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两百九十章 我放心了
    如果再给肖遥一些时间的话,他或许能想到一首比这一首还要恰当的诗词。m.。

    可当下,他只想将这首诗念出来。

    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

    肖遥不是北麓臣子,改成了一个“我”,听着有些不协调,可他这个时候哪顾得上那么多?

    他就觉得,这一句放在这里挺好的。

    只要能将自己内心的真是想法表达出来,就足够了。

    肖遥之前念叨的那一首诗,正是李白的,原本这首诗肯定不是七言绝句,可无奈完整内容当中存在着太多灵武世界没有出现过的内容,比如第一句就是知章骑马似乘船——你觉得王文阁和他老爹能知道知章是谁吗?

    这不是为难人家吗?

    为了不露馅,无奈之下,肖遥也只能将这首诗删减一番,确实丢掉了很多韵味,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对于肖遥而言,只要自己完整的将天子呼来不上船的中心思想表达出来就足够了。

    他的这一首诗念完,太傅,王文阁,还有彭无妄,都傻了眼。

    要说太傅和王文阁此时满脸惊愕的表情,肖遥还是能够理解的,但是彭无妄一副见了鬼的模样,肖遥就有些不能理解了,特么的,又没什么文化,装什么文化人啊……

    “肖遥,这首诗,你是什么时候写好的?”王文阁忍不住问道。

    因为心中无比的惊愕,所以对肖遥的称呼也从“肖先生”变成了直呼其名。

    肖遥眨巴眨巴眼睛看着王文阁,说道:“什么叫什么时候写好的啊,就是刚才啊!”

    “即兴?!”王文阁似乎有些不可思议。

    肖遥点了点头,反正这样的牛皮,他也没少吹,现在都已经习惯了。要是说一开始他还会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可现在次数越来越多了,他也就无所谓了,反正原本自己就不是个容易害羞的人,如果吹牛皮就会脸红的话,肖遥就是红孩儿了。

    此时,王太傅也站起身,看着肖遥,他张开嘴,嘴角的肌肉都在微微颤动着,可过了好半天,也没说出来一句完整的话。

    “有幸,有幸啊……”最后,王太傅也只是反复念叨着这两个字,肖遥听了半天也没整明白王太傅到底是想要表达什么意思。

    “太傅,什么有幸啊?”肖遥忍不住问道。

    “有幸见此人,有幸闻此诗……”王太傅笑着说道。

    肖遥一下子就说不出话了,即便不要脸对肖遥而言都是一种常态,但是听到太傅这样的夸赞,还是让肖遥感到无比的羞涩。

    “太傅言重了。”肖遥赶紧说道。

    王太傅不理会肖遥,只是摆了摆手:“原本就是如此。”

    肖遥彻底说不出话了,主要还是因为王太傅给他的这个评价实在是太大了,他觉得有些愧不敢当啊……

    不过想想也就算了,反正现在王太傅夸得人也不是自己,不好意思的事情得轮到李白,自己有什么好害羞的。

    “之前便听王文阁说,先生大才,现在看来,确实所言非虚啊!”王太傅竟因为一首诗,直接称呼肖遥为先生,更是伸出手作了个揖。

    肖遥赶紧侧身让开,苦笑道:“太傅太爱了,我哪有那样的能耐,再说我是晚辈,哪能让您行李,更担不上先生二字。”

    “在学士府,我只认学识!”王太傅正色说道。

    肖遥只能挠挠后脑勺保持沉默。

    “肖先生,咱们可否以月为题?”王太傅忽然伸出手,指着外面正升腾而起的明月,笑着说道。

    看来,王太傅这是听肖遥作诗听上瘾了。

    肖遥愣了愣神,沉默了一番,只能点头。

    他知道,王太傅不单单是想要听,也是想要检验一下自己是不是有值得他赞许的才华,刚才那一首,虽然是现场做出来的,可这又有谁说得准呢?

    “还得加上酒,如何?”王文阁也笑着说道。

    王文阁的提议深得太傅意图。

    这先加了月,又加了酒,王太傅就不相信了,肖遥还能是之前准备好的不成?

    肖遥笑了一声,几乎没有半点犹豫,便点了点头:“好。”

    之前王太傅说到以月为题的时候,肖遥便想到了一首,巧不巧的是,这首诗里恰好有酒。

    他甚至在想,王文阁是不是自己肚子里的蛔虫,否则怎么会会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呢?这实在是太配合了啊!

    肖遥端起一杯酒,走到门口,沉思片刻,朗声说道:“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月既不解饮,影徒随我身。暂伴月将影,行乐须及春。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乱。醒时相交.欢,醉时各分散。永结无情游,相期邈云汉。”

    一首诗念完之后,肖遥也来了感觉,直接端起酒杯,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这个时候他才想感谢一下自己的大爷爷,若不是小时候大爷爷天天逼着自己看这些看不进去的诗词歌赋,他现在哪有这么好的机会装.逼啊?甚至他都在想,是不是大爷爷老早以前便知道自己现在会经历这些,所以老早为自己的装.逼路程做好了准备,埋下了伏笔。

    肖遥觉得不过瘾,便又问道:“再来一首词如何?”

    此时,王太傅王文阁还有彭无妄,还没有从刚才的那一首诗中回过神。

    听到肖遥的话,王太傅只是下意识点了点头。

    等到回过神来,又是深深的震撼。

    这个家伙,作了一首惊艳的诗还不够,这么短的时间内,竟然还想到了词?

    难道这小子真的是天才吗?

    王文阁同样瞪大了眼睛看着肖遥,他内心的震惊一点都不亚于自己的父亲。虽然在此之前,他就知道肖遥是个富有才华的人,却没想到,肖遥的才华竟然已经到了如此地步。

    彭无妄倒是没什么特别的感觉。

    他只是觉得肖遥做出来的诗还算不错,可这里面的意境,想要让他理解还真是有些困难。可即便他不懂,也能从王太傅已经王文阁的脸上看出些什么,显然肖遥之前做的诗,非常不错。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这首词,是肖遥比较喜欢的了,也是流传度相对而言比较广的,在地球,很多小孩都能朗朗背诵下来,其中也有因为这还是一首歌的原因。

    其实当肖遥念起这首词的时候,脑海中也在想着母亲,夏意星李潇潇她们。

    原本这首词便是包含了苏轼对家人的思念。

    在念完了这一首词之后,肖遥的心情竟然也变得久久不能平静。

    等了许久,他才叹了口气,忽然觉得有些古怪,身后竟然没有一点声音,难道这样的词牌名在灵武世界并不存在?若是这样,自己做出来的词格式可能就难以被他们接受了。

    等到肖遥转过脸的时候,发现令人感到无比古怪的一幕。

    王文阁和王太傅,竟然已经激动不已,其中王太傅最为夸张,直接老泪纵横。

    彭无妄之所以没有说话,是因为这个时候的他已经彻底懵逼了。

    他也没想到,只是一首词,竟然就能让王文阁和王太傅的情绪变得无比激动。

    读书人的神经都这么脆弱吗?

    反正,彭无妄觉得有些难以理解。

    “先生大才,大才啊!”王太傅手背揉了下眼睛,拭去眼角的泪水,“这首词,竟让我想起很多逝去的亲人……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不管哪一句,挑出来都是可以流传下去的啊!”

    肖遥笑了笑。

    他并不是一个真正的文人,不管是他的诗词还是歌,都是从以前那个世界搬抄过来的,肖遥只是一个搬运工,所以他也觉得,此时王太傅和王文阁的情绪有些难以理解。其实,作为一个文人,谁不希望自己的作品能够流芳百世呢?

    “不枉此生了!”王太傅哭完了之后就哈哈大笑起来,险些让肖遥觉得他是个神经病。

    “天下才共一石,肖先生独占八斗!”王文阁认真说道。

    这样的话,在地球也有出现过,不过人名却发生了改变。

    肖遥也没想到这阴差阳错的,这句话竟然还用到了自己的身上。

    曹子建应该不会介意吧?

    “我也放心了。”王太傅长舒了口气,笑着说道。

    “放心什么?”肖遥一愣。

    “放心让你将王文阁带到杨城去。”王太傅笑着说道,“我这儿子,固然不成器,可好在,有些才华,当然,比起肖先生,要差之千里,可帮上一些小忙,应该还是可以的。”

    王文阁听到自己老爹的话,瞳孔骤然收缩。

    肖遥也是一阵惊愕。

    谁也没想到,王太傅竟然会如此安排。

    王文阁有才华吗?

    这一点几乎是肯定的,若非如此,武立又何必如此重视王文阁?

    天下人,又何必高看王文阁?

    若真的能将王文阁拐到杨城去,武梧桐和赵丹玄都能乐疯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