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两百九十三章 陷进去了
    醉月楼里,歌舞升平,当真热闹非凡,肖遥不是很喜欢这样的场合,可一想他和王文阁今天来这里又不是找乐子的,是要办正事,便既来之则安之了。

    “先上楼吧。”王文阁说道,“一楼人太多了,人多眼杂的。”

    肖遥点了点头,小声说道:“怎么着啊,这是怕被狗仔看到,让你上娱乐头条?”

    “狗仔?娱乐头条?”王文阁愣了愣,看着似乎是没有办法理解肖遥这一番话的意思。

    “我也就是这么说说,你也就这么听听好了。”肖遥笑着说道,自己说的都是地球上的词汇,要是王文阁真的能听明白,那才是真的有鬼了。

    好在王文阁也不是那种好奇心特别重的人,看肖遥只是一副开玩笑的表情,便没有继续问下去,他若是真的非得问的话,肖遥还真没办法给他什么回答。

    等上了二楼,刚坐下,王文阁便转过脸看着老鸨,说道:“让兰菲过来吧。”

    “兰菲?”老鸨听到这个名字,脸上的表情动容了些许。

    虽然她还什么都没说,王文阁却已经发怒了,问道:“怎么了,不行吗?是觉得我没有银两,在你这醉月楼消遣不起不成?”

    “啊!不不不,王学士请勿着急,我现在就去找兰菲……”老鸨赶紧磕头认错,便转过身走了出去。

    肖遥拖着下巴看着王文阁,问道:“咋的,你在这还有熟人啊?”

    王文阁看了眼肖遥,自己给自己斟了杯酒,说道:“那个叫兰菲的姑娘,就是醉月楼的花魁,六皇子每次来着,都要点她,若不是顾忌影响,恐怕都打算直接将人家带回宫里了。之前那老鸨,大概也是担心六皇子今天会过来,可她同样也惹不起我,只能先去叫人了。”

    肖遥恍然大悟,笑着说道:“如此说来的话,那六皇子今天肯定回来了。”

    王文阁哭笑不得,说道:“你这不是废话吗?他如果不会来的话,我又何必折腾这么多事情,真当我闲着无聊不成?”

    肖遥也没说话,这还是他第一次在灵武世界喝花酒,感觉还真挺情况的。

    没多久,之前走出去的那个老鸨便带着一个穿着蓝色长裙的姑娘走了进来。

    那姑娘看上去确实姿色不错,明知道对方是青楼里的姑娘,却还是感觉,这姑娘的身上竟然透露出了一股清纯。

    面上不施粉黛,也不矫揉做作,长发如墨,柳眉凤眼,嘴唇微薄,鼻子也是地球上比较流行的水滴鼻。

    三百六十度无死角,说的大概就是这样的女孩了。

    肖遥眯着眼睛,说道:“难怪是醉月楼的花楼。”

    王文阁看了坐在边上的肖遥一眼,小声说道:“确实挺好看的,我也是第一次见到,以前只是听说过……”

    “要是早就见到了,怕你也天天往这跑了吧?”肖遥哈哈笑道。

    王文阁没搭理肖遥,又对那个老鸨说道:“你瞧不起我是不是?”

    老鸨都要哭了,她真不知道自己又做错了什么,怎么就瞧不起王文阁了。

    “王学士,我就是瞧不起谁,也不敢瞧不起您啊……”老鸨小声说道。

    “既然是这样,你没发现我还得带着朋友来的吗?”王文阁冷笑了一声说道。

    老鸨这才意识到自己犯下了大错。这要是在平日里,这样的错误,她肯定不会犯下,毕竟身为醉月楼的老鸨,最起码的人情世故还是要明白的。只是这王文阁一来就发了脾气,让她有些慌乱,这一慌乱,自然容易忘记很多事情。

    “是是是,王学士,这都是我的不是,我这都给您朋友再找一个姑娘来……”老鸨赶紧说道。

    王文阁冷哼了一声,说道:“你这么说是在侮辱谁呢?一个就够了?我朋友最起码要十个!”

    肖遥:“……”

    他真想将脸捂住,假装自己并不认识身边这个家伙。

    特么的神经病啊?

    十个?他怎么不说一百个呢?

    那个老鸨看着肖遥的眼神也写满了惊讶,同样觉得有些不可思议,那眼神仿佛在说,这小子的身体扛得住吗?

    “王学士,真的还要十个吗?”老鸨小声问道。

    “是你们这里的姑娘不够多,还是觉得我给不起银两?”王文阁眉头一皱问道。

    老鸨一看王文阁又要发怒,赶紧不敢多问了,站起身便走了出去。

    她心里也犯着嘀咕,别人都说,王文阁是个翩翩有礼的公子,可这几天,还真是一点都看不出来啊……

    等到那老鸨走了之后,王文阁看了眼站在他面前的兰菲,说道:“既然来了,就别傻站着了,先坐下吧。”

    “是……”兰菲半蹲身体做了个万福礼,便坐在了王文阁的身边为他斟酒,是不是还偷偷瞥了眼身边的男人,眼神中满是仰慕。

    正如王文阁说的那样,在这皇城里,暗恋他的姑娘不知道有多少。

    之前兰菲听闻,今日王文阁竟然也来了醉月楼,还有些吃惊。

    她还想着,像王文阁那样的人,怎么会来这种是非之地呢?

    她是醉月楼的花魁,平日里自然不能抛头露面,不少姐姐妹妹们都争先恐后去看王文阁,她却只能在闺房里,希望姐姐妹妹们回来,能和自己好好说说王文阁的模样。

    毕竟,那样的人,这辈子也来不了几次。

    可没曾想的是,王文阁来了之后,竟然指名道姓让她过去。

    难道,这也是慕名而来的?

    兰菲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可心里也有一些小欣喜。

    “王学士……”兰菲刚开了口,就被王文阁挥手打断了。

    “别叫我王学士,叫我王公子就可以了。”王文阁说道,在这样的是非之地听着别人叫自己王学士,他总觉得有些别扭。

    “是,王公子,您今日是第一次来醉月楼吧?”兰菲小声问道。

    她的声音听着也很是轻柔,让人觉得非常舒服。

    想来也是,作为醉月楼的花魁,不但要精通琴棋书画,吹拉弹唱更是一个不能落下。

    当然了,在地球的现代社会,琴棋书画是肯定没有了,虽然吹拉弹唱还在,也变了味道。

    酒店里,姑娘说:“老板,我给你吹一个?”

    肯定和音乐没什么关系!

    “是第一次来。”王文阁笑着说道,“这个都能看出来吗?”

    “这还需要看呀?”兰菲轻笑着说道,“您以前要是来过,我不可能没听说的,而且王公子,您的《锦绣诗集》我可收藏了好些本呢!”

    王文阁一愣,笑着说道:“你还喜欢这些?”

    兰菲的眼神稍微变了一下,脸上的笑容看着也显得有些不自然,讪笑着说道:“随便看看,若是王公子觉得我这样的女子看您的诗集都是对您的侮辱,以后我便不看了。”

    王文阁明白了兰菲的意思,笑着说道:“我没这个意思,每个人都有喜欢作诗看诗的权利,而且,我也很感谢你对我的欣赏,不过要说起才华的话,在我身边这位面前,我可不敢说我有什么才华。”

    肖遥一阵头疼。

    你特么撩妹就撩妹,非得把我拉出来干什么啊?

    有意思吗?

    幼稚!

    “嗯?”听了王文阁的话,那个叫兰菲的姑娘也有些诧异,眼神往肖遥的身上瞥了瞥,问道,“这位公子是?”

    “说了你也不认识,他不是本地人。”王文阁笑着说道。

    兰菲点了点头,也没多问,只是心里觉得有些好奇,要知道王文阁可是个心高气傲的人,平日里连个聊得来的朋友都没有。现在不但有了朋友,还说自己这个朋友的才华远在自己之上,这样的话,真的是王文阁能说出来的吗?

    那十个姑娘,找起来也挺简单,有些姑娘们一听,是要去王文阁的那个屋,赶紧争前恐后奔了过来,却不料她们要伺候的人不是王文阁,而是肖遥,一个个也都有些失落。

    可等她们发现肖遥长得也是英俊得很后,原本失落的心情便一扫而空了。

    能和王文阁这样的人做朋友,想必身份也不一般,长得还如此英俊,若是能和自己发生些什么,想想也是极好的……

    “肖公子,来,吃颗葡萄!”

    “肖公子,小女子为你弹琴一曲吧?”

    “肖公子,来,我们喝杯酒如何?”

    肖遥一个头两个大了。

    他瞪了眼王文阁,然后清了清嗓子,说道:“你们也不要围着我转了,也陪王公子聊聊天嘛!”

    这还是那些姑娘们求之不得的呢!

    之前肖遥不说,她们不敢,现在肖遥都开口了,她们自然也朝着王文阁那边奔了过去。

    “王公子,您的诗集写的太好了!”

    “对呀王公子,我可喜欢你了,你等下帮我签个名吧?”

    肖遥楞了一下,寻思着,在这灵武世界,竟然还有签名这样的操作?

    这时候,兰菲忽然说道:“王公子,小女子闲暇时候也写了一首诗,可否请王公子点评一番?”

    “哦?”王文阁楞了一下,笑着说道,“好,不妨听听,肖遥也在这,他的点评恐怕会更加深刻,这是你的机会呢。”

    肖遥:“……”

    他在想王文阁是不是有毛病。

    听过来青楼喝花酒,找乐子,玩骰子的,这特么还头一次听说来青楼作诗的。

    这是闲着没事干是不是?

    你见过谁去做大保健的时候喊一嗓子,姑娘别着急,咱们先对个对联?

    姑娘不把山寨爱马仕甩在你脸上都算你福大命大!

    可看着王文阁满脸认真的样子,肖遥也不好多说什么。

    房间里也安静了下来,那些姑娘们虽然觉得作诗没什么意思,可兰菲毕竟是醉月楼的花魁,得罪了兰菲,她们在醉月楼也待不舒心了。

    “秋水秋月秋茫茫,佳人倚窗不自量……“

    这兰菲一开口,就没停下来的意思,一首诗,竟然有十几句,听到最后,肖遥都快忘记前面说的是啥了。

    王文阁却听得很仔细,看着兰菲的眼神也发生了变化。

    肖遥一拍大腿,心道,完了,这哥们要陷进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