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两百八十八章 王文阁的到来
    武立下了逐客令,彭无妄即便心里充满了不满,却也没有任何办法,毕竟这可是武立说的话,自己要是不乐意,那便是抗旨。

    指不定现在武立现在就想将彭无妄给弄死,缺少一个理由呢,彭无妄说什么也不会给对方这么一个机会。

    思来想去,他还是选择离开皇城,回到了客栈。

    看到彭无妄脸上无比失落的表情,即便什么都还没说,肖遥也能猜出来此行不顺利了。

    当下,肖遥的眉头也皱了起来。

    彭无妄坐下来之后,给自己倒了杯茶,润了润嗓子,接着便将之前在皇城内发生的事情简单说了一遍。

    听到最后,肖遥已经是冷笑连连了。

    “如此说来的话,那武立真的是一点面子都不给了?”肖遥问道。

    彭无妄苦笑了一声,说道:“实际上,人家压根就没把我当回事,而且我觉得我们一开始就想错了。”

    “什么意思?”肖遥好奇问道。

    彭无妄深吸了口气,说道:“咱们将武立想的太好说话了,实际上这一次他是下定了决心,说什么都不让小师妹回到杨城的,也不知道这老小子到底是吃错了什么东西,竟然这么坚定。”

    其实,武立的坚定,和王文阁的态度也不无关系。

    简单的说,武立已经被王文阁给激怒了。

    他没想到自己作为天子,做出来的决定竟然连自己信得过的臣子都有意见。

    可这恰恰激起了武立的逆反心理。

    你们不是不希望我这么做吗?我偏偏这么做!

    即便天下人都不希望我这么做,那又如何?我非得告诉天下人,在北麓,到底是谁说了算!

    虽然这么想着,武立有些小孩子,可他即便是北麓的皇帝,却也是个有脾气的人。

    肖遥叹了口气。

    听完了彭无妄的叙述之后,肖遥意识到,武梧桐的问题并不是那么好解决的了。

    虽然一开始肖遥和彭无妄也没有抱着太大的希望,更没有觉得自己有百分百的把握,可是武立坚定的态度,却让他们连一点回旋的机会都没有。

    正如彭无妄刚才说的那样,他们之前将武立想的太好说话了,谁知道这一次武立是下定了决心不让武梧桐好过的。

    “难道,只能硬碰硬了吗?”肖遥念叨了一句。

    肖遥的话说完,就把彭无妄给吓了一跳。在来之前,赵丹玄就交代过,让彭无妄一定要看住肖遥,虽然肖遥是个非常理智的人,可那也只是平日里,在一些关键问题前,肖遥还能不能保持最初的理智,都是未知数了。

    “现在还没有到火烧眉头的时候……”

    彭无妄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肖遥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打断了。

    “在你看来,现在还没有到火烧眉毛的时候吗?那好,我问你,现在你还有什么办法?”肖遥问道。

    彭无妄无言以对了。

    不管是什么办法,在已经下定了决心的武立面前,都是站不住脚的。

    肖遥如果非得问他有什么办法,他只能保持沉默。

    “既然是这样,你觉得,我们除了硬碰硬还能有什么办法?”肖遥问道。

    彭无妄叹了口气。

    肖遥在沉默了片刻之后,说道:“你现在就回到杨城,将消息带回去。”

    彭无妄一愣,问道:“那你呢?”

    “我在皇城待着,再想一想吧。”肖遥说道。

    他知道,若是自己真的选择和武立硬碰硬,就等于将武梧桐往绝路上逼,到时候,她就一点回旋的机会都没有了,即便不想反,偌大的北麓也容不下武梧桐了。

    所以,还是要三思而后行。

    想虽然是这么想,可肖遥现在已经怒不可遏了。

    正如他说的那样,现在已经没有任何办法了。

    “我回到杨城,就是将消息带回去?”彭无妄问道。

    肖遥想了想,刚打算开口,房门忽然被人敲响。

    “谁?!”彭无妄立刻问道。

    “王文阁。”门外传来肖遥还算比较熟悉的声音。

    听到王文阁这个名字,肖遥和彭无妄脸上的表情都变的有些古怪了。

    王文阁是什么人,他们还是挺熟悉的,他们只是不明白,为什么王文阁要在这个时候来见他们,又是怎么知道他们的行踪的。

    当下,肖遥还是站起身,拉开了门。

    看到肖遥,王文阁也有些吃惊。

    “肖先生?!您竟然也来了!”看得出来,王文阁对于肖遥还是非常敬重的。

    只要是有才华的人,他都非常敬重,在王文阁的心里,肖遥那简直就不是才华了,而是神才!这样的人,他怎么能不在意呢?

    肖遥笑了一声,点了点头。

    “哎,我说的也是废话了,肖先生是郦王府的客卿,现在郦王被软禁在皇城,您要是不来,我才会觉得好奇了。”

    当王文阁说这番话的时候,肖遥倒是笑了起来,问道:“软禁?”

    “有什么不能说的?”王文阁耸了耸肩膀道,“有一说一,是什么就是什么,表面上说得好听,背地里做的不好看,反而没意思,既然背地里做的都不好看了,表面上还说的那么好听做什么呢?”

    这果然是个风一般的男人,肖遥觉得有一首歌词非常适合他:原谅我这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

    “王先生先进来吧。”肖遥说道。

    “愧对先生二字……”王文阁赶紧摆手,可他也知道自己站在门口的确不好看,说不定还会引来有心人,所以当下也没有和肖遥客气,立刻走进了屋子里。

    四顾环顾了一圈,王文阁问道:“这一次来皇城,只有你们二人吗?”

    “哈哈,又不是造反,要那么多人干什么?”肖遥笑着说道。

    “哈哈,说的也是。”王文阁也是点头微笑,并没有觉得肖遥刚才的那一番说辞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边上的彭无妄听得简直就是心惊肉跳。

    肖遥还真是什么话都敢说啊!

    造反这两个字,说出来就跟开玩笑似得。

    更让他感到无语的还有王文阁,王文阁就跟没听到肖遥刚才话里的那两个敏感字似得。

    他算是服了,难道文人都是这么不羁吗?

    “这一次,肖先生为何没有一同进皇城?”王文阁问道。

    肖遥苦笑了一声,说道:“不是不想,是不敢。”

    “说的也是。”王文阁也不是蠢人,否则不可能在北麓有这么多铁杆粉丝,其中还是女性居多,他说道,“肖先生是担心自己也会被扣下来吧?”

    “是。”肖遥一点也不掩饰自己。

    王文阁是个聪明人,自己掩饰的太多,显得反而不好了。

    彭无妄的脑袋简直都要爆炸了,他都不知道肖遥到底是怎么想的。

    这面对王文阁,当真是什么话都敢说啊!

    他在想,肖遥凭什么就觉得,王文阁是个可以信任的人呢?

    藏着点话难道不好吗?

    其实这也是王文阁到现在都没有多看彭无妄一眼的原因了。

    两人压根就不是一条路上的人。

    在肖遥看来,王文阁能找到这里一定是留心了彭无妄的行踪,这一个人照过来,也不该是别有目的。

    他现在还是挺好奇的,王文阁,到底要和他们说些什么呢?

    接下来,王文阁便说道:“肖先生,可愿到我府邸喝杯酒?”

    彭无妄却赶紧说道:“这里难道不行吗?”

    在他的心里并不是很信任王文阁。

    毕竟上一次,王文阁去郦王府可不是为了什么好事。

    对于郦王府而言,王文阁甚至不算个好人。

    王文阁若有深意看了眼彭无言,淡淡说道:“彭师父,我能找到这里,难道,别人就找不到吗?”

    彭无妄脸一红,哑口无言了。

    “挺好的啊!”肖遥笑着说道,“正好,住在客栈里,还得耗费一些银两,而且这里连个好酒都没有。”

    “啊哈哈!”王文阁哈哈大笑起来,他就喜欢肖遥这样的性格,果然是真性情,和自己是一条道的人啊!

    “那好,就请肖先生与我一起回去,我一定拿出最好的酒来招待!”

    肖遥立刻站起身。

    彭无妄虽然还是觉得有些不妥,可想起赵丹玄之前说过,到了皇城之后,做什么说什么,都要听从肖遥的安排,所以,也只能保持沉默。

    三人一起起身,朝着学士府赶去。

    在上马车的时候,肖遥回头看了一眼,坐下后说道:“还是被人看到了。”

    “没事,他们一直盯着呢。”王文阁笑了一声说道,“有些人的心眼啊,真没表现出来的那么大。”

    肖遥微微一愣,冲着王文阁竖起了大拇指:“你真敢说。”

    王文阁付之一笑。

    这对于肖遥而言,是个非常不错的信号。

    就王文阁现在的态度,让肖遥觉得,这或许是一个可以拉到自方阵营的人,当然了,这也只是想想。虽然肖遥觉得,王文阁是个挺不错的人,可人心隔肚皮,不到最后一刻,谁也不知道他的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再者说了,虽然王文阁表面上看着非常洒脱,可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肖遥并没有和他深交过,现在不好下定论。

    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盖棺定论的话还是太早了。

    在彭无妄看来,肖遥面对王文阁,什么都敢说,其实并不是那么回事,肖遥只是在挑一些模棱两口的话说。

    等到了学士府,那些尾巴也没有离开,王文阁看上去毫不在意,邀请两人一同进了府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