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二十章 肖遥的提拔
    梁大胆是真的被气坏了,若不是因为肖遥之前还叮嘱过,他连杀人的心都有了。

    现在的梁大胆还在大口大口喘着粗气,一副随时都要杀人的模样。

    肖遥叹了口气,说道:“咱们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呢?怎么说这些都是我们无声营的客人,是不是?”

    柳乘风在后面听着,稍微皱了下眉头,他不知道肖遥到底想要做些什么了,在这个时候,帮着那些公子哥说话,这不是让无声营的将士们不舒服吗?

    梁大胆涨红了脸,哼了一声,转过脸看着别处。

    这时候,一个小卒倒是走到了肖遥的跟前,直接跪了下来,他就是昨天肖遥看到的那个黑瘦小卒,被赵川龙诬陷的家伙。

    “肖将军,这不管梁校尉的事,都怪我……”

    肖遥眯了下眼睛,说道:“你先站起来。”

    “我……我不敢!”

    “怎么着,我还能吃了你不成?先站起来说话!”肖遥皱着眉头说道。

    黑瘦小子还是站了起来,却不敢抬起脑袋看着肖遥。

    “我们昨天就见过了,也算是熟人了,不过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肖遥笑着问道。

    “回肖将军,我叫韩广柱……”那黑瘦小卒说道。

    “韩广柱是吧?你刚才说,这都是因为你,为什么?”肖遥问道。

    黑瘦小卒沉默着。

    肖遥说道:“即便真的是你的错,你也不能什么话都不敢说啊!总不能真的让梁校尉帮你承担错误吧?”

    韩广柱深吸了口气,抬起脑袋,看着肖遥,眼神坚毅:“他们要上山打鸟,梁校尉说我人不错,还知道抓贼,便让我带人陪着,可他们说这山太小,野兽不够多,又要去深林,可那里面有妖兽存在,我护不了他们安全,便和他们说了,结果矮了一巴掌,这倒也不算什么,我生下来也没少挨揍……”

    “然后呢?”肖遥问道。

    “然后,他们打了我不算,又说我们这三万人都是别人不要的杂牌军,不值钱,没多大能耐,深林都不敢去,我气不过,便和他们争执,结果惹来了梁校尉,这才吵闹起来……”

    肖遥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跟着他们一起过来凑热闹的也有不少人,听闻了韩广柱的话后,一个个都是怒火中烧,可仔细想想,他们又不知道该怎么反驳,似乎,真的如对方说的那样,他们都是被原部队扔出来的……可这对他们而言原本就是一件非常屈辱的事情了,现在这道伤疤又被对方揭开,他们怎么能忍呢?

    “娘的,说我们是杂牌军?有本事我们出来练练!”

    “就是!我们不比别人差!”

    “肖将军,梁校尉生气也没什么不对的啊!这换到谁身上不生气啊!”

    肖遥忽然吼了一声:“都给老子闭嘴!”

    这一声怒吼,所有人都安静下来。

    “你们愤怒什么?如果有人嘲笑你们怕死,你们会生气吗?你们不会,因为你们不怕死!有人嘲笑你们身高不过一尺,你们会生气吗?你们也不会,因为你们是正常人!现在你们为什么生气?”肖遥环顾四周质问道。

    那些原本还怒不可遏的将士们,忽然地下了脑袋。

    他们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肖遥的这个问题。

    因为答案,似乎已经显而易见了,根本就不需要他们回答。

    肖遥叹了口气,看了眼梁大胆,说道:“梁校尉,你说,你为什么生气。”

    梁大胆红着脸不说话。

    “因为人家戳中了你们的痛点,对吗?”肖遥问道。

    “肖将军,我……”

    “可他们即便说的对又怎么样!”肖遥忽然骂道,“你们就认了?你们就怂了?你们除了愤怒,就做不了别的事情了?”

    “当然不是!”梁大胆立刻抬起脑袋说道。

    “对!当然不是!”肖遥找了块地势较高的地方,站了上去,他看着下面黑压压一片人,说道,“今天,我就告诉你们,咱们无声营,不比任何人差!我不管你们以前是谁手底下的兵,也不管你们以前是随着哪个藩王将军的,但是现在,你们到了杨城,到了我肖遥手底下,你们就是无声营的人!从今天开始,你们也只能是无声营的兵!”

    “以前的那些部队,是不是真的把你们抛弃了?我告诉你们,是的!他们舍不得将手底下的精兵良将送过来,只能将你们这些人给送过来,你们对他们而言,是没有价值的!你们愤怒吗?但是!你们真的比那些人差吗?都特娘两条胳膊两条腿,你们凭什么比他们差?!”肖遥吼道。

    他在说话的时候,也运转着体内的灵气,让自己的声音能够更嘹亮,传得更远。

    “若是真的有一天,你们遇到了以前的原部队,恰好站在对立面,哪怕这样的可能性很小,但是!我要你们举起手中的刀和枪,用鲜血告诉他们,谁特娘才是最牛的!谁才是真正的悍将!”肖遥说道。

    台下,不少人眼睛都红了。

    肖遥说出口的话,煽动性实在是太强了。

    一些情绪脆弱的人,更是红着眼睛,额角上青筋暴跳。

    “对!肖将军说的不错!我们不比别人差!”

    “就是!我们无声营,天下无敌!”

    肖遥笑了一声,说道:“挺好的,天下无敌,不是你们说了算,是要让天下人说了算!从今天开始,无声营三万人,我就不相信,能比哪个藩王手底下的差!从今日起,忘记你们以前的部队,你们是一个整体!梁大胆!”

    “在!”梁大胆往前走了一步。

    “从今日起,你从这三万人挑选三千人,组成重骑兵!”

    “三千?!”梁大胆吓了一跳。

    要知道,一个重骑兵的维护和培养,都需要耗费不少银子,更何况,是三千呢?

    “我说三千,就是三千,缺银子,就找我要!”肖遥说道,“听说你以前就是重骑兵,我问你,能不能做到?!”

    “能!”梁大胆哈哈大笑起来,“娘的,三万人里找三千个重骑兵,还能是什么难事不成?百里挑一嘛!”

    “曾挥!”肖遥又喝道。

    曾挥也往前走了一步。

    “你集一万人,做步兵,由你统领!”

    曾挥下巴都要掉在地上了。

    要知道,他之前只不过是个校尉,手上不过几百人。

    现在,竟然直接给他一万人?

    “这只是暂代,若是你能力不够,我会找人替代你,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肖遥笑着说道。

    曾挥并未下跪,只是作揖:“领命!”

    他知道肖遥不喜欢别人动不动就下跪。

    “韩广柱!”肖遥说道。

    韩广柱楞了一下,寻思着这里面还有自己的事情?

    看到韩广柱半天不动,站在他边上的梁大胆气坏了,一脚将他踢到了前面:“特娘的,肖将军喊你你还装聋呢?”

    韩广柱尴尬笑着,黝黑的脸罕见多了一片红,看着不是那么明显。

    肖遥看到韩广柱憨憨的样子,也忍不住笑了出来。

    “你领五千人,做射箭手,你小子射箭怎么样啊?”肖遥问道。

    梁大胆哈哈笑道:“别的我不敢说,但是韩广柱的射箭水平还是不错的。”

    “那就你了!”肖遥说道。

    韩广柱傻愣在那里。

    过了好长一会,忽然哇的哭了出来,直接跪在地上磕头。

    “肖将军,我不行,我不行啊!我只能听别人吩咐,哪能吩咐别人做什么啊?”韩广柱问道。

    肖遥看着跪在地上的韩广柱,却不说话。

    韩广柱哭着哭着,听不到肖遥的声音,抬起脑袋,就看到肖遥盯着他。

    “肖将军……”

    “跪好了吗?”肖遥问道,“没跪好,就多跪一会,等你跪的久了,就真的站不起来了!我为什么不让你们跪我?因为我怕把你们的腿跪麻了!别人说你们是杂牌军,说你们没人要,你还知道生气,我以为你能站直了身体,告诉别人,你是个人物,可你看看你那副模样!”

    韩广柱蒙住了。

    “我再问你一遍,你到底行不行!”肖遥问道。

    韩广柱这一次非常麻溜的站了起来。

    他用袖管擦了擦眼镜,嗓子里像是被什么东西卡住了,半天都说不出话。

    肖遥也没有催促他,只是安安静静看着他。

    过了好长一会,韩广柱才扯着嗓子,一跺脚,怒吼道:“我行!”

    “那不就得了?”肖遥笑了一声。

    肖遥看着其余人,说道:“其实,将这三人放在这样的位置上,我还真不知道合不合适,可现在我能叫上名字的,有就这么些人,等到以后,若是真的发现他们不合适了,有更合适的人选,你们上,让他们滚蛋!还有梁大胆曾挥韩广柱,你们三个也是,别给我将你们换下来的机会!”

    肖遥的话说完,曾挥等人也都是满脸紧张。

    若是自己真的被换下去,也算是丢人丢大发了,他们能做的,也只有努力,让肖遥知道,选择自己,是非常正确的选择。

    “今日,我封你们三人为将!”肖遥说道,“梁大胆,重骑兵威虎将军!曾挥,步兵利剑将军!韩广柱,飞鹰将军!可有意见?!”

    肖遥这话说完,下面所有人,脸色都变了。

    封将?

    北麓律法,这是皇帝或者藩王才能做得事情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