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一十三章 键盘侠!
    byid(”readerft”).classname=”rft_”+rsetdef[2];

    正常输出章内容

    byid(”readerfs”).classname=”rfs_”+rsetdef[3]

    武梧桐现在说出口的话,是肖遥之前都没想到的。

    他也不知道武梧桐想要做些什么了。

    周围的百姓,都是一副好模样。

    “知府知县,不会审案,那我们便去审他们!”武梧桐沉声说道。

    肖遥明白了。

    周围百姓们眼睛里也是大放异彩。

    “王爷,这,这……”那汉子也傻住了。

    武梧桐厉声说道:“怎么了,你不敢吗?!”

    “敢!谁说我不敢!”汉子被武梧桐这么一激,眼珠子都要红了,“老子巴不得直接拎着刀砍死他们!”

    说完这话,他自知失言,赶紧又跪在地磕头认错:“王爷,小人罪该万死……”自己刚才干了些什么?竟然在郦王面前自称老子?

    他赶紧自己给自己张嘴。

    “行了,口误而已,我又不是这么小心眼的人。”武梧桐笑着说道,“先起来吧,咱们还得去太讨公道呢……”

    汉子家住在不远的地方,不到十分钟,肖遥和武梧桐便到了那汉子家,在他们的身后,还跟着浩浩荡荡一群人。

    汉子家的姑娘听闻郦王来,也感觉从房走了出来,只是面色难掩的憔悴,眼眶也是红红的。

    “哎,这姑娘,原本面红齿白的,可这几天看着,脸色苍白如纸了。”

    “是啊,也不知道瘦了多少……”周围也有人在议论。

    那姑娘看到武梧桐,和她爹一样,又是下跪。

    武梧桐直接往前走了几步,伸出手拦住了她。

    “你不该跪我。”武梧桐说道,“是我对不起你,早该来到这里,也早该为你讨回公道。”

    “王爷,我……”那女子话还没说出来,哭了出来。

    哭的撕心裂肺。

    哭到嗓子都哑了。

    谁也不知道她的内心深处到此藏了多少委屈。

    武梧桐忽然伸出手,将那个姑娘抱在怀。

    “行了,别哭了,以后去郦王府住着吧,谁也不会欺负你了。”武梧桐伸出手轻轻拍打着女孩的后背。

    肖遥只是站在边安安静静看着。

    他觉得,其实这个时候,自己什么都不需要做。

    武梧桐做的谁都要,也很周到,而且,还没有半点作假的意思,一举一动都是那么的真诚。

    谁让她原本是个心地善良的姑娘呢?

    “走,咱们先去衙门。”武梧桐拉着那女孩笑着说。

    “去衙门做什么?”女孩逐渐止住了哭声,忍不住问道。

    “审案!”武梧桐说。

    武梧桐带着那个女孩走在前面,肖遥跟在后面,在肖遥的身后又跟着浩浩荡荡一大群人,此时这个队伍还在扩大着,不少不明真相的人都在询问后加入了进来。

    没一会,王阁彭无妄两人也凑了过来。

    “肖遥,这咋回事啊?”王阁将肖遥拉到一边问道。

    肖遥简单将之前发生的事情阐述了一遍。

    在听完了肖遥的叙述之后,王阁哭笑不得,说道:“你出的主意?”

    “不是。”肖遥说道,“我只是带着武梧桐去了,后来发生的,都是武梧桐想要做的。”

    “可是这样,会不会显得太刻意了?”王阁皱了下眉头,不放心说道。

    他的考量也是有道理的,这也是肖遥之前所担心的。

    肖遥想了想,给了王阁一个答案。

    “刻意的去做,自然刻意了,可是现在,你能感觉到突兀吗?”肖遥问。

    王阁沉默片刻,点了点头。

    肖遥继续说道:“我真没觉得,她这么做有什么不好的,只要这是她真心想要做的,别人怎么看,怎么想,重要吗?”

    王阁憋了半天,忍不住说道:“从现在的局势看,其实挺重要的。”

    肖遥笑了一声,说道:“对别人而言,重要,对武梧桐而言,不重要。”

    王阁只能使劲摇头了。

    等到了衙门,知府早已经得到消息,带着一杆衙役,恭候多时,看到武梧桐,立刻跪下行礼。

    武梧桐没多说什么,直接绕开那些人走进了衙门。

    知府等人脸色苍白。

    傻子都知道,郦王是来找麻烦的,否则,也不至于这么无视他。

    武梧桐进了衙门,先是看了看挂在最高处的“明镜高悬”四个字牌匾,嗤笑了一声,后了高堂,坐在椅子,拿起惊堂木,顺势一拍。

    “衙役全部靠边站好,今日,本王便来审一审杨城知府刘楷!”武梧桐开口说。

    那些衙役们虽然站好,却一脸茫然。

    “听不到我说的话吗?!”武梧桐皱眉喝道。

    那些人才反应过来,那汉子与姑娘,开始击鼓鸣冤。

    “威武……”

    知府跪在地,满脸茫然。

    他现在都还没有进入角色。

    其实,当看到那汉子和他女儿的时候,知府已经知道,这一次郦王来他衙门的目的了。

    脸露出了一丝惨笑。

    汪弓都已经被斩首了,自己能推脱开吗?

    “刘楷,身为杨城知府,却不辨是非黑白,这是第一宗罪。”

    “身为父母官,不为百姓着想,这是第二宗罪。”

    “身为知府,却将案件丢给知县,这是第三宗罪。”

    “身为杨城官员,遇到棘手问题,不知报郦王府,目无王法,这是第四宗罪。”

    武梧桐每说一句,知府的身体都要颤抖一次,说到最后,那叫刘楷的家伙,跪都跪不稳了,直接摔在了地。

    每一宗罪,说的都那么清楚。

    矛头直指!

    他还能怎么辩驳?

    站在两侧的衙役,嘴角都在狠狠抽搐着。

    他们都明白这一次郦王是动了真格的,否则也不会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此说道,先不说那些围观的百姓们,单单是他们听到了这些,已经意味着这件事情不可能善了了。

    其实,他们觉得,自己家知府也是倒霉。

    这是撞到枪口了!

    不过这样的话,他们也只能想想,断然不敢说出来。

    “今天,本王扒了你身这一层官服,你可服?”武梧桐看着跪在地的知府说道。

    知府使劲磕头:“卑职罪该万死,谢王爷不杀之恩。”

    武梧桐站起身,重新走了出去。

    接下来,她还得去找知县。

    路,肖遥将武梧桐拉到了跟前。

    “我还以为你要将那个制服怎么找呢,只是摘掉乌纱帽啊?”肖遥笑着说道。

    “其实我挺能理解他的,若是我,可能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毕竟那么多公子哥,谁敢得罪呢?”武梧桐苦笑着说道。

    说完这句话,她又绷起了脸,说道:“但是理解归理解,他完全可以找郦王府,可他并没有这么做,这才是他犯下最大的错误,其实,他的眼里压根没将郦王府当回事,如果我老爹还在郦王府,他肯定不会默不作声了。”

    肖遥立刻冲着武梧桐竖起了大拇指。

    “怎么了?”武梧桐问道。

    “只是没想到你能看的这么透彻,等在办了知县之后,便到此为止吧。”肖遥说道。

    “嗯?”武梧桐一愣,问道,“难道我不该借着这一次的机会,好好清理一下杨城官场吗?”

    “不该。”肖遥正色说道,“首先你得明白一个道理,水至清则无鱼,官字两个口,你得先将面的口给喂饱了,下面的百姓那张口才能吃饱,虽然这么说,有点不太好,可事实是如此。”

    武梧桐听了肖遥的话,并没有立刻与对方辩论,更没有反驳,只是开始思索着肖遥这一番话其的含义。

    到了知县衙门,武梧桐又是一通忙碌,等到全部结束之后,回到郦王府,肖遥便被赵丹玄叫了去。

    “今天的事情,都是你让王爷做的吗?”赵丹玄看着肖遥,好问道。

    肖遥摇了摇头:“没这么想过。”

    “哎,好,也不好啊!”赵丹玄给了一个非常肯的评价。

    肖遥笑了一声,说道:“总的来说,还是利大于弊。”

    赵丹玄楞了一下,问道:“怎么说?”

    “在你看来,说不好,无非是觉得百姓会觉得郦王太过于可以,其二,便是容易造成杨城官府人心涣散,人人自危。”肖遥说道。

    赵丹玄点了点头。

    这确实是他的心所想。

    肖遥笑着说道:“其实,百姓的声音是一种舆论,想要控制舆论并不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首先是控制风向。”

    接下来的十分钟内,肖遥拉着赵丹玄阐述着舆论和水军这两个名词的概念。

    听完了肖遥长达十分钟的解释之后,赵丹玄满脸狐疑。

    “这样真的可以吗?这不是当百姓当傻子吗?他们会那么傻,我们说什么他们跟什么?”

    “嗯,这是跟风。”肖遥说道,“舆论原本不难操控,三人成虎,你说一个人好,他也说一个人好,在你没有明确事情真相的情况下,除了听从别人的话,还能被亲自去考证不成?再者说了,我们也不怕考证!至于那些觉得我们别有用心的人,咱们直接给他们贴一个标签好了。”

    赵丹玄立刻问道:“什么标签?”

    “统称他们为——键盘侠!”肖遥正色说道。

    “……”

    赵丹玄觉得,自己的思维已经彻底跟不肖遥的步伐了……

    (今天的第七章,两万一千多字!)

    底部字链推广位

    本书来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