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两百七十八章 绑架他儿子
    肖遥原本便没有将后男人好心的提醒当回事,再听明白对方口中所述后,就更不愿起了。

    脸上的表看着也很是平静,一副不足挂在心上的模样,让那好心男人更是连连摇头,见说不动肖遥,他也不愿多说,之前多嘴几句,无非是看肖遥年轻,若是真惹恼了得罪不起的人被五马分尸着实可惜,可现在能说的不能说的自己都说了,对方却依然不为所动,他多说无益,心里也有些隐怒,觉得自个儿是好心被当成驴肝肺。

    自己说了那么多,这个年轻人看着也没有半点害怕,既然是这样,自己又何必还要多言呢?

    肖遥安安静静坐着,看着戏台之上,等到开场过了三十分钟之后,最后面的入口终于传来了一声堪称嚎般的声音。

    “都闪开!夏子嫁到!”

    听到这个声音肖遥不免回头看了一眼,心里寻si着,这还真是比那个李晨讯还要高的存在啊。

    这时候坐在肖遥后的那个男人又有些沉不住气了,赶紧催促道:“小兄弟,看到没?城主家子哥都已经来了,你现在躲开还来得及!”

    肖遥眯着眼睛,看了眼那个男人,问道:“提督儿子在里面吗?”

    “啊!应该在,那小子虽然才十三岁,可也天天跟着这一群膏粱子弟厮混着呢。”那男人赶紧说道。

    肖遥笑了一声,点了点头,继续坐着。

    那个男人现在是真的有些不知道肖遥心里想的是什么了,为什么在知晓提督儿子也在之后还会如此安心呢?难不成这家伙还和提督儿子有什么关系?可即便是这样,若是惹恼了夏子,怕提督儿子也搭救不了他吧?整个长阳城谁不知道,那提督儿子之所以天天跟着夏子后面厮混都是得到自己父亲授意的,其目的就是借此拉近两家的关系。

    对于提督的这些小心si,谁不知道呢?所以,即便是提督的儿子,也不可能去得罪城主儿子的,这不是不开窍吗?

    这些话他其实是想要和肖遥说的,可这个时候,后进场的那一群人已经走到了他们跟前,那些想要说的话,他也只能憋回去了。

    那些人,走到第一排之后,发现第一排的位置上已经做了个人,所有人的第一反应并没有多么的愤怒,而是好奇。

    这年头,还真有不怕死的?

    坐在后面的那些人,也都发现了这边的事,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到了肖遥的上。

    肖遥倒是非常淡定,一副压根就没发现什么异常的样子。

    “喂,小子,你是什么人啊?”夏子边的那个鸭嗓子,之前就是喊了一句夏子驾到的家伙,这时候又走到了肖遥的面前,冷笑着问道。

    肖遥瞥了他一眼,皱了下眉头,用一种看白痴的眼神看着他,说道:“我是男人啊!这个你都看不出来吗?咦?你是不是有点斗鸡眼啊?”

    “……”这下,整个戏都安静下来了。

    这小子,是疯了不成?他知道自己这个时候在对谁说话吗?虽然那家伙只是一个下人,可俗话说得好,狗也要看主人啊!夏子的下人,那能是一般的下人?这骂了夏子的下人,可不就等于是了夏子的脸吗?整个长阳城谁不知道,要说起好面子,城主家的子绝对是头一号。

    坊间都说,你可以不给夏子票子,也可以不给夏子子,但是你不能不给夏子面子!

    这是一个将面子看得比命还要重要的角,否则也不可能看个皮影戏都要坐在第一排,在夏子心目中,坐在第一排便象征着自己的面子。

    现在,肖遥就已经不给他面子了。

    夏子看上去其实也就二十五六岁,材有些微胖,长发结冠。

    虽然看上去不是特别好看,也不不至于多么的丑,只能算是长相一般,在他的左右两侧,站着两个紫不错的姑娘,这要是对普通人而言已经算是天仙了,可肖遥原本就是那种边**如云的人,一个个都是一等一的漂亮,这样的姑娘,在肖遥的眼里就算不上什么了。

    “你知道,这第一排是谁的位置吗?”夏子走到肖遥跟前问道。

    站在他边的那两个孩,也都用一种惋惜的眼神看着肖遥。

    相比较于边的夏子,她们觉得肖遥这种长相简直就是美男子了,只是,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今天怕是都活不过去了。

    肖遥在听了夏子的话时候倒是觉得有些好笑,问道:“这位置上没有写名字,我现在既然坐在这里,那就自然是我的位置了,这一点应该毋庸置疑吧?”

    “呵呵,你的位置?”夏子说道,“你知道我爹是谁吗?”

    “你爹是谁,你应该问你娘吧?”肖遥问道。

    肖遥这句话说出来,戏里不少人都差点没忍住笑出来。

    要说起来,整个长阳城的老百姓都知道,这夏子平日里的口头禅就是“你知道我爹是谁吗?”。肖遥给夏子的回答,不可谓不损啊!

    夏子的脸彻底了。

    原本他还只是觉得肖遥有趣,敢不给自己面子,现在看来,真不是那么回事了。

    这小子,就是存心来找自己麻烦的!

    这就是来欺负自己的啊!

    这一想来,夏子都觉得有些好笑。

    竟然还有人敢来欺负自己?这是活腻歪了吗?

    长阳城城主,放在北麓,那可是二品大官了,一品的话无非就是丞相一类。

    所以,在北麓,夏子都属于可以横着走的人,能压住他的,固然有,可真没多少。

    “给我把他抓起来!”夏子的脾气差,耐心也很差,他没有心si和肖遥继续在嘴上斗乐,直接开始抓人。

    跟着夏子来的几个年轻人还有两个随从一起动手,朝着肖遥冲了过来。

    肖遥哼了一声,站起后,一巴掌就将那些人全部拍飞了出去、

    接着,众人只是觉得眼前一,肖遥的体却瞬间消失在眼前,等下一秒,他便站在了夏子的面前,伸出手掐住了他的脖子。

    “放开夏子!”

    “你干什么?你知道他是什么人吗?”

    夏子此时也是脸发白,两条不住颤,他也没想到,对方的第一反应不是逃跑,竟然是要和自己动手。

    这里可是在长阳城啊!

    是他的地盘啊!

    在这样的况下,对方竟然还敢选择动手,这莫不是脑子坏了吧?

    “夏子,其实我对你没什么兴趣,你非得找我麻烦做什么呢?”肖遥眯着眼睛看着夏子问道。

    夏子被肖遥掐住了脖子,这个时候连一句求饶的话都说出来。

    虽然他平日里挺喜欺负人,嚣张跋扈也是他的代名词,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就是个二傻子,现在自己的脖子都被人家掐着呢,也就是说,自己的生死几乎就在对方的一念之间。

    他还敢张狂吗?

    “行了,你先告诉我,提督的儿子是谁。”肖遥说道。

    说完这句话,肖遥就将夏子扔在了地上,一只脚踩在了他的上。

    夏子有些疑了。

    这个家伙,为提督的儿子做什么?

    难道他和提督的儿子是朋友?

    在夏子的心里想好了,等这件事过去之后,即便自己没什么事,也得找提督那儿子好好算笔账!

    即便没死,这面子也是丢干净了啊!

    其实这个时候根本就不需要夏子多说什么,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已经赶紧开口了:“夏子,我不认识这个家伙啊!”

    肖遥哈哈笑了一声。

    他直接朝着那少年走了过去。

    “你爹就是长阳城的提督?”肖遥问道。

    “我……是,你要做什么?”那少年看着肖遥的眼神都充了恐惧,现在他的份已经不能给他带来什么荣耀了,站在他面前的这个年轻人,可是个连夏子都敢的人,他一个提督的儿子,在对方的眼里又算得上什么呢?看对方之前的架势,显然就是个修仙者,一个修仙者敢在这里动手,实力肯定不容小觑。

    肖遥像拎小鸡一样,将那小子拎了起来,朝着戏门口走去。

    走了几步,忽然想起了什么,看着那夏子,说道:“告诉这小子的老爹,我在城外北十里外的茶棚里等他,让他赶紧过来,当然了,也可以带一些高手来,除非他想要给自己的儿子收尸。”

    说完他便抬走出了戏。

    肖遥并不担心夏子不会将自己的这一番话转述给长阳城提督。

    这里这么多人,即便夏子不说,恐怕别人也会说。

    自己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守株待兔了。

    虽然这一次来就是为了帮武梧桐出气,但是肖遥并不是那种有勇无谋的人,天知道长阳城有多少高手,虽然自己现在已经是个二重高手,体也有了元婴,可好汉架不住人多啊!既然能够选择单斗,又何必非得和对方硬碰硬呢?这不是缺心眼是什么?他是一个聪明人,自然要用最聪明的方shi解决自己要去解决的问题,将风险降到最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