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零四章 可怕的对手!
    肖遥的实力,瞬间从二重高手,进入三重高手中期境界。

    洪飞升柳折枝等人都满心讶异,不明所以。

    那个老阉人,显然也感受到了。

    他一开始也是感到无比的惊讶,接着就是紧张了。

    他在想,肖遥之所以答应愿意和他比试,是不是就是因为他已经有了必胜的信心。

    一想到这些,他顿时紧张起来了,甚至都不想要和肖遥比试了。

    可转念一想,即便肖遥现在提升了自己的实力,不过也只是在三重高手的修为而已,以自己的实力,一个三重高手修为的修仙者,算得上什么呢?

    他觉得自己还是有十成胜算。

    既然是这样,自己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想到这些,他也轻松了很多,看着肖遥的眼神都写满了轻蔑。

    “来吧。”老阉人哈哈笑道,“我倒是想要看看,你到底有多大的能耐!”

    肖遥想也没想,直接掏出了黑龙刀,这才是他最大的依仗。

    “嗯?”看到黑龙刀时候,老阉人的脸色明显变了一下,嘴角都开始轻微抽搐着。

    “这是……神器?”虽然他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但是他相信自己的直觉。

    肖遥掏出来的这把刀,竟然就是罕见的神器!

    他深吸了口气,看着肖遥的眼神也再次发生了变化。

    他想着,这个年轻人,倒是是什么身份啊?

    先不说,他能有大仲王朝遗留下的两万兵马俑,现在又掏出神器,这还认识洪飞升和柳折枝。

    虽然武梧桐也认识,可是从老阉人的角度看,武梧桐之所以能和这两人认识,可能还是和肖遥有很大的关系。

    这一切,都在一个人的身上,那这个人到底是什么身份呢?

    虽然肖遥看上去非常年轻,但是在老阉人看来,这小子绝对有什么通天的能耐,否则,不可能有这些青铜人,更不会有神器。

    他甚至在想,若是自己真的将肖遥给杀了,会不会给北麓带来什么灭顶之灾。

    其实,老阉人想的问题,武立心里也在想着。

    他现在彻底慌乱了。

    即便他不是什么修仙者,也知道神器意味着什么。

    他思考的问题,和老阉人也是一样的。

    那就是,这个叫肖遥的年轻人,到底是何方神圣啊?!

    简单想想,都让他觉得惊悚不已。

    可这时候,他已经别无选择了。

    不管肖遥活着还是死了,对他们的威胁都是巨大的。

    想到这些,他也忍不住感慨一声,这一切都是因为武梧桐的运气好啊!若是肖遥能够为自己所用,即便是大秦王朝来犯,他都能多一些底气了……

    可,一切都是事与愿违的。

    肖遥不是他的人,还是他的敌人。

    他能怎么办呢?他也很无奈啊!

    肖遥并没有耽误太多时间。

    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提高自己的修为,除了燃烧自己的精血之外,就是用鬼门秘术了。

    可鬼门秘术的时间很短,而且,副作用很大。

    肖遥之所以用这样的方法,也是因为自己彻底没有办法了,但凡有一点办法,他也不会这么做,毕竟,副作用实在是太大了,更何况,时间还这么短,自己和对方原本就有很大的实力差距,想要在这样的实力差距下,做到不被斩杀都已经非常困难了,更何况还要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击败对方呢?

    其实,肖遥也是没信心的。

    他只是觉得,自己应该努力一把,哪怕自己真的不是眼前这个老阉人的对手,只要自己努力了,也就足够了。

    说这些的时候,肖遥的身体已经动了起来。

    他高高举起手中的黑龙刀,身体凌空而起,手中黑龙刀在虚空中无限放大,形成一道幻影。

    旋即,手起刀落,一股磅礴气息卷起,朝着老阉人袭去。

    老阉人也是脸色大变,虽然这还没有接上,可他已经能感受到了压迫力。

    这让他感到无比的惊讶,毕竟现在的肖遥,也不过只是三重高手的修为,这只是第一招,竟然就能让自己感到压迫力。

    这要是换做别人,他肯定会觉得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可放在肖遥的身上,他忽然觉得,正常了许多。

    大概就是因为这个年轻人已经给自己创造了足够多的惊喜了吧?

    从大仲王朝的青铜人,到洪飞升柳折枝的到来,再到这手中的神器,又到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提高自己的修为。

    不管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在肖遥的身上发生,似乎都是顺理成章的。

    “这可真是个可怕的年轻人啊,此人不死,北麓大乱!”老阉人心里想着,眼神中也闪过了一道寒芒。

    他并没有选择坐以待毙,反而还朝着肖遥冲了过去,身体化作了一道白虹,与那道刀气撞击在一起。

    破开刀气,他和肖遥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

    近在咫尺!

    这一刻,洪飞升等人的心都已经提到了嗓子眼。

    只要肖遥有受到半点威胁,洪飞升就会立刻动手。

    毕竟肖遥面对这个老阉人,劣势实在是太大了。

    他怎么能眼睁睁看着肖遥死在这里呢?

    他有半点的犹豫,或许就会造成肖遥的死亡。

    这是他绝对不愿意看到的!

    然而,就在那老阉人到了肖遥面前的时候,一道白光忽然从肖遥的体内窜了出去。

    伴随着一声嘶鸣,雪蛟的身体狠狠撞击在老阉人的身上。

    老阉人的身体立刻倒飞出去,落到地上,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雪蛟如此撞击,倒是一点事都没有,才是真的奇怪了。

    躺在地上的老阉人,嘴巴刚张开,便是一口血喷了出来。

    刚才拿一下,给他的五脏六腑都形成了强烈的撞击。

    肖遥站在雪蛟之上,看着老阉人,眼神淡漠。

    “雪蛟?”武梧桐惊呼了一声。

    柳折枝看了眼武梧桐,好奇问道:“你认识?”

    “之前便见过,我就说肖遥不会这么傻,原来是藏了一手呢!”武梧桐松了口气。

    对于雪蛟的存在,洪飞升也是知道的。

    只是,他之前并没有想到这些,早就已经选择性遗忘了。

    看到雪蛟从肖遥的体内迸发而出,他才忽然回过神。

    一开始还有些激动,可看到老阉人重新爬起来之后,他的眉头便有皱了起来。

    “那老阉人毕竟是四重高手,刚才拿一下若是换做一个三重高手,说不定都能被肖遥秒杀,可……”洪飞升的话,并没有说下去,可想要表达的意思已经非常清楚了。

    可以说,肖遥已经做得非常漂亮了,但是那老阉人的实力,实在是比肖遥强太多了。

    那老阉人虽然受了伤,却还能爬起来继续战斗。

    这对于肖遥而言,绝对不是什么好消息。

    或许对于肖遥而言,雪蛟的出现,已经是他最后的底牌了。

    原本就是想要趁其不备,一击毙命。

    可他实在是高看了自己,也低估了对手。

    这个老阉人若是真的那么容易就被他斩杀了,恐怕也不配成为四重高手了。

    肖遥看到老阉人重新站了起来,脸上的表情看着也有些难看了。

    正如洪飞升所想的那样,雪蛟的出现,其实已经是肖遥的最后一张底牌了。

    可这最后一张底牌,却依然没有将那老阉人怎么着。

    雪蛟现在也不过是一重高手的修为,在老阉人的面前,雪蛟几乎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

    老阉人擦了下嘴角的血迹,看着半空中的肖遥,笑了一声,说道:“也难怪你敢答应和我一对一决斗,原来是有了打算,可你以为,这样便能杀了我吗?”

    肖遥冷哼了一声,懒得和对方废话,再次运转起了体内的灵气,同时调动着体内的元婴,伴随着一声怒喝,手中黑龙刀再次闪耀出一道黑光,犹如天边一线。

    狂浪,再次朝着老阉人汹涌而去。

    老阉人当下也不敢有半点的迟疑,赶紧再次出手,一道白光从他的掌心中迸发而出,与肖遥的黑龙第二刀撞击在一起。

    一股爆破声,从半空中传来,等到风平浪静,肖遥的身体已经摇摇欲坠。

    过了一会,他只能先从高空中飞下来,脚刚落地,就一屁股摔在了地上,嘴里大口大口呕血,之前的能量碰撞,对他的冲击也是很大的,此时他感觉自己身体里的血液都在翻江倒海。

    在看那老阉人,虽然之前也往后退了不少步,可脸色也只是稍微便的有些苍白,脑门上也多了一些汗珠。

    比起肖遥的情况,他不知道要好上多少了。

    肖遥的黑龙第二刀“斩空”,配上他现在的修为和体内的元婴,差不多已经有了四重高手的一击。

    可即便是这样,却还是没有占到任何的便宜。

    实力的差距,还是太大了。

    “看来,我也没自己想的那么厉害啊……”肖遥苦笑了一声,对自己说道。

    老阉人的情况比起肖遥虽然好上很多,但是此时他的心里却一点都不平静。

    他是知道肖遥的,实际上只是个二重高手,可在他那么多的底牌上,竟然能凝聚出四重高手一击。

    如果,肖遥不是一个二重高手,是一个三重高手,在拿出了这么多的底牌后,与自己战斗,自己还能活着吗?

    答案,似乎是显而易见的。

    即便自己能够活着,成为最后的胜利者,恐怕也会付出所有修为,作为代价。

    想到这些,他的额头上都开始冒着冷汗了。

    这是一个可怕的对手!

    (今天的这一章算很慢了。这几天一直都在鼻塞,嗓子疼,可也没当回事,抽烟还是抽烟,熬夜还是熬夜,然而昨天晚上十二点,感觉脑袋很重,躺在床上想睡觉,觉得睡一觉就好,到了晚上三点多,才觉得严重了,赶紧打车去了附近的小诊所,三十九度,重感冒,这几天的更新压力又很大,每天都是两三万字的更新,多的时候还是四万字的更新……今天如果撑不住,老步便去休息休息,若是还能撑着,就多写几章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