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一十九章 太欺负人了
    /p>没过多久,肖遥做的这些事情就传遍了整个无声营,其中包括肖遥用两种方法分辨出来到底谁才是凶手,以及,肖遥最后还给了赵川龙金子让他回家照顾父母。

    一开始听说的时候,不少人还感觉肖遥有些傻,这种贼人的话怎么能信呢?但是等又听到后面,肖遥面对无声营将士们说出口的话,之前还质疑肖遥的那些人不由红了脸,他们这才意识到,肖遥这么做并不是因为傻,而是因为人家的道德品质和他们就不在一条水平线上,当天下午,就有一个男人跑了过来,给肖遥磕了几个头。

    肖遥将那个男人扶了起来,打量了一番,这男人年纪大概在四十岁左右,身形不算魁梧,可也不算羸弱,国字脸。

    “你是什么人?”肖遥问道。

    那中年男人抹了下眼睛,说道:“回肖将军,我是赵川龙的伍长!”

    “哦!”肖遥恍然大悟,点了点头,又笑着说道,“你是赵川龙的伍长,为什么要给我磕头,是因为觉得自己没有管好自己手上的兵吗?”

    “这只是其一,其二也是感谢肖将军愿意帮赵川龙一把!那小子是我的老乡,也是我带出来的,他在之前的队伍里,表现不错,原本不需要跟着我们一起来到郦王手下,可他知恩图报,说什么不在我身边不放心,这才千里迢迢跟了过来,而且,他娘也却是得了重病,这一点并没有欺瞒肖将军!”

    肖遥笑了一声,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我也没有怀疑他,否则,也不会这么容易就让他走了不是?”

    那中年男人也被肖遥从地上拎了起来。

    “这是赵川龙的事情,其实他真要给我磕头,我觉得我还是受得起的,但是你就没理由给我磕头了,再者说了,他也是无声营的人,我既然是无声营的将军,就不可能袖手旁观,另外,你既然是他的伍长,他偷东西,你自然也是要负责任的,对吧?”肖遥问答。

    “肖将军说的是,我愿意接受处罚!”中年男人重重点了点头说道,看的出来这也不是那种喜欢墨迹的人。

    “好,痛快,既然是这样,那从今天开始,你就去火头营帮忙吧。”肖遥说道。

    中年男人微微一愣,有些诧异。

    肖遥说道:“看得出来,你腿脚不便,那赵川龙跟着你跑这边跑,大概也是想要照顾你,你现在的身体状况也不适合上阵杀敌了。”

    中年男人眼睛里积攒着泪花,又要给肖遥磕头。

    “行了,别没完没了的,去吧。”肖遥挥了挥手说道。

    “谢肖将军……”那汉子转身,走出了军帐。

    肖遥找了张椅子,坐了下来,叹了口气。

    他并不是一个理想主义者,所以,他也不可能奢望着就因为这么一两件事情,让他在无声营有多么高的威望。

    不过,这毕竟是一个好的开头。

    赵川龙的事情,如果说都是虚情假意,也不尽然。

    可肖遥不但将赵川龙放走,还给对方金子,要说这里面完全没有半点收买人心的意思,也有些假了。

    不过肖遥用的方法也不是什么见不得光的,只是说出口的话有些矫情而已。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想要在很短的时间内让这三万人全部信服他,愿意为他卖命,确实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需要太多太多可以让肖遥表现的机会,可这世界上哪有那么多的机会?赵川龙这是一次机会,接下来,还得肖遥自己创造机会……

    第二天,柳乘风回来了。

    柳乘风前脚刚到,又有一批人赶了过来,一群穿着锦服的公子哥,其中带头的年轻人,肖遥也认识,就是通判的儿子,只是叫什么名字肖遥给忘记了。

    “肖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柳乘风好奇问道。

    “信上的内容,你没看吗?”肖遥看了眼柳乘风问道。

    柳乘风委屈道:“你又没让我看,我怎么会去看啊……不过,这小子不是被抓起来了吗?为什么还要放出来,还有他身后跟的这么一大批人,又是什么意思啊?”

    肖遥神秘一笑,说道:“你安安静静看着就好了,这应该算是一场好戏。”

    听肖遥这么一说,虽然柳乘风心里还是无比的好奇,嘴上却也没有继续问什么,只能默默期待这,他相信,肖遥所做的这一切,应该都是有所图谋的,只是现在还什么都没开始,他猜也猜不到。

    没多久,络腮胡子老梁就和高瘦男人一起赶了过来。

    肖遥也知晓了他们的名字,络腮胡子老梁全名叫梁大胆,倒是个有意思的名字,也容易记住,高瘦男人名叫曾挥。

    这两人之前也不是一个部队的,只不过都是单人校尉一职。在肖遥看来,其实这两人的性格也都不错,他也想好好了解这两人,等之后,看看能不能加以重用。

    毕竟现在肖遥能用的人,实在是太少了。

    “肖将军,外面的那一对公子哥,是什么意思啊?”梁大胆火气比较冲,到了肖遥的跟前开口便问道。

    曾挥瞪了他一眼,说道:“和肖将军说话,声音给我放轻一些!”

    梁大胆知道自己刚才的态度不是很好,却也很无奈:“我说曾挥,你这不是为难我吗?我说梦话,嗓门都大的不行……”

    曾挥也被梁大胆也给笑了,但是他知道梁大胆的性格,一直都是那种比较冲的脾气,所以也没多说什么了。

    肖遥叹了口气,说道:“那些公子哥,我也是才知道的,老爹都不是什么普通人,要来我们这边打猎,咱们得照顾周全了。”

    “之前就猜到了。”曾挥头疼说道,“这些公子哥可都是瓷器,磕着碰着了,不都得找我们麻烦?”

    肖遥苦笑道:“是啊,就说带头那个,就是通判儿子,你说,这是我们能招惹的吗?不要说你们了,就是我,都不敢随便招惹,否则,天知道他们会在郦王面前如何编排我们。”

    “特娘的,老子这辈子最反的就是这些纨绔大少,哼,我才不伺候他们呢。”梁大胆说道。

    肖遥笑了笑,说道:“这也没打算让你伺候啊,随便找几个人,陪着他们到远处山上转悠一圈,不就行了?反正他们就是图个新鲜,等过了今天,明天也就滚蛋了。”

    “恩,老梁,肖将军说的对,咱们还是得忍着点,反正也就一天。”曾挥沉住气说道。

    梁大胆虽然还是有些不乐意,可听肖将军与曾挥都是这么说,再不乐意也只能憋着了。

    等两人走了之后,柳乘风才说道:“肖哥,这都是你安排的吧?”

    “废话,不然呢?那小子可都是被关在大牢里的,想出来就能出来了?”肖遥没好气道。

    柳乘风笑了一声,说道:“咱们不跟着去看看?”

    肖遥摆了摆手,说道:“完全没这个必要,等会即便我们不想去都不行了。”

    柳乘风越发的觉得肖遥神秘莫测了……

    不过,事实也正如肖遥说的那样,过了两个时辰,曾挥就赶了过来。

    “肖将军,不好了,出事了!”曾挥满头大汗说道。

    肖遥皱了下眉头,问道:“怎么了?”

    “老梁带着人,和那几个公子哥对峙起来了,似乎还要动手呢!”曾挥说道。

    肖遥猛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木桌都被肖遥一巴掌给拍塌了。

    站在肖遥面前的曾挥,眼皮子都稍微颤动了一下,看得出来肖遥现在是真的生气了。

    柳乘风转过脸不去看肖遥和曾挥,他怕自己忍不住笑起来。

    若说肖遥没有想到这些,打死他都不相信。

    而且想一想肖遥之前说的话,柳乘风觉得,很有可能现在发生的一切也都是肖遥之前布置好的。

    可肖遥做这些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他不得其解了。

    “这个老梁,搞什么鬼!我之前不是交代了的吗?还有你,你怎么就不知道拦着点?”肖遥质问道。

    曾挥擦了把脑门上的汗珠,哭丧着脸着说道:“肖将军,我不是不想,也不是不愿意,而是没办法啊,老梁那脾气,要是真火起来,谁也拉不住,这不还是得您去……”

    肖遥哼了一声,说道:“带路吧。”

    等走了差不多一炷香的时间,肖遥等人便赶到了地方。

    老梁带着十几个士兵,将那五个公子哥堵在了一起,公子哥们带来的随从,全部拔刀相向。

    已经剑拔弩张了。

    “搞什么呢!”肖遥吼了一嗓子。

    原本还气红了脸的梁大胆,看到肖遥过来之后,立刻走上跟前。

    他看着肖遥,二话不说就跪了下来。

    “肖将军,是梁大胆不对,没控制好自己的脾气,可今日,即便梁大胆要被军法处死,也忍不下这口气!”

    肖遥伸出手,将梁大胆从地上拽了起来,问道:“现在还没到处死你的时候,先和我说说,为什么不听我话?我之前是怎么吩咐你的?”

    说到这,他还故意压低了嗓子,小声说道:“老梁啊老梁,之前就反复叮嘱你了,这些公子哥身份都不简单,你就不能忍忍吗?非得折腾他们干什么啊……”

    老梁听到肖遥压低了嗓音的话,心里也多了一丝暖意,接着又苦着脸说:“肖将军,不是我不愿意,而是我,实在受不了啊!他们太欺负人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