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二十三章 见宋雨轩
    接下来的时间里,肖遥去了峦州。

    之所以前往峦州,说因为距离杨城比较近,路程大概只需要十天,这还只是相对于普通人而言,更何况是肖遥这样的修仙者,不过这一次他却花费了十二天的时间。在这路程中,肖遥斩获了三枚一品高手修为妖兽的兽丹。

    虽然现在肖遥也跌落到了一重高手的修为,但是在一重高手这个境界,他还是无敌的,即便是面对一重高手后期巅峰的修仙者,他也有十成把握,二重高手也能拼一拼,毕竟他也是到过二重高手修为的修仙者。

    之所以来到峦州,并不单单只是为了想办法提高自己的修为,其实还是为了王文阁说的那件事情。

    寻找人才。

    对于郦王府而言,现在最缺的就是能用的人了,而且武梧桐等人规划的蓝图很大,这其中就需要很多支点。王文阁和赵丹玄两人虽然能用,可是很多事情也不是他们两个人就能应付过来的,即便是彭无妄,都前往青鸟郡了,柳乘风也开始忙碌起来,至于庞一二和杨青蝉,这两人还没有得到任用。

    一方面是因为肖遥始终不放心庞一二,若是让他做一些简单的事情,倒是没什么问题,可是如果让他知道太多核心的事情,这对于肖遥或者武梧桐而言,也是一大隐患。

    王文阁给了肖遥一个名单,名单上,都是王文阁认为可以让郦王府吸收的人才,其中最近的也就是峦州的了。

    峦州这个,王文阁给予的评价还是挺高的,只是,也是个心高气傲的主,这也挺正常的,毕竟有点能耐的人,都有些傲气,不要说别人了,王文阁不也是这样吗?

    所以,傲气一些还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傲气的话一定要有个度,如果太过于恃才自傲了,肖遥也肯定不会将对方当回事,他是找人才的,又不是找祖宗的,凭什么要低声下气的啊?

    根据地址,肖遥很快便来到了那个叫宋雨轩的男人家中。

    宋雨轩今年也是三十来岁,曾经是王文阁的同学,虽然科举落榜,但是却得到了王文阁极高的评价,当年王文阁也极力挽留,希望宋雨轩能够留在皇城,却遭到了拒绝,用宋雨轩的话说,他想的就是衣锦还乡,毕竟已经有了妻儿。

    要知道,当初想要留下宋雨轩的人可不止一两个,除了王文阁之外,翰林院国子监也对他抛出了橄榄枝,可宋雨轩还是毅然决然拒绝了,这让肖遥觉得有些意思,看来,这倒是个不错的男人,毕竟,在华夏历史上,考取功名留在皇城抛弃妻子的角色,并不少见。

    等找到了宋雨轩家中之后,肖遥有些吃惊。

    只是两三间茅草屋,在门口倒是有两个孩童在嬉戏打闹,年纪相仿,都是虎头虎脑的孩子,不过五六岁的模样,肉嘟嘟的。

    旁边,坐着一个穿着碎花蓝衣的女子,正俯身在面前的土台子上,挑拣着筛子里的粗粮,时不时也会侧目,以防那两个孩子跑摔跤。

    等肖遥走到跟前后,那女人才意识到来了外人,慌忙站起身,问道:“公子,您找谁?”

    这女人身着虽然朴素,可相貌倒是不凡,肖遥想着,难怪那宋雨轩会为了家中妻儿,舍不得留在皇城。

    这倒是将人往不好的地方想了。

    “我叫肖遥,是王文阁的朋友,来此寻找宋雨轩。”

    “你找我相公?”那女人有些惊讶,笑了一声,说道,“我相公还在田地里忙农活,听闻这几日要下大雨,所好好忙碌一番,不能错过这一场甘霖。”

    肖遥越发的吃惊了。

    王文阁之前和肖遥描述的是,那宋雨轩虽然不是个书呆子,可身体羸弱的很,却不想这回到老家,都开始忙碌起农活了。

    “可否带我前去?”肖遥试探着问道。

    “这……”那女人有些犹豫,看了眼眼前两个孩子,不过在短暂犹豫之后也迅速做出了判断,说道,“那便去吧,正巧,我等会也要送饭过去,提前一个时辰,相公也不会说什么。”

    肖遥赶紧道谢。

    女人去了隔壁,和另外一人交代着,让那户人家帮忙照顾自家孩子,自己则拎着一个竹篮,里面存放着饭菜,用一块布遮住,带着肖遥朝着田地走去。

    “那两个孩子,都是你家的吗?”路上,肖遥问道。

    “不是,一个是邻居家的,公子你说你是王文阁的朋友?那王文阁,可是皇城学士?”女子小心翼翼试探着问道。

    肖遥点了点头,好奇问道:“难道你相公没和你说过吗?”听的出来,这女人在提起王文阁的时候,语气中满是陌生和好奇,似乎是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人物。

    “和我说什么?”那女子好奇问道,“我以前只是听说过,王文阁是咱们北麓最出色的年轻人,才高八斗,文采满腹,不少未出嫁的女子,都想着要嫁给他呢!”

    肖遥笑了一声,说道:“你不知道的是,你的相公,和王文阁是好友。”

    女子长大了嘴巴,足以吞下一颗鸭蛋。

    她手一松,手中的竹篮显些落到地上,好在肖遥眼疾手快,及时抓住,送还回去。

    “啊!谢谢公子。”

    肖遥摆了摆手表示不在意,然后点了下脑袋示意继续往前走着。

    “公子,你刚才说,我相公和王文阁是好友?”女子捂住嘴巴问道,显然不相信肖遥的话。

    “是啊,当初,王文阁还极力挽留你相公,希望宋雨轩能留在皇城,可还是被他拒绝了,据我所知,宋雨轩为了回来,连国子监和翰林院的面子都不给,否则的话,你相公现在在皇城也是大官了。”

    “这……这怎么可能?”女子很是诧异,“我相公从来都没有和我说过这些啊!他去赶考,我自然知道,但是他说,他落榜了,也就回来了,反正没耽误多少事情,便也没有提起过了……”

    这下诧异的不单单是这女子了,还有肖遥。

    他也有些没办法理解了。

    这个宋雨轩的脑子里,想的到底都是些什么啊?

    “看来,你相公藏在心里的事情也挺多的。”肖遥笑了一声说道。

    女子叹了口气,苦笑着说道:“大概他觉得我是个妇道人家,说了我也不会懂吧。”

    两人聊着,便已经到了田埂边。

    看到女子走来,一个男人扛着锄头,便走了过来。

    他的身高虽然只有一米七左右,可看上去却非常壮实,胳膊上都是腱子肉,皮肤黝黑,可能是因为常年风吹日晒,皮肤也非常粗糙。

    “媳妇,你咋现在就来了?”那男人放下锄头,用担在肩膀上的毛巾擦了把脑门上的汗,问道,“这离送饭不是还有一会吗?还有,这位是?”

    说话的时候,那男人眼神也落到了肖遥的身上。

    那女子还没开口,肖遥便问道:“你就是宋雨轩?”语气中满是诧异。

    “是,你认识我?”宋雨轩问道,“你找我?”

    肖遥笑了一声,点了点头,伸手作揖:“我叫肖遥,是王文阁好友。”

    “哦!”宋雨轩点了点头,笑了一声,牙齿洁白,“是文阁的朋友啊,那就是我的朋友了,走,我们回去吧!正好喝杯酒,聊聊天。”

    肖遥站直了身体,站在田埂上眺望了一下,说道:“这不还有几亩地没有忙完吗?”

    宋雨轩一愣,点了点头,笑着说:“还有两亩了。”

    肖遥从田埂上跳了下去,说道:“那就先忙完吧,免得下了大雨。”

    “啊!这怎么行……”宋雨轩赶紧摇头,“你是客人,那我自己来,你稍等片刻……”

    “一个人哪有两个人快。”肖遥一把抢过锄头,往前走着,头也不回地说,“你自己再去找一把锄头吧!”

    宋雨轩看着肖遥的背影,若有所思。

    最后,他也没继续拉扯推辞,开始和肖遥一起忙碌起来。

    “你说你是文阁的朋友,以前在皇城,倒是没见过啊!”宋雨轩一边耕着沟,一边问道。

    肖遥笑了一声,说道:“最近两年认识的,这不,是他让我来找你的。”

    “嗯?所为何事?”宋雨轩问道。

    “让你去杨城,当官,去不去?”肖遥说道。

    “杨城?”宋雨轩笑了一声,“他现在在杨城?”

    “是,被我拐去的。”肖遥说道。

    “那你是?”

    “郦王府的人。”肖遥正色说道。

    “他为什么不留在皇城,而是去杨城呢?”宋雨轩问道,“据我所知,皇城郦王府,似乎有所隔阂。”

    “准确的说,不是隔阂了,是势不两立!”肖遥正色说道。

    “郦王走了,你们便蠢蠢欲动起来了?”宋雨轩冷笑了一声,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肖遥却没搭理他,继续干自己的事情,嘴上说:“不算蠢蠢欲动吧,郦王的死,其实已经能看出一些了,他是为了让路,同时,你觉得王文阁是二傻子吗?明知不可为而为之?”

    宋雨轩沉默,没有说话。

    “为什么放着官不做,非得做个庄稼汉?”肖遥忽然换了个话题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