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零七章 最关键的点
    其实赵丹玄知道,武梧桐少说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那就是,武立为什么愿意和肖遥谈判?谈判这种事情必须要建立在两方势力相当的情况下,若是差距太大,占据很大优势的一方,凭什么要选择谈判呢?

    即便是洪飞升和柳折枝,也不足以决定走势。

    另一点就是,肖遥又是依靠着什么,坚持到洪飞升和柳折枝到达的呢?

    他知道,这些都被武梧桐给隐去了,可他也明白既然武梧桐不愿意说,自己便不能去问。

    其一,他并不愿意为难自己的这个小徒弟。其二,现在的武梧桐是郦王,他现在只不过是郦王的幕僚,若是作了喧宾夺主,便是犯了大忌,作为一个聪明人,赵丹玄肯定不会犯下这么低级的错误。

    赵丹玄的不追问,也让武梧桐无比轻松。

    肖遥昏迷期间,洪飞升和柳折枝也只是都留在郦王府。

    原本,他们并没有这个必要,可洪飞升始终放心不下。

    过了五日,肖遥还是没有醒来,洪飞升便让柳折枝先回桃花岛了,毕竟桃花岛现在高手不多,武梧桐先回去,他也能安心一些。

    柳折枝一开始还有些不愿意,可觉得洪飞升说的也都有道理,就没有坚持了。

    毕竟洪飞升输得多也都是对的,这才刚刚得罪了北麓的武立,即便在他们看来,现在武立也不可能还有心思去想着对付桃花岛,可该做好的防备还是要有的。

    毕竟武立怎么说,也是一国之君,不是什么小角色,他们能不去防备吗?

    等柳折枝回了桃花岛之后,洪飞升也放心了许多,否则始终惦记着什么。

    第八天的时候,武梧桐的大师兄彭无妄也回来了。

    他刚回到郦王府就看到了武梧桐,顿时露出了一副见到鬼的表情。

    等听闻肖遥重伤,以及皇城里发生的事情后,他才恍然大悟,同时后悔不已,嘴里直说道:“若是早知道这样,我也就不回来了,还能和肖遥并肩作战……”

    虽然以彭无妄的实力,即便留下来也帮不上肖遥什么忙,但是洪飞升对彭无妄的表现还是比较满意的。

    相比较于赵丹玄,他觉得这个叫彭无妄的年轻人更有人情味。

    自从前段时间,赵丹玄让洪飞升感觉不痛快后,虽然洪飞升并没有处处避开赵丹玄,但是可以看出来,他心里已经将赵丹玄画了出去。简单的说,他并不想和赵丹玄交朋友。

    赵丹玄将这些都看在眼里,虽然有些郁闷,可也不好多说些什么,他是个聪明人,他知道如果自己过度解释的话,不但不会拉近自己和洪飞升之间的关系,只能让洪飞升越来越小看他。

    交朋友的时候要放低姿态,这一点固然不错,但是绝对不能没有姿态。

    而且赵丹玄也明白,洪飞升原本就是那种心高气傲的人,这种人若是能够做朋友,自然是好事,但是如果没有办法交朋友,也只能说自己的运气不好,没有办法强求。

    又过了五天,郦王府又多了两个人。

    王文阁以及兰菲。

    看到这两人,武梧桐还是有些惊讶的,甚至有些不开心。

    之前王文阁来过郦王府一次,那一次就是站在郦王府对立面的,虽然表现的不是特别明显,也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可武梧桐心里始终还是觉得不舒服,可听闻王文阁和肖遥之间发生的事情,以及从彭无妄的口中知晓了王文阁在庙堂之上的仗义执言,原本的那些不痛快,瞬间消散了。

    倒是王文阁,对于老郦王的死,始终介怀,觉得自己应该承担一部分的责任。

    武梧桐对此,也只能叹了口气,她比谁都清楚,自己父亲的死,和王文阁一点关系都没有。

    “若是我爹不想死,这天底下,谁也杀不死他。”武梧桐对王文阁说。

    王文阁到底能不能理解,武梧桐不知道,但是她已经将自己的意思表达的非常明确了。

    听闻王文阁这一次来到郦王府就是为了帮忙之后,赵丹玄可乐坏了。

    虽然他这么些年一直都待在郦王府没有出去过,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和外面失去了联系,外面到底发生了些什么,他还是知道的。

    王文阁写的书,在庙堂之上发表的一些言论,在武立等人看来,或许是有些太过于冒进了,可是在赵丹玄看来,王文阁的眼界很长,看到了很多别人看不到的事情,想到了很多别人不曾想的事情,敢做一些别人不敢做的事情。

    这样的年轻人,对于赵丹玄而言,就是真正的人才。

    赵丹玄愿意进入郦王府,赵丹玄更是如获至宝。

    其实最重要的是,赵丹玄从王文阁的身上看到了自己年轻时候的影子。

    当年,很多王文阁身上的标签,也是贴在他的身上。

    对于赵丹玄而言,北麓不理解王文阁,那是北麓的损失。

    这样的话,也算是为自己说的。

    在听闻肖遥重伤后,王文阁也表现的非常紧张,听闻肖遥没有生命危险,他才算是松了口气。

    “哎,肖先生,才是天之骄子啊!”王文阁忍不住感叹道,“我和肖先生若是站在一起,那我变成了米粒之光。”

    赵丹玄摆了摆手,笑着说道:“其实,你也不需要如此妄自菲薄。实际上,很多方面肖遥都是比不上你的。”

    他的这一番话,不但没有让王文阁感到自己受到了安慰,反而让王文阁大怒。

    “你放屁!”王文阁就差指着赵丹玄的鼻子骂了,即便这个家伙,是武梧桐的师父,那又如何?胡说八道,就是不信!

    王文阁原本就不是那种特别喜欢听好听话的人,更何况,这还是在胡言乱语。

    “赵先生,我敬你是前辈,现在晚辈斗胆问你一句,肖遥哪点不如我?!”王文阁问道。

    赵丹玄:“……”

    他觉得王文阁还真是个人才,硬是将“肖遥哪点不如我”,吼出了一副“我哪点不如肖遥”的气势。

    这很值得骄傲吗?

    “论文采,肖遥诗词歌赋样样精通,甚至可以流传百世。论武功,肖遥年纪轻轻便已经在修仙上登峰造极,甚至可以在北麓皇城来去自如。论相貌,肖遥年轻英俊,器宇不凡。论眼界,和他的第一次见面,便从他口中听到君民论——你说,他哪点不比我强?”

    赵丹玄沉默了。

    他仔细想了想,忽然觉得,王文阁说的很有道理啊!

    仔细说来的话,肖遥简直就是个全能人才。

    其实,赵丹玄心里藏了一句话,却没说。

    他想要告诉王文阁,他和肖遥最大的差别就是:王文阁能够为郦王府所用,为自己所用,但是肖遥,却不能!

    他能尝试着去驾驭王文阁,将王文阁磨砺成一把披靡天下的刀。

    可肖遥,却用不着他磨砺。

    那小子原本就是一把可以破天的剑,他握不住。

    只是这些话,赵丹玄也只能在心里想想,嘴上断然不能说出来,他哪怕是个缺心眼也知道这样的话说出来会让王文阁有一种受到羞辱的感觉。

    感情你之所以瞧得起我,是觉得我可以给你当小弟啊?

    即便这是事实,赵丹玄也不能说。

    接下来,赵丹玄又和王文阁就目前北麓局势展开了一场辩论。

    辩论中,王文阁还真是一点都不给赵丹玄这个前辈面子,赵丹玄也没有表现出丝毫要礼让晚辈的样子,两人争的面红耳赤,桌子都要被他们给拍碎了。

    可不管怎么吵,他们也不会翻脸,等安静下来,又开始继续说道,相视一笑,颇为惺惺相惜。

    武梧桐想着,能将王文阁拐到北麓,应该是肖遥送给她最大的礼物了。

    甚至有的时候,武梧桐都会想,肖遥是不是比起自己更加适合郦王这个身份。

    若是将这个位置让给肖遥的话,以肖遥的实力,想要将整个北麓吞下,肯定不是什么难事。

    可她知道,肖遥对这些也没什么兴趣,若不是因为现在自己就在漩涡的中心,肖遥也肯定不会趟这趟浑水。

    不过,既然自己都已经选择做了,就没有半途而废的理由,只能一条路走到黑。

    正如肖遥说的那样,要兵临皇城!

    此时,赵丹玄和王文阁也商量起了第一步。

    以雷霆之势,迅速将杨城边的青鸟郡占据下来,其主要目的便是因为杨城地势并不算太好,若是武立发了疯一般要攻下杨城,从青鸟郡出手,是最直接的,青鸟郡的地势就像是一把利剑,直指向杨城咽喉!

    当初,武立让老郦王来到杨城做封疆藩王,怕也是考虑到了杨城的地势,这也没什么不正常的,那样的人走一步看三步,都是应当的。

    若是真的攻下了青鸟郡,杨城便是真的易守难攻了,可当下,最重要的便是要开始调动兵权,即便郦王府掌握八万人,能为他们所用的,又能有多少呢?

    这便是摆在王文阁和赵丹玄面前的难题了。

    “那武立从别的藩王手中夺过来的三万人,不得用,他们骨子里还是觉得北麓皇权好的,原本就被郦王府握在手中的五万人,若是老郦王还在,他们肯定死心塌地,甚至觉得,郦王府早就该从北麓脱离出去了,可现在,老郦王不在了,郡主殿下成为新郦王,即便是他们愿意看到的,但是,他们却未必愿意为新郦王卖命。”赵丹玄简单解释道。

    王文阁深吸了口气,苦笑着说道:“若是如此说来,这最关键的点,还是在郦王身上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