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一十五章 有计划了?
    无声营这个名字,肖遥喊出来之后,便得到了一干人的交好声。

    “不错!哈哈,之前就说肖将军肚子里都是墨水,现在看来不假,比什么天下第一低调多了,还有内涵!”一个络腮胡子魁梧男人举着酒杯说道。

    肖遥心里骂了起来,你才一肚子墨水呢!

    “不过,肖将军,咱们这么多人,就叫个营,是不是有点压抑啊?”一个看上去高高瘦瘦的男人问道。

    肖遥笑了一声,说道:“如果你是我们的敌人,听闻无声营在你的后面,可你的手底下有一万人,你会害怕吗?”

    虽然对方没有回答,但是恍然大悟的神情便意味着他已经明白了肖遥的用意。

    “肖将军的意思就是要麻痹敌人是吧?这倒是有些意思,别人都是多报数字,八万人恨不得说成八十万大军,咱们这反而要先示弱了。”

    肖遥笑了一声,说道:“其实不管是虚张声势,还是先示弱,其实都是一种心理战术,前者,是要在还未开战之际,便让敌人从心理上畏惧自己,这样便做到了还未动手,便已经赢了气势。后者的话,就是先麻痹对手,让对手大意,接着便来一记重拳,如此一来,也能提升一些取胜的几率。”

    那些校尉郎将郎将们一个个都使劲点头。

    “肖将军说的对啊!还是文化人厉害。”

    肖遥:“……”

    怎么自己就摒弃不掉文化人这个身份了呢?

    “来吧,咱们先说说,你们觉得一个优秀的将领,是什么样的。”肖遥正色说道。

    “我觉得吧,最厉害的将领还得是肖龙象那样的!那可是不败战神啊!明明是劣势,可什么时候露过颓势?”之前那个高高瘦瘦的男人说道。

    “就是,我也觉得是肖战神!”高高瘦瘦男人的话立刻得到了别人的附议。

    肖遥愣了一会,也没想到自己的这一番话,能让这么多人家提起肖龙象这个名字,老实说,得到这么多相同的答案后,肖遥竟然有些小开心,小骄傲……

    过了一会,肖遥也听到了别人的名字,其实大部分都是他们以前的将领,大概也是因为在一起待得时间久了,所以有感情了。

    在听完了一干人的提议之后,肖遥摇了摇头。

    “怎么了,肖将军,难道你觉得我们说的这些,都不是善战之人吗?”络腮胡子皱着眉头说道。

    肖遥笑了一声,说道:“确实,在我看来,除了肖龙象,别的还都算不上是善战者。”

    “为何?”络腮胡子并没有立刻动怒,这还是因为知道自己打不过肖遥的情况下,否则肯定要发飙了。

    肖遥想了想,说道:“其实你们之前说起来的时候,我也意识到了,你们自认为的善战者,后面都跟着一些有名的战役,对吧?”

    众人都是点头,满脸茫然。

    难道这样有什么不妥吗?

    肖遥一根手指在桌子上敲了敲,说道:“我始终相信一句话。”

    说到这,所有人都沉默了下来,看着肖遥,等着对方继续说下去。

    等吊足了胃口之后,肖遥沉沉说道:“善战者,无赫赫之功!”

    所有人越发的迷茫了,他们实在是没有办法理解肖遥这一番话的意思了,但是他们对肖遥多多少少还是有些了解的,他们总觉得,肖遥并不是一个喜欢胡说八道的人,之前不管说什么,听着似乎都是挺有道理的,现在既然丢出这么一番话,也一定有他自己的理解。

    肖遥看到所有人都安静下来,等着自己继续往下说,算是松了口气,看来这个关子,也没卖错,算是恰到好处的。

    咳嗽了一声,清了清嗓子,之后肖遥才说道:“其实在我看来,一个真正善战的将军,并没有什么出色的战役,你们对于出色的战役,理解是什么呢?”

    高瘦男人第一个说道:“以少胜多!”

    “在地势劣势下反败为胜!”

    “突围成功!”

    很多人都在发表着自己的意见。

    当他们在发表意见的时候,肖遥倒是没有打断他们,只是安安静静听着,笑着。等到他们说的差不多了,肖遥才喝了口酒,说道:“你们列举出来的这些,其实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在劣势的情况下,获取胜利,对吧?”

    众人都点了点头,难道自己这么说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

    “可是在我看来,一个真正优秀的将领,一个真正的善战者,根本就不会将自己与手底下的兵马置入险地!”肖遥正色说道。

    众人都是一惊,忽然觉得肖遥说的似乎很有道理的样子……

    肖遥握拳,继续说道:“我问你们,到底是一个带领部下以少胜多的将领强,还是一个懂得分辨局势,分辨敌方实力,调兵遣将以多胜少的将领强呢?”肖遥问道。

    众人再次沉默,并没有回答肖遥的问题,其实这个问题回答不回答已经不重要了,因为答案是显而易见的,即便是个傻子都知道,懂得占据优势的人,更强一些,只是这和他们之前说出口的话,背道而驰。现在他们算是明白,为什么肖遥之前说,善战者无赫赫之功了。

    原来这一番话想要表达的意思是这么回事。

    “肖将军,你说的对。”高瘦男人说道,“之前倒是我太着急了。”

    肖遥摆了摆手,说道:“无声营的无声两个字,也有这样的意思,咱们这支队伍,不需要多么有名的战功,也不需要成为什么无敌战神,咱们只要处处占据着优势,减少将士们的死亡率,那才是最高明的法子。”

    肖遥说到这,笑了一声,说道:“其实说白了,要说怕不怕死,我也不好意思说自己不怕死,咱们即便是抱着为国捐躯的信念来的,但是在能活着的情况下,便要活着,我和你们说这些,只是希望告诉你们,只要你们还在无声营,就不要贪功冒进,人嘛!还是得怕死点,怕死的人,未必不会死,但是不怕死的人,肯定会死!”

    络腮胡子等人这个时候都有些压抑了。

    他们真的很难相信,肖遥作为他们的大将军,竟然会对他们说出这么一番话,这要是放在以前的队伍里,简直就是要按扰乱军心处置的,可现在肖遥就是他们的一把手。

    “咱们都是爹生娘养的,像不怕死这样的话,说说也就算了,心里可千万别这么想,当然了,这要是大战在即,谁敢投敌,我也不会轻饶了他!”肖遥哈哈笑道。

    “肖将军,这你就放心吧,这样的事情,我们可做不出来,谁要是敢这么做,我也不放过他!”

    “就是!咱们无声营的兵,只有战死,没有逃兵!”

    肖遥笑了一声,不置可否。

    “行了,时候不早了,咱们都回去睡觉吧!”又聊了半个小时,肖遥站起身说道。

    等人都走光了之后,柳乘风才忍不住说道:“肖哥,你这都是聊的什么啊?就不能聊点有用的事情吗?”

    肖遥眨巴眨巴眼睛看着柳乘风,问道:“我说的,还不够有用吗?”

    柳乘风哭笑不得,说道:“这都有什么用啊?”

    肖遥叹了口气,说道:“其实你觉得最没用的,恰恰就是最有用的,首先我得先让他们意识到,其实我是一个有能耐的人,最起码,不会将他们往死路上带,有的时候,他们最需要的不是什么加官进爵,荣华富贵,而是平平安安活着,还能和家人团聚。”

    柳乘风似懂非懂点了点头。

    肖遥说完这些之后也没想着能够让柳乘风立刻明白。

    这家伙只要别那么着急,肖遥就已经非常满意了。

    “有些事情,是可以着急的,但是有些事情,太过于着急了,反而显得吃相太难看了,永远不要将别人当成傻子,否则自己就是天底下最大的傻子,更何况这还是和别人的交往,最重要的就是循序渐进。”肖遥正色说道。

    柳乘风点了点头,笑着说道:“肖哥我都记住了。”

    肖遥点了点头,打了个哈欠,说道:“咱们也该睡觉了。”

    柳乘风郁闷了一会,问道:“那肖哥,咱们到底要在这待到什么时候啊?”

    肖遥一边上了床拉开被子,一边转过脸看着柳乘风,说道:“这个问题你别问我啊,即便你问我,我也不可能给你答案,反正我也不知道。”

    说到这,肖遥又扔了个盆给柳乘风:“先别说这些了,当下你的任务是,打水去!”

    柳乘风:“……”虽然心里郁闷不已,可他还是接过盆,打水去了。

    在柳乘风出去打谁的时候,肖遥先躺在床上,眯着眼睛,思索着之前说的话。

    “现在,还需要一些突发状况,可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想要顺势发生,有些难,那么,就只能制造一些了……”肖遥眯着眼睛,想到这些,忽然眼前一亮。

    他站起身,从储物戒指里取出笔墨,开始写字。

    等到柳乘风回来之后,肖遥便将写好的信件递了过去。

    “明天回去,将这个交给赵丹玄,他看了之后就会明白了。”肖遥说道。

    柳乘风一愣,惊讶道:“肖哥,有机会了?”

    肖遥笑了一声,却不回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