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一十八章 蔑视皇权
    /p>肖遥的一番话说完之后,所有人的脸上也再次露出了疑惑不解的神色。

    “肖将军,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络腮胡子感觉自己的脑子都有些不够用了。

    以前有人说他笨,他都是要发火的,可是这一次,他都开始怀疑自己的智商了。

    肖遥叹了口气,只能进一步解释道:“这夜明珠之所以能发光,是因为我渡入了我体内的灵气,才导致夜明珠发光,和说的是不是谎话没有任何关系,但是我在这夜明珠上涂抹了一层锅底灰,只要是触碰到的人,手都是黑色的,比如我,比如他。”说到这肖遥伸出手指了指黑瘦小子。

    “可是,有意思的是,赵川龙的手上,干干净净没有一点锅底灰,这就有些意思了。”肖遥笑着说道。

    所有人的目光立刻汇聚到了赵川龙的身上。

    赵川龙的手缩到了后面,却又被络腮胡子上前拽了起来。

    “还真是啊!”络腮胡子一愣,顿时明白过来,看着赵川龙说道,“小子,你之前在里面说话的时候,手故意没有和那夜明珠接触,因为你心里有鬼,是不是!这是做贼心虚啊!”

    其实这话根本就不需要络腮胡子说。

    只要是长了脑子的人,都明白了。

    这一次,赵川龙连辩解都懒得辩解了。

    在铁一般的事实面前,什么样的狡辩都是苍白无力的。

    之前论谁跑得快跑不快,还可以有特殊因素,让他狡辩一番,可是现在,他还拿什么狡辩呢?正如络腮胡子之前说的那样,自己都不敢去触碰那颗夜明珠,可不就是因为做贼心虚吗?

    “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吗?”肖遥看着赵川龙问道。

    赵川龙瞥了他一眼,气不过,说道:“我就是不明白了,你这个脑子,考个功名步步高升当个宰相多好,非得当什么将军干啥啊?”

    肖遥还真是被赵川龙给气乐了。

    “听你这么说,还是我的不是了啊?”肖遥问道。

    赵川龙冷哼了一声,转过脸,故意不去看肖遥的目光。

    肖遥叹了口气,说道:“其实在第一轮的时候,我就已经认定你了,虽然你的演技很好,可我还是给了你第二次机会,你知道为什么吗?”

    赵川龙没有说话,既没说自己想知道,也没说不想知道。

    “肖将军,还和他费什么话,直接论军法处死!”络腮胡子扯着大嗓门说道。

    高瘦男人在络腮胡子的屁股上踢了一脚,气到不行,说道:“老梁,你这脾气能不能改一改啊?肖将军做什么,还需要你来指点吗?”

    老梁瞪了眼高瘦男人,是因为这家伙踢了自己的屁股,但是他也明白对方提醒的对,自己说的话实在是有些多了,所以赶紧保持沉默,低下脑袋看着自己的脚尖。

    肖遥看着赵川龙,笑着说道:“其实理由有两个,第一,你怎么说都是我手底下的兵,我也确实担心自己冤枉了你,所以给了你一次机会,也是给自己一个机会,免得出现错误的判断,到时候我也会后悔。”

    赵川龙冷哼了一声,显然对肖遥的这一番话嗤之以鼻。

    赵川龙的添堵,也没让肖遥感到多么的生气,他继续说道:“其二,当老梁说你父母的时候,你很愤怒,那愤怒是真的,我能看得出来,我总觉得一个处处维护自己爹娘的人,肯定不是什么坏人。”

    赵川龙微微一愣,脸上露出一抹吃惊,也转过脸看了眼肖遥,眼神颇为复杂。

    肖遥叹了口气,说道:“告诉我吧,你为什么偷别人家的传家宝?给我一个理由,如果理由足够打动我,我可以放了你,既往不咎。”

    赵川龙冷笑了一声,说道:“我说什么,你就相信什么吗?”

    肖遥想了想,点了点头:“你先说说看,毕竟这是你的机会。”

    众将士听到这,顿时一片惊呼。

    “肖将军,不可啊!此子如此阴险,怎么能继续听信他的话呢?”

    “就是,之前他胡说八道,搞得我们都分不清黑白了!”也有人说道。

    肖遥充耳不闻,眼神定定看着赵川龙。

    众人见自己的话并没有影响到肖遥的决定,只能摇头叹气,觉得肖将军实在心软。

    赵川龙也看着肖遥,在短暂的沉默后,他终于长舒了口气,说道:“我之所以偷他的传家宝玉佩,是因为我觉得这玩意值钱,能换一些银子,给我娘治病。”

    肖遥闻言一愣,不过也点了点头,似乎赵川龙说出口的这个理由,是肖遥之前也想到了的。

    “原来是这样,那就难怪了。”肖遥说道。

    “肖将军,你相信他?”络腮胡子老梁这个时候终于忍不住了,虽然之前他还告诫自己接下来要少说话,可现在,他依然沉不住气了。

    他觉得,肖遥这简直就是在犯傻。

    这样的人,说出口的话,肖遥也能相信?

    简直糊涂!

    赵川龙也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肖遥,说道:“你相信我的话?”

    肖遥问道:“那你刚才是在骗我吗?”

    “当然没有!我怎么可能拿我爹娘撒谎!”赵川龙涨红了脸,就像是受到了极大的侮辱一般。

    肖遥笑着说:“既然是这样,你还问我相信不相信做什么?”

    说完肖遥又看了眼押着赵川龙的几个士兵,说道:“先将他放开吧。”

    “肖将军,这……”

    不等那些人将话说完,肖遥就摆了摆手:“放开。”

    “是……”那些士兵即便心里万般无奈,也只能将赵川龙放开。

    肖遥走到赵川龙跟前,掏出了一块金砖,递了过去。

    “拿着吧,我也没多少,之前花了太多了,这黄金应该够你娘治病,若是不够,你再回来找我,我帮你凑一凑,现在你可以走了。”肖遥说道。

    赵川龙瞪大了眼睛看着肖遥,眼神中满是不可置信。

    除了他以外,所有的将士们,都觉得肖遥疯了。

    “肖将军,不可啊!”

    肖遥忽然发怒:“都给我闭嘴!”

    所有人都沉默下来。

    赵川龙握着金砖,看着肖遥,在短暂的沉默后,忽然双膝跪地,冲着肖遥使劲磕头。

    “肖将军,多谢不杀之恩,也谢谢你信任我,我这条命以后就是你的,你放心,等我安顿好我父母,我一定回来!”

    肖遥将赵川龙从地上拎了起来,说道,“男儿膝下有黄金,跪天跪地跪父母,希望这一次你没骗我,滚吧。”

    “肖将军……”

    “滚!”肖遥骂了一句。

    赵川龙不再犹豫,一边抹着眼泪,一边朝南走着。

    三步一回头。

    等到转了个弯,看不见军营方向,他又跪下,磕了三个头。

    “肖将军,我赵川龙,一定会回来的……”他的声音很小,肖遥也肯定听不见。

    等到赵川龙离开之后,肖遥才长舒了口气。

    他环顾四周,看了一圈,发现众人都是非常不理解的看着自己,便笑了一声。

    “我知道你们在想些什么,你们都不相信他的话,对吧?”

    “肖将军,虽然我们不是那种小气量的人,可那厮的人品……”络腮胡子老梁话没说完,想要表达的意思却很明确,他的话也得到了很多人的赞同。

    “是啊肖将军,那小子多半是撒谎的!”

    肖遥点了点头,说道:“其实,我也不是特别相信。”

    老梁不理解道:“既然是这样,那为何您还……”

    肖遥看了他一眼,笑了一声,说道:“不相信固然是不相信,可万一是真的呢?”

    络腮胡子一愣,大概没想到肖遥这样的说法。

    肖遥朝着他走了一步,眼神逼视着他,说道:“即便是假的,我丢失的,不过是一块黄金而已,可如果是真的,我是救了她娘的命,我问你,哪个比较划算?”

    “肖将军,话虽然这么说……”

    肖遥继续说道:“不管怎么说,他赵川龙都是我的兵,娘亲生了病,却没钱治病,我这个当将军的,难道没有责任?这难道不应该算作是我的错?若是我什么都不做,我对不起的,不单单是他赵川龙一个人,我更对不起你们这三万将士!”

    肖遥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声音并不是很大,可却清楚传入了每个人的耳朵里,主要也是因为此时全场寂静,只有肖遥一个人的声音在空气中传播者。

    “只要你们身处在无声营,你们就是我肖遥的兵!我不敢说让你们不会战死,也不敢说,不会让你们不受委屈,但是只要你们没错,只要你们对得起自己的良心,遇到天大的问题,我也敢帮你!哪怕是你们得罪了皇上,我也敢保住你们!”肖遥说道,“记住这三个字,无声营!”

    这一刻,所有将士都歇斯底里的呐喊着:“无声营,无声营!”

    这三个字,听上去简单无华。

    可,却喊出了一股破苍穹,擒天龙的气势。

    整片山地,都为这三个字,动荡不安!

    “从今日起,我肖遥,便是无声营的大将军,不听军令者,杀,临阵脱逃者,杀,欺辱百姓者,杀——只要你们行的端,做得正,对得起良心,哪怕是皇上拘你,我也敢带着剩下兄弟杀入皇城!今日我且问你们,敢不敢!”

    “敢!”

    “敢!”

    “敢!”

    肖遥安定了一些,哪怕知道他们这个时候只是热血上头。

    可是,最起码,自己已经在他们的心里埋下了种子。

    他现在必须要让这些人开始,蔑视皇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