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一十一章 只杀一人!
    在汪旁等人看来,刘砚书简直疯了。

    这个王八蛋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吗?

    来之前,大家明明都商量好的,为了保住孩子,一致对外,可怎么现在,刘砚书直接认错了?

    这让他们还怎么继续?这让他们还怎么站住脚跟?

    就因为那年轻人的一番话?若是如此,刘砚书的心理素质也太弱了吧?!

    不过,那上百道剑影,倒是挺吓唬人的。

    肖遥收起剑阵,叹了口气,说道:“其实原本不打算对你说这么多,甚至替代你的人,我都找好了,可我总觉得,你和那三人不一样。”

    刘砚书依然跪在地上,没有说话。

    肖遥又看了眼汪旁,笑着说道:“一个地字号军的将军,我们郦王府能说换便换了,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但是两条腿的中书侍郎,还能不好找吗?”

    肖遥说到这,伸出手指着不远处的王文阁,说道:“汪旁,你认识他吗?他叫王文阁。”

    汪旁一怔,有些吃惊,又点了点头。杨城距离皇城毕竟路途遥远,他想要认出王文阁的样子很难,但是要说没听过王文阁这个名字,就不可能了。

    “既然你听过王文阁这个名字,那就好说了。”肖遥说道,“你觉得,他能否胜任中书侍郎这个位置?”

    汪旁脑门上冷汗涔涔。

    他觉得这年轻人说的简直就是废话。

    王文阁是何许人也,想要做个中书侍郎,不是易如反掌?

    思索片刻,他皮笑肉不笑道:“王学士是皇城大人物,以后还有可能不如左相之位,又怎么能看得上这小小的中书侍郎呢?”

    “那我告诉你,因为咱们杨城和北麓皇城翻了脸,所以现在他就会留在杨城了,这个中书侍郎的位置,你要是觉得能干,就好好干,不能干,赶紧卷铺盖滚蛋!”

    肖遥还真是一点面子都不留给汪旁,实际上他觉得自己也没有这个必要。

    在皇城的时候,即便他面对的人是武立,又何曾给过对方的面子?武立的面子,他都不给,更何况是杨城一个中书侍郎?

    中书侍郎在短暂的沉默后,忽然爆发,他站直了身体,看着肖遥,质问道:“你是什么人?郦王都没多言,你凭什么在这指着我们鼻子骂?”

    “即便我是杨城普通百姓,就不能骂你了?”肖遥好笑道,“你这当官,到底是服务于天下人,还是凌驾于天下人之上呢?”

    肖遥抛出来的这个问题,不可谓不诛心。

    即便汪旁自认为自己巧舌如簧,可面对肖遥即将扣在自己脑子上的这一顶大帽子,也有些发毛了。

    “……”短暂的沉默后,汪旁说道,“我可没这么说。”

    “但是你心里是这么想的不是吗?你刚才那话又是什么意思呢?郦王还没表达意见?怎么了,难道你觉得郦王想要说些什么,还得顾及你的想法,你什么时候开始觉得你还可以凌驾在郦王府的头上了?!”肖遥说到后面声音也提高了很多。

    “……”这下,沉默的不单单是汪旁了。

    即便是王文阁赵丹玄等人,都是一阵沉默。

    他们觉得,肖遥的嘴皮子实在是太厉害了。

    这难道就是一个文人的手段吗?

    要说修仙,肖遥一剑能退四重高手。

    要说口才,肖遥能说到让刘砚书下跪,说到让平日里巧舌如簧的汪旁大冒冷汗,两条腿都开始打颤。

    肖遥的身上到底还有多少闪光点啊?

    武梧桐也是哭笑不得,其实这件事情若是交给她处理的话,或许结果也能和肖遥差不多,但是于情于理,都做不到像肖遥这样漂亮。

    其实这就是肖遥的大智慧了,虽然武梧桐不是什么傻子,但是在很多方面要是真的和肖遥比起来,差的就不知道有多少了。

    不要说武梧桐了,即便是自诩为聪明人的赵丹玄和王文阁,听到肖遥之前说的那么一番话,也再次对肖遥感到敬佩。

    汪旁承受了太大的压力,他还觉得无比的憋屈,主要就是因为肖遥说出口的那些话,让他连反驳的勇气都没有,他就闹不明白了,肖遥怎么就有这么大的能耐呢,嘴皮子怎么就这么能说呢?一个大男人,怎么就这么能唧唧歪歪的呢?他百思不得其解啊!

    他觉得,肖遥就是自己见过最墨迹的人,一个大男人唧唧歪歪的,有意思吗?能娶到媳妇吗?

    这时候,武梧桐也走了过来。

    他看着汪旁,笑了一声,说道:“我要杀你儿子,你可有意见?”

    汪旁不敢说话,甚至都不敢去和武梧桐对视。

    不知道为什么,当武梧桐说出这么一番话的时候,他便觉得,这个由自己看着长大的女孩儿,一瞬间身上的气势都发生了变化。

    他觉得,在自己的头顶上,仿佛悬起了一把大砍刀。

    “其实你可以有意见,你没意见,我便杀了一个,你有意见,我便杀两个。”武梧桐说出这么一番话的时候,非常平静,心如止水,内心毫无波澜。

    汪旁脑门上汗水越发的密集了。

    武梧桐刚才那么一番话是什么意思,他自然明白,无非就是要告诉自己,若是自己有意见,连带着一起杀了。

    霸道无比!

    他真的很难想想,这么一番话竟然是从武梧桐的口中说出来的。

    他忽然觉得,自己以前还是有些小看武梧桐了,这个小姑娘,再也不是以前那个喜欢胡作非为的惹祸精了。

    武梧桐叹了口气,看着汪旁,说道:“汪叔叔,我叫你一声汪叔叔,是因为你以前帮了我父亲很多,作为一个晚辈,我这么和你说话,确实不妥。”

    “不不不,郦王大人别这么说,卑职受不起……”汪旁赶紧摇头说道。

    武梧桐眼神一冷,说道:“虽然我不愿意这么说,但是,现在你们越发的不将郦王府当回事了,难道,郦王府没了我父王,便不是郦王府了?我这个郦王,就一点面子都没有了?一点存在的价值都没有了?”

    说到这些,她转过身,往后走了几步,忽然停下身,重新转过脸,眼神在数人身上扫过,最后重新落到了汪旁的身上。

    “我知道,很多人瞧不起我是个女子身份,可是这又如何?瞧不起我的,就瞪大了他的狗眼看看,我武梧桐是如何进皇城,出皇城!武立我尚且不放在眼里,更何况,是你们?!”武梧桐说话时慷锵有力,肖遥都忍不住点了点头。

    他觉得,武梧桐现在举手投足间,确实有那么点意思了。

    汪旁终于忍不住,直接双膝跪在了地上,脑袋往地上砸着。

    “郦王饶命……卑职知错了……”汪旁在说这番话之前,意识到了自己犯下了一个致命的错误。

    杨城,不可能没有郦王,即便是武立,也不能。

    但是杨城,少了他一个汪旁,能如何?

    难道,整个杨城都是围绕着他一个人转的?

    他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彭无妄,之前肖遥说的话,你都听着了吧?”武梧桐看了眼彭无妄说道。

    “郦王,我听得清楚着呢。”彭无妄笑着说道。

    对于武梧桐此时的变化,彭无妄看在眼里,也是发自内心的喜悦。

    他觉得,自己的小师妹身上终于有一些郦王的影子了。

    “汪弓等四人,全部杀了吧,当街斩首。”武梧桐说道。

    在灵武世界,女孩子们将贞洁看的比生命都重要,而且这件事情闹得沸沸扬扬,那被汪弓等人糟蹋了的姑娘,这辈子都别想嫁出去了。

    武梧桐原本就是怒火中烧,再加上之前汪旁等人的做法,更让她感到愤怒。

    这就是明摆着的欺负人。

    她武梧桐即便还是个郡主的时候,又何曾任人摆布了?

    她不满意!

    彭无妄微微一愣,点了点头:“领旨……”

    汪旁又赶紧磕头:“郦王,吾儿汪弓尚小,弱冠之年,做错事情,也是一时糊涂,而且卑职只有这一个儿子,还请郦王网开一面,切莫斩首啊……”

    武梧桐看了眼汪旁,叹了口气。

    “其实,本王给过你机会了。”之前,武梧桐持晚辈姿态,自称“我”,现在重新回到“本王”,可见武梧桐要动真格了。

    她重新转过脸,看着彭无妄,说道:“汪弓一人斩首,剩下三人,全部关入天牢,无限期。”

    除了汪旁,刘砚书等人,都是满脸诧异。

    其实他们之前都已经做好了自己家中儿子晚辈要被斩首的准备,却没想到最后关头,郦王网开一面,这让他们激动不已,以刘砚书带头,一起给武梧桐磕头:“谢郦王法外开恩……”

    武梧桐心里也叹了口气。

    她算是明白肖遥的意思了。

    一开始态度强硬一些,摆出一副非得弄死人不可的架势,等到最后说只是关押起来,哪怕是无限期的,对他们而言,都是一种恩赐了。

    唯独那汪旁,脸色依旧惨白。

    他忽然明白,其实刚才只是郦王的一种试探。

    然而,自己并没有听过这一场试探,所以,要死的,只有他儿子一人。

    其实,并不单单只是这样。

    最重要的是,汪旁的儿子是主谋,剩下几人都是从犯。

    主犯稍微严重一些,倒也是正常的。

    此时肖遥悄然走到边上,拉了拉王文阁,说道:“将消息扩散出去,让杨城百姓都知道,汪弓要被斩首。”

    王文阁一愣,点了点头。

    (今天的第五章,一万五千多字了,还在码字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