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零九章 一人战天下人!
    武梧桐眉头紧皱着,感到非常棘手。

    这要是换在以前,她绝对不会想这么做,直接一拍桌子站起身,拿着鞭子就要为那个姑娘讨回公道,只要是参与其中的膏粱子弟全部踢碎命.根子,还得流放千里。

    可是现在,武梧桐即便想要这么做,现实情况也不允许了。

    “郦王,你才刚刚成为郦王府的主人,而且,再加上皇城的事情,我们算是彻底与皇城决裂,若是这个时候除了差池,不要说笼络人心了,别得罪太多人就不错了。”赵丹玄轻声说道。

    王文阁叹了口气,说道:“其实别的还都好说,文人不可怕,可怕的是那些执掌兵权的将军,刘砚书向来护短,我即便在皇城也早有所耳闻。”

    武梧桐苦笑了一声,说道:“师父,王先生,这些即便你们不说,我也知道,只是……”

    武梧桐话没说完,可赵丹玄和王文阁都能体会到武梧桐语气中的无奈。

    这要是换做他们,也都会深感棘手,更何况是武梧桐。

    看到三人都面露苦色,肖遥眨巴眨巴眼睛,说道:“你们不觉得,这是一件好事吗?”

    “好事?”武梧桐白了肖遥一眼,说道,“这样的话,估计也就你能说出来了。”

    和武梧桐做个比较的话,赵丹玄和王文阁倒是眼前一亮。

    虽然肖遥只是开了个头,但是他们觉得,这小子肯定是想到了些什么。

    “肖遥,你有什么想法,说说呗!”王文阁问道。

    肖遥伸出手,指着王文阁,骂道:“我看你小子到了杨城,也是个缺心眼了!之前在皇城的时候怎么说的?太傅都叮嘱过你了,不管到了哪里,都要跟着自己的本心走,不要欺瞒天下人,更不要欺瞒自己的本心,难道你都忘了?”

    王文阁苦笑着说道:“这个当然是没忘,只是现在杨城的情况太特殊了啊……”

    王文阁虽然不愿意就这么算了,更不愿意在这种事情上还要给什么将军知州之类的留面子,可这件事情涉及到的人实在是太多了。

    北麓的局势确实在动荡着,但是要和杨城比起来,北麓的动荡都算不上什么了。

    可以说,这是扬州最关键的时候,如果在这个时候还出现了什么分裂的情况,杨城想要和北麓皇城抗衡,那就是天大的笑话了。

    王文阁不想压抑自己内心深处的想法不假,可是他也知道孰轻孰重啊!他却没想到自己的态度反而受到了肖遥的训斥。

    他的内心都有一些小委屈了。

    肖遥才不管这些,继续说道:“不管现在北麓也好杨城也好,多么的复杂,什么事情可以忍,什么事情不可以忍,咱们心里都得有点数。”

    武梧桐眨巴眨巴眼睛看着说了半天的肖遥,说道:“那你的意思是?”

    肖遥看着武梧桐,严肃说道:“这是在杨城发生的事情,郦王府就在扬州,不是我的意思是什么,关键还是要在于你,我只是觉得,该怎么做就怎么做。”

    “可是,如此一来……”

    肖遥摆了摆手,没等武梧桐将话说完,就打断了:“若是你现在就开始瞻前顾后的,还不如什么都别坐,去和武立认个错。”

    “不可能!”武梧桐被肖遥的话气坏了。

    “那我就做我想做的了?”武梧桐试探着说道。

    肖遥笑着说道:“做你该做的,剩下的,交给我就行了。”

    武梧桐乐坏了,立刻站起身离开。

    等武梧桐走了之后,赵丹玄和王文阁才用复杂的眼神看着肖遥。

    “肖遥,你到底想干什么啊?”赵丹玄气得不行,说道,“若不是比较了解你,我都要怀疑你是不是武立送过来的间谍了!”

    肖遥笑着说道:“我这么做,有什么问题吗?”

    “可是……”

    肖遥看了眼赵丹玄,说道:“赵丹玄,我跟你说啊,我才对你建立起来一点好感,别让我现在就看清你,还有你,王文阁,你们两都是文人,你们的想法,我也不知道,我就是一介武夫,我知道在什么问题上该坚持,什么问题上不该坚持,若是这一次武梧桐妥协了,即便以后她真的成为了北麓的女帝,又如何?她拿什么去面对北麓百姓?谈什么为了天下苍生?”

    王文阁和赵丹玄都是满脸省略号。

    他是武夫?

    自己是文人?

    这样的话,若是从别人嘴里说出来,赵丹玄和王文阁都不会有什么奇怪的感觉,但是这样的话从肖遥的口中说出来,不管怎么听着,都像是一种对他们的嘲讽。

    三人当中,最有文采的,似乎是肖遥吧?

    肖遥看到两人都是郁闷的表情,继续说道:“其实,我觉得这真没什么不好的,你们一开始就弄错了一件事情,咱们为什么非得笼络那些什么将军,知州的?话语权,掌握在我们手上,我们要做什么,也是要做给那数万将士,以及扬州一百万百姓看,不是几家几户。”

    说到这,肖遥又转过脸,看了眼赵丹玄,说道:“那个叫刘砚书的,修为如何?”

    “一重高手。”

    “彭无妄似乎也是一重高手吧?”肖遥问道。

    “是。”赵丹玄点了点头。

    “将刘砚书拉下来,让彭无妄顶上去。”肖遥说道。

    赵丹玄一听这话,便使劲摇头,说道:“不行,彭无妄实力虽然还凑合,可资历不够。”

    “资历不够,便打到他们服气,过了今天,你将彭无妄送到地字号军,布下一个擂台,谁要挑战彭无妄都可以,赢了,他来做这个将军!”肖遥说道。

    赵丹玄苦笑着说道:“即便他赢了,又能如何?别人或许也会口服心不服。”

    肖遥摇了摇头,说道:“我烦的就是你这样的书生了,你了解那些士兵吗?作为一个军人,他们的傲气,不比你们文人低,口服心不服的事情,他们更干不出来!”

    赵丹玄看肖遥如此自信,也不好多说什么了。

    反正结果如何,很快就能见分晓。

    肖遥又转过脸,看着王文阁,说道:“你最近不是很闲吗?这一次,有不少位置给你挑了,什么中书侍郎,知州,通判,你撒着欢的挑选,不过我觉得,这些都不适合你,那皇城不是有吏户礼兵刑工六部,杨城也得有,持此之外,什么大理寺,太常寺,有什么弄什么!哦,这个倒是不着急,毕竟还是得等地盘大一点了,才能规划,暂时你就先整个杨城总督吧。”

    “……”王文阁和赵丹玄已经彻底无语了。

    从肖遥的规划中,他们都感觉不到什么叫蓝图。这特么就是红果果的画大饼啊!这才哪到哪啊,就已经将杨城当成一个国家来算了?

    肖遥笑着说道:“其实,武梧桐想要做的,从来都不是夺权,而是推翻,重新建立一个皇权,这对于武梧桐而言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我对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也不是很了解,王文阁你懂得多,到时候需要设立什么位置的时候,你帮衬着点就好了。”

    赵丹玄忍不住咳嗽了一声,说道:“肖遥,咱们想的是不是有点远了?我觉得当务之急,还是想办法先将刘砚书的事情给善后了吧?”

    “武梧桐这不还没做什么吗?需要善后什么?”肖遥问道。

    赵丹玄算是看出来了,在这件事情上,肖遥淡定的都有些可怕。

    要么,这家伙心里早就已经计划好要做些什么了。

    要么,这家伙就是个缺心眼!

    “好了,不说这些没意思的事情了,洪道长和柳岛主他们回去了吗?”肖遥问道。

    赵丹玄心里又想骂人了,这就是当务之急的大事好不好?什么叫没意思的事情?

    即便心里郁闷,他嘴上还是立刻说道:“柳岛主已经回去了,洪道长还在府中,显然是放心不下你。”

    “那我过去串串门,你们聊着!”说完肖遥就立马闪人了。

    赵丹玄和王文阁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到了深深的无奈。

    这个肖遥的想法,真是一辈子都捉摸不透啊……

    肖遥问了下管家,知道洪飞升的屋子在哪边后,速度也快了一些。

    推开洪飞升的门,肖遥大大咧咧走了进去,脸上也带着笑容。

    洪飞升原本还在看书,看到肖遥后,脸上也露出了微笑。

    “醒了?”洪飞升问了一句。

    “嗯。”肖遥坐了下来,翻开茶杯倒了杯茶,说道,“你怎么没回去啊?”

    “看你没醒,还是有点不放心。”洪飞升无奈说道。

    肖遥点了点头。

    洪飞升稍微皱了下眉头,问道:“一重高手中期了?”

    肖遥笑了一声,说道:“这修为啊,想要提上去不简单,但是想要往下掉,还真不是什么难事。”

    “万事道理都是如此。”洪飞升说道,“老百姓挣点银两铜钱难得很,这要花起来,多少都不够了。”

    肖遥乐呵一笑,说道:“这个比喻打得不错。”

    “你准备在郦王府待多久?”洪飞升问道。

    肖遥收去脸上笑容,摇了摇头:“暂时还不知道,武梧桐这边终究不放心,得等她先站稳脚跟吧。”

    “这一次在北麓皇城,兵马俑秘密已经暴露,你能依仗的不多了。”洪飞升小声说道。

    肖遥沉默片刻,长舒了口气,微笑着说:“走一步看一步,实在不行,便拼命提高修为,豁出去了一人战天下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