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两百八十二章 出点状况
    武梧桐并不觉得,自己是在误会皇帝的意思。

    什么叫伴君如伴虎?

    这就是!

    皇帝说出口的每一句话,不但要听,而且还要细听。

    和这样的人打交道,你永远都不知道对方想要表达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这就是武梧桐的经验。

    看到自己似乎真的有些没办法拒绝了,武梧桐也有些没辙了。

    她笑了一声,说道:“皇上,我现在是郦王,据我所知,根据北麓律法,即便是皇上,也不能给藩王赐婚,可有此事?”

    从大伯,变成了皇上。

    也将自己是郦王的身份再次点明。

    武梧桐就是要用这样的方式告诉站在她面前的男人,现在我已经是郦王,不要再用你那一套哄孩子的方式还逼我!

    你凭什么?

    这一次,皇上脸上的表情也变了。

    “梧桐,你胡说八道什么呢?父王和你说这些,也都是为了你好,你怎么能够如此说话?还将律法搬了出来,成何体统?”太子第一个气不过说道。

    武梧桐也不生气,只是看着他,问道:“太子殿下说的及时,我也在想,这成何体统?”

    虽然两人都用上了成何体统这四个字,然而明眼人都知道,两人说的压根就不是一件事情。

    “哈哈,不急,容梧桐在好好想想吧,这一路风尘仆仆,先让梧桐休息休息再说,我们回去吧……”

    接下来,武梧桐便在皇城内住了下来。

    她不知道自己的那个亲大伯到底想要做些什么,可现在她总有一种不好的感觉。

    傻猴来找武梧桐,好几次都被挡下,这一天,他与武梧桐门口的侍卫扯着嗓子喊了起来。

    “凭什么啊?凭什么不让我进去啊?那里面是我们郦王,是我主子,我要见她,你凭什么不给?”傻猴这一次也是豁出去了。

    来了皇城之后,他基本上就再也没有见到武梧桐了,这让他非常的不担心,甚至都不知道武梧桐现在是死是活。

    武梧桐原本还在想着事情,听到吵闹声,便朝着门口走去。

    此时,太子殿下也带着几个太监走了过来。

    “见过太子殿下。”傻猴赶紧跪在地上磕头。

    “哼,你还知道我是太子殿下?这里是皇城,你在这里大呼小叫什么?”太子冷森着脸说道。

    傻猴顿时汗如雨下,赶紧磕头认错:“太子地下,是奴才错了,奴才是想要见郦王而已。”

    “郦王最近在休息,你不知道吗?狗东西!给我拉下去打!打死为止!”

    傻猴差点都要被吓尿了,他的胆子可没多大。

    武梧桐伸出手,将门拉开。

    “住手!”武梧桐说道。

    看到武梧桐,太子脸上也露出了一丝笑容,说道:“梧桐,我还以为你在睡觉呢!对了,你这奴才,实在是太不像话了,竟然在皇城里大呼小叫,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里是菜场呢,不过这也都是他的问题,你可不需要往自己身上引责任啊,这个奴才,我来帮你料理了便是!”

    武梧桐冷眼看着他。

    “谁敢动他?”武梧桐问道。

    “……”那些原本打算将傻猴从地上拉起来的侍卫,一个个也都停了下来。

    他们面面相觑不知道如何是好了,吩咐他们做事的虽然是太子地下,可现在制止他们的,是郦王啊!

    太子脸上的笑容也瞬间凝固了。

    “你说什么?”他问了一遍。

    “这是我的人,到底要怎么处置,还用不上太子殿下帮忙。”武梧桐看着他,笑着说道,“而且,我也想不明白了,我只是暂且住在皇城内,并非是被抓起来吧?难不成我的奴才想要见我一面都不行了?”

    “那倒不是,这不是觉得你在休息,怕闲杂人等吵到你吗……”太子殿下脸上的表情看着也有些尴尬了。

    其实这段时日,武梧桐的状态和软禁也差不了多少,可即便真的是这么回事,表面上也不能这么说的,现在却被武梧桐一语道破,太子殿下尴尬也是正常的。

    “既然是这样,那就谢谢太子殿下劳心了,我的人,还是我来处置好了。”武梧桐僵着脸说道。

    太子殿下现在已经有些懵了。

    那日,武梧桐在御花园内,对皇上的态度虽然恭敬有加,却谈不上一个“顺”字,正因如此,他才想着,自己要做些事情,好让这个新上位的郦王知道,即便她已经是郦王了,可郦王终究只是一个藩王。

    思来想去,他便想拿傻猴开刀,在他看来,即便武梧桐心中郁闷,也不会为了一个随从和自己闹矛盾,可他还是不太了解武梧桐,这原本就是一个护短的人,更何况还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傻猴原本便什么都没有做错,怎么能允许别人如此欺辱他?

    武梧桐又怎么可能不站出来呢?

    看到武梧桐脸上认真的表情,原本想要杀一杀武梧桐威风的太子殿下,反而有些下不了台了。

    过了半响,太子殿下还是将这口气咽了下去,点了点头说道:“好,既然是这样,那便交由你处置。”

    说完,太子殿下便拂袖离开。

    武梧桐看都没看那男人一眼,带着傻猴进了屋子里。

    “我说你跑过来干什么?在皇城里住的不好吗?”

    “啊!还行,还行……”傻猴说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也非常古怪。

    “那就是住的不好了。”武梧桐说道,“让你们住马圈了?”

    傻猴瞪大了眼睛看着武梧桐,满脸的不可置信。

    “我猜对了?”武梧桐笑着说道,“习惯就好。”

    “不是,王爷,您怎么知道的啊?”傻猴小心翼翼问道。

    武梧桐给自己倒了杯茶,又给傻猴倒了一杯,说道:“以前我老爹进京,从来不带随从,你知道为什么吗?”

    傻猴摇了摇头,却猜到了一些,说道:“莫非就是因为曾经带过随从,却都被安置在马圈了?”

    “真聪明。”武梧桐说道。

    “哎,这也太欺负人了,皇城这么大,就没有能让我们住下的地方?”傻猴显然有些不服气,可这些话他也只能在武梧桐面前说说,这要是出去了,保证一个字都不敢说,他又不傻,祸从口出这个道理他还是明白的,不要说让他们住在马圈了,即便是让他们住在茅厕,那都是圣上对他们的赏赐,谁又敢对此表达丝毫不慢呢?

    想到这些,他不免感到无比郁闷。

    “行了,先不说这些了。”武梧桐摆了摆手,“你来找我不会就是想要说这件事情吧?”

    傻猴苦笑着说道:“王爷,我是担心您啊!这进了皇城之后,我便再也没见到您,这怎能不担心呢……”

    “放心吧,他们也不可能把我怎么着的,只能暂时不会让我离开罢了。”武梧桐说道。

    “为什么啊?”傻猴不理解了。

    武梧桐叹了口气,便将之前在御花园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听完了武梧桐的叙述后,傻猴也倒吸了口凉气。

    “这样的法子,都能想出来?逼着你成亲,留在皇城?那倒也是,我要是他,可能也会这么干,只要你在皇城,在眼皮子底下,还能掀起什么风浪呢?身边一个信任的人都没有,又能说些什么做些什么呢?”傻猴说道,“有一说一,这一招还挺高的。”

    武梧桐还真是要被傻猴给气乐了,说道:“我让你过来,就是想要听你夸人家主意不错的?”

    “王爷,这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般,他们也没对咱们做些什么,只是将咱们暂时留下好好想一想,其实这就是一种软禁了。”傻猴说道,“来之前,我也做好了心理准备,想着这一次他们对我们肯定不会客气,却没想到竟然敢如此的直接果断,这要是老……”

    说到后面,傻猴忽然噤声,不敢继续说下去了。

    即便傻猴没有说完,武梧桐也猜到了傻猴想要说些什么,直接顺着对方的话说了下去。

    “如果是老郦王在的话,皇上肯定不会这么做,对吧?”武梧桐说道。

    傻猴尴尬笑着,却没说话。

    “算了,我本来就不如我爹,没什么说不得的。”武梧桐说道。

    “王爷,其实这也是一件好事啊!如此说来的话,其实皇帝还是挺瞧不起您的,既然瞧不起您,就不会太将您当回事……”

    傻猴话还没说完,就把武梧桐给气乐了:“这还是好事啊?”

    傻猴搓着手说道:“您知道我是什么意思的。”

    武梧桐点了点头:“这些我都知道,可现在关键问题是,咱们该如何离开呢?”

    傻猴一摊手,一副无奈状:“无解。”

    武梧桐也懒得指望他了。

    “不过,也不知道杨城那边能不能受到消息,现在若是杨城发生什么非常重要的事情,必须要让您回去,恐怕您就可以回去了,毕竟,皇上留下您,也没有什么冠冕堂皇的理由,总不能因为这些小事耽误了正事吧?”傻猴说道。

    武梧桐眼前一亮:“有肖遥和师父在,他们应该都没想到的。”

    “只能等着了……”傻猴说道。

    这还是他们第一次希望原本安稳平静的杨城,能够出现一些状况……

    (今天两万多字的爆发,虽然还是爆发,可比起昨天前天少了一些,明天争取再大爆发一次!加油了骚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