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两百八十章 我是郦王武梧桐!
    周方站在边上安安静静看着。

    没一会,周无畏的手中也多了一杆银枪。

    一把还算不错的灵器。

    像周无畏这样的人手上有一把灵器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肖遥都没有觉得多么的惊讶。

    “此枪名肝胆,肝胆照乾坤!”周无畏说道。

    肖遥楞了一下,赶紧说:“那我这个叫白首,白首……白首白首,长长久久!”

    “……”周无畏看着肖遥的眼神就像看着一个神经病似得。

    “怎么了?不够押韵吗?”肖遥问道。

    周无畏真不想在这种莫名其妙的问题上和肖遥浪费太多的时间,此时已经是身体往前冲着,手中的银枪也闪烁着寒芒。

    肖遥手中白首唤起一声剑鸣,和周无畏手中的肝胆枪撞击在一起,白日里都能清晰看见一串火花。

    接着,肖遥手中白首又扬起了一道剑花,直指苍穹!

    看着肖遥朝着自己狂奔而来,在周无畏的脸上也看不到一丝一毫的畏惧。

    只是还没有过三招,周无畏的身边便已经被肖遥一脚踹飞了出去。

    等到周无畏爬起来之后,肖遥的剑已经指在了他的面前。

    “这么多年过去,你就这样的修为吗?”肖遥看着周无畏笑着问道。

    周无畏冷笑了一声,说道:“我还真是小看你了,年纪轻轻,修为竟然这么高。”

    “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杀你吗?”肖遥问道。

    周无畏摇了摇头,嘴上说道:“虽然我不知道,但是我也不是很想知道,这么些年我得罪的人还少吗?想要杀我的人如数不胜数。”

    肖遥:“……”

    周无畏的这一番话,让肖遥意识到,这家伙还没他儿子周方聪明呢,周方都能猜到的事情,周无畏却猜不到,另一方面也说明,周无畏确实是个惹人厌的家伙,在这个世界上竟然有这么人想要杀了他,这就事情从周无畏的嘴里说出来,他不但没有半点愧疚和难看,反而还觉得这是一件挺值得骄傲的事情,肖遥是真不知道这家伙的脑子里想的都是些什么了,难道不应该觉得羞愧吗?

    “我落在你手里,也认了。”周无畏笑着说道,“不过我觉得,你杀了我一点都不划算。”

    肖遥倒是来了兴趣,问道:“为什么?”

    “你杀了我,能得到什么呢?”周无畏说道,“如果你放了我的话,我可以给你黄金万两,若是你想要入朝为官,我也可以帮上忙,最起码也能是个七品官,如何?若是你对官,对钱都没有什么兴趣的话,女人我也可以帮你找到,只要你需要,一百个女人也无妨,如何?”

    周无畏说出这番话的时候还是自信满满的。

    他觉得,只要站在自己面前的是个男人,就不可能对自己刚才说出去的话无动于衷。

    黄金,当官,女人,哪个男人可以不在意?

    或许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但是周无畏已经活了这么多年还一个都没见到过呢!

    肖遥笑了起来。

    “咱们的价值观不一样。”肖遥说道,“你说的那些,我一个都不在意。”

    “呵,难道在你看来,杀了我,比得到我说的那些东西还要重要?”周无畏问道。

    肖遥没有再次开口,而是用行动给了周无畏答案,他手中的剑,从周无畏的胸口横穿而过。

    当剑刃刺入的时候周无畏脸上的表情才出现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再也没有之前的淡定与坦然,眼神中都写满了震惊和恐惧。

    之前当肖遥拒绝的时候,他也没有太当回事,他并不觉得肖遥这是真心拒绝自己,或许只是用这样的方式,想要让自己继续加价,可是肖遥连让他继续往上加价的机会都不给,这才让他彻底意识到,肖遥对自己说的那三样东西是真的不感兴趣了。

    他想着,不喜欢钱权色的人自己没有见过,到死的时候,总算是见到一个了。

    肖遥收起白首,蹲下身,将周无畏手中的肝胆枪拿了起来,顺势丢给了周方。

    同时,他也观察了一下周方脸上的表情,但是在周方的脸上他却没有看到任何复杂的情绪,还是那么淡定,似乎现在所发生的一切都是他之前想到了的。

    “拿着这把枪。”肖遥看着周方说道,“之前你不是说,以后还要为你爹报仇,杀了我吗?我等着。”

    周方握紧了手中的肝胆枪,他抬起脑袋看了眼肖遥,眼神颇为复杂,等了一会,才说道:“总有一天,我会将枪头刺入你的心脏。”

    肖遥笑了一声,半眯着眼睛:“好。”

    其实,在肖遥看来,周方之前给自己的警告并没有没有道理,以后的事情谁说得准呢?或许有一天,自己真的就死在了周方的手上,不过这样的几率实在是太小了,小到可以忽略不计。

    “我之前生活的地方,和现在这个世界,我得罪的人已经够多了的,也不介意多一个。”肖遥说道。

    周方没有说话,只是朝着周无畏的尸体走去。

    收尸!

    肖遥没有去看周方,转身上马离去……

    周方的身高,现在才一米六不到,却将周无畏的身体背了起来,一步步,步履蹒跚,朝着长阳城走去……

    三天后,周无畏被刺杀的消息才传了出来。

    周家设下灵堂,前来吊唁者无数。

    其中达官贵人,更是数不胜数。

    等葬礼结束后,周方便离开了长阳城,不辞而别。

    即便是周方的母亲,也不知道自己这个儿子到底去了什么对方。

    虽然周方也丢下了书信,可信上只有短短一行字:我行走在一条路上,路尾的路牌叫报仇。

    一个月后,武梧桐抵达了皇城。

    刚到皇城,便得到消息。

    周无畏死了。

    听到这个消息,武梧桐的第一反应就是肖遥,除此之外,她实在是想不到,还有什么人会去杀了周无畏。周无畏是个小心谨慎的人,即便他会得罪人,可得罪的也是一些自己招惹的起的人,绝对不会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然而现在,周无畏还是死了。

    “现在周无畏死了,那皇城的那位,会不会觉得是我们干的啊?”傻猪小声说道。

    他的担心不无道理,主要是一切都太过于巧合了。

    这一次武梧桐等人来了皇城就是因为周无畏打了小报告,可他们刚到皇城,这件事情也没过去多久,周无畏就死了,即便皇城里的那位是个缺心眼也不可能不将这件事情联想到武梧桐的身上。

    “怕什么?不是我们做的,我们便问心无愧。”武梧桐声音平静说道。

    “就是。”傻猴说道,“咱们这是身正不怕影子斜!再说了,如果真的如傻猪说的那样,对我们而言,还真不是什么坏事了。”

    “嗯?”傻猪愣了愣神,不明所以问道,“这话是什么意思啊?”

    傻猴贱笑了一声,说道:“首先,我且问你们,这件事情是不是我们做的?”

    傻猪当然摇头了:“这段时间我们都在赶路,怎么可能会去杀了周无畏啊?再说了,周无畏又不是傻子,我们真想要杀了他,也不是那么简单的。”

    “对啊!既然周无畏不是我们杀的,那皇上又能将我们怎么样呢?”傻猴说道。

    傻猪一听,点了点头,觉得傻猴说的有道理。

    武梧桐还是有些不理解,说道:“可即便是这样,又怎么能说对我们而言就是好事呢?”

    “虽然没有证据是我们做的,但是谁又有证据证明不是我们做的呢?”傻猴问道,“不能证明不是我们做的,可我们的嫌疑又是最大的,原本拒绝我们的那些人此时恐怕已经惶恐不堪了,我们这也算是通过这件事情证明了一下实力,展露了手腕,咱们的态度就是面对皇帝一定要撇干净,说和我们没有关系,但是当别人问的时候,咱们也说不是,可说话的时候脸上也要带着一丝古怪笑容……”

    武梧桐听了傻猴的话,差点没忍住笑出来。

    她觉得,傻猴这个脑子还真是没白长,真是猴精猴精的。

    之前肖遥就和他说过,傻猴是个可用的人才,现在看来确实如此,反正现在傻猴说的事情都是武梧桐之前想不到的。

    “言之有理,那就这么做吧。”武梧桐说道。

    “王爷,咱们接下来,是要直接入宫吗?”傻猴问道。

    “不,先找个客栈歇息。”武梧桐说道。

    傻猴闻言一愣,问道:“为什么啊?”

    “换衣服。”武梧桐说道,“郦王的官服,我要换上,这一次进宫的可不是郦王府的郡主,他的小侄女,而是杨城郦王,武梧桐!”

    傻猴听了武梧桐的话,稍微楞了一下,小声问道:“咱们若是真的这样,态度会不会显得太过于强硬了啊?”

    武梧桐看了眼傻猴,笑着说道:“这原本就是我入宫的规矩,有什么不对的吗?”

    傻猴想了想,叹了口气。

    这个武梧桐之前说的完全不一样嘛!

    在傻猴看来,这样的做法非常不明智,如果他是武梧桐的话,肯定会摆出弱势,放低姿态,可武梧桐现在要做的,却是要强硬起来,告诉整个北麓。

    我是郦王,武梧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