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两百九十四章 六皇子来了
    当一首诗念完了之后,.手机最省流量,无广告的站点。

    “写的不错。”王文阁认真说道。

    在这些方面,王文阁是肯定不会说什么客套话的。

    他说好就是真的好,他说不好,就一定不好,绝对不会因为顾及对方的面子,说一些好听话。

    王文阁说完之后,又转过脸看着肖遥,问道:“你觉得呢?”

    肖遥笑了一声,说道:“你觉得好,便是好了。”

    “这么随意的吗……”王文阁心里有些郁闷,原本他还想让肖遥简单点评一下的,却没想到肖遥什么都没说,不过想想也就释然了,这兰菲毕竟是青楼女子,像肖遥这样的人,未必能瞧得起对方,不愿意点评也是正常的。

    若是让肖遥知道王文阁此时的心理活动肯定会感到非常无语,他可不是因为兰菲是什么青楼女子便瞧不起对方。

    之所以不点评,是因为他会点评个屁啊!

    自己写出来的那些诗词,又不是自己的,都是搬抄过来的而已。

    在古诗词上,肖遥虽然略懂一二,可要说什么造诣,他和王文阁之间的差距可不止一星半点,这要是一点评,没有点评到点子上,一切不都穿帮了?这么缺心眼的事情,肖遥才不会去做呢!

    不过虽然肖遥懂得不多,可也从兰菲的诗词中听到了一些悲伤的味道。

    他感到诧异了,这样的女子,内心深处是这么悲观的吗?

    当肖遥发现王文阁看着身边的兰菲眼神发生变化的时候,心里就泛着嘀咕,寻思着,王文阁该不会因为一首诗,便会和兰菲之间拉近距离吧?在地球上,古代那些为了风尘女子与天下为敌的文人雅士,还真不在少数,只是最后的结果似乎都不是很好,肖遥有些担心王文阁会不会也成为其中一员。

    就在这时候,老鸨忽然敲门走了进来。

    “咳咳,那个,王学士……”

    王文阁看了老鸨一眼,问道:“什么事情,直接说吧。”

    “是……是六皇子来了。”老鸨小心翼翼说道。

    听了老鸨的话,肖遥和王文阁眼神中都闪过了一丝激动的神色,可表面上都没表达出什么。

    王文阁冷哼了一声,说道:“六皇子来了,便来了,和我有什么关系?”

    倒是坐在王文阁身边的兰菲,有些紧张了。

    她自然知道,六皇子来了意味着什么。

    “不是,王学士,那六皇子来了醉月楼之后,就得找兰菲,这是惯例了……”老鸨说道。

    “哦,你们醉月楼,难道没有一个先来后到吗?”王文阁问道。

    肖遥稍微皱了下眉头。

    这和他与王文阁之前说的不太一样了。

    按道理说,这个时候,王文阁就应该放人了,然后抓住这个机会,去和六皇子聊聊天。

    可现在,事情的发展似乎不太一样了。

    肖遥猜测,可能也就是因为兰菲之前做的那首诗,改变了王文阁的想法。

    虽然他有些难以理解,可也不好多说什么,只能安安静静等待着。

    他想看看王文阁接下来到底想要怎么做。

    那个老鸨这个时候脸上的表情也发生了变化,大概是没想到王文阁的态度竟然会这么强硬。

    王文阁是当朝学士不错,他的父亲是太傅也不错,可现在来的人可是六皇子啊!

    难道王文阁的脑袋抽了,想要和六皇子硬碰硬?

    当然了,王文阁此时心里到底是这么想的,也不是老鸨能管的。

    不管是王文阁还是六皇子,可都不是他这个醉月楼的老鸨能得罪的起的,她脑子坏了,才会非得在这些问题上,和王文阁闹腾起来。

    阎王打架小鬼遭殃,即便她觉得,王文阁和六皇子硬碰硬吃亏的肯定是他自己,但是这些话她也只能想想。

    毕竟王文阁即便得罪不起六皇子,扳手腕输了,但是对付她一个小小的醉月楼,她这么一个老鸨还是易如反掌的。

    她才不会做这种不开眼的事情呢!

    作为一个老鸨,最重要的就是要圆滑了,不能轻易得罪人,否则醉月楼也不可能在皇城屹立这么多年不倒。其实,醉月楼也是有自己的靠山的,但是醉月楼的靠山不管是面对六皇子还是王文阁,都要差上不少档次,震慑一般的小鬼还不难,可是对上这样的大角色,那个靠山也不敢出来抛头露面了,所以这些苦差事也只能是老鸨自己来做了。

    “那,我怎么和六皇子说啊?”老鸨哭丧着脸说道。

    “该怎么说就怎么说,这还需要我教吗?”王文阁问道。

    “……”老鸨有些无语了,说白了,王文阁这就是开启了不讲理模式啊!仔细想想他都要难过的哭了,在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呢?这可是王文阁啊!谁都可以这么不讲理,他怎么可以呢?这样多损他的形象啊!

    可面对不讲理的王文阁,老鸨也没什么办法了,只能点了点头退了出去。

    等老鸨走出去之后,王文阁转过脸看了看肖遥,有些不好意思。

    “我……”

    肖遥摆了摆手,说道:“先看看吧。”

    “恩。”王文阁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胡说八道了……”

    肖遥笑了一声,对王文阁身边的兰菲说道:“兰菲姑娘,感动不?”

    “啊?”兰菲一愣,不知道肖遥说的是什么意思。

    肖遥哈哈笑道:“你的王公子,为了你可是要和六皇子翻脸了,这要是换做别人,恐怕早就感动的一塌糊涂了吧?”

    兰菲脸一红,也有些不好意思,看了眼王文阁,小声说道:“王公子,其实不用这样的……”

    “怎么了,你也想去找六皇子吗?”王文阁稍微皱了下眉头说道。

    “啊!当然不是……”兰菲下意识摇头否认,可一想到在这个房间里还有这么多人,顿时汗如雨下,若是自己刚才的反应被六皇子听了去,恐怕,自己又要倒霉了……

    其实王文阁也不知道兰菲对六皇子的态度,他只是觉得,自己刚才从兰菲的诗中听到了悲伤和痛苦,所以下意识想要将这个姑娘暂时留下。

    至于自己这么做到底是错是对,现在还不好定夺。

    肖遥也没有多说什么,他还是选择支持王文阁的决定,不管这个决定是错是对。

    没一会,房间的门就被人一脚踹开了。

    “我说王文阁,你干啥啊?凭啥抢我女人啊?!”一个看上去有些瘦小的大男孩冲了进来,看上去非常不乐意。

    王文阁瞥了眼六皇子,笑着说道:“六皇子,谁是你的女人?”

    “兰菲啊!”六皇子不高兴说道。

    这要是换做别人的话,他早就挥拳过去了。

    可没办法,现在他面对的是王文阁。

    这毕竟是王文阁,即便他是六皇子,也不敢太过于放肆。

    王文阁乐呵说道:“兰菲是你的女人?既然是这样,你为什么不将她带回宫里呢?”

    六皇子的脸沉了下来。

    他觉得,王文阁这么说简直就是在搞事情。

    难道他不想?

    不是不想,而是不能,若是他真的将兰菲带回宫里,一旦武立知道,不要说兰菲了,即便是他都要被赶出来。

    其实,兰菲在醉月楼,很少会接待别的客人,毕竟来这里的人都知道,兰菲是六皇子的禁脔,谁也不愿意触六皇子的眉头。

    王文阁倒是一个例外了。

    “反正一句话,兰菲我要带走,你这里姑娘不是挺多的吗?随便搂一个不就行了?”六皇子说道。

    王文阁叹了口气,站起身,看着六皇子,说道:“身为北麓皇子,你就这点耐心?”

    “嗯?”六皇子一愣,不明所以。

    王文阁下意识转过脸看了眼兰菲,竟然从兰菲的眼神中看到了一丝慌乱。

    他觉得,兰菲是不愿意和六皇子走的。

    可两人眼神撞到之后,兰菲还是站起身,说道:“王公子,等以后有机会,我们在一起聊诗词歌赋吧,我先走了……”

    她说完这句话,就朝着六皇子走了过去。

    刚到跟前,六皇子便一巴掌将兰菲抽倒在地。

    “还诗词歌赋?看来你们挺有雅兴的啊?”

    王文阁脸上的表情有些难看了。

    他走到兰菲跟前,伸出手抓住她的胳膊,想要将她拉起来,可她的手刚触碰到兰菲的胳膊,那姑娘却倒吸了口凉气。

    王文阁意识到不对劲,将她的袖子撸起一些,一阵触目惊心。

    说实话,王文阁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在兰菲的胳膊上,青一块紫一块,还有一些鞭子抽打的鞭痕,以及一些被灼伤的伤疤。

    这还是自己看到的,看不到的呢?

    换做任何一个人,看到这样的一条胳膊恐怕都会无比惊讶。

    “你这胳膊是怎么回事?”王文阁问道。

    “没什么……”兰菲赶紧将袖子拉了下来,小声说道,“都是不小心弄的。”

    “不小心弄的?不小心自己烧自己,自己打自己?”王文阁冷笑了一声说道。

    兰菲说不出话了。

    六皇子已经有些不耐烦了,说道:“王文阁,我说你管的是不是太多了啊?一个青楼女子,你在意那么多干什么?再说了,这不也没怎么样吗?我又没用力。”

    六皇子的一番话,已经说明了一切。

    王文阁将兰菲从地上拉了起来,看着六皇子,问道:“如此说来,这都是你做的?”

    “是不是我做的,重要吗?”六皇子笑着说道,“这只是一个青楼女子,而已。”

    王文阁嗤笑了一声,说道:“青楼女子会作诗,你会吗?”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