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两百八十九章 我敢只手屠龙!
    第一千两百八十九章 我敢只手屠龙!

    地球,仙人山别墅区。

    一辆黑色的奔驰车开在山道,在车的后座,有一个红色的安全座椅,安全座椅,坐着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姑娘,看着大概只有一两岁的样子。

    她的个头还太小,也刚刚学会说话,开车的李潇潇透过后视镜,看了眼坐在后面的小姑娘,眼神满是怜爱。

    过了一会,肉嘟嘟的小姑娘忽然将手的玩具往嘴里放,立刻得到了李潇潇的训斥。

    “肖念念,不准把玩具放在嘴里!”

    小女孩眨巴眨巴水汪汪黑溜溜的大眼睛,下意识放下了手的玩具,其实她连自己老妈在说啥都听不明白。

    “今天肖念念同学表现的还不错,打预防针的时候没有哭闹,等回到家里,我还给你说你爹的故事哦!”李潇潇打着方向盘笑着说道。

    “爸——爸爸,爸爸。”肖念念张开嘴说着。

    李潇潇顿时无的郁闷。

    这应该算是她最近这段时间最无聊的事情。

    肖念念同学一岁半,已经到了牙牙学语的时候,可让她感到郁闷的是,这小姑娘别的都不会说,只会叫爸爸。

    “你老爸现在还不知道在哪呢,倒是你老妈天天陪着你,也没听你会叫妈妈啊!”李潇潇气不过,又有些嫉妒。

    肖念念眼睛看着窗外,似乎一直在盯着一个方向。

    “念念,你说,等你爸爸回来之后看到你,会是什么样的表情呢?”想到这些,李潇潇都忍不住笑了出来,反正一定会非常惊喜吧……

    两年多的时间过去了。

    肖遥还没回来。

    若说不担心,怎么可能不担心?

    若说不想念,又怎么可能不想念?

    粉蝴蝶夏意星她们,都对李潇潇无的嫉妒。

    在肖遥走了后的一个月,李潇潇发现自己已经怀孕了。

    怀孕两个多月。

    这把她自己都吓了一跳,取而代之的,又是无的欣喜。

    即便肖遥不在,她的身边也有一个陪伴的人了。

    肖念念的到来,大概成为了仙人山这两年多来,最欢喜的事情。

    肖念念,成为了所有人的小公主。

    要说起来,在仙人山,除了李潇潇没事还会凶一凶肖念念之外,没有人会对她说重话了,有的时候夏意星还会因为李潇潇的重话,气的不行,拉着肖念念一起不搭理她,这让李潇潇感到很是无语……

    那明明是我的女儿好不好……

    ……

    灵武世界,学士府,肖遥彭无妄王阁三人坐在饭桌。

    肖遥和王阁相谈甚欢,和彭无妄怎么都融入不进去。

    一方面是因为彭无妄原本是那种不善言辞的人,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彭无妄的心里始终对王阁怀揣敌意。

    肖遥将这些都看在眼里,但是他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去调解两人之间的关系。

    王阁没想过非得和彭无妄做朋友,彭无妄也不乐意和王阁互相了解,再者说,他们之间原本没有什么交集点,更没有什么共同爱好,既然是这样,肖遥为什么还要将这两人绑在一起呢?

    过了一会,一个老人忽然走了过来。

    “爹,你怎么出来了?”看到老人,王阁赶紧站起身。

    肖遥和彭无妄也都相继站了起来,赶紧问好。

    “哈哈,你是肖遥啊?”王太傅走到了肖遥的跟前,下打量着眼前的年轻人说道。

    “是我。”肖遥笑着说,“不知王太傅在府,有些唐突,更有些不知礼数,还希望王太傅见谅。”

    老人赶紧摆了摆手。

    “别整那些酸不溜秋的,没什么意思,再者说了,礼数真的那么重要吗?我这辈子也没讲什么礼数,人活着,舒坦好。”

    肖遥有些诧异。

    站在他面前的这位,可是太子的老师啊!

    竟然能从老人的口听到这么一番话,这让他着实感到惊讶。

    “对了,之前听王阁说过你的诗,还有你的那一句,君为舟民为水,着实让我这个老家伙惊艳了一番,原本这是你们年轻人的时间,可我实在是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所以前来见见你,若是打扰了你们的性质,可得说声得罪了。”王太傅笑着说道。

    肖遥赶紧摇头,道:“能见到王太傅一眼,也是晚辈荣幸。”

    老人摆了摆手,示意大家都坐下。

    等都坐下之后,老人又看着肖遥,问道:“我能否问个问题?”

    肖遥赶紧点头:“王太傅有什么想要问的,晚辈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王太傅哈哈笑道:“那好,你且跟我说说,为什么要来皇城?”

    肖遥想了想,说道:“太傅相心如明镜。”

    老人叹了口气,说:“你说的不错,我确实知道,可我还是想要听你说说。”

    肖遥站起身,握起了拳头,说道:“为让郦王回杨城。”

    “圣不答应。”

    “那便让他答应!”肖遥正色说道。

    太傅看着肖遥,过了一会,摇了摇头。

    “年轻人啊,想法还是太简单了,圣若是不答应,天下人谁也没办法,惹恼了圣,对你而言可不是什么好事。”太傅说道。

    肖遥笑了一声,点了点头。

    他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擦了擦嘴后,他来回走了几步,说道:“太傅说的对,圣若是怒了,我怕是得尸首异处,可是这又如何?圣能怒,我便不能怒?莫非,只有圣才能怒,匹夫连个生气的资格都没有?”

    “天子之怒,伏尸百万,流血漂橹,可这又如何你?庶人之怒,伏尸二人,血溅五步,天下缟素!”

    肖遥的一番话说完,在场之人无不变色。

    “肖遥,这……”

    肖遥看了眼彭无妄,眯着眼睛问道:“我可说错?”

    彭无妄觉得肖遥倒是没说错什么,只是当着王太傅和王阁的面这么说,实在是有些冒险……

    “好!”王阁第一个站起身,一巴掌拍在桌子,额角青筋暴跳,“好一个庶人之怒,伏尸二人,血溅五步,天下缟素!若这么说,肖遥还是占了大便宜呢!哈哈!”

    笑完之后,他忽然觉得气氛有些尴尬,转过脸看了眼自己的老爹,王阁原本还有些欢喜的气焰立刻降了下去,还给肖遥使了个眼色。

    肖遥似乎并没有察觉到王阁的眼神,或者说,他压根不想去在意这些,眼神看去还是那么凛冽。

    “年轻人有点气势,终究不是什么坏事,可也要懂得分辨局势。”王太傅说道。

    “局势?何为局势?”肖遥笑了一声,问道,“为消除隐患,所以要将郦王留在京都?为天下太平,所以要折腾杨城?杨城可曾有过半点不平静?郦王府可曾有过半点反心?圣眼界太窄,他看到的是北麓,可大秦王朝看到的是天下,当已经被虎视眈眈时,却还想着这些事情,圣可对?”

    “圣的对与错,是我们能妄加断言的吗?”太傅生气说道。

    肖遥笑了一声,说道:“据我所知,灵武世界很多年前,也只是很多存在很多部落,部落,总会推荐出一个身强力壮的出来,为他们谋取口粮,他们需要这样一个领袖,可这样的领袖存在的意义不是为了统领他们,而是为了服务于他们。”

    太傅微微一愣,没有说话,反而安安静静看着肖遥,似乎是等着对方继续说下去。

    “这天下,是北麓人的天下,不是那武立的天下,更不是武家的天下!若是百姓不满,谁做天子,意义有多大?”

    肖遥说到最后,忽然看着太傅,问道:“太傅,晚辈有一事不知。”

    太傅嘴角微动,说道:“说说看。”

    “为何圣龙袍,绣的是龙,不是虎,更不是豺狼?”

    “因为圣是真龙天子。”太傅说道。

    “那又如何?”肖遥笑了一声,说道,“我是一个修仙者,我敢只手屠龙!”

    “……”整个屋子,再次安静下来。

    也幸亏这里没有下人,否则这些话若是传了出去,不知道会引起多大的动荡。

    正如肖遥说的那样,作为一个修仙者,屠龙的事情他都敢做。

    更何况,一个什么真龙天子?

    这在他的眼里,算的什么?】

    太傅深吸了口气,手指在桌子敲打着,也不知道在想写什么。

    过了许久,他忽然说道:“肖遥,今日也作诗一首如何?”

    肖遥不知道太傅的意思,可还是点了点头。

    他往前走了几步,做出思绪模样。

    肖遥确实是在思考,但是他思考的问题绝对不是要写什么诗,而是在想,什么诗适合现在这个气氛。

    过了一会,肖遥眼前一亮,还真让他想到了一首。

    沉吟片刻,他又喝了杯酒,算是润了润嗓子。

    开口,第一句便吐了出来。

    “肖遥斗酒诗百篇。”

    接着,第二句,第三句也都在短暂的停顿后念了出来。

    “皇城内外酒家眠。天子呼来不船……”

    说到这,肖遥忽然停了下来。

    最后一句,握拳而出:“自称我是酒仙!”

    一首诗,肖遥删减了很多,也修改了一些。

    虽然不是那么工整,却将肖遥此时想要表达的意思表达了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