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两百八十一章 当皇帝是个技术活
    北麓皇城,天子脚下。

    来到这里,武梧桐也不会有半点紧张,虽然她知道,只要自己来到这里,便是危机四伏,可即便是这样又如何?只要自己还活着,她便要以郦王的身份走进那红墙内。

    她要用这样的方式告诉偌大的北麓,即便爹去了,可郦王还在。

    只要自己还活着,杨城郦王府,依旧屹立不倒!

    第二日,武梧桐带着傻猴等人进了皇城。

    看上去谈不上多么的雄赳赳气昂昂,但是眼神中,却充满了锐气与英气。

    年轻人嘛!在该抬头挺胸的时候,就得抬头挺胸,若是现在就已经卑躬屈膝,等到了中年,岂不是要卑微到尘埃里了?

    这话其实是以前肖遥对她说的,她觉得非常有道理。

    不管肖遥说什么,武梧桐都会觉得非常有道理,并且牢记于心。

    一条长长的地毯,从第三道城门,一直延续到金碧辉煌的正殿。

    如此隆重,倒是让武梧桐开了眼界。

    怎么说武梧桐现在也是郦王,王爷进京,原本便是一件大事,要知道,在北麓,想来都是非皇召,不可入京。

    如此之外,还有就是,各路诸侯,也不能私自走动,这要是未被发现还好,若是被皇城里的那位知道了,就会被无限放大变成一件不得了的大事。寻常老百姓听着或许有些难以理解,可仔细想想就能想明白了。

    “你们为什么要相互串门?是不是在密谋着什么?”

    即便那些诸侯们没有这样的想法,在适当的时候也得避嫌,这才是他们最为无奈的地方。

    这一次,是皇帝让郦王来的,所以,自然要隆重一些。

    武梧桐一开始还有些恍惚,她见过这样的画面。

    那时候,她大概八岁,跟着老郦王入京,就是这样一幅场面。

    她抬起脑袋往前看了看,再也看不到那个熟悉的背影。

    “这条路,即便您不牵着我走,我也能走下去。”武梧桐在心里说道。

    一条路走到头,便是大殿,看着在阳光下闪耀着金光的琉璃瓦,武梧桐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丝微笑。

    在大殿之外,站着一个中年男人,气势十足,龙袍加身,国字脸,正气凛然。

    他往前走了几步,算是迎接。

    武梧桐走到跟前,微微欠身。

    她现在是郦王,见到皇上,自然不用纳头就拜。

    那个中年男人看着武梧桐,愣了许久,最后脸上又浮现了一丝笑容。

    “梧桐,过来,让朕看看,咱们的小郡主是不是长好看了,都说女大十八变,还真是一点不假,想前些年,看见你还是个黄毛丫头,天天嬉戏打闹,没个正形,怕是你那些哥哥们,都没有你像男孩子。”北麓皇帝看着武梧桐,笑着说道。

    在他的身后,还站着不少人,有太监,还有好些位皇子。

    “回皇上,即便女大十八变,怕梧桐也不得俊美,倒是从郡主,成了郦王。”武梧桐抬起脑袋笑着说道。

    说的虽然婉转,却还是告诉对方。

    我现在不是小郡主,是郦王。

    北麓皇帝笑容有些僵硬,点了点头:“先进来吧,这次让你入京,其实也没什么别的事情,只是我那弟弟走了,想到你无父无母,孤苦伶仃,心里很是不落忍,你今年才多大啊?我那狠心的弟弟就这么抛下你走了,哎……”

    武梧桐差点就被对方给感动到了。

    “梧桐,以后觉得无聊了,就来皇城找朕,你父王不在了,你的亲伯伯,朕还在!”北麓皇帝正色说道。

    一边说话,他一边往前走着。

    武梧桐跟在他的身后,笑着说:“好,我一定时常入京,只怕到时候皇上就嫌我烦了。”

    “别什么皇上不皇上的,就叫大伯!我看谁有意见?”北麓皇帝皱着眉头说道。

    “是,大伯。”武梧桐甜甜叫了一声,眼神却依然清冷。

    看着而眼前的男人,她内心的情绪有些复杂。

    她在想,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啊?

    明明已经开始防备着自己了,却还是要摆出一副多么宠溺自己的模样。

    若是晚上让他照照镜子,看到自己那虚伪的表情,会不会吐出来呢?

    他心里乱七八糟想着。

    “梧桐,当了郦王,累不累?”北麓皇帝背着手往前走着嘴上说道。

    “还好,只是有些不适应,很快应该就能适应了。”武梧桐说道。

    她要告诉北麓皇帝,我坐在这个位置上,还是挺舒服的,你可不要用一些冠冕堂皇的理由,就将我这身上还不算合身的蟒袍给剥了。

    “恩,那就陪朕去御花园走走吧。”

    武梧桐心里暗道好笑。

    嘴上总是说着,不要让自己称呼他为皇上,叫大伯,可这嘴上的朕却是一刻都没停过。

    等到了御花园,他们身后也只跟着三五个人。

    一个如今太子,两个太监,还有两个中年男人,都是一声黑袍,眼神清冷,相比就是护卫了。至于傻猴等人,自然是被请到了别处。

    在皇城内,有着数不清的高手,以前便听老郦王说,在皇城内,有一个足不出户的阉人总管,是个四重高手,即便是面对一些五重高手,也不遑多让,曾经有人前来皇城刺杀,都被这个老阉人挡了下去。

    当初听说的时候,可把武梧桐气坏了,觉得那老阉人可真是多管闲事。

    武梧桐从来没见过那个老阉人的目光,也不知道在不在附近。

    “梧桐啊,这一次入京,觉得皇城好玩,还是杨城热闹呢?”

    武梧桐笑了一声,说道:“自然是皇城热闹一些了,杨城也不错。”

    “既然皇城不错,有没有想过要留在这里呢?”皇上转过脸看着武梧桐问道。

    武梧桐猛地一怔,下意识想要摇头,却立刻忍住了。

    她知道,若是自己拒绝的太过于果断,即便之前自己这个亲大伯,即便没有多想什么,得到自己如此坚定的拒绝后,怕也要多想了。

    武梧桐不知道的是,对方说出这么一番话,到底是无比认真的态度,还是在用这样的方式试探着自己。

    “大伯,我觉得,还是杨城好些,虽然皇城热闹,可梧桐一直以来都不是那种喜欢热闹的人,还是喜欢安静一些,再者说,父王刚走,我还得在杨城守着,那是我长大的地方,比起皇城也要更适合我一些。”武梧桐轻声说道。

    她这一番话,是想了很久才说出来的,虽然谈不上是滴水不漏,可最起码有理有据,拒绝的也不算那么坚定,只是不给对方再次挽留的机会,毕竟这都已经将老郦王给搬出来了。

    北麓皇帝看了眼武梧桐,叹了口气,说道:“你说的都不错,我也都能明白,难得你一片孝心,我原本不该多说,可以前便听我那弟弟念叨过,将来一定要给你讲个好人家,就是怕他走了之后你无人照顾,这不,我帮你看了几家,一个是如今当朝丞相之子,还有一个,你也见过,之前还去过杨城郦王府,叫王文阁,你肯定知道吧?”

    武梧桐整个人都要崩溃了。

    她怎么都没想到,皇帝为了将她留在皇城,连这样的说辞都搬出来了。

    要给自己说媒赐婚?

    还说这都是爹以前嘱托的?

    她怎么可能会相信呢?

    老郦王又怎么会愿意,让自己的女儿留在皇城呢?

    其实武梧桐也能理解,之前得到的消息,已经让自己这个亲大伯记在心上了,他是真的想要将自己留在皇城,这样一来,只要自己回不了郦王府,即便原本真的有些计划,也不可能得以实施,手上的兵权自然也都要卸掉了。

    此时此刻,武梧桐的大脑飞速运转着,想要想出来一个能够拒绝的方式。

    在沉默了片刻之后,武梧桐说道:“我父王刚走,我便成亲,成何体统……”

    武梧桐原本以为自己这样说,便能堵住对方的下文,可她的想法还是太单纯了。

    她的话根本就没有机会说完,皇帝就已经挥手打断了。

    “这要是换做寻常人家,自然是如此,可你不一样,梧桐啊,之前边和你说了,这是你父王之前嘱托我的,这也是他想要看到的,难道你不希望,你父王在最后一课,能带着微笑离开吗?”北麓皇帝正色说道。

    原本是一件荒唐的事情,可是从这中年男人的口中说出来,仿佛武梧桐若是要拒绝了,才是真正的不孝。

    这让武梧桐不得不感慨,现在这年头,当皇帝还真是个技术活啊!

    她有些佩服自己这个亲大伯了,这样的思维,还真是疏而不漏。

    “大伯,我还是不太像,毕竟现在还年轻,再者说,我原本便不想嫁人,只是想着将我父王想要做的事情延续下去,他这辈子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北麓上上下下,百姓安居乐业,国泰民安,现在即便他走了,我也不能放下……”

    武梧桐的话,再次被中年男人打断了。

    “梧桐,百姓能否安居乐业,能够国泰民安,这些事情你不需要操心,这是朕这个皇帝该想的。”虽然他说出这番话的时候脸上带着笑容,可谁都能看得出来,他已经有些不耐烦了。

    而且,他刚才的那一番话,也可以当成是在敲打武梧桐。

    这些事情,是朕这个做皇帝的要去做的,你一个郦王,敢惦记着天下的事情,是何居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