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一十六章 贼喊捉贼
    柳乘风并不知晓肖遥的计划到底是什么,但是他也不在意这些,他觉得只要自己将信件送到赵丹玄那里,用不了多久,结果也就明朗了。

    至于肖遥让他交给赵丹玄的信件,柳乘风拿到手里就没有打开过,其实要说起来,理由到也简单,因为肖遥没有让他打开,所以他觉得自己就不能打开。

    就是这么简单。

    其实如果让肖遥知道柳乘风的想法肯定会觉得哭笑不得,他觉得柳乘风的想法实在是太复杂了,即便柳乘风真的忍不住看了,也改变不了什么,对于柳乘风,肖遥还是比较信任的。仔细算起来的话,两人认识的时间加在一起,也快有一年了。

    要是连柳乘风都不能信任的话,肖遥觉得自己在灵武世界能相信的人太少了,简直是悲催。

    第二天一早,柳乘风找来一匹马,便赶回了杨城。

    肖遥睡醒之后,柳乘风都已经离开了。

    对此肖遥也是哭笑不得,他真不知道这小子到底在心急什么。

    他刚走出军帐,便发现昨天晚上那个络腮胡子,火急火燎朝着自己这边跑来。

    等到他跑到自己跟前之后,已经是气喘如牛了。

    “咋了啊,这么着急,你军帐被火烧了啊?”肖遥笑着问道。

    “那倒不是,不过肖将军,那边有人打起来了!”络腮胡子说道。

    肖遥皱起了眉头,说道:“怎么回事?算了,咱们还是边走边说吧。”

    路上,络腮胡子简单将事情说了一遍。

    原来,就在之前,一个士兵脖子上带着家里的传家宝玉佩,可是忽然发现失窃了,这时候他又听见了吵闹声,这便赶紧起身跑了过去,等到了外面之后,大概几百米处,两个人正扭打在一起,其中一个,说另一个是贼,自己是发现贼行窃后追上去的,可另外一个,也是如此说道,但是又没有被别人看见,只有这两人在场,所以是非有些难辨,也就是这两人此时扭打在了一起。

    听完了络腮胡子的叙述之后,肖遥也皱起了眉头。

    等到了地方,一群人围在一起。

    “都让开,肖将军来了!”络腮胡子扯着嗓子喊道。

    一群人赶紧退让开来。

    “肖将军来了就好,肖将军这么聪明,肯定有办法的!”昨天晚上喝酒的那个高瘦男人说道。

    剩下又有不少人开始附和。

    肖遥一阵头疼。

    妈的,这些人,还很是会捧杀别人啊!

    像这种难题,想要解开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自己要是没有什么好办法,那自己在他们心目中的形象岂不是变成了只会纸上谈兵的赵括了?

    一想到这些,肖遥就感到头疼了。

    可等到走到中间的时候,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了他的身上。

    “肖将军,你要为我做主啊!这个家伙才是贼,我是看见他,才追上去的,结果这贼人竟然倒打一耙,往我身上泼脏水!您这么聪明,一定能够分辨忠奸的!”说话的男人,身材很是魁梧,国字脸,一身正气,此时的他,眼眶都是红的,大概是觉得自己受到了天大的委屈,“我娘说,在外面一定要时时刻刻都知道帮助别人,可是,为什么我帮别人抓贼,还反而受到了不公平的待遇呢?”

    另外一个男人,身材倒是要瘦小很多,皮肤黝黑,眼睛很小,看着跟没睡醒似的,但是这哥们此时也是被气的浑身发抖,伸出手指着那个大高个,说道:“你就是在血口喷人!这说的明明是我,你竟然颠倒黑白,你个混蛋!”

    说到最后,他气不过,还要冲上去动手,却被肖遥给拉住了。

    其实,不管他们到底谁才是贼,肖遥都觉得,奥斯卡欠这个贼一个奥斯卡。

    不管是眼神还是语气还是神态,都让肖遥有一种分辨出来的感觉。

    特么的,灵武世界的士兵天天不去研究者如何上阵杀敌,反而研究着怎么演戏吗?小伙子,你特么戏路很宽啊!别的不敢说,但是比起地球上的某些台词都背不下来只会念数字,并且全场下来之后一个表情的小鲜肉们,他们的演技做到了碾压!

    “行了,你们也别想着打架了,就是打死了一个,另外一个,也不可能证明自己是清白的啊!”肖遥说道。

    那两人一听,觉得肖遥说的有道理,也安静了下来。

    肖遥叹了口气,抓了抓自己的后脑勺。

    “肖将军,您说,我们到底谁才是贼!”那个魁梧男人说道。

    “是啊,肖将军,您说句话啊!”

    肖遥心里想着,这两人该不会是看自己不爽,故意出难题刁难自己的吧?可看他们都是满脸严肃的模样,肖遥也不敢这么猜测了,总不能天天将别人往坏处想嘛!这样就是对他人的不尊重。

    肖遥觉得,自己还是个心里非常纯洁的少年!

    想到这些肖遥觉得下一秒自己都要被自己给感动哭了。

    等了一会,肖遥忽然脑海中灵光一闪。

    这样的题目,似乎在地球上也出现过吧?

    过了一会,他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微笑。

    “你们先休息一刻钟吧。”肖遥说道。

    魁梧男人和黑瘦男人都是满脸的茫然。

    他们都没明白肖遥说出这么一番话,想要表达的是怎么个意思,这不是让肖遥过来分清楚到底谁才是贼喊捉贼的那个人吗?

    肖遥却没搭理他们脸上的表情,自顾自坐下。

    络腮胡子和高瘦男人也都凑了过来。

    “肖将军,您这是什么计谋啊!”络腮胡子百思不得其解说道。

    “你们先别管这些,对了,正好还有事情要你们去做,去帮我弄一些锅底灰来,对了,不要让别人知道,就找火头营的兄弟们。”

    络腮胡子和瘦高个越发不能理解了,可碍于肖遥是他们的将军,在加上肖遥也确实是个聪明人,处于对对方的信任,两人还是暂时离开了。

    他们去的快回来的也快,毕竟锅底灰对于火头营的人而言,要多少有多少。

    肖遥不动神色,从他们那里拿来了锅底灰,之后便转过脸,看着之前还扭打在赛一起的两人,问道:“休息好了吗?”

    “休息好了,肖将军。”

    两人异口同声说道,说完之后又互瞪了一眼,哼了一声,感情这个时候还在飙演技呢。

    “行了,你们两个,站在同一条线上。”肖遥随便拿了一根树杈子,画出一条直线,又指着五十米外的一棵大树,说道,“你们一起跑,碰到那棵树之后折身回来,看谁赢。”

    肖遥的这一番话,又引起了一群人的不解。

    “肖将军,为什么要让他们赛跑啊?”说话的还是之前那个络腮胡子。

    肖遥瞪了他一眼,没好气道:“就你事多!”

    络腮胡子尴尬笑了笑,也不问了。

    “我说预备跑,你们就跑,听到了吗?”肖遥问道。

    “是!”那两人都有些糊涂,可从他们的脸上却看不到半点紧张的表情,都是那么淡定,就是让人分辨不出来。

    肖遥也不着急,反正心里已经有了想法。

    等肖遥吐出“跑”字之后,两人便都如离玄的箭一般飞了出去。

    最后,却是那个黑瘦小子先回到肖遥身边,魁梧男人大概是因为身躯庞大,速度要慢上一些,可是他腿长啊!

    “想将军,我赢了!”黑瘦小子气喘吁吁说道。

    肖遥点了点头,然后指着那个魁梧男人,说道,“把他抓起来吧!”

    魁梧男人脸色大变,周围的人都是满脸茫然。

    络腮胡子忍不住了,说道:“肖将军,就是因为一场赛跑的胜利,就要决定黑白吗?这样是不是太儿戏了?”

    还没等肖遥说话,那高瘦男人便气的不行,说道:“我说老梁,你是不是傻啊?肖将军的用意,你还没明白?”

    原本也有别人觉得,肖遥这么做太过于儿戏了,可这瘦高男人站出来一言语,他们就发现可能是自己的想法太过于简单了,肖将军这么做,真的有别的原因?可这原因,到底是什么呢?

    络腮胡子看了眼对方,问道:“这是什么意思啊?”

    高瘦男人叹了口气,说道:“我且问你,贼被抓住了,那么,是贼跑的快,还是抓贼的人跑得快?”

    络腮胡子一愣,一拍大腿,说道:“肯定是抓贼的人跑得快啊!否则怎么可能抓住贼呢?”

    高瘦男人笑着说道:“既然是这样,你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呢?”

    络腮胡子摸了摸自己的脸,讪笑着说道:“这不是刚才没反应过来吗?没想到肖将军是出于这样的目的,高,实在是高明啊!”之前也有很多人和络腮胡子一样没回过神来,只是听高手男人这么一问,他们的脑袋也都转了过来。

    这样的法子听着固然简单,可能想到,却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了。

    现在,众人也不得不佩服肖遥的思维。

    “肖将军果然智勇双全啊!”

    “佩服,佩服!”

    周围,掌声如雷。

    可就在这时候,那贼喊捉贼的魁梧男人却愤怒不已,道:“我不服!这不公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