚才不是和你说了吗?郦王府的人啊!”肖遥说道。

    “郦王府也是北麓的。”宋雨轩沉声说道。

    肖遥点了点头:“嗯,以前是。”

    “以前?”

    “很快就不错了。”肖遥眯着眼睛说道。

    “……”宋雨轩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你知道为什么王文阁要来杨城吗?”肖遥继续问道。

    即便干了这么长时间农活,他身上却依然没有出汗。

    “为什么?”宋雨轩问。

    “因为,皇城留不下他了,他只能去北麓。”肖遥说道,“做庄稼汉确实挺好的,正如你说的那样,北麓庙堂一片浑浊,在我看来,浑浊的不单单是庙堂,是北麓,既然是这样,为什么不能打造出来一个新北麓呢?”

    宋雨轩脸上的表情立刻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宋雨轩试探着问道。

    “字面意思。”肖遥说道,“你如果舍不得你妻儿,一起带着,我会给你最好的待遇,不过,真是一件看不到未来的事情,谁也不敢预测如何,可不管结果如何,我都会保住你全家性命,另外,在我看来,你也不适合这里。”

    “我适不适合这里,也只有我自己知道。”宋雨轩并不买账。

    肖遥笑了一声,说道:“你真的想过要在这里待一辈子吗?你觉得,你的理想生活就是在这里做农活吗?”

    宋雨轩还没开口,肖遥继续说道:“当初,你不留在皇城,有一些原因,我还是可以理解的,但是现在如果你还拒绝的话,又有什么理由呢?”

    “难道在你看来,我就非得当官,才能实现我的人生理想吗?”宋雨轩不耐烦问道。

    “如果是别人的话,我还真不敢这么说,但是既然是你,难道不是这样吗?”肖遥皱着眉头问道。

    宋雨轩冷笑了一声,说道:“你也太自以为是了。”

    “即便你不为自己考虑,也要为自己的孩子考虑吧?”肖遥笑着说道,“你的儿子,我看到了很可爱,难道你希望他以后和你一样,都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过一天是一天?”

    “哼,我爹也是面朝黄土背朝天。”宋雨轩不以为然说道。

    “所以,你现在也是这样。”肖遥说道。

    “那是因为我有自己的选择!”宋雨轩反驳道。

    “即便真的是这样,可我想,比起别人,你应该更明白寒门难出贵子这句话的含义。”肖遥说道,“毕竟,你经历过。”

    宋雨轩放下了锄头。

    他盘腿坐在地上,思索着。

    过了一会,他忽然笑了起来。

    “你有什么本事?”宋雨轩问道。

    肖遥摇了摇头:“我还真没什么太大的本事,我想,除了长得英俊之外,我几乎一无是处了。”

    对于肖遥的这一番话,宋雨轩只能报以冷笑。

    “比起王文阁,你长得一点都不英俊。”宋雨轩说道。

    肖遥耸了耸肩膀,也不生气:“以前我也是这么觉得的,但是看到现在的你,我觉得我就是小白脸了。”

    宋雨轩:“……”

    他觉得肖遥这么说话太过分了……

    沉默了一番后,他问道:“你是怎么说服文阁的?”

    “几首诗词。”肖遥说道。“哦?”宋雨轩倒是来了兴趣问道,“就是因为几首诗词歌赋,他就服气了?”

    肖遥点了点头。

    “我不信。”宋雨轩摇了摇头,“如果真的论才华,王文阁是唯一一个能够让我信服的人,而且他是我的朋友,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在这个世界上大概也没几个人能够比我更了解了,我很难相信,在这方面,他会有信服的人。”

    “你要是这么说的话,只能说你其实还不是很了解他了。”肖遥乐呵说道。

    “呵呵。”宋雨轩回了肖遥两个字。

    肖遥又有些跳戏了。

    怎么灵武世界的人在不想搭理人的时候也喜欢呵呵一下吗?

    “那不然咱们打个赌,如何?”肖遥问道。

    “什么赌?”宋雨轩下意识问道。

    肖遥听宋雨轩这么一问,心里就舒服多了。

    显然,宋雨轩既然愿意问是什么赌约,就意味着,此时的他已经有些松动了,这对于肖遥而言就是一个好消息。

    “之前我听王文阁说,你最擅长的是对联?”肖遥问道。

    “不敢说擅长,只能说,略懂。”宋雨轩说。

    肖遥砸了咂嘴。啧啧,这文人雅士谦虚,整的都跟装,逼似得。

    “我出一个上联,你若是能对的上下联,我转身就走,若是你对不出来,就跟我回去,如何?”肖遥问道。

    “嗯?”宋雨轩倒是来了兴趣,“行,那你说吧。”

    “烟锁池塘柳。”肖遥张口就来。

    这是之前那个世界,最有名的绝对了,肖遥也记得很清楚。

    他百分百确定,找不到一个合适的下联。

    所以,这也是他关于宋雨轩打赌的原因。

    宋雨轩听了之后便是一笑:“这有何难,易如反掌。”

    可当他再次张开嘴巴的时候,却立刻皱紧了眉头,长大的嘴巴,也没有发出任何一个字节。

    仔细一琢磨,就会发现,这上联的五个字,部首分别是金木水火土,而且还非常恰当的描绘出了一幅幽静池塘,绿柳环绕,烟雾笼罩的环境,意境绝妙。

    一分钟过去。

    两分钟过去。

    十分钟过去。

    宋雨轩苦思冥想,并且汗如雨下。

    他的眉头始终皱在一起,却依然没有办法做出一个合适的对联。

    “怎么样?”肖遥笑着说道。

    宋雨轩摆了摆手:“让我想想。”

    肖遥倒是无所谓,反正就是给宋雨轩二十年的时间,他也想不出来,这对联在地球存在了多少年?不也没有一个好的答案吗?什么桃燃锦江堤,什么权烦汉域钩,什么炮镇山海楼,要么就是句式不对,要么就是平仄不压,满足了上面的两点,却又在意境上相驳,只能说凑合,想要做到完全契合,就不行了,经不起推敲。

    “行了,你在想一会,天都黑了,不然我们回你家吃饭,然后慢慢想?”肖遥说道。

    他就是这么一说,却让宋雨轩涨红了脸。

    过了许久,他长舒了口气,低下了脑袋。

    “你赢了。”他沉甸甸说道。

    (今天的第六章!)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