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一十二章 才刚刚开始
    确实,肖遥和武梧桐的做法,就是要让偌大的杨城都知道这件事情。

    若是什么都不说,似乎有些不明智了。

    武梧桐摆了摆手,又示意侍卫将汪旁扣押起来。

    “择日期,汪旁扣押天牢内,中书侍郎一职,由王文阁暂代。”

    还没走远的王文阁听到这句话,转过身看了眼武梧桐,有些诧异,毕竟他才来杨城不久,之前肖遥说的那些,在他看来也就是一张空头支票,算不得数,却没想到武梧桐竟然也能给他委以重任。

    思索再三,王文阁还是跪下了。

    “谢郦王。”王文阁说道。

    “官职交替,晚点让通判带你去,你先去忙吧。”之前肖遥给王文阁交代的时候她也注意到了。

    王文阁再次道谢,站起身离去。

    等到只剩下肖遥和武梧桐两人的时候,肖遥才笑着问道:“郦王,刚才感觉如何?”

    武梧桐绷不住了,长舒了口气,也擦了把脑门上的汗珠,说道:“吓死我了,我真以为,下一秒刘砚书等人就要爆发了。”

    “若是他们真的如此做了,你当如何?”肖遥问道。

    武梧桐一愣,继而苦笑道:“没想过这个问题,他们若是真的这么做了,我想,我也只能看着你了。”

    肖遥叹了口气:“你才是郦王,总而言之,还是那句话,坚持做自己认为对的事情,对得起自己的本心,对得起杨城百姓,便能安心入眠。”

    武梧桐想了想,轻轻点了点头。

    “对了,这斩首的话,我要去吗?”武梧桐问道。

    “要。”肖遥正色说道,“你不但要去,还得做斩官。”

    “啊?!”武梧桐吓了一跳。

    肖遥笑着说道:“现在不单单是那些将士们不认同你,杨城的百姓也同样不认可你,你能成为郦王,是因为百姓将士们,都不希望老郦王寒了心。他们心里认可的是老郦王,所以也只是承了老郦王的情。”

    武梧桐眼神略显黯淡,沉默不语。

    即便她知道,肖遥现在说的都是事实,但是这对她而言也是不小的打击。

    “你要做的,就是先让别人了解你,只有他们真的了解你了,才能彻底认同你,现在杨城事变的事情,还没有传入坊间,但是很快,百姓就会家喻户晓了,等到了那个时候,你是要被万人唾骂,还是要被万人敬仰,皆看你再次之前的表现。”

    武梧桐深吸了口气,握紧了拳头,说道:“我能做到的。”

    “我知道你能做到。”肖遥笑着说道,“只是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你想要得到民心,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不要说是你了,即便是我,也做不到,好在你的头顶上有一个光环,那就是老郦王,或许你能将老郦王拿出来说事,但是这样做并不明智,而且根据我对你的了解,你也不愿意这样做,你唯一能依仗的,就是你自己了。”

    武梧桐听了这么一番话之后,低下脑袋,沉默不语……

    第二天,武梧桐在肖遥傻猴等人的陪同下,一起前往刑场。

    王文阁事情做得也漂亮,此时,刑场内外已经人满为患。

    这段时日,原本汪弓等人闹出来的事情便在坊间闹得沸沸扬扬,别的地方不敢说,可在杨城境内,说是人尽皆知,一点都不过分。

    杨城百姓是愤怒的,不单单是因为汪弓等人做的事情,更是因为杨城官府从知府到知县从上到下推脱的样子。

    那模样,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今日,武梧桐站在高台之上,看着跪在地上的汪弓,又看着那些杨城百姓。

    终于,武梧桐站起身,走到了桌子前面,弯腰,冲着杨城百姓,深鞠了一躬。

    杨城百姓,皆是满脸茫然。

    “郡主殿下这是做什么?为何要向我们行礼啊?”

    “瞎说,那是郦王了,别胡说八道。”有人训斥道。

    虽然现在武梧桐已经成了郦王,可杨城百姓们对武梧桐的印象还是局限于郡主的身份上。

    等武梧桐重新站直了身体,开口说话,声音干涩,却就有穿透力,因为加了一些灵气在声音中:“我父王,老郦王在世时候,杨城一片安盛,却到了我这,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作为郦王,我难辞其咎。”

    “至此,已过数日,今日才将汪弓等人定罪,身为郦王,我难辞其咎。”

    “以前身为郡主,在杨城胡作非为,对你们不住。”

    “今日,我武梧桐,郦王府的主人,便用汪旁之子汪弓的血还你们一个公道!”

    武梧桐一番话说完,重新回到了之前的位置上。

    杨城百姓们,此时都是一阵沉默。

    谁也没想到,武梧桐竟然会说出这么一番话。

    不能说让他们多么的感动,他们只是觉得有些奇怪。

    在他们的印象里,武梧桐确实是那个成天到晚只知道嚣张跋扈的郡主。

    可现在,武梧桐犹如变了个人一般。

    他们多少有些不适应。

    等到令牌被丢下的那一刻,刽子手摘掉插在汪弓衣襟里的斩杀牌,手起刀落,锋利的大砍刀在阳光下闪耀出一道银芒,伴随着一道血剑溅起,汪弓的脑袋滚落到一旁。

    在短暂的沉默之后,人群中爆发雷霆般的掌声。

    “好!”

    “郦王威武!”

    “像这样的人,就该千刀万剐!”

    武梧桐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波动,只是早早下了场。

    一路,回到郦王府。

    剩下的事情,自然有人处理。

    她坐在大院子里,托着下巴,思索着。

    可能是想得太入神,即便是肖遥走到了她的身后,她都不知道。

    “你在想什么?”肖遥忽然问道。

    武梧桐被他吓了一跳,站起身后,苦笑了一声,说道:“只是在想,今日斩了汪弓,百姓们的喜悦很真实。”

    “你就想这个啊?”肖遥也坐了下来。

    “我以前和汪弓差不多,只是他比我要狠一些而已。”武梧桐苦笑了一声,说道,“你说,百姓心里,是不是同样恨我入骨?”

    “不觉得。”肖遥笑了一声,说道,“他们只是觉得,你是个胡闹的孩子而已。”

    武梧桐没有说话。

    肖遥继续说:“对了,洪道长走了,没来得及和你说,反正我也醒了,他继续留在这也没什么意思。”

    “这一次洪道长来郦王府,我倒是没好好招待了。”武梧桐苦笑道。

    肖遥笑了一声,说道:“洪道长走之前到也猜到你这么说了,所以走之前特意让我转告与你,他希望下一次来到北麓的时候,能看到举国皆是梧桐树,到时候,才让你好好款待他与柳岛主。”

    “这是自然,只是,我能做到吗?”武梧桐颓然道。

    肖遥说道:“还是那句话,这个问题,永远不要问我,问你自己。”

    说完这些,肖遥又拉着武梧桐站了起来。

    “咱们该出去了。”肖遥说道。

    武梧桐愣神了一下,忙问道:“这是去哪啊?”

    “你别管了,到了你就知道了。”肖遥笑了一声,脚下速度也快了一些。

    两人也没牵马,走出郦王府,一路向西,走了差不多有半个时辰,来到了集市一处。这是一条幽静的巷子,巷子两排都是的店铺卖什么的都有,有一些糖人,还有字画,笔墨等等。

    “你带我来这做什么啊?”武梧桐问道。

    “之前被汪弓等人糟蹋了的小姑娘,就在这边,你不想去看看吗?”肖遥问道。

    武梧桐问道:“看什么?”

    肖遥叹了口气。

    他原本想要教一教武梧桐怎么收买人心,可想了想觉得还是算了,毕竟以武梧桐的性格,可能也做不出来,即便武梧桐答应了,也会显得浮夸。

    更何况,肖遥也不是那种喜欢虚情假意的人,让他教,也教不出来。

    “若是你不想去看她,也算了。”肖遥说道。

    武梧桐叹了口气,说道:“既然都来了,就去买些笔墨字画吧。”

    肖遥点了点头。

    随着肖遥,两人进了一家店铺里,上面挂着的牌子上写着“清源斋”三字。

    刚进铺子里,一伙计便迎了过来。

    “二位要看……咦?王爷!”那小伙计看到武梧桐之后便被吓得六神无主,回过神后,赶紧跪下。

    店铺里的其他客人,侧目往来,发现正如那小伙计所说,赶紧都是跪下。

    “都起来吧,我就是过来看看。”武梧桐说道。

    虽然她这一番话说的挺快,可这过往的行人,也听闻了动静,凑进来之后发现真的是王爷到来,有些惊讶,也都赶紧行礼。

    没一会,一个胖胖的中年男人就从后屋赶了过来,看到武梧桐之后,赶紧跪下,同时口中大喊:“草民见过王爷……也谢王爷能够为小女做主!”

    说起话来,这个体重大概在两百斤的胖子,竟然眼泪哗啦啦落着,哭了出来。

    即便肖遥不说,武梧桐也能猜到对方的身份了。

    武梧桐伸出手,将那个汉子从地上拉了起来,即便是两百斤的体重,武梧桐拎着也不觉得费事,怎么说她也是个修仙者。

    “起来吧,这原本就是本王该做的,反而是本王觉得对不住你们……”武梧桐说的也都是自己的心里话。

    “王爷别这么说,若不是您,我们父女两只能委屈苟活……”那汉子擦着眼泪说。

    “你女儿呢?”武梧桐问道。

    “还在家中,这几日不愿出门……”汉子眼神黯淡了一下。

    即便仇报了,可,该发生的,都已经发生了。

    一张纸,揉成团,铺平了就能恢复原样吗?

    “那就去你家中。”武梧桐说道,“然后,一同前往知府衙门!难道,这就该结束了?不,这才刚刚开始……”

    (今天的第六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