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两百九十六章 一桌子黄金
    王文阁也不知道肖遥到底想要做些什么,可现在事态的发展和他们之前的预想发生了很大的偏移。

    想到这,王文阁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的,毕竟之所以会发生便宜,也都是因为他的原因。

    肖遥喝了杯酒,继续说道:“你的任务就是带我进宫,之后要做什么,我会和你说。”

    “可是,即便是我六皇子,也不能随随便便带人进宫啊!”六皇子哭丧着脸说道。

    虽然他不知道肖遥进宫的目的是什么,但是有一点几乎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对方绝对没安什么好心!

    宫里确实有不少高手,可若是肖遥在宫里惹出了什么麻烦,即便没有威胁到什么人,也会给他造成麻烦啊!

    肖遥笑着说道:“这个是你的事情,和我就没什么关系了。”

    肖遥的这一番话,让六皇子彻底没辙了。

    说的也是啊,肖遥的目的就是要进宫,可到底要怎么做,是自己的事情。

    若是自己不依着肖遥的话去做的话,死的就得是自己了。

    不过,这个时候他的心思又活络起来了。

    肖遥虽然不会什么读心术,可看到六皇子脸上的表情阴晴不定,也猜到了一些,笑着说道:“当然了,你也可以这么想,先将我弄死,至于体内的毒,可以找皇城内的御医解决。”

    “……”六皇子看着肖遥,眼珠子差点都瞪出来了。

    满心的不可思议,都没有办法用言语来表达。

    这个家伙,难道会读心术吗?否则,怎么可能自己的心里在想些什么他都能猜到?

    肖遥哈哈笑道:“其实你可以试试啊!但是我这毒药,可是从以前一个老丹药师那里哪来的,天底下也只有三颗解药,都在我这里,你可以试试,若是失败了,吃亏的可就是你了,其实仔细想想,我觉得也挺划算的,即便你死了,还有我给你陪葬不是?”肖遥说道。

    六皇子简直都要哭了。

    他才不想死,也不稀罕让肖遥给自己陪葬。

    他只是想要安安静静的活着,这比什么都重要啊!

    “我带你进宫……”六皇子颤抖着嘴唇说道。

    肖遥伸出手,在六皇子的肩膀上拍了拍,说道:“这样才是好孩子嘛!你先出去等我吧。”

    “嗯?”

    “怎么了,不乐意?”肖遥说道。

    六皇子赶紧站起身走了出去。

    之后,王文阁才看着肖遥,问道:“你到底想要做什么啊?”

    “什么都来不及了。”肖遥说道,“所有计划提前。”

    “什么意思?”王文阁问道。

    “我今天晚上就进宫,然后找到武梧桐,将她带出来。”肖遥说道。

    “……”王文阁的下巴都要掉在地上了。

    他真不知道肖遥到底是怎么想的,难道对肖遥而言,将武梧桐从皇宫里带出来,就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吗?

    肖遥叹了口气,说道:“我也知道,这难度比较大,可现在已经是到了没办法的时候,再者说了,不这么做,还能怎么做呢?原本的计划,不都被你打乱了吗?”

    王文阁脸一红,惭愧道:“对不起……”之前动手的确实是肖遥,是他打了六皇子,但是,确实王文阁先和六皇子产生矛盾的,从那个时候开始,肖遥会不会动手,就已经不重要了。

    那个时候,便已经意味着,他们基本上没有退路了,出了一条路走到黑之外,别无他法!

    肖遥笑着说道:“我可没有怪罪你的意思。”

    肖遥这么说,可王文阁却没有办法不自责。

    “给你一个时辰的时间,先离开皇城,前往杨城。”肖遥说道,“一个时辰,必须出了皇城。”

    “这么着急?”王文阁问道。

    肖遥笑着说道:“现在你可都参与其中了,你以为,武立还不会和你计较这些吗?等会一旦乱起来,我就顾不上你了,你能不能跑的掉,就得看你的运气了。”

    王文阁笑了一声,说道:“我有信心,能离开。”

    “既然是这样,我就不为你担心了。”肖遥说道。

    既然王文阁说他有信心,就一定有一些办法,肖遥不是不愿意为他担心,只是这个时候,他是真的管不上王文阁了。

    “之后,咱们就只能在杨城汇合了。”肖遥说道,“还是那句话,能不能跑的掉,都要看你的运气。”

    “放心吧。”王文阁说道,“我的运气,似乎一直都不算特别差。”

    “嗯。”

    等走出了房间,六皇子还在外面老老实实等待着。

    他是真的不敢走,毕竟解药现在还在肖遥的身上。自己要是跑了,或者肖遥要是跑了,自己岂不是死翘翘了?

    这也是为什么肖遥可以放心让他出去等着的原因。

    “咳咳,大哥,咱们现在去哪啊?是现在就去皇城吗?”六皇子小声问道。

    肖遥看了他一眼,问道:“你想到带我进去的办法了吗?”

    “额,这个……”六皇子开始绞尽脑汁了。

    虽然他愿意将肖遥带到宫里,但是用什么样的办法,还真是值得深思熟虑一番了。

    “你先想一想吧。”肖遥说道。

    “不不不,大哥,我已经想到了!”六皇子说道。

    肖遥看着六皇子,笑着说道:“你这么聪明呢?”

    六皇子有些脸红。

    肖遥说道:“说说吧,你想到的是什么办法?”

    六皇子伸出手,指了指自己那两个躺在地上的侍卫。

    “你可以穿上他们的衣服,充当我的侍卫啊!”肖遥说道。

    “难道别人都不认识他们的样子吗?”肖遥说道。

    六皇子笑着说道:“怎么说我也是六皇子啊,那些人总不能夸张到连我侍卫的样子都得仔细检查检查吧?”

    “即便认识他的样子,也无所谓。”肖遥古怪一笑。

    六皇子有些不明所以了。

    肖遥并没有多说,转过脸对王文阁说道:“你先回去吧。”

    “好。”王文阁点了点头。

    王文阁下了楼,便看到在楼下等着的兰菲。

    “王公子,没事吧?”兰菲赶紧凑到跟前问道。

    她口中说的没事,自然是问王文阁和六皇子之间的矛盾。

    王文阁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要说没事,他们现在自然是没事,但是有一点毋庸置疑,现在他们和六皇子已经是结下死仇了,甚至欲说,他们和北麓都结下死仇了。

    如若不然,王文阁也不会要立刻动身,前往杨城。

    当下,也只有杨城对王文阁而言是安全的,再不然,就是离开北麓了。

    “你跟我一起走吧。”王文阁说道,“否则,怕六皇子事后也不会放过你。”

    “可是我是醉月楼的人,哪有什么自由……”兰菲苦笑着说道。

    王文阁点了点头,说道:“这个无妨,我可以帮你赎身。”

    兰菲瞪大了眼睛,有些不敢相信。

    王文阁笑着说道:“虽然我不是什么好人,可惹出来的麻烦,也不会让你担着的,今天如果不是我,你也不会得罪六皇子,所以,我既然要走,自然也要带着你一起走。”

    “可是,我只是个青楼女子……”

    “不,你还是个会作诗的青楼女子。”王文阁哈哈笑道。

    他叫来老鸨,直接说道:“说吧,多少银两,能给兰菲赎身?”

    “赎身?”老鸨脸上的表情有些难看了。

    毕竟,兰菲可是他们醉月楼的头牌花魁啊!

    哪个青楼愿意让自己家的花魁就这么走了?

    这要是别人说的,老鸨说什么都不会答应,可现在说出这番话的是王文阁,她就没办法不答应了。

    “五百两黄金!”老鸨想了想说道。

    既然不能直接拒绝对方,也只能从价格上入手了。

    “什么?五百两?花娘,你以前可不是这么说的啊!你以前说,我只要一百两黄金,怎么现在变成五百两了?”

    “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这也是老板的意思,我一个老鸨,不能做主。”老鸨笑着说道。

    王文阁也皱起了眉头。

    之前虽然他已经做好了准备,但是却没想到对方这一开口,就是五百两黄金。

    王文阁是个清官,又是个限制,手上的那些俸禄虽然不少,但是大多都挥霍在了笔墨纸砚上。

    现在让他掏出五百两黄金,简直就是要他的命呢!

    看到王文阁脸上难堪的表情,老鸨脸上的笑容也更加浓烈了。

    “王公子,算了吧。”兰菲笑了一声,说道,“其实我在这里,待着也挺好的。”

    这时候,从楼上传来一个声音。

    “王文阁,你给我上来!没钱别丢我人!”肖遥扯着嗓子喊道。

    王文阁:“……”这家伙吃错药了啊?

    “还有那个老鸨,你也给我上来!”肖遥扯着嗓子继续说道。

    “先看看吧。”王文阁看了眼兰菲,和那个老鸨一起上了门。

    刚推开门,两人就一起呆住了。

    在这间屋子的桌子上,竟然铺满了金条!这一层铺着一层,看着最起码也有几千两甚至黄金万两!这才是真正的土豪啊!

    “随便拿,拿够五百两为止,对了,别拿多了,多一两,我让你少一根手指头!”肖遥面对着镜子,似乎在脸上涂抹着什么,嘴上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