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零五章 修为倒退
    肖遥感觉自己很快就要撑不住了。

    可他知道,自己现在绝对不能倒下。

    倒下,就真的倒下了,这个老阉人绝对不会给自己爬起来的机会,除非是洪飞升出手,可这样就违背了他的本愿。

    之所以要答应和对方一对一决斗,不就是为了不要将洪飞升柳折枝两人卷进来吗?

    肖遥原本并不是一个矫情的人,可自己现在的想法,连他自己都会觉得太过于矫情了。

    想到这些,他不免露出了一丝苦笑。

    自己也是个矛盾的人啊……

    他缓缓爬了起来,尽可能站直了身体。

    看着朝着自己逼近的老阉人,肖遥深吸了口气,再次燃起熊熊战火。

    “来吧!”肖遥怒吼了一声,头顶之上再次悬起万道剑影。

    肖遥抬起腿,往前迈出,落下的那一刻,万道剑影便朝着老阉人疾飞而去,金色一片,看上去颇为壮观。

    分剑术!

    肖遥之前已经用过了分剑术,所以看到这一幕,老阉人也没有觉得多么的压抑。

    而且,之前肖遥运用分剑术的时候,老阉人便发现,肖遥操控这么多剑影,实际上威力并不是很大。

    以肖遥现在二重高手的修为,对付一些金丹期凝丹期的修仙者还行,可哪怕只是一个一重高手,都能轻易破解。

    更何况是自己呢?

    老阉人伸出手,万道剑影便在他的面前停了下来。

    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毕竟这是一件非常有成就感的事情。

    看到这一幕,那些禁军们也是连连叫好。

    之前肖遥的分剑术,还真是将他们折磨的够呛,不少人都死在了肖遥的分剑术上。

    可现在呢?自己这边的人,只是随便伸出一只手,便将这万道剑影给挡了下来。

    什么叫牛掰?这就叫牛掰啊!

    什么叫大佬?这才是真正的大佬!

    听到周围的叫好声,老阉人也飘飘然了。

    可就在这时候,忽然一把看上去普普通通的铁剑,却忽然从剑影中脱颖而出。

    这一刻,老阉人的瞳孔都已经骤然收缩。

    等他想要在将那把铁剑当下的时候,万道剑影又伺机而动,一起朝着老阉人落下。

    老阉人想也没想,赶紧运转起体内灵气,形成一股灵墙,将那些剑影挡在外面。

    还没等他再次松一口气,那把看着普通无华的铁剑,便从他的灵气墙体中传了过来。

    他下意识伸出手再去挡,可那把铁剑却在他的胳膊上拉出一条长长的血口。

    忽然,铁剑再次被肖遥握到手中。

    这时候,老阉人才发现,肖遥已经到了他的面前。

    之前他的注意力,都在剑影上,压根就没注意肖遥是什么时候靠近的。

    “给我去死!”肖遥怒吼着,咆哮着,手中的铁剑疯狂转动,也牵引着肖遥的身体转动着,整个人看着就像一个在空中旋转的脱落。

    旋转的速度越来越快,肖遥的身上也散发出了一道金芒。

    铁剑没有从老阉人的体内横穿而过,却在老阉人的胸口留下了一道血口。

    这时候,老阉人也回过神来,再次意识到自己大意了。

    他吃亏,就吃亏在自认为很了解肖遥那分剑术上。

    若是他和之前一样,始终保持着警惕,肖遥想要伤到他,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还有就是,这个时候,他也意识到肖遥手中的铁剑非常不简单,铁剑刺破他的胸口,也往他的体内灌注了一种奇异的能量。

    那股能量,没有办法被他从体内逼出去,更没有办法,被他的灵气同化。

    “这是……剑意?”老阉人心里想到了这个词汇之后,又被自己的想法给吓了一跳。

    这怎么可能?

    即便肖遥从小便开始练剑,也不可能在这些年便领略到剑意吧?

    即便是在灵武世界,从古至今,能领略到剑意的,能有几人?

    最近的一个,似乎就是那两万铁骑一剑破的许狂歌了。

    许狂歌是什么人?那可是已经飞升的仙人啊!

    肖遥有什么能耐,能领略到剑意?

    他自然想不到,这剑意,便是许狂歌留给他的。

    虽然很少,却也足够肖遥去开窍,去慢慢领略了。

    老阉人最后也一脚将肖遥给踹飞了出去,这一次肖遥是真的爬不起来了。

    鬼门秘书虽然能提高自己的修为,可持续的时间实在是太短了,他根本就没有站起来的力气,体内的灵气还在抽离着。

    更何况,现在的他还身负重伤,能留着一口气,就已经算是运气不错的了。

    那老阉人一只腿跪在地上,胸口鲜血止不住的往外流,他脸上的表情看着也没有办法淡定了。

    就是因为那股剑意,短时间内他想要止血,都做不到。

    可是,他依然有机会,挣扎着站起来去肖遥弄死,但是他知道,那样一来,他自己可能也会死,现在最正确的做法,就是什么都不做,赶紧开始疗伤,即便不能封住血口,也要放缓血液流出的速度,否则在这么下去,自己得流血而死。

    他盘腿坐在地上,已经开始运转着心法。

    “这一局,怎么说?”洪飞升走到肖遥跟前,将他从地上拉了起来,背在背上,这样的动作,他早就已经轻车熟路,反正又不是第一次背着肖遥了。

    武立看着盘腿坐在地上运功疗伤流血不止的老阉人,又看了眼趴在肖遥背上不知生死的肖遥,刚打算开口,老阉人的声音却忽然传来。

    “皇上,这小子即便不死,恐怕修为也会倒退很多,甚至,浑身修为散尽,虽然我不知道他到底是用什么样的法子提高自己的修为,可不管是什么样的方法,都会对他的修为造成很大的影响,更何况他还受了那么重的伤,即便疗伤,要需要三年五载的时间了。”

    老阉人的话说完,武立脸上也露出了吃惊的神色,接着便是狂喜。

    “既然是这样,拿这一场就算是平局吧!”武立笑着说道,“洪道长,柳岛主,肖遥和武梧桐,你们带走便是,不过,既然是平局,你们也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洪飞升皱了下眉头,耐着性子说道:“说吧,什么条件。”

    “等过了几天,武梧桐便是我北麓的敌人,这也是北麓和郦王府的事情,二位……”

    虽然武立的话只说了一半,但是洪飞升已经知道对方想要表达的意思了。

    沉思了片刻之后,他点了点头,说道:“我今天只是来带走肖遥和武梧桐的,但是你和武梧桐之间的事情,和我便没有什么关系了。”

    洪飞升说的,就是武立想要听的。

    他哈哈笑了一声,说道:“既然是这样,我就放心了,轻便吧!”

    其实,洪飞升也不想这么轻易答应。

    可他知道,以肖遥现在的身体状况,能保持清醒就已经非常不错了,想要继续操控青铜兵马俑根本是不可能的,没了青铜兵马俑,他和柳折枝即便使出浑身解数,也不可能将肖遥和武梧桐带出去。

    也就是武立现在不知道这一点,否则肯定不会这么好说话了。

    肖遥也知道洪飞升的担心,所以挣扎着使出最后的力气,将青铜兵马俑收了起来,这一过程中,他一动不动,甚至都没有睁开眼,就是不愿意造成这兵马俑必须由自己操控的样子。

    这一手也确实唬住了武立,他并没有反悔之前的决定。

    洪飞升背着肖遥,柳折枝带着武梧桐傻猴等人,一起飞起离开。

    等出了皇城之后,洪飞升才松了口气,可速度却一点都不敢慢下来,生怕被人截杀。

    他们也没有放弃飞行这样的方式,反正现在他们都已经和武立翻了脸,谁还在意他们飞行的方式会不会激怒武立啊?

    因为是化虹飞行,洪飞升和柳折枝的速度也快了很多,原本需要一个月的路程,两人只用了一天的时间。

    路上虽然引来不少修仙者的惊讶,可现在洪飞升和柳折枝哪里还顾得上这些?

    一路到了郦王府,洪飞升将肖遥送回了他的房间里。

    刚走出来,武梧桐便担心问道:“洪道长,肖遥他……”

    “受了伤,不过,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洪飞升说道。

    听洪飞升这么一说,武梧桐才松了口气。

    可看到洪飞升依旧愁眉不展之后,武梧桐立刻有一种不安定的感觉了。

    “洪道长,还有什么是你没说的吗?”武梧桐问道。

    洪飞升想了想,说道:“肖遥现在的情况有点特殊,即便醒过来,可能也会出现修为倒退的情况,所以你还是做好准备的好。”

    “修为倒退?”武梧桐一愣,愕然道,“之前那皇城里的老阉人,说的都是真的?”

    “嗯。”洪飞升叹了口气,说道,“若是仅仅提高自己的修为,还不足以造成这样的局面,可现在肖遥还受了重伤,这便对他的修为恢复造成了极大的影响,至于等他醒来以后会是什么修为,现在我也没有办法下定论。”

    武梧桐脸色苍白。

    对于一个修仙者而言,修为实在是太重要了。

    还有什么比修为倒退更可怕的呢?

    肖遥从一重高手,进入二重高手修为,付出了多少努力,可这么快,就要修为倒退了吗?

    武梧桐不敢想象肖遥醒过来时候发现自己修为倒退时候的表情。

    “洪道长,没有别的办法吗?”武梧桐咬着嘴唇忍着眼泪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