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两百九十七章 不会得病
    这一桌子上的黄金,对视觉造成的震撼还是很大的。

    “肖遥,你哪来这么多黄金啊?”王文阁说话的时候语气中满是震惊,虽然他是那种视作金钱如粪土的人,可现在看到这么多粪土也得诧异一会啊!

    “你管呢,肯定不是抢来的。”肖遥笑着说道。

    这个时候根本不需要王文阁说什么了,那个老鸨已经扑到了黄金上。

    之前肖遥说的话,还是让老鸨记忆尤深的。

    多拿一两,就要剁掉她一根手指头。

    就从之前发生的事情看,老鸨并不觉得这样的事情肖遥做不出来。

    这家伙之前可是连六皇子都敢打的,剁掉自己的手指头,算的了什么呢?这就是个胆大包天的家伙啊!

    一想到这些,老鸨便打了个寒噤。

    然而,等她收好了黄金之后,肖遥便头也没回,就让她滚出去了。

    这让她后悔不已,早知道肖遥和王文阁都不会检查,自己之前就多拿一些了……

    其实对于肖遥而言,黄金这些东西,原本就是身外之物,不管是在地球还是在灵武世界,肖遥似乎都没有缺过钱。

    可,有一点他也不得不承认,即便金钱连个屁都算不上,却少不了……

    虽然老鸨并不愿意就这么让兰菲离开,可是现在的她内心深处已经被这五百两黄金给填满了。

    虽然兰菲就是他们醉月楼的摇钱树,可这摇钱树又能摇多少年呢?拿一个花魁换来五百两黄金,在老鸨看来还是非常划算的。

    帮兰菲赎身后,王文阁转过脸看了眼楼上肖遥现在所在的方向,想了想还是转身离开了。

    他也知道,时不待我,现在每一分每一秒,对他而言都是非常珍贵的。

    为了活下去!

    等回到了太傅府,王文阁带着兰菲一起走了进去。

    “你在这里等我,我先去我的房间收拾一些东西。”王文阁看了眼兰菲说道。

    从醉月楼里走出来,兰菲现在还是有些不适应,听了王文阁的话之后赶紧点了点头。

    接着,王文阁就钻进了自己的房间里。

    在他收拾东西的时候,外面,王太傅也起了身,看到了坐在大堂里的兰菲。

    “嗯?姑娘,你是?”王太傅看到兰菲之后楞了一下,问道。

    “小女子兰菲,见过太傅大人……”兰菲赶紧站起身,行了个礼,她是从青楼出来的,最起码的眼力劲还是有的,看到对方的年纪还有身上的穿着,不难想到对方的身份。

    “兰菲……我听过你的名字,醉月楼的,是吧?”王太傅笑了一声说道。

    兰菲顿时尴尬不已。

    醉月楼花魁这个身份,对于以前的她而言,是一种无上的荣耀。

    但是现在,她却觉得这是一种羞耻。

    “小姑娘,我听下人说,是王文阁将你带回来的?”王太傅问道。

    “是……太傅莫生气,我现在就出去……”兰菲强忍着难过说道。

    “出去做什么?”王太傅好奇问道。

    兰菲有些回不过神了。

    在她看来,像太傅这样的人,自然是非常不待见自己这样的身份。

    她总觉得,下一秒王太傅就该让自己滚出去,可现在看来,似乎并不是自己之前想的那样?

    “小姑娘,虽然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我对我儿子还是比较有信心的,既然他将你带回来了,就一定有他将你带回来的理由。”王太傅笑着说道。

    兰菲有些激动的说不出话了。

    这时候,王文阁也走了出来。

    “爹。”王文阁看到王太傅,也有些诧异。

    “嗯,收拾好了吗?”王太傅看了眼王文阁手上的行李问道。

    “爹,不然,您跟我一起走吧。”王文阁咬着牙说道。

    “哈哈,这个之前不就已经说过了吗?再说了,你爹年纪大了,可经不起折腾。”王太傅笑着说道。

    “可是,爹,我今天和六皇子也结了仇,恐怕皇上那边……”

    王文阁笑着说道:“我知道了,皇城发生的事情,我想不知道都难,再说了,这算得上什么?不过就是你们年轻人之间的小打小闹而已,而且,我既然已经在皇城待了这么多年,谁想将我怎么样,也得掂量掂量,那位可是个非常爱惜羽毛的人,他不会因为你,因为这么一点小事,就要将我如何的。”

    “可是肖遥几天晚上,可能会有一些动作……”王文阁说道。

    即便是到现在,王文阁都不知道肖遥到底打算做些什么。

    但是他有一种直觉,肖遥要做的事情,绝对是一件可以轰动整个皇城的大事。

    从现在的情况看,那个爱惜羽毛的武立,绝对不会因为一个王文阁,为难王太傅。

    但这件事情会被闹大。

    一旦闹大,武立还能沉得住气吗?

    王太傅叹了口气,看着王文阁,说道:“每个人都有自己要走的路,也有自己的命,文阁,我不反对你要做什么,我也愿意支持你做的所有决定,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我就一定要和你走同样的路,我在皇城长大,在皇城待了这么多年,我怎么能走呢?而且,你娘的坟也就在皇城外,我走了,谁去看她呢?”

    王文阁眼睛里积攒着泪水,硬是忍了回去。

    “赶紧走吧。”王太傅笑着说道,他看上去还是那么的平静,“你小时候啊,我就告诉你,只要你不胡闹,做你认为对的事情,即便天塌下来,我也会为你撑腰,现在同样如此,虽然我年纪大了,可不还没老吗?只要还有一把子力气,谁敢奈我和?!”

    最后五个字,王太傅说的很慢,也很轻,可却很有力量。

    每一个字,都像是一把锤头,狠狠敲打在心头。

    “爹,孩儿不孝。”王文阁双膝跪地。

    “有何不孝?”王太傅走到跟前,将王文阁从地上拉了起来,问道,“说出一两点来,我听听?”

    “我惹了祸,却要自己逃走……”

    “你这是惹祸吗?精心策划过的,有理有据有目的的,不叫惹祸,叫策略,这个你比我还清楚呢。”王太傅笑着说道,“再说一个。”

    王文阁张了张嘴巴。半天也没说出来一句话了。

    “你看,即便是你自己,都没觉得自己做了什么不孝的事情。”王太傅哈哈笑道,“其实啊,我觉得你孝顺的很呢,我这辈子最大的骄傲,其实就是你了,虽然平日里长长敲打你,可我和那些老友们坐在一起的时候,哪天不得念叨你几句,不得好好夸赞夸赞你?听到别人夸你,我会谦虚一番,可心里,什么时候不是乐开了花?”

    王文阁脸上的肌肉这个时候都在颤抖着,他想要说些什么,可又不敢开口,他总觉得,只要自己张开嘴眼泪就会不经意的流下来。

    原本王文阁也没觉得自己是个情绪如此脆弱的人,可现在他总算是明白了一句话,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

    现在,便到了王文阁的伤心处。

    他的内心,原本就是柔软的。

    “行了,别犹豫了,赶紧走吧。”王太傅叹了口气,说道,“等到了杨城,若是以后还能回来,我还在,咱爷俩去看看你娘,我要跟她念叨念叨,她那个宝贝儿子,是个有大出息的人,以前你娘就总说,不希望你和我一样,一辈子庸碌,她说,好男儿即便手提不起剑,也要用手中笔,刻画江南两岸——我听不懂,但愿以后你能懂,其实啊,你娘也是个有大学问的人……”

    说完这些话,王太傅背着手,摇着脑袋,佝偻着腰,朝着自己的屋子走了过去。

    王文阁看着父亲的背影,用手背揉了揉眼睛。

    将这一幕尽收眼底的兰菲,此时的心情也非常复杂,不知道这个时候自己该说些什么,该做些什么,她只觉得额,其实不管,不管是王文阁还是王太傅,都是有思想的人。

    什么叫有思想的人呢?兰菲也解释不清楚。

    “走吧。”王文阁转过脸看着兰菲说道。

    “要不,你再去和王太傅说些什么?”兰菲小心翼翼问道。

    王文阁想了想,笑着说道:“还是别了,又不是以后再也见不到了——对吧?”

    “嗯!以后,一定能见到的。”兰菲知道,王文阁需要自己给他一个肯定的回答,所以自然不会吝啬。

    王文阁终于笑了起来,又说道:“对了,之前走的匆忙,你似乎什么行李都没带着?”

    “嗯。”兰菲笑了一声,说道,“因为我觉得,除了我自己,醉月楼里的所有东西,都和我没什么关系了。”

    王文阁点了点头,明白兰菲话里的意思,也没有继续多说什么,两人一起出了太傅府,上了之前便已经吩咐好了的马车,朝着城外驶去。

    夜里,笼罩着一层雾。

    王文阁一直都没有回头,他总觉得,自己回了头,就舍不得走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王太傅又走了出来。

    他抱着自己的被褥,到了王文阁的屋子里,铺好了床被,蜷缩着身体。

    “你娘还说啊,这屋子,要经常睡,否则没了人气,住着容易生病——儿啊,你下次回来,还住在这屋,不会得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