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两百七十七章 前往长阳城
    肖遥唱歌的声音很温柔,武梧桐也闭上眼睛,安静聆听着。

    她觉得,听肖遥唱歌都是一种享受。

    若是能这么听,安安静静听一辈子,越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等肖遥唱完了之后,武梧桐说:“这大概是我听过你唱的最正常的一首歌了。”

    肖遥哈哈笑了一声。

    确实,这首歌原本就是古风,不至于出现太多现代才会有的词汇,更不需要像武梧桐解释绅士是什么意思之类的问题。

    “只盼归田卸甲,还能捧回你沏的茶……”武梧桐小声说,“这一句歌词写得真好,可我总觉得,等归田卸甲了,怕就喝不到想要喝的茶了。”

    “这还什么都没做呢,何必想那么多呢?”肖遥指了指脑袋,说道,“每个人的脑容量都是有限的,想太多了,人会累的。”

    武梧桐笑着:“我的脑容量比起你,肯定要小很多。”

    肖遥乐呵着。

    “你觉得,你最想要做的事情是什么呀?”武梧桐问道。

    “安安静静的活着,和自己的家人,爱人,朋友在一起,什么都不去想,什么都不去做。”肖遥说道。

    “太没有抱负了吧?”武梧桐揶揄道,“不都说,好男儿志在四方吗?”

    “别人的话,或许是吧,但是我真没这么想过,是醒握天下权醉卧美人膝?嗯,醉卧美人膝还不错,醒掌天下权太累了,若真的将这天下给我,却不是我想要的,的来了又何妨?”肖遥问道,“我只是想要顺着我的本心活着,抛却一些束缚,谁也管不到我,多好啊?”

    武梧桐忽然哭了。

    肖遥还是感觉到自己肩膀上的衣服湿了才知道的。

    他转过脸,看着武梧桐,这姑娘的脸上挂满了泪痕。

    肖遥的心脏像是被一只手忽然揪住了一般。

    说不上来的感觉涌上心头,让肖遥觉得无比的压抑。

    “为什么哭?”肖遥问。

    “没什么,总觉得,趁着你在的时候,还是得多哭几次,等你哪天又走了,我连哭的机会都没有了。”武梧桐脸上挂着泪痕,却强笑着说。

    肖遥忽然有一种心疼的感觉。

    是真的心疼,心疼武梧桐的眼泪。

    心疼这个原本可以逍遥自在,却自然背上枷锁的姑娘……

    等了一会,武梧桐没了声音。

    肖遥侧过脸看了一眼,这姑娘哭着哭着就睡着了。

    肖遥觉得好笑,他轻轻将武梧桐揽入怀中,站起身,将她送回去……

    第二天,天一亮,武梧桐又开始整顿出发了。

    肖遥也是感觉到了动静,才赶紧从床上爬了起来。

    武梧桐穿上了一身劲装,牵着马,在她的身边还站着傻猴等人。

    “这是又要去哪?”肖遥问道。

    “去一趟皇城。”武梧桐说道。

    肖遥皱了下眉头,问道:“去皇城做什么?”

    “其实昨天就收到了信函,皇上让我去皇城聊一聊,说是有要事相商,我想……”后面的话,武梧桐没说,肖遥却猜到了。

    他将武梧桐轻轻拽到了一边,说道:“是不是,你的那个二师兄已经将信报回去了?”

    武梧桐脸上的表情看上去非常平静,没有半点波澜。

    “这不都是在意料之中的吗?”武梧桐问。

    肖遥摇了摇头:“那便不能去,太危险了。”

    武梧桐笑着说道:“若是我真的不去,那才是真的危险了,我去了,才能验证一下我那个亲伯伯的想法,让他知道,他多虑了,我武梧桐,没那么大的能耐。”

    肖遥刚打算说话,又被武梧桐给打断了。

    “有些事情,早晚还是要我去面对的,放心吧。”武梧桐说道,“若是我连去都不敢去,反而坐实了皇城内部的说法,更何况,现在不知道有多少双目光盯着郦王府,若是我真的露怯,不敢去,接下来想做什么,只会越发的不顺利了。”

    肖遥看自己没有办法改变武梧桐的想法,只能点了点头。

    “好,既然要去,那就让我和你一起去。”肖遥说道。

    “让我自己去吧。”武梧桐忽然严肃起来。

    “我知道,你会担心我,但是这些事情,原本就是我该面对的,而且,若是你去了,恐怕皇城内也会如临大敌,你的修为,也不是对什么人都藏得住的,我进皇城,却带着一个一重高手,是什么意思?他们不会多想吗?更何况,若是他们真的想要做什么,也不是你能阻止的。”

    肖遥笑着说:“我现在已经是二重高手了。”

    “真的?”武梧桐着实替肖遥激动了一番,“好事啊!恭喜了,不过,还是让我自己去,若是真的出了什么事情,我还等着你来救我呢!”

    说到最后武梧桐还挤了挤眼睛。

    肖遥乐了。

    他终于从这个姑娘的脸上看到了往日的活泼。

    最后,肖遥还是没能跟着。

    在武梧桐上马的时候,肖遥走到跟前,说道:“若是你真的出了什么意外,我一定去救你。”

    武梧桐笑着答应下来:“好,一言为定。”她只当这是一句玩笑话,即便自己真的出了什么事情,肖遥得到消息再感到皇城,也需要大把时间了,根本不足以将自己给救下来。

    看到武梧桐越走越远,肖遥叫来管家,牵来一匹马。

    “肖先生,你这是要去哪啊?”管家好奇问道。

    虽然现在郦王已经走了,但是肖先生这个称呼,还是保留了下来。

    “长阳城。”肖遥说完,淡定上马,朝南而去。

    管家看着肖遥离开的背影,心里泛着嘀咕。

    “还真是奇怪了,郡主,哦不,郦王才从长阳城回来,肖先生也要去长阳城?莫不是长阳城有什么热闹看?”

    想了半天,管家也想不出来一个答案,只能摇着脑袋进了王府,却恰好遇见那个黑衫男人,也就是武梧桐的大师兄。

    “肖遥去哪了?”黑衫男人问道。

    “长阳城。”管家如实说道。

    黑衫男人眉头微皱,点了点头,转过身回到了万卷书。

    进了赵丹玄的屋子,赵丹玄还在闭目养神,边上点燃一蛊檀香。倒是很配墙上的一个雅字。

    “师父,正如你说的,肖遥朝南,前往长阳城了。”黑衫男人说道。

    赵丹玄猛然睁开眼睛,哈哈大笑起来。

    “你看,我就和你说,肖遥肯定坐不住吧?”赵丹玄哈哈笑道。

    黑衫男人苦笑着说:“师父神机妙算这是必然,我只是不明白,肖遥为什么要去长阳城?”

    “出气。”赵丹玄淡淡吐出两字。

    “出去?”黑衫男人好奇问道,“在长阳城,也有人得罪了肖遥不成?”

    “帮你小师妹出气而已。”赵丹玄说道。

    黑衫男人见自己师父说的依然是模棱两口,也没有继续问下去,只是提出了心里另一个疑惑。

    “师父,肖遥即便真的去了长阳城,您为什么这么喜悦呢?”

    赵丹玄瞥了眼自己这个大弟子,笑着说:“因为,他心里有她。”

    黑衫男人听得满头雾水,只是当他想要继续发问的时候,赵丹玄却闭上了眼睛。

    黑衫男人叹了口气,知道师父这是懒得回答了,只能转身走出屋子,顺带着蹑手蹑脚将房门关上……

    从杨城,前往长阳城,柳城五百多公里,即便是快马加鞭,也需要几天时间,只是肖遥在路上稍微用了些灵气,这才在两天之类,到了长阳城。

    长阳城,也算是北麓较为热闹的地方了,人口仅此与杨城和皇城。

    在长阳城,最出名的,便是景阳湖,以及皮影戏。

    肖遥到了长阳城,找了一家客栈歇脚,等归置好一切,便出了客栈,到处转悠。

    第一步,自然是先品尝一下长阳城的美食,其次便是前往长阳城最大的皮影戏院厂,门前,听着不少马车。

    在长阳城,不少豪门阔少大家闺秀,都对皮影戏情有独钟,一些上了年纪的人,却提不起兴趣,皮影戏的盛行,也就这些年的事情,对那些老古董而言,还是比较新颖的,他们一时半会难以接受也是正常。

    等付了银两后,进了院厂,他走到第一排的位置坐了下来。

    刚坐下还没有十几秒钟,他的肩膀忽然被人拍了拍。

    肖遥转过脸,看着坐在自己身后的男人,有些疑惑。

    “喂,你是不是长阳城的人啊?”那个男人问道。

    肖遥摇了摇头。

    “我说呢,那就难怪了,你赶紧起来,这位置,可不是你能做的。”那个看着年纪大概在三十岁左右的男人催促道。

    肖遥笑了一声,说道:“我付了钱,这里又没有人,我为何不能坐在这里呢?”

    “哎,这位置,是长阳城城主儿子以及他那一帮朋友的专属座位,可不是你能坐的啊!这要是被那些膏粱子弟撞见,怕是得将你五马分尸不可,我可不是吓唬你啊!在长阳城,每年都有些不开眼的人,撞了那些大少爷们的气运,便被五花大绑起来,弄到城外五马分尸,这在那些少爷眼里,不觉得血腥,却觉得有趣得紧,你莫要和他们一样,步了一个下场!”

    肖遥看得出来,这个男人,是真心实意劝诫自己。

    (今天的第二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