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两百八十六章 看到的看不到的
    第二天一早,彭无妄就按照肖遥说的,进宫面圣。

    肖遥也不知道这一次彭无妄是否顺利,可他们现在只能将自己能想到的,能做到的,去做好了。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等彭无妄入了皇城之后,肖遥也只能安安静静待在客栈里,等着消息。

    其实这种等消息的感觉,才是最痛苦的,肖遥得不到皇城内的讯息,只能依靠自己的脑子去想,这对于肖遥而言简直就是一种折磨,可当下,除了这么做之外,他也想不到别的办法了。

    此时此刻,在皇城内,天元殿,汇聚了一大群北麓文官。

    其中便有王文阁。

    相比较于其他议论纷纷的臣子们,王文阁相对而言比较安静,甚至于脸上的神色看着都有些冷漠。

    其实这段时日,王文阁一点都不开心。

    他的心里始终惦记着北麓的事情。

    在听闻北麓郦王自缢后,他一个月没有出门,就是躲在家里,喝酒度日。

    他总是觉得,郦王的死会不会和自己的北麓一行有关系。即便王文阁知道,即便不是自己也会有别人去做这样的事情,可他的心里始终觉得过不了自己这一关,他第一次对自己所做的事情,之前的信念产生了动摇。

    郦王是好人还是坏人,是忠臣还是奸臣?

    答案是不可否认的。

    不管是对王文阁而言,亦或者是对北麓老百姓而言,郦王都是一个好人,都是一个忠臣。

    谁敢说,郦王的死朝廷不需要承担半点责任?

    放屁!

    他怒不可遏。

    更让他愤怒的是,现在郦王的女儿,武梧桐又被扣押在了皇城,这特娘到底想要怎么样?难道还非得将这一家子人都被逼死?如今,老郦王已经先去,现在竟然还要对老郦王唯一的女儿下手。

    这还是自己所认识的那个朝廷吗?

    这特么就是一代明君吗?

    多少的夜里,他翻来覆去睡不着,他在想,自己头顶上的乌纱帽,到底有没有继续戴着的必要。

    之前去郦王府,他觉得,那应该是自己最开心的一段时日了,把酒言欢,对月当歌,那才是他的快哉。

    他的心里曾经装着偌大的朝廷,可这庙堂的心里却容不得半点人情。

    现在,他被叫到了这里,所要商议的那所谓的国家大事,就是想点子将武梧桐继续留下来。

    他一句话都没说,始终保持着沉默。

    可他不说话,并不意味着别人不让他说话。

    武立的目光落到了王文阁的身上,脸上带着和善的微笑,问道:“王学士,你怎么看?”

    王文阁看着武立,脸上的表情看着有些古怪,皮笑肉不笑道:“王文阁愚钝,想不出什么办法。”

    “哦?”武立倒是也没觉得诧异,只是问道,“王学士这是想不到,还是不愿想呢?”

    武立怎么说也是一国之君,即便王文阁嘴上什么都不说,却并不意味着,他什么都猜不到。

    这短短一句话,便将王文阁推到了所有人的面前,无数双目光也落到了他的身上。

    在短暂的沉默之后,王文阁说道:“臣有一事,想不明白。”

    “那边说说看。”武立朗声说道。

    今天在场的臣子,都是他的心腹,都是他颇为信任的人。

    可这么多人中,要说最让武立器重的,还得是王文阁,主要是王文阁太过于年轻了,否则的话,即便让王文阁成二品大臣,也不是什么难题。作为北麓的皇帝,正如肖遥之前所想的那样,很多事情不是他想做就能做的,不管做什么,都一定要三思而忧心,就比如说让王文阁升官,也要照顾到别人的情绪,一方面是因为王文阁太过于年轻,另一方面,则是因为王文阁的父亲在北麓庙堂身居高位。

    父子两人同朝为官,已经是罕见的事情,若是同样身居高位,他不但要担心文武百官的情绪,同样也得惦记着,若是等自己百年之后,这庙堂到底是他们武家的,还是他们王家的呢?

    自己还活着,尚且能将这些事情全部抓在手心中,可武立对自己的儿子,当今的太子没什么信心。

    他不是看不起自己的儿子,实际上,现在的太子还是比较有才能的,可才能心机,王文阁的千分之一都比不上。

    有的时候,他都忍不住感叹,生子不如王文阁。

    这句话传出去,也是一方美谈,然而却让王文阁的父亲意识到,在武立在位这些年,自己的儿子想要往前多走几步已经是不可能的了。

    武立的这句话不单单包含着对王文阁的看重,同样也是一种警惕。

    正是因为如此,为了不招惹来杀身之祸,王文阁的父亲,都已经准备退下来了。

    都说伴君如伴虎,王文阁的父亲非常能理解这一番话里的意思,帝王的任何一句话,哪怕只是嫌弃御膳房做的饭菜不好吃,不和胃口,都要引起一番深思。

    当官不单单是个技术活,也是个脑力活。

    太特么费脑子了!

    王文阁在听完了武立的一番话后,清了清嗓子,倒也不客气,直接说道:“我只是不明白,为什么一定要将郦王留在皇城。”

    “嗯?”武立眯着眼看着王文阁,笑着说道,“王学士,朕看,你不是不明白,只是不理解,或者说是不赞同吧?”

    王文阁不知道该怎么继续往下说了。

    他知道,自己刚才的那一番话,已经惹怒了武立。

    可既然已经开口了,他便没有打算停下来。

    当场所有文官,都用一种惊愕的眼神看着王文阁。

    谁也没想到,在这样的情况下,王文阁竟然会说出这么一番大逆不道的话。

    正如武立刚才说的那样,王文阁又不是二傻子,再说即便真的是二傻子,也不可能不明白武立此番动作下隐藏的目的。

    这不是不明白,就是持反对意见啊!

    “臣与现在的郦王见过,也打过照面,只是一个单纯的小姑娘,没有那么多心机,有的时候虽然喜欢胡闹,然而这也是她这个年纪可以肆意妄为做的事情。”王文阁说道。

    武立点了点头,并没有开口,只是闭着眼睛,等着王文阁继续说下去。

    “不管从哪个角度看,郦王都不会对北麓的平和造成任何威胁。”

    王文阁的话说完,所有人脸色都变了。

    武立一直说,要将武梧桐留在皇城。

    可是却从来都没有说过自己这么做的目的。

    然而,这也不需要他多说,先不说这些臣子原本就擅长揣摩他的意思,即便不善揣摩,通过目前局势也能猜测出来,可这知道是一回事,说出来又是另外一回事了,王文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将这件事解剖开暴露在阳光下,这显得武立多么的阴暗?

    这是武力想要听到的话吗?

    这简直就是在胡说八道!

    王文阁有才华,这一点是不可否认的,在场的大臣都对王文阁感到无比欣赏,可是现在王文阁的举动和表现却让他们非常失望。

    他们觉得王文阁有些飘了,有些持才自傲了。

    任何人的欣赏,都不能成为王文阁如此方式的理由,更何况这还是当着皇上的面,人可以很聪明,但是不能表现的太过于聪明,难道将所有人都能看出来的潜在消息说出来,就是一种能耐了?这就是典型的不成熟!

    王文阁不知道这些人在如何腹诽自己,他只是想要将自己想要说的话给说出来。

    他觉得,这样挺好的。

    哪怕万劫不复,又能如何?

    他觉得自己还是太年轻了,这是好事,也不是好事。

    之前他说,武梧桐表现出来的胡作非为,是她这个年纪可行的事情。

    难道自己比武梧桐大很多吗?

    自己就不能肆意妄为一次吗?

    武立睁开了眼睛,看着王文阁,眼神复杂,谁也不知道这个时候的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即便是那些善于揣摩皇上圣意的大臣,这个时候也猜测不出来了。

    “王文阁,你说的都挺对的。”武立说道。

    王文阁不动神色。

    “但是,朕是北麓的皇帝,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武立问道。

    “……”

    武立笑了一声,说道:“天下人,都以为北麓无比平和,可真的是那么回事吗?咱们存在的意义是什么,就是营造出和平。别人不知道,也就算了,你当朝为官,现在北麓的外患,还不够明显吗?周围邻国直接平日里的小摩擦,你都不知道吗?每年死伤的士兵成千上万,你又当真不知道吗?”

    “为什么天下人都觉得北麓现在是和平时期,却还有这么多的伤亡?我们不过是在一直排除掉这些潜在的威胁而已。”

    “现在,同样如此,你觉得郦王不会给皇城造成威胁吗?你觉得,现在的郦王真的就有你看上去那么蠢吗?若是真的如此,她为何还要私下跑动拉拢别人?”

    王文阁被武立这一番话反驳的哑口无言了。

    “看到的,不一定是真实的,看不到的,并不意味着不会发生。”武立最后下了个结论说道。

    “好了,王文阁,你暂时离开吧。”武立摆了摆手说道。

    他知道即便将王文阁留在这,也很难从他的口中得到什么有用的建议了。

    说到底,王文阁的心,不在这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