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两百八十三章 转脸就忘
    杨城,肖遥风尘仆仆回来后,就被赵丹玄叫到了万卷书。

    等坐下之后,赵丹玄站起身,给肖遥倒了杯茶。

    上一次来这里,赵丹玄也给肖遥倒过茶,只是上一次,是坐在蒲团上倒得,这一次,却是站起身,可见在赵丹玄的心目中肖遥的地位也发生了一定的变化,这对肖遥而言,却有些古怪,用一种疑惑的眼神看着赵丹玄。

    过了一会,他端起面前的茶杯轻轻抿了一口,才开口说道:“我出去回来了一趟,就变得这么招人喜欢了吗?”

    赵丹玄一愣,哈哈笑了起来。

    “你这一次去长阳城,看样子挺顺利的,外面只知道周无畏死在了一个年轻人的手上,却不知道那个年轻人到底是什么人。”赵丹玄说道。

    肖遥笑了一声,问道:“你就那么确定是我做的?”

    “除了你之外,也没有别人了。”赵丹玄说道,“你觉得肝胆枪如何?那是我赠与他的。”

    肖遥一愣,问道:“挺不错的,不过被周方给拿去了。”

    赵丹玄有些诧异。

    肖遥叹了口气,说道:“其实周方那孩子还是挺不错的,只是投错了胎,没有遇到一个好爹,可即便是这样,他依然能做到出淤泥而不染,他说以后还要找我报仇,我便将肝胆枪赠与他,希望有一天他真的有足够的能耐找我报仇。”

    “周方的话,我倒是见过一次。”赵丹玄说道。

    肖遥打趣道:“既然见过,为什么没有收下来当徒弟呢?其实我觉得,他真的很适合给你做徒弟,你们两个看着实在是太像了,身上也有很多共同点,比如都是喜欢猜猜猜,我就不明白了,你们天天乱猜,猜错了的话不尴尬吗?”

    赵丹玄哈哈笑道:“你说的这些,我就不知道了,当年我见到周方的时候他还在襁褓中,我怎么可能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呢?再者说了,他原本就是我徒弟的儿子,我还收过来当徒弟?你觉得有这个必要吗?”

    肖遥笑了一声,原本说的那句话就是开玩笑而已。

    赵丹玄继续说道:“虽然这么多年,我都没有见过周方,可他能从你口中得到这么高的评价,想必是个非常不错的孩子了。”

    肖遥沉默了一会,说道:“这一次,我可是将你的徒弟给杀了,不恨我?”

    “其实即便你不动手,我也打算让彭无妄动手了。”

    “嗯?”肖遥一愣。

    看着肖遥脸上疑惑的神色,赵丹玄才发现问题所在,解释道:“彭无妄,就是梧桐的大师兄。”

    肖遥想起了那个黑衫男人,彭无妄?倒是个挺有意思的名字,大师兄叫无妄,二师兄叫无畏,小师妹叫梧桐……虽然不是一个无,可听着也挺顺溜。

    “对了,之所以这么着急将你叫过来,是有些事情要同你商量。”赵丹玄说道。

    肖遥连连摆手,说道:“找我商量的话还是算了吧,我这个人脑子不好使。”

    “皇城那边出了一些问题。”赵丹玄没去计较肖遥的态度,将后面想要说的话直接丢了出来。

    肖遥脸上的表情,和赵丹玄之前猜想的也差不多,听到这一番话后,表情都僵了一下,接着下意识放下了茶杯,问道:“怎么了?”

    肖遥这些变化,都是赵丹玄想要看到的。

    他不动神色笑了笑,又缓缓说道:“武立那个老小子将梧桐扣了下来,不让她回来。”

    “武立?”肖遥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

    “便是北麓现在的皇帝。”赵丹玄说道。对北麓现在的皇帝直呼其名,可见在他的心里有多么不将这个皇帝当回事了,这也挺正常的,这哥们一天到晚想着去造反,还能对武立毕恭毕敬的叫一声圣上不成?这样的事情根本就不可能发生好不好?

    肖遥皱了下眉头。

    “什么理由呢?”肖遥说道。

    “说的好听点,是希望让梧桐能在皇城成亲,不要回来了,说的难听点,就是毫无理由,就是这么强硬。”赵丹玄说道,“说到底,在武立的心里还是没有将梧桐当回事,这要是换做任何一个藩王他都不敢这么做,梧桐原本就是女孩子,年纪小,虽然郦王这个名号能护佑她平平安安,可在百姓的心目中,现在的郦王并没有什么重量。”

    肖遥有些不理解了,说道:“正如你说的那样,既然武立这么不将武梧桐当回事,为什么还要将她扣下来呢?”

    “你能想到的,武立也能想到。”赵丹玄说完这句话,又喝了口茶。

    香溢的茶水顺着喉咙滚了下去,倒是让他的心情变得平静了很多。

    肖遥明白赵丹玄刚才表达的是什么意思了。

    肖遥想到的是什么?无非就是赵丹玄想要起势,就得借助武梧桐。

    虽然武立想的没有肖遥想的这么复杂,可也差不多了,他也会担心,会不会出现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挟天子以令诸侯,借武梧桐这个郦王的名号,对北麓皇权发动冲击。

    肖遥叹了口气。

    这些精通帝王之术的人,脑子里想的也都很复杂啊!

    “既然是这样,他为什么还要给武梧桐兵马呢?”肖遥问道。

    “可能也就是计划中的一部分吧。”赵丹玄说道,“可能再次之前他就想着,要将武梧桐扣在皇城,然后让自己的某一个皇子来到杨城,成为新一任藩王,到时候,这兵马兜兜转转不还是到了他们自己家里?”

    肖遥:“……”

    如果赵丹玄说的都是真的,肖遥就越发的觉得人心太可怕了。

    这才是真正的走一步看三步啊!

    灵武世界到底还是没有电,不能看电视玩电脑就一天到晚琢磨着这些事情了?

    这里要是有无线网有智能手机,皇子们都天天窝在一起开黑,谁特么还操心天下大事……

    就是不知道他们会不会为了“谁玩猴子”而吵起来甚至大打出手发动兵变……

    想到这些,肖遥都有些恶寒,有些佩服自己的脑洞,比如再过了几百年灵武世界历史书上如此写到,某年某月,北麓大皇子挂机,让二皇子从王者掉到钻石,二皇子发动最有名的逼宫事件,夺嫡成功……

    特么的,自己脑子也不正常了。

    揉了揉脑袋,将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暂且抛开,肖遥又开始琢磨着另外一个问题。

    “如果真的一切都如你所说,那这一次武梧桐被喊到皇城去,和周无畏的关系也不大了?”

    “关系大不大,重要吗?”赵丹玄问道,“即便不是因为他,赵丹玄就不该死了?他就没有报信了?”

    肖遥拍了下脑袋,确实,如同赵丹玄说的那样,因为周无畏要死,便有一百个要死的理由。

    “再者说了,我之前说的那些,也都是我的推断,到底是不是这样,不好说的。”赵丹玄说道。

    肖遥差点没被赵丹玄的话给气哭,确实啊,这一切都没有什么确切的证据,完全是赵丹玄在推测啊!

    赵丹玄有些尴尬,咳嗽了一声,说道:“请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肖遥听到这句话瞬间有一种出戏的感觉。

    “现在关键的问题是,咱们得尽快想出来一个办法,让梧桐能够顺理成章的回来。”赵丹玄说道。

    听赵丹玄说到这,肖遥又收起自己之前乱七八糟的想法,不得不说,这还真是一件要紧的事情,一想到武梧桐现在还身处在水深火热的皇城,他就浑身不自在,他不是看不起武梧桐,而是因为——武梧桐这姑娘本来就没什么脑子!

    不可否认的是,武梧桐现在已经成熟了很多,可即便成熟了不少又能如何?在肖遥的心里那还是个喜欢天天惹是生非的闹腾姑娘……

    “你想不到什么办法吗?”肖遥问道。

    虽然他承认自己也不是那种愚钝的人,可他的那点脑容量如果和赵丹玄放在一起比较的话,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了。

    哪怕他不喜欢赵丹玄,也没有办法否认,赵丹玄确实是个非常聪明的人。

    这是一个有智慧的人!

    “我又不是神仙,怎么可能什么都能想到?”赵丹玄吹了口气说道。

    肖遥瞪大了眼睛看着赵丹玄,并且故意用一种惊讶的语气说:“你真不是神仙啊?!”

    赵丹玄:“……”

    他知道自己在被肖遥调侃,却一点都不生气,反而有些喜悦,他知道当肖遥愿意调侃自己开开玩笑的时候就意味着,对方是真的愿意和自己认识,亲近了。

    之前两人的见面说起来虽然也和气,可两人之间始终有一种距离感,这一点即便肖遥不说,赵丹玄也能感觉到。

    他现在看着肖遥脸上的表情,也有些好奇:“梧桐没能回来,你就一点都不担心,不着急吗?”

    若是肖遥真的担心着急的话,又怎么还能开玩笑呢?可凭借着赵丹玄对肖遥的了解,这家伙没理由如此淡定啊!

    肖遥喝了口茶,摆了摆手,说道:“怕什么?这不还没到火烧眉毛的时候吗?再说了,若是实在想不出办法,我就直接去皇城找她,将她带回来呗!”

    “你对自己这么有自信?”赵丹玄哭笑不得,肖遥知道皇城内有多少高手吗?

    “实在不行,我就去找洪飞升和柳折枝。”肖遥非常严肃说道。

    赵丹玄:“……”他越发的觉得肖遥不要脸了。

    上次谁说,不会让朋友和自己一起蹚浑水的?

    转脸就忘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