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零一章 血洗这皇城如何?
    武梧桐都已经将话说到了这个地步,如果武立还追在后面问武梧桐是不是真的要造反,.。

    好在,武立的智商还算比较正常的。

    他放弃了之前的问题,看着武梧桐,叹了口气,有些严肃说道:“你这么做,你觉得老郦王愿意看到吗?”

    “这个和你有什么关系?”武梧桐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她觉得,武立还真是无耻到了一定的地步。

    到了现在这个时候,他竟然还好意思将自己的父亲拿出来说事。

    他有什么脸面?

    他有什么资格?

    可笑之极!

    “你觉得,我爹现在还能看到吗?”武梧桐看着武立,逼问道。

    武立沉默不语。

    他终究不傻,若是说什么武梧桐的父亲在天上能看到,现在的就太傻缺了。

    “即便他能看到,那又如何呢?只要是我愿意做的事情,他就不会反对,一直以来,都是如此,再者说,这是我要做的事情,和他又有什么关系呢?”武梧桐笑着说道。

    “你就不怕被天下人唾骂?”武立问道。

    武梧桐想了想,笑了一声,说道:“这么说对也不对,只能说,看最后的胜利者是谁,胜利者如果是你,我自然要被唾骂,可如果,该死不死的我赢了这一盘棋,你觉得,天下人要唾骂的人是你还是我呢?历史一直都是由胜利者书写的,这一点即便我不说,你也应该懂吧?毕竟,你都当了这么多年的皇帝了。”

    肖遥有些诧异。

    武梧桐竟然还能明白这个道理?

    之前还真是有些小看她了。

    武立再次哑口无言了。

    他觉得,面对武梧桐,他能说的话都说完了。

    而且,在很多道理上,其实武梧桐明白的不比自己少。自己能想到的,其实武梧桐也都能想到。刚才肖遥想着,自己有些小看武梧桐了,可武立现在心里又何尝不是这么想的?难道这么多年,这个姑娘一直都在藏拙吗?

    就在这时候,又有一队人走了过来。

    傻猴等人,被他们押了过来。

    “跪下!”一个禁军骂道。

    傻猴等人竟然都挺直了腰杆子,说什么都不跪,即便对方的腿已经踢在了他们的小腿上,传来火辣辣的疼痛。

    “跪?我这辈子,只给郡主和老郦王跪过,你让我给谁跪?”傻猴问道。

    “你别吹啊,刚来皇城的时候,你可是跪过的。”站在肖遥身边的武梧桐说道。

    傻猴看了眼武梧桐,气坏了,委屈道:“郡主,你先让我威风威风不行吗?”

    武梧桐笑着笑着,就沉下了脸。

    “你想要做什么?”武梧桐问道。

    “要么,束手就擒,要么,看着你这几个奴才死在你的面前。”武立说道。

    “……”武梧桐的大脑都要短路了。

    她的脸上写满了不可思议。

    不要说武梧桐了,即便是很多禁军,这个时候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这可是北麓的皇帝啊!

    可现在,北麓的一国之君,竟然做起了威胁人的勾当?

    这要是传出去,不得被天下人笑死?

    其实,武立心里也是百般无奈。

    但凡有一点可能,他都不想这么做,可现在他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硬碰硬?他碰不起!让武梧桐和肖遥两人就此离开?他也不甘心!

    这一次,自己若是真的点了头,就是给北麓皇城竖起了一个强大的敌人,这就是典型的放虎归山,这样的道理,不要说他了,从这里随便拉出来一个禁军都能明白。

    “你觉得,我会为了几个奴才,牺牲掉我自己?”武梧桐看着武立,奚落道。

    “是吗?”武立笑了一声,说道,“既然如此,那就杀了吧。”

    站在傻猴等人身后的几个禁军同时拔刀。

    武梧桐脸色大变:“你敢!”

    “我有何不敢?”那些禁军也没有立刻动手。

    武立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看到武梧桐有些慌乱的表情,武立就知道自己压对宝了。

    武梧桐,到底是个女人。

    这要是换做自己,不要说只是几个奴才了,即便是自己的几个皇子,又能如何?

    想要执掌天下权,心不狠点,怎么行呢?

    所以,他觉得自己真的要比武梧桐强上太多。

    当武梧桐惊慌失措的时候,肖遥便叹了口气。

    傻猴等人也都哭了出来。

    “郡主……哦不,王爷!你可别傻啊!我们几个就是傻奴才,啥用都没有,帮不上你什么忙,你们现在直接走便是了,我们死在皇城又如何?等以后,你登基当了看皇帝,给我们封个谥号多好啊!对了,能追封我一个大将军,就更棒了。”傻猴说着说着,就笑了起来,“傻猴这辈子,都想当个将军,可知道,没那个能耐,也没那个福气,可这要是死了,能换来一个大将军的称号,这辈子也就值了。”

    武梧桐听不下去了。

    特别是,傻猴一边说,一边笑。

    她下意识往前走了一步,却被肖遥抓住了胳膊。

    “肖先生,快点将王爷带走吧,我傻猴求求你了!”傻猴一边说着一边哭,朝着肖遥跪了下来,脑袋拼命往下磕,头上都是血。

    肖遥笑了一声,说道:“放心吧,你要是真死了,我今天也不走了。”

    所有人听到肖遥的话,都是一愣。

    “只要你们今天死在这里,我便和武梧桐在这所谓的皇城死战一番!”

    “我有两万青铜兵马俑,还有一个二重高手的修为!”

    “我撼不动这天地,撼动着皇城还难吗!?”

    “只要我还活着,便朝着武立那孙子一路杀过去,谁挡我,我杀谁!”

    “我不但要杀他,他的那些媳妇儿子,有一个我杀了,哪怕一个宫女太监,只要跟着他武立的,我全杀!杀到杀不动了。要么,我杀了他,要么,我被他杀!”

    说到最后,肖遥拿起白首,指着武立的方向。

    “傻猴,我用这武立以及这一万禁军数百皇宫皇子皇妃的血,洗了这城,还你这条命,你说值不值?!”

    傻猴傻猪等人都笑了。

    咧开嘴笑,龇着大白牙。

    “值!太值了!肖先生,傻猴在这谢过了,若是有下辈子,我给你当条狗!”傻猴说道。

    肖遥转过脸,看着武梧桐,说道:“咱们不要当那个皇上了,就和他们一起,死在这皇城,如何?”

    武梧桐看着肖遥,笑了一声:“好。”

    眼神中满是幸福。

    痛快!

    即便是个女子,她也有一种热血沸腾的感觉了。

    死算什么?

    只要大仇得报。

    而且,死了还能和肖遥死在一起,多幸福啊?!

    武立的脸已经变得铁青。

    不要说武立了,即便是那些早就觉得愿意为北麓付出生命的禁军,听到肖遥的这一席话,皆是面无人色。

    这还是个人吗?

    这简直就是个疯子啊!

    还要屠城?

    可是,他们又不得不承认,就肖遥身后的那些兵马俑,便能做到这一点。

    即便最后肖遥和武梧桐真的都死在了这里,他们能活着吗?

    答案显然是位置的。

    “肖遥,你敢!”武立怒吼道。

    他已经气急败坏了。

    看到武立气急败坏的样子,肖遥就越发的开心了。

    “你试试,我敢不敢!?”肖遥手中剑刃一丢,上万金色剑影浮现在头顶之上,照亮了这夜,也映衬着肖遥此时那张狰狞的脸。

    “我这一生,怕过死,却不怕战死!”肖遥拉着武梧桐的手,说道,“若是今日,我真的死在了这里,等到了下面,我娶你为妻,如何?”

    武梧桐猛地一怔。

    她怎么都没想到,肖遥会说出这么一番话。

    “你……你说什么?”武梧桐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了。

    “我说,若是我们真的死了,到了下面,我便娶你为妻。”肖遥正色说道。

    武梧桐绷不住,又笑了出来。

    明明现在危机四伏,可她偏偏觉得,这是自己最幸福的一天。

    “你不是不喜欢我吗?”武梧桐问道。

    肖遥一听就生气:“你说呢?我不喜欢你,我疯了要来皇城找你?我疯了,非得和他们硬碰硬,要将你带回去?我疯了,非得和他们一起死在这里?”

    肖遥的一连串问题,让武梧桐没办法回答了。

    她忽然伸出手,给了肖遥一个拥抱。

    武立怒发冲冠。

    他的双手自然下垂着,也在拼命颤抖着。

    这两个混蛋什么意思?

    还在谈情说爱撒狗粮?

    能不能稍微照顾一下别人的感受啊?

    你们这样很不尊重人的好不好?

    等肖遥和武梧桐的拥抱结束后,肖遥再次看着武立。

    “武立,咱们今天,打个赌如何?”肖遥问道。

    “什么赌?”武立问道。

    “就看看,我能不能杀了你,看看你这些人,能不能挡到我这兵马俑全部破碎的时候。”肖遥说道。

    武立冷哼了一声。

    就在这时候,忽然从天边再次出现两道长虹。

    “嗯?”肖遥转过脸,朝着那两道长虹望去,眼神中有些震惊。

    武梧桐拉着肖遥的胳膊,小声问道:“是什么人?”

    “你认识的人。”肖遥笑了一声,又皱起了眉头,“他们,还是来了啊……”

    等到那两道长虹落下之后,武梧桐便知道肖遥之前那一番话是什么意思了。

    还真是自己认识的人。

    洪飞升,柳折枝!

    肖遥一开始还有些诧异,不知道这两人怎么得到的消息,可很快就明白了。

    再次之前,柳折枝便安排桃花岛的几个弟子盯着武梧桐,免得她遇到什么危险。

    那些弟子,恐怕也跟到了皇城,只是自己没有细心观察。

    洪飞升和柳折枝能得到消息,多半也是和那几个弟子有关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