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一十章 吾儿当斩!
    武梧桐刚吩咐傻猴带郦王府的护卫去将汪旁儿子等一行人抓来,却不料,对方竟然先出手了。

    杨城中书侍郎,杨城通判,杨城知州,地字号军大将军刘砚书,一同携子入郦王府。

    这四人,在这杨城内也都算是响当当的大人物了,然而他们在郦王府却展开了一场闹剧,人手一根藤条,追打着自己的孩子,满大院的跑。

    原本肖遥觉得这些事情武梧桐都是能完成的,但是现在遇到这样的情况,肖遥便是一声冷笑,与赵丹玄王文阁等人一起到了前院。

    武梧桐到了之后,那四人才都停了下来。

    “刘将军,汪侍郎,你们这是做什么?”武梧桐到了前院后看到四人,眉头一皱,问道。

    “郦王,我们是来负荆请罪的!”刘砚书身上还穿着盔甲,看上去威风凛凛,看到武梧桐也没下跪,只是低下脑袋做了个礼说道。

    剩下的三人,看刘砚书没跪,他们也都没跪,大概在他们的想法中,对一个女人下跪是一件非常丢面子的事情,可除了刘砚书外,这三人以前看到武梧桐也没少跪,一口一个郡主,叫的比自己老娘还要亲切。

    肖遥走到武梧桐跟前,说道:“郦王,我知道了,刘将军等人的儿子,都做了一些错事,他们就是因为这个,才上门请罪的。”

    武梧桐白了眼肖遥,莫不清楚这家伙的想法了。

    这还需要说吗?

    只要自己不是二傻子,就能明白好不好?

    不过,在武梧桐看来,刘砚书等人的行为与其说是一种请罪,还不如说是一种施压。

    他们就是想要用这样的方式告诉武梧桐:我们家孩子,都当着你面教训过了,你还要怎么样呢?

    可就在他们想这些的时候,肖遥又开口说话了。

    “哎,郦王,这还真是听者流泪,闻着沉默啊!三位大人和刘将军对郦王您果然是赤胆忠心,做人更是刚正不阿,以前虽听说过大义灭亲这样的事迹,却从来未曾亲眼见过,今日他们能一起上门请罪,可见他们的悔过决心……”

    听肖遥说这些的时候,刘砚书等人心里都乐开了花。

    他们觉得,这个喋喋不休的年轻人说出口的话,肯定也是武梧桐之前吩咐过的。

    否则,这个见都没见过的人,怎么敢在郦王面前大放厥词呢?

    这么一说,无非就是给自己一个台阶下,毕竟郦王也不可能真的将他们怎么样,两人这么一唱一和,或许也就过去了,他们既然看穿了,也不会说破。

    然而,就在他们这么想的事情,肖遥的口吻却忽然峰会路转了。

    “既然这几位大人,都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还特地前来请罪,不如——我们成全他们吧?”

    “对对对,这位小兄弟说的……嗯?”汪旁的话瞬间打住,瞪大了眼睛看着站在武梧桐身边的肖遥。

    什么什么?成全自己?

    这话是几个意思啊?

    自己是来请罪的不错,可也就是意思意思,大哥你不要这么当真好不好?

    武梧桐听了肖遥的话,也差点没忍住笑出来。

    一开始她就在想着,肖遥说的话,和之前对自己的叮咛,完全就是两种意思嘛!然后她就猜测着,以肖遥的性格,这一番话听着不错,可里面一定暗藏锋芒,说不定就有一个转折。

    等啊等,武梧桐还真等到了这里面的转折。

    成全他们?

    这么说来,似乎还真有些道理啊……

    “你说的不错,既然刘将军等人都是如此诚心,还专门跑到郦王府来请罪,本王也不能辜负他们的意思,他们的忠心与刚正不阿,本王自然要成全!”武梧桐这个时候也拿捏了起来。

    刘砚书这个时候脑门上已经开始冒汗了。

    那四个被他们五花大绑的臭小子,跪在地上,身体都就开始打着颤。

    虽然吗,刘砚书等人不会将武梧桐放在眼里,但是这几个年轻人,却是知道武梧桐的厉害之处。

    以前武梧桐在杨城叱咤风云胡作非为的时候,他们四个都只能躲在小角落里看着那个威风的背影瑟瑟发抖。

    这人要是耍起狠来,有她不敢做的事情吗?

    以前,武梧桐仗着有老郦王撑腰,所以无法无天。

    虽然现在老郦王不在了,可是,她已经成为了新郦王……

    “肖遥,你说,该怎么办。”武梧桐说道。

    “先全部抓起来吧。”肖遥说道,“这四个小子,全部拉到杨城刑场,当众斩首!”

    每一个字,肖遥都咬的很重。

    听了肖遥的话,刘砚书等人脸色顿时大变。

    “你……你胡说八道什么?就这么点事,至于斩首吗?”汪旁第一个沉不住气说道。

    肖遥冷笑了一声,看着汪旁,说道:“你刚才说,就这么多点小事?那你说说,该如何办?”

    “关押数日……”

    汪旁话还没说完,肖遥又笑了起来。

    “关押数日?北麓的律法伤害记载,糟蹋了人家姑娘,关押数日就行了?你这个中书侍郎,是怎么当上的?难道你目不识丁?既然如此,你有女儿吗?没女儿的话,就将你夫人送过来,我与欢好一番,你也将我关押数日,如何?!”肖遥走到汪旁面前,质问道。

    “你……你放肆!”汪旁气的发抖。

    肖遥冷哼了一声,背着手说道:“彭无妄!”

    彭无妄一愣,走到跟前。

    “将汪旁等人全部扣押起来,送入牢里,子不教父之过,若是他们真心悔过,便给他们一个机会,革职便好,若是还想闹腾,杀无赦,若是还要司机动乱,便满门抄斩!”肖遥厉声说道。

    彭无妄脸上表情变幻莫测,不知该怎么做了。

    他下意识将目光转移到了赵丹玄的身上,赵丹玄只是轻轻点了点头,努了努嘴,让他听从肖遥的安排。

    “你有什么资格?你怎么敢?!”刘砚书的手已经搭在了腰间的剑上说道。

    肖遥转过脸看了眼刘砚书,走到跟前,问道:“你想拔剑?”

    “这里是郦王府,我自然不敢……”刘砚书赶紧说道,他觉得眼前这个年轻人不是个好对付的角色,说些什么做些什么,得小心谨慎。

    “若不是在郦王府,你便可以随便拔剑了?你的剑,到底是在战场上与别国厮杀,还是要指向杨城百姓的?”肖遥问道,“你刚才问我怎么敢,你若是能拔出剑,我便告诉你。”

    “你……你欺人太甚!”肖遥刚才说出口的那番话中,每一个字都像是一把锋利的剑,刺中了刘砚书的心脏。

    可谓,字字诛心!

    他原本就是个武夫,哪里听得下这些话,可就在他的剑刚拔出一半的时候,肖遥便伸出脚,踹在剑柄上,还未出鞘的剑,便又被踢了回去。

    刘砚书心里一惊,又一次拔剑,可和刚才一样,同样被肖遥踢了回去。

    刘砚书往后退了几步,尝试着第三次拔剑,就在这时候,在他的头顶之上竟然悬起数百道剑影,全部对着他的方向。

    “你的剑,似乎不如我的剑快。”肖遥背着手,看着刘砚书,冷笑着说道,“你问我怎么敢,今日我便问你,你还敢拔剑吗?”

    刘砚书汗如雨下。

    他有一种直觉,若是自己还敢尝试着拔剑,那数百道剑影,就要从自己的身体里横穿而过了。

    “老郦王在的时候,你也是如此性格吗?若是这样,我便真的好奇,那老郦王为什么要让你当什么地字号军的将军了。”肖遥嗤笑道,“你是杨城的将军,更是天下人的将军,你穿上这一身盔甲,为的是什么?你知道一场战争,要死多少将士吗?数以千计?数与万计?或许都不止!对,你是将军,你手底下有一万多好士兵,他们可以为你抛头颅洒热血,可你知道他们为什么要入伍吗?”

    肖遥冷冷盯着刘砚书,继续说道:“他们愿意入伍从军,穿上这一身铁甲,带上那厚重的铁盔,与人厮杀,镇守国门,为的是不让国沦陷,为的是包围自己的家园,他们害怕自己后退一步,那些人冲入北麓,残杀他们的家人,他们的家人,就是普天百姓!没有他们这些人,你这个将军算什么?他们给你卖命,你就让自己的儿子去糟蹋老百姓?”

    刘砚书脸色猛变,嘴角微颤。

    “那女子的丈夫或许就是你手底下的一个兵,她的父亲,或许就是你地字号军中的一个老卒,或许已经战死沙场——你有什么资格佩剑?你有什么资格拔剑?!”

    刘砚书眼神黯淡了。

    “刘砚书啊刘砚书,你教子无方,也就算了,在郦王府佩剑,蔑视郦王,也算了,可是你对得起你的兵,对得起杨城百姓吗?”肖遥轻笑了一声,问道,“你为什么要入伍呢?”

    “我……”刘砚书喉咙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般,说不出话来。

    他仔细想了想,自己之所以入伍,似乎正如肖遥说的那样。

    当时正值北麓外患,为了守护家园,他穿上了盔甲。

    终于,刘砚书跪在了地上,冲着武梧桐,重重磕了个头。

    “吾儿刘鸿,当斩!”刘砚书眼睛里含着热泪,颤抖着声音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