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章 再加上我爹呢
    肖遥知道,现在的局势对自己非常不利,那些普通禁军,交给青铜兵马俑便能对付,可这些二三重的修仙者,虽然抵不过青铜兵马俑人多,.。

    以肖遥现在二重高手的实力,一个人屠掉一百青铜兵马俑,倒是不难,若是车轮战的话,即便是两百,也能做到。

    这还只是肖遥,若是洪飞升那样的八重高手呢?这个数字要翻多少倍?一千?两千?

    想到这些,肖遥也叹了口气,看来,不管怎么样,等过了今天,自己的青铜兵马俑数目也要锐减一些了。想到这些,肖遥很是心疼,这些兵马俑可都是他的宝贝啊!可都是他的第一桶金啊!

    总不能都陪葬在这里吧?

    此时,武立的寝宫里,他穿好了衣服,站在门口,看着屋外,人影窜动。

    在他的身后,站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穿着太监才穿的衣服,想来也是个阉人。

    “也是杨城的人吗?”武立问道。

    “回皇上,应该是,是为了武梧桐来的。”那老太监说话的时候,声音听着有些沙哑,像是嗓子里卡了口痰,又称老烟嗓。

    “还有那些青铜人,是怎么回事?”武立说道,“数目这么多,还这么难对付?”

    “皇上,这些青铜人,老奴倒是猜到一些。”老太监弓着身子说道。

    “哦?”武立转过脸看着他,说道,“你见过?”

    “那倒是没有见过,可根据史记记载,当年大仲王朝开国皇帝死的时候,便有两万青铜兵战车陪葬。”

    “大仲王朝?”武立有些混乱了。

    这杨城来的人,怎么还会和大仲王朝扯上关系?

    而且,大仲王朝的两万青铜人,又怎么会出现在这个时候?出现在北麓?

    那小子到底是什么身份?

    “走吧,咱们出去看看。”武立说道。

    “皇上,外面危险……”那老太监劝道。

    武立笑了一声,说道:“这不是有你吗?你一个四重巅峰高手保护着我,别人还能将我如何不成?”

    老太监苦笑了一声,说道:“可若是那两万兵马俑朝着我用来,即便是我,也护不了圣驾。”

    “那青铜人,如此厉害?”武立吃了一惊。

    “刀枪不入!”老太监正色说道。

    武立倒吸了口凉气。

    这些兵马俑能刀枪不入,甚至即便是四重巅峰的高手,都会感到棘手。

    可他皇宫内,也不过只有两万禁军。

    若是拼到最后,他怎么赢?

    想到这些,武立脸色越发的难看。

    “既然是这样,咱们恐怕就更得出去了。”武立无奈说道。

    老太监先是一愣,短暂的沉默之后明白过来,点了点头。

    确实,如果任由事态的发展,对他们而言是不利的。

    现在不出去,什么时候出去呢?难道等着肖遥打过来吗?

    所以,老太监也不好多说什么了,只能跟着武立一起走了出去。

    等出了宫殿之后,不少禁军都赶紧赶了过来,形成一个保护圈。

    “行了,该干嘛都干嘛去,人家要是杀过来了,你们挡得住吗?”武立不耐烦说道。

    其中一个禁军副统领,小声说道:“皇上,即便咱们挡不住对方,也能拖延一些时间啊……”

    “拖延时间?”武立好笑道,“拖延时间干什么,让我逃走吗?这里是皇宫,是我家,我往哪逃?”

    那禁军副统领满脸通红,臊的不行。

    仔细想想还真是这里啊,这里是皇城,就是武立的家了,让他跑,能往哪跑呢?再说了,怎么说武立也是北麓的皇帝,他能跑吗?这简直就是胡说八道!

    “行了,先让开吧。”武立说道。

    那个禁军副统领想了想,也只能暂时让开。

    武立朝着肖遥那边的方向走了过去。

    此时,那个羸弱男人,已经被肖遥轰飞了出去。

    即便对方有二重高手巅峰的实力,可在于肖遥的对战中,还是占了下风,这让他感到无比的吃惊。

    这个家伙,不也就是二重高手的修为吗?

    自己可得已经是二重高手修为巅峰了啊!

    凭什么不是他的对手?

    羸弱男人心里郁闷的简直都要吐血了。

    他站起身,刚想要继续冲上去,就被叫停了。

    “给我住手!”

    羸弱男人转过脸想要骂一句关你屁事,可看到刚才说话的人是武立后,赶紧退了回来,并且跪在地上。

    “皇上,卑职无能……”

    “知道就好。”武立给他的回答,倒也是一点人情味都没有。

    他看着站在不远处的肖遥,眉头紧皱。

    “他就是武立?”肖遥此时也回到了武梧桐的身边,小声问道。

    武梧桐点了点头。

    此时她还沉浸在惊愕中。

    到现在她也没明白这数不过来的青铜人,是怎么回事。

    “你是什么人?”武立看着肖遥问道。

    “我是什么人,和你有关系吗?我来皇城,目的便是要将武梧桐带回去,我知道你是什么人,可即便你是北麓的皇帝,又关我屁事,总而言之,武梧桐我要带走,你要是不愿意,咱们便动手,拼一个鱼死网破!”肖遥冷哼了一声说道。

    他知道,武立愿意走出来,站在自己的面前,便已经意味着,准备谈判了。

    “放肆!”

    “大胆!”

    周围训斥的声音络绎不绝。

    肖遥扣了扣耳朵,已经有些不耐烦了。

    “我这么放肆,这么大胆,你们过来打我啊?”肖遥说道。

    这一句话说完,原本已经躁动不安的人群又安静下来。

    他们倒是想要将肖遥给弄死,可都折腾这么长时间了,不也没将肖遥怎么样吗?

    虽然肖遥的青铜兵马俑在减少,可相比较而言,反而是这皇城禁军的数字,在急速下降。

    “既然你们弄不死我,还叫嚣什么?”肖遥又问了一句。

    武立深吸了口气。

    他算是看出来了,正如对方口中说的那样,自己这个北麓皇帝的身份,在他的眼里,真的连个屁都算不上。

    “我总得知道你的名字吧?”武立忍不住问道。

    “你不用知道。”肖遥笑着说道,“现在,我要将武梧桐带走,你怎么看?”

    “不行。”武立想也没想便说道。

    肖遥也没多犹豫,心念一动,原本已经停下来和禁军对峙的兵马俑又动了起来。

    这一举动,让武立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

    “你可要干什么?”武立喝道。

    “干你丫!咋的,不服?”肖遥乐呵说道。

    “……”武立彻底无语了。

    自己这是遇到一个混不吝了?

    特么的,能不能好好交流啊?这是一言不合就要动手啊!

    可是,他也能理解,虽然现在肖遥的目的只是想要离开,可肖遥还真没占据着什么劣势,相反的还有一些小优势。

    当然了,若是这场战斗持续下去,最后输的人还得是肖遥。

    即便不说肖遥也知道,现在不知道有多少人马朝着皇城聚着。

    除非他能做到,现在就将这些人全部杀光,可这样大规模的战斗,可不是打架,已经算是打仗了。

    不是一时半会就能解决的。

    想到这些,肖遥也有些头疼。

    “这样吧,你可以走,我当做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但是,武梧桐不能走。”武立说道。

    肖遥直接往武立站着的方向吐了一口痰。

    这样一来,自己的意思表达的应该足够明确了吧?

    看到肖遥这样的举动,武立被气的都在发抖了。

    他还是第一次看到对自己如此不敬的人。

    他也不敢让肖遥带着武梧桐回去。

    现在这两万青铜人看着已经如此难缠,等武梧桐回到杨城,汇聚八万兵马,哪怕只能调动五万,再加上这些青铜人,他拿什么去防御?

    即便最后赢了,北麓的损失有多大?

    毕竟,不管最后的胜利者是谁,死的都是北麓的战士啊!

    “武梧桐,今天我就问你,你是不是真的要造反?!”武立忽然看着站在肖遥身边的武梧桐说道。

    这句话,在武立的心里,已经存放很久了。

    他觉得,是时候问出来了。

    他的眼神,盯着武梧桐,深邃。

    武梧桐往前走了一步,看着武立,笑了一声:“武立,我没有想过非得造反,我只是觉得,我应该报仇,仅此而已。”

    说到这,看到武立脸上不解的神色,武梧桐又说道:“你当真忘了,我娘是怎么死的了?”

    “……”武立说不出话了。

    他觉得,当年那些事情,自己做的足够隐蔽。

    可当他将别人都当成傻子的时候,自己便是那么最大的傻子了。

    甚至,他连抵赖的想法都没有。

    当武梧桐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这么一番话的时候,显然武梧桐早就已经认定了真相。

    再多的狡辩,都站不住脚。

    “仅仅为了这个?”武立咬着牙问道。

    “难道,这个还不够吗?”武梧桐问道。

    “你当真要为了你的仇恨,让整个北麓动荡?”武立问道。

    “那,如果再加上我爹呢?”武梧桐又问。

    “你爹的死,和我好像没什么关系吧……”武立憋屈了。

    武梧桐娘亲的死,是他一手造成的,这一点他承认。

    但是老郦王明明是自缢的,和自己有什么关系?

    “有没有关系,你说了不算,我说了算!”武梧桐正色说道。

    她的态度就是——要造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