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零八章 坑爹的故事
    若是老郦王走了,武立夺走了藩位,恐怕杨城五万兵马就按捺不住了。

    他们可不准别人欺负老郦王的孩子。

    可若是让他们为武梧桐卖命,其中难度也很大。

    并不是他们多么的不喜欢武梧桐,而是武梧桐太过于年轻,还是个女孩子,以前表现的更是嚣张跋扈,喜欢胡闹。

    他们凭什么觉得,这样一个小娃娃,能够带他们走下去呢?

    说到底他们只是不信任武梧桐而已,一个掌舵人表现出来的实力并不足以让所有人信服,那么这条船便没有办法远航。

    这个道理,王文阁和赵丹玄都明白,可他们都不知道短时间内让武梧桐做些什么,才能让杨城五万老兵对她树立起信心。

    武梧桐听完了赵丹玄和王文阁的话之后,也有些头疼。

    “还是等肖遥醒来再说吧。”武梧桐面露倦色说道。

    这个时候的她,还在肖遥的房间里,说什么肖遥不醒来,她就一直陪下去。这就是她的坚持,武梧桐总说,上次肖遥受了伤在桃花岛,她都没有好好陪伴,现在自己既然要将上次欠下的时间全部补回来了。

    赵丹玄和王文阁都叹了口气,没有多说什么,一起走了出去。

    其实武梧桐的态度,表现的已经非常明确了。

    肖遥不醒过来,她就没别的意思去折腾别的事情。

    “哎,郦王还真是有些不适合当皇帝……”赵丹玄忍不住说道,他也不怕这些话被武梧桐听了去,反正武梧桐压根就不在意这些,至于王文阁,他就更不在意了,他知道,王文阁这个时候心里也是这么想的。

    王文阁只是笑了笑,却没多说什么。

    赵丹玄忍不住问道:“我想不明白了,其实你也明白这些,为什么还愿意来杨城呢?”

    “你觉得,我是为了郦王吗?”王文阁问道。

    赵丹玄摇了摇头。

    王文阁深吸了口气,正色说道:“来杨城,有两个原因,第一,是因为皇城已经容不下我了,北麓也容不下我了,在不想离开北麓的情况下,我能选择的地方,就是杨城了。“

    听王文阁这么说,赵丹玄也点了点头。

    虽然这样的话,听着不是那么好听,可不可否认的是,这是事实。

    “第二,就是冲着肖遥了。”王文阁说道。

    赵丹玄稍微皱了下眉头。

    “我知道,我这么说你肯定会不乐意,觉得肖遥和你们郦王府其实并没有太大的关系。”王文阁笑着说道,“但是事实到底是不是这么回事,即便我不说,我想你心里也明白。”

    赵丹玄叹了口气,说道:“我还真没想到,想要笼络你的唯一办法就是肖遥。”

    王文阁笑着说道:“或许等时间久了,我也会觉得郦王其实是个有本事的人,只是现在还看不出来而已,她还需要成长,但是她成长需要时间,这个时间就只能靠肖遥帮她争取了。”

    赵丹玄点了点头,笑着说道:“虽然这话我听着不舒服,可你说的也挺中肯,不可否认肖遥确实是个有能力的人,我也很希望,郦王能在他的身上学到一些东西。”

    到了第二天,肖遥就醒过来了。

    醒来之后,他便皱起了眉头。

    正如洪飞升和那个老阉人说的那样,他的修为出现了倒退的情况。从二重高手,跌落到了一重高手。

    原本若只是使用鬼门秘术的话,并不会发生什么修为倒退的问题,可这一次他还受了非常严重的伤,伤势虽然不至于要了他的命,却让他很难恢复自身修为,最后只能跌落到一重高手的境界,好在这对肖遥而言也不算什么,毕竟他已经进入过一次二重高手,给他一些时间,再次进入二重高手境界,并不是太难的事情。

    唯一让他感到头疼的,是他刚醒来之后,听到的第一句话,就是武梧桐说的:“你在皇城说的话,是真心的吗?”

    肖遥是真的脑壳疼了。

    一开始在皇城,他都没想着自己还能活着离开,死了也就死了,直接一点,坦然面对着自己内心的想法,没什么不好的。

    可,他没死,武梧桐也没死。

    之前说的话,武梧桐也记得清清楚楚。

    肖遥该怎么办?他能怎么办?

    总不能真的接受武梧桐吧!

    他不是不愿意这样,只是不敢这样,这一次来到灵武世界,他便有自己害怕的事情。

    害怕自己再也回不去了,那李潇潇和夏意星粉蝴蝶怎么办?

    他不怕死,却怕让那些一直等待着自己的人,等不到自己回去。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这是一件多么残忍的事情啊?想一想肖遥都感觉非常可怕。

    好在肖遥依然为自己能不能回去,做着奋斗,只是等他真的回到了地球,回到华夏,之前那个世界,他觉得自己肯定不会再次来到灵武世界了,那个时候该怎么办?难道让武梧桐一直等下去?

    他不是那样自私的人,思来想去,肖遥也只能继续装傻充愣,谎称自己头疼,还要继续休息。

    “行了,之前的事情,我就当你没说了,行了吧?”武梧桐瞪了眼蒙在被窝里的肖遥,被气坏了。

    肖遥还是不愿意出来,用被子将脑袋蒙住。

    “你怎么跟缩头乌龟似得啊!”武梧桐被肖遥气乐了。

    肖遥从被子里钻了出来,说道:“现在外面怎么样了?”

    “还不好说,武立那边也没什么大动作,相比也是需要调整片刻,不过,皇城四周倒是暗流涌动,恐怕武立也在暗暗做着准备了。”

    肖遥笑了一声,说道:“那武立怎么说也是北麓的皇上,他要是什么都不做,才是真的奇怪了,当下最重要的,是杨城这边要迅速作出反应,首先你得将你手底下能用的兵马全部整合起来,先守住杨城这一快对方,想办法夺取地势上的优势,等到站稳了脚跟之后,才有资格和武立打擂台。”

    他说完这番话,就发现武梧桐正瞪大了眼睛盯着他。

    肖遥伸出手,在自己的脸上摸了摸,发现也没多什么脏东西,便问道:“怎么了?我脸上可有花?”

    “那倒不是,只是有些惊讶,你说的这些,我师父和王文阁也是这么说的。”武梧桐笑着说道。

    肖遥一愣,哈哈笑道:“王文阁都已经到了?”

    “你知道你睡了多久吗?他早就到了好不好。”武梧桐没好气道。

    肖遥觉得武梧桐说的简直就是废话,自己都睡着在呢,怎么可能知道睡了多久……

    这一觉睡得肖遥也是神清气爽,穿好了衣服简单洗漱一番之后,刚走出屋,恰好遇到王文阁和赵丹玄两人,看他们的架势,大概就是来找武梧桐或者是看自己的。

    “肖遥,你醒了?”王文阁看到肖遥之后激动不已,赶紧冲上去,问道,“你没事吧?脑子还行吧?”

    肖遥气的没一脚将这家伙踹飞出去,这说的什么话,什么叫自己脑子还行?

    自己脑子一直都还行好不好?

    “放心吧,我就是傻了,也比你聪明。”肖遥没好气道。

    王文阁一听乐坏了,说道:“这么一说,就是真的没什么事了。”

    “你们这是要做什么?”肖遥问道。

    “哦!对了!你不说我都差点忘了,还有正事呢。”王文阁说完,看了眼赵丹玄,说道,“赵先生,您来和郦王简单说一下吧。”

    赵丹玄点了点头,看着武梧桐,说道:“郦王,杨城里这段时间闹了一件事情,沸沸扬扬的。”

    武梧桐楞了一下,问道:“什么事情?”

    赵丹玄苦笑着说道:“郦王,咱们能坐下慢慢说吗?”

    武梧桐这才回过神,脸悄悄红了一下,重新回到了肖遥的屋子里,等坐下之后,赵丹玄也将之前得到的消息完完整整说了一遍。

    说起来到也简单,杨城的中书侍郎,名为汪旁,四十多岁,未到五十,可这家伙的儿子,倒是个不省心的主,二十多岁,成天游手好闲,以前武梧桐也喜欢在杨城折腾,那汪旁的儿子,自然知道什么人惹不起什么人惹不起,所以他折腾的圈子,和武梧桐的圈子是完全搭不上关系的,现在武梧桐认真起来不去理会这些事情,汪旁的儿子便开始无法无天了。

    七天前,汪旁儿子伙同一群膏粱子弟,将一个卖书画的小姑娘带到了城外糟蹋了。

    那卖书画的小姑娘老爹咽不下这口气,立刻报官,杨城知府一层层推拖下去,让一个小知县来断事,还一直拖着。

    除了汪旁的那个儿子,其他的几个膏粱子弟,都不是一般人,有杨城通判儿子,有知州的侄儿,其中最特殊的,还得是刘砚书的儿子。

    刘砚书这个名字听着书香气很重,可本人身上却没有半点书卷气。

    要说起来,刘砚书也算是老郦王的老部下了,更是武梧桐手底下的一个将军,统领地字号军约一万三千人。

    听完了赵丹玄的叙述之后,肖遥回过神,一巴掌拍在大腿上,说道:“说到底,就是一群各种二代坑爹的故事嘛!”这样的事情不要说在灵武世界了,即便是在地球上都没少发生过,算是比较常见的。

    不一样的是,以前肖遥在听闻这些故事的时候充当的角色只是一个看客,可这一次,他和武梧桐都要当起主审官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