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零二章 一个比一个不要脸
    看到洪飞升和柳折枝,肖遥一开始还有些惊讶,但是等回过神来,也就不惊讶了。

    他只是没想到,这两人竟然能来的这么快,时间掐的这么准,毕竟自己也就是这几天才到的皇城。

    洪飞升气冲冲冲到了肖遥的跟前,伸出拳头就被肖遥的胸口来了一下。

    “我说你小子咋回事啊?走之前我是不是千叮咛万嘱咐,要是遇到什么解不开的麻烦,就赶紧告诉我?”洪飞升说道。

    肖遥摸了摸鼻尖,苦笑着说道:“这不是不想将你们都拉下水吗?”

    洪飞升只能摇头叹息。

    其实肖遥给他的回答,也是洪飞升之前才想到的。

    这时候柳折枝也走了上来,轻抿了抿嘴唇,笑着说道:“看来,飞升还真是够了解你的。”

    肖遥一愣,问道:“怎么说啊?”

    “当他知道武梧桐被扣押在皇城内后,便知道你小子肯定要做些不理智的事情,这便带着我往这边赶了。”柳折枝说,“而且,他也知道,你哪怕战死,也不会告诉他。”

    肖遥哈哈笑了起来。

    如此一说的话,肖遥倒是能理解为什么洪飞升能够来的这么及时这么快了。

    感情在武梧桐被扣押在皇城的时候,这两人便已经开始赶路了。

    而且,他还是才意识到,感情洪飞升真的这么了解自己啊!

    洪飞升和柳折枝的出现,也让武立的等人傻了眼。

    他即便再傻,多么的不关心修仙界的事情,可洪飞升和柳折枝两人长什么样子,他还是认识的。

    一开始看到洪飞升和柳折枝,他还在好奇,这两个高手怎么会来到北麓。

    在看到接下来的一幕之后,他脸上的表情难看到不能再难看了。

    这个家伙,竟然与洪飞升和柳折枝如此熟络?

    这关系得多不一般啊!要知道一般的修仙者,是都不想和庙堂扯上关系的,更不会有什么不开眼的修仙者选择和皇权为敌。毕竟,再厉害的修仙者也挡不下数万兵马。

    站在武立身后的老太监,脸色也无比难看了。

    他也没想到,今天的事情竟然会招惹来如此强大的洪飞升和柳折枝。

    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了?

    那小子何德何能,能让洪飞升担心?

    这时候,洪飞升又转过脸,开始训斥武梧桐。

    “你也是的,遇到了麻烦,就不知道托人来桃花岛找我们吗?”洪飞升皱着眉头问道。

    武梧桐笑了一声,说道:“自然是担心连累到洪道长和柳岛主。”

    “这有什么连累不连累的,之前你回来的时候,我对你的态度也不够好,现在还得和你说声抱歉了。”洪飞升说道。

    武梧桐是个聪明的女子,自然知道该说些什么,笑着道:“有吗?我觉得洪道长对我的态度一直都挺好的啊!把我当成亲妹妹一般。”

    洪飞升再傻,也不知道在这个时候不该在这个问题上较真,既然武梧桐都这么说了,他便也一笑而过。

    武立看到武梧桐和洪飞升竟然也如此熟络,脸黑的不行。

    他觉得,自己还是太小看武梧桐了。

    这小姑娘竟然能和洪飞升柳折枝这样的人认识,也不知道是付出了什么样的代价。莫非,这姑娘在很早以前,就开始密谋着要造反了?否则,又何必这么麻烦呢?

    其实武立的想法只能说对了一半。

    首先,正如武立想的那样,在很久以前,武梧桐就想着自己今天要做的事情了。

    可,她绝对没有刻意的要去与洪飞升或者柳折枝交好。

    或许武梧桐真的很想要和柳折枝交朋友,可那也仅仅只是因为,柳折枝是她的偶像。

    不过,武立原本就是个城府颇深的人,所以从他的角度看人,自然是觉得全世界的人都非常阴暗了。

    洪飞升又看了眼肖遥身后的兵马俑,笑着说道:“你还是将这大杀器拿出来了啊?”

    肖遥一摊手,无奈说道:“但凡还有一点办法,我都不会这么做,这不也是黔驴技穷了吗?”

    “黔驴技穷?”洪飞升一愣。

    肖遥叹了口气:“就是无计可施的意思。”黔这个字原本就是华夏古代的一个地方,在灵武世界是不存在的,这个成语自然也是不存在的,他总不能还得和洪飞升解释一下这个成语的来历吧?多耽误事啊?

    武立沉不住气了,说道:“洪道长,柳岛主,你们二位来到北麓,便是我们北麓的贵客,可……”

    他这可是后面的话还没说呢,就被洪飞升抢过了话头。

    “首先,我是肖遥的朋友,哦,武梧桐也是我的朋友,不是你什么贵客,更不需要你招待,其次,我今天过来,就是要看着我朋友平安无事离开的,别和我玩那些乱七八糟的。”洪飞升说道。

    武立傻住了。

    不是都说,洪飞升是那种非常好说话的人吗?

    怎么这脾气这么火爆呢?

    自己的话还没有说完好不好?

    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

    洪飞升确实是那种脾气特别好的人,可这也是分人的。

    哪怕是对一个陌生人,他都很有亲和力。

    可现在武立是站在肖遥与武梧桐的对立面的。

    既然是这样,洪飞升又怎么还会给对方好脸呢?

    他又不是神经病咯!

    “洪道长,这是我们北麓的事情,你虽然是个高手,可管得未免也太宽了吧?”武立黑着脸说道。

    即便洪飞升是个高手又如何?这里是北麓!

    他是北麓的一国之君!

    难道一个修仙者,就可以对一个国家指手画脚了?

    即便是轩辕九重,也没有将北麓一只手摧毁的能耐!

    更何况,是洪飞升柳折枝呢?

    洪飞升眯着眼睛看着武立,说道:“我就是要管,你能怎么样呢?”

    “呵,或许,等过了几天,我真的找不到洪道长了,可,青城山终究是跑不掉的吧?”武立沉声说道。

    洪飞升动怒了。

    从他脸上的表情,便能看出来,现在的洪飞升是真的生气了。

    他怒极反笑,看着武立,问道:“你是在威胁我吗?”

    “我只是在说一句实在话。”武立说道。

    说到这,肖遥才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咦,你怎么不自称朕了?”

    武立:“……”

    特么的,这个时候就不要在意这些小细节了好不好?

    其实,武立之所以没有自称朕,是因为他自称我称的习惯了,现在这一紧张,哪里还顾得上这些?

    在他没有当皇帝的时候,敢自称朕吗?这样的习惯这么多年养成,叫朕才是真的不习惯,只是当了皇帝没办法,晚上睡觉的时候,他说梦话用的肯定也是我。

    这完全就是一种潜意识的行为。

    可他怎么回答肖遥?难道告诉对方,自己这是忘了?太傻.了吧?

    洪飞升看了眼肖遥,说道:“你能不能不要问这个无聊的问题?”

    肖遥没好气道:“很无聊吗?”

    “有点……”肖遥身边的武梧桐都小声说了一句。

    肖遥:“……”

    洪飞升深吸了口气,看着武立,问道:“今日,我要走,你能留我?”

    “留不下,却能调兵前往青城山!”武立直接与洪飞升撕破脸了。

    一个修仙者,一点面子都不给他。

    难道他还要卑躬屈膝的?

    自古以来便没有皇帝对修仙者低头的先例!

    他更不愿意被人笑话千年!

    就在这时候,那个老太监忽然走了出来。

    他脸上带着阴森森的笑容,总觉得很古怪。

    “洪道长,不如,我们做个赌约,如何?”那老太监说道。

    洪飞升皱了下眉头,说道:“你想说什么?”

    “进行一番比试,若是你们赢了,便离开皇城,若是输了,将郦王留下,如何?”

    洪飞升来了兴趣,撸起袖子,说道:“好啊,来来来,我不是吹啊,就你这样的,来一百个我都不慌!”

    这老太监虽然有四重高手巅峰的实力,但是在洪飞升的面前还真是不够看的。

    至于一百个有没有点夸张的意思,谁也说不好。肖遥都不确定,他发现自从洪飞升和自己混熟了之后,便染上了喜欢吹牛.

    逼的臭毛病……

    他很想告诉洪飞升,吹牛.逼是一种病,而且无药可治!

    可想想,他觉得最没有资格说这一番话的,大概就是自己了……

    毕竟,这个毛病就是自己传染给洪飞升的。

    那老太监在听了洪飞升的话之后显然慌了一下,赶紧摆手摇头说道:“洪道长的实力,老奴自然知道,肯定不是对手。”他心里想着,你一个十大高手排名前列的和我打,不还得是吊打?那不是明摆着欺负人吗?这洪飞升还真是够不要脸的……

    “那你想和谁打?”洪飞升问道。

    “他。”老太监伸出手指着肖遥。

    这下,肖遥还没说话,洪飞升就炸毛了。

    “你这老阉人,能不能要点脸?你那四重高手巅峰的实力,让我这二重高手中期的兄弟和你打?他找刺激呢?你是不是脑子有病啊?”洪飞升骂道。

    这直接指着对方骂老阉人,也挺阴损的,这不是指着和尚骂秃子吗?

    可那老阉人,被洪飞升骂的一点脾气都没有。

    主要是,面对洪飞升,他也不敢有半点脾气……

    谁让自己不是对方的对手呢?

    过了一会,他才说道:“洪道长不要生气,既然你的朋友,敢来皇城,就肯定有所依仗,而且也未必会胆怯,是吗?”

    他这是在用激将法了。

    可是他明显用错了对象。

    “不是!我胆怯死了!你当我和你一样脑子有病啊?你一个四重高手,我凭什么和你单打独斗啊?”肖遥骂道,“要打也行,我还真有依仗,来来来,你先有本事破了我这青铜兵马俑再说!”

    “……”老阉人真的要被气坏了。

    这怎么一个比一个不要脸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