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两百九十二章 最为致命
    其实现在王文阁说的,都是肖遥能够想到的。

    正因为如此,他才会越发的感到好奇。

    “既然你也知道,为什么还要让彭无妄回去调兵遣将呢?”肖遥问道。

    王文阁玩转着手中的酒杯,嘴角隐约有一丝微笑,开口说道:“其一,吸引皇城这边的注意力,这样一来,他们就容易灯下黑,我们若是想要在皇城做些什么小动作,风险会小很多。其二,也是一种威慑力,虽说那八万兵马很难说服他们转过身攻打皇城,和北麓为敌,但是最起码,能够造成一定的威胁,算是一种施压,我们都知道,那八万人很难调动起来,可很难便存在着一定的几率,皇上凭什么不担心呢?”

    肖遥思来想去,觉得王文阁说的很有道理。

    彭无妄问道:“这样一来,会不会激怒了圣上?”

    “做什么都要师出有名,比如你们调动的时候,要师出有名,告诉天下人,你们这八万人动起来,是为了什么,肯定不是为了造反。第二,圣上即便愤怒,也要师出有名,总不能随便给郦王扣上一个莫须有的罪名吧?那是郦王,不是普通老百姓,也不是庙堂里随便一个文武官。”

    王文阁的话,让彭无妄放心了不少。

    肖遥说道:“这其中的关键,应该就是你之前说的,灯下黑的小动作了吧?”

    王文阁点了点头。

    “你想到什么了?”肖遥问道。

    王文阁摇了摇头,看着肖遥,苦笑着说道:“我真不比你聪明到哪去,你都没有想到,我又怎么能想到呢?不过,还是得见机行事,或许当那八万人动起来的时候,皇城也会发生一些事情,只要皇城也动了起来,咱们就可以见缝插针,机会多多了。”

    肖遥哈哈笑了笑,觉得王文阁说的越发的有道理了。

    看来,王文阁还真是个人才,如果真的能让他真心实意帮助武梧桐,武梧桐肩膀上的担子也能轻松许多。

    肖遥问道:“你可有反心?”

    “没有。”王文阁问道,“其实我根本就没想过要造反,我只是觉得,亏欠了郦王府一些,更不需要武梧桐真的被留在皇城,另外便是,现在的北麓,太过于安静了,这不是什么好事,作为北麓的君王,更是要有一种居安思危的习惯,在现在北麓皇上的身上我看不到,反而在你身上能看到你很多,只要你明白,我相信郦王就能明白,你知道大秦王朝的野心,郦王肯定也能知道。”

    肖遥笑着说道:“这就是你愿意帮助武梧桐的目的?”

    “只是其中一部分。”王文阁笑了一声,说道,“最重要的,是我很好奇。”

    肖遥问道:“你好奇什么?”

    王文阁喝了杯酒,说道:“好奇你到底要做什么。”

    肖遥深吸了口气,盯着王文阁。

    王文阁来了兴致,同样看着肖遥。

    “我若是告诉你,我想要的,便是站在大秦王朝的城楼上,撒一泡尿呢?”肖遥问道。

    王文阁一愣,边上的彭无妄脸上的表情也很是古怪。

    过了一会,王文阁才哈哈大笑起来。

    “站在大秦王朝的城楼上撒尿?哈哈,有意思有意思,到时候我和你一起!”王文阁说道。

    彭无妄使劲摇着脑袋了。

    这就是两个头脑不正常的啊……

    第二天,彭无妄就赶回了杨城。

    皇城这边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重要了,他必须尽快将消息带回去。

    至于肖遥,则是留在了皇城,暂时住在学士府。

    王文阁也没别的事情,就是成天到晚拉着肖遥,非得吟诗作对。

    这要是喝酒喝到尽心的时候,来上一两首,到也无所谓,肖遥虽然不是那种喜欢卖弄的人,但是传递古诗词文化人人有责嘛!他还是挺希望,在灵武世界也能帮李白等人拉一群粉丝小迷妹的。

    可这成天到晚要吟诗作对,肖遥可就受不了,他虽然背下来很多古诗,然而这些都是用一首少一首的,肖遥觉得自己还是稳妥点好,别大手大脚的,一下子都用出去了。

    除了待在学士府,肖遥和王文阁也会在皇城里到处转悠。

    肖遥知道,接下来的一段时间,自己可能就要待在皇城里了,既然是这样,还不如摸清楚这边的情况。

    “对了,肖遥,我问你件事情啊。”王文阁说道。

    “什么?”肖遥问道。

    “你和郦王,以后应该会成亲吧?”王文阁说道。

    肖遥:“……”

    他看着王文阁的眼神又有些古怪了,不知道为什么对方会忽然说出这么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王文阁笑着说道:“你知道皇上为了将郦王留在皇城,用的是什么样的理由吗?就是要让她成亲,这个即便我不说你也知道,皇上给武梧桐两个选择的人选,我就是其中一个,你要是没意见,我就真将郦王给娶回家?这想想似乎也挺不错的……哎,我也就是说说,你别用杀人的眼神看着我嘛!我又不是真的喜欢郦王那样的姑娘,你知道我的,我要喜欢的女孩,一定是个精通琴棋书画的,绝对不是郦王那种舞枪弄棒的。”

    肖遥哈哈笑了起来,确实如此。

    “对了,之前听说,长阳城的提督死了,和你也有关系吧?”王文阁继续问道。

    肖遥“嗯”了一声。

    凭借着王文阁的聪明,想要猜到这些并不难,说不定他还有什么别的渠道,两人现在都已经在一条船上了,若是这些事情肖遥还遮遮掩掩的,难免会被对方小看,说不定还会直接将王文阁给气走。这可是个人才啊!好不容易才笼络过来的——自己可是有写诗又写词的。

    “我曾听说,长阳城提督儿子周方,三岁会写诗,六岁会作词,十岁又精通兵法,那小子你看到了吗?”王文阁问道。

    肖遥楞了一下,点了点头,说道:“你说的这些,我还真不知道,但是我和他聊过天,那小子确实不是个简单人。”

    “哦?怎么说?”王文阁来了兴趣。

    肖遥也没墨迹,直接将自己和周方两人之间的聊天简单说了一遍。

    其中并没有任何的删减,也没有半点的添油加醋,最后,肖遥也给予了周方极高的评价。

    “不知道为什么,你说完这些,我都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了。”王文阁苦笑着说道,“这样的孩子,你还真就放了?”

    肖遥瞪圆了眼睛,问道:“不然呢?真把他弄死?”

    “哈哈,说的也是,虽然你也不是什么好人,但是这样的事情,恐怕你还做不出来。”王文阁乐呵说道。

    “对了,咱们现在要去什么地方啊?”肖遥问道。

    “醉月楼。”王文阁说道。

    “那是什么地方?”肖遥下意识问道。

    听着名字,似乎有些风雅。

    “青楼。”王文阁说道。

    肖遥:“……”

    一个青楼,叫的这么风雅做什么?

    哦,也对,有几个青楼不风雅的?和现在可不一样,什么大保健之类的——这也是传统文化的丧失啊!

    他看着王文阁,笑容很是古怪:“还真是看不出来啊,王学士竟然还好这口?”

    虽然肖遥没明说,可这也脸上的表情早就已经说明了一切。

    “你想的有点多了,我带你去青楼,绝对不是寻花问柳,相反的,是有一些正事。”王文阁说道。

    “什么正事?”肖遥问道。

    “六皇子今年才十七,却喜欢这些地方,今日我便得到消息,他来这里游玩,打算和他来一场偶遇,我和他的关系还算不错,因为他也是我父亲的学生,而且没什么心眼,这不,打算和他聊聊天,顺便问问郦王现在在宫中的情况。”王文阁说道。

    肖遥点了点头,心里也有些诧异,之前他和王文阁可都是一直在一起的,也不知道这家伙是什么时候得到这些消息的。

    现在想想,王文阁还真是一点都不简单,看上去儒雅,实际上,心里装着的东西也很多。

    到了醉月楼,就有人上来打招呼,她们对王文阁倒是眼熟得很,也引起了一番轰动。虽然在北麓,来这种地方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和王文阁可是多少豆蔻少女日思夜想的对象,却破天荒的来了这种地方,楼上不知道有多少穿着打扮艳丽的姑娘闻了消息,专门躲远远的,只为了看王文阁一眼。

    “你确定你没来过这里?”肖遥有些不相信问道。

    王文阁皱了下眉头,说道:“为什么这么问?”

    肖遥没好气道:“你要真是第一次来,还会有这么多姑娘认识你?看老鸨和你打招呼的样子,就跟老朋友似得。”

    王文阁哈哈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肖遥问道。

    “我笑你啊,这就不知道了吧?在皇城,我的画像可是卖的很火热的,这个年纪的姑娘,很多都珍藏着我的画像贴在墙上呢。”王文阁说道。

    肖遥:“……”这不就跟地球上一些追星少女将偶像海报贴在房间里差不多呢?

    自己刚才是配合王文阁装了一个清新脱俗的逼?

    特么的,无形装.逼,最为致命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