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两百七十六章 赵丹玄的故事
    武梧桐是个非常聪明的女孩,只是平日里不喜欢表现出来而已,反正肖遥是这么觉得的。

    就像这一次,她去长阳城,虽然没有达到自己的目的,但是做事情的方式相比较去以前已经成熟了很多,而且也将自己的聪明才华展露出来。

    肖遥忽然睁大了眼睛,用一种古怪的眼神看着武梧桐。

    在肖遥眼神的侵略下,武梧桐的脸瞬间红了起来,赶紧往边上挪了挪,这才说道:“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肖遥笑了一声,说:“只是有些惊讶,在我印象里,你也不是这么聪明的人啊,这么这才多长时间没见,智商竟然这么高了。”

    “智商?”武梧桐笑着说道,“我也有智商吗?你不是一直说我没有吗?”

    肖遥摆了摆手,说道:“那是以前,现在我觉得,我真的要重新审视一下你了。”

    武梧桐笑了,笑得非常开心,这才是发自真心的微笑。

    能得到肖遥真心的夸赞,这对于武梧桐而言就是一件非常难得的事情了。

    “不过,你想好接下来要怎么做了吗?”肖遥问道。

    “没有。”武梧桐摇了摇头,“其实这段时间我一直都在想,我到底要怎么做,才能做到想要做的事情,可实际上,真的很难很难。”

    说到最后,武梧桐自己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仔细想想,越发的可笑,这件事情我从很小很小的时候就开始规划了,规划到现在,当时总想着,一切都非常容易解决,可现在看来,是我的想法太过于简单了,我是武梧桐,可现在我爹不在了,别人似乎就都不认识我了,以前最亲的叔叔伯伯,看到我,都恨不得躲着我,他们连让我进门的机会都不给。你说我还怎么和他们继续聊下去?”

    武梧桐继续说:“其实,这么多年来,我犯下的最大的错误,就是太把自己当回事了,实际上,我真的什么都不是,我太自以为是了。”

    肖遥看着满脸落寞的武梧桐,忽然不知道该怎么安慰武梧桐了。

    “我知道,我爹的死,就是为了给我让路,可是这条路,真的不好走啊!”武梧桐说道,“没有了爹,我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你说,我是不是有些太看得起自己了?”

    肖遥终于开口了。

    他伸出手,再次摸了摸武梧桐的脑袋。

    “也不是啊,你身边还有好多好多人呢,比如你的师父,还有傻猴,他也能给你出谋划策,另外,你还有我啊!”肖遥笑着说道,“听说,你手底下现在已经八万大军了,啧啧,是不是得送我个先锋官或者将军之类的玩玩?”

    “给你,你要吗?”武梧桐抿嘴问道。

    肖遥笑了一声,说道:“你要是非得这么说的话,我肯定不会要,但是如果一天,那个位置上没有人了,没有人可以为你冲锋陷阵,我想,我一定会披上属于郦王府的盔甲,握住郦王府打造的战刀,骑上你帮我挑选出来的战马,厮杀一番。”

    武梧桐眼泪要在眼眶里打转了。

    她知道,肖遥的口才非常好。

    可现在,肖遥说出口的话,并没有那么动听,却敲开了她的心门,闯入了她的心扉。

    武梧桐望着远处的波光粼粼,心里想啊,在这个世界上,大概也没有什么语言,能比现在肖遥说出口的话更悦儿,更动听的了。

    终于,武梧桐站起身,深吸了口气。

    她的双拳攥在了一起,眯着眼睛看着肖遥。

    “我觉得,我能行的。”

    “我也这么觉得啊!”肖遥说道,“我一直都是这么认为的,否则我干嘛非得和你做朋友啊?你看看我身边的朋友,徐素冠,洪飞升,柳折枝,他们可都是大人物啊!我这么巴结着你,想要和你做朋友,不就是知道你以后一定是个大人物吗?咱们可都说好了的,要让梧桐树栽满整个北麓,虽然你不是男子汉大丈夫,可是也要说话算数,毕竟——君无戏言嘛!”

    武梧桐哭笑不得,说道:“什么君无戏言,我又不是什么君王。”

    “很快就是了。”肖遥说道,“毕竟,你是未来北麓的女帝。”

    肖遥说起话来,就是如此肆无忌惮,这要是被别人听见,怕就是典型的祸从口出了。

    武梧桐也没有觉得这么说有什么不好。

    她和肖遥,其实也有很多共同点。

    都是那种蔑视皇权的人。

    肖遥的话,就很简单了,他原本就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不要说北麓的皇帝了,就是大秦王朝的皇帝,在他的眼里能算个屁啊?

    至于武梧桐,这可是个从小就想着要坐上那张象征着滔天权势椅子上的姑娘。

    他们有和畏惧呢?

    “其实,我师父人还是很好的。”武梧桐说道,“我也知道,他一定会帮我。”

    肖遥听武梧桐主动提起了她的那个师父,原本不想说的话,这个时候忽然想说了。

    “我总觉得,你那个师父不好对付。”肖遥说道。

    “为什么?”武梧桐眨巴眨巴眼睛看着肖遥问道。

    “他太聪明了,想法也太多了。”肖遥说道,“而且他的实力比你也要强上不少,以你的能力还不足以让他一心一意辅佐你。”

    武梧桐点了点头,认真听着。

    肖遥继续说道:“他比你还想要造反,这是我感觉出来的,至于是不是这样,还得你来定夺。”

    武梧桐笑着说道:“我现在就可以给你答案,是。”

    肖遥一愣,问道:“那你难道就没什么想法?”

    武梧桐看着肖遥,认真说道:“那我问你一个问题,之前你也说了,我师父是个非常聪明的人,既然他也知道,自己太过于着急将自己的想法暴露出来,会给我或者别人一种不安定的感觉,可他为什么不稍微掩饰下呢?你知道的,我并不是那种特别聪明的人,若是他稍微掩饰一下的话,或许我都感觉不出来了。”

    武梧桐的话让肖遥陷入了思索。

    他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

    肖遥重新坐了下来,武梧桐也坐了下来。

    过了半响,肖遥才说道:“为什么?”

    “因为他无所畏惧。”武梧桐说道,“他也知道,我不会怀疑他。”

    肖遥:“……”

    他真想不明白了,武梧桐为什么要那么相信她的那个师父啊?

    “从现在的角度看,他确实可信,毕竟他还得借你武梧桐的名字,借郦王府的势,可等以后风波平静下来,他为什么还要听从你的安排呢?”

    武梧桐想了想,笑着说道:“你信不信,即便以后我真的成为了北麓的女帝,将位置让给我师父,我师父都不会感兴趣。”

    肖遥不敢相信。

    武梧桐继续说道:“其实我师父之所以想要造反,并不是因为他多么的想要权倾天下,理由其实挺简单的,因为他当年也喜欢我母亲,只是我母亲最后还是选择了我的父亲,他也就放弃了,可最后我母亲给现在的北麓皇帝给逼死了,他心中有恨。”

    肖遥:“……”

    他可真没想到,在这里面竟然还有这样的故事!

    若是这样的话,武梧桐如此相信赵丹玄,也不是什么难以理解的事情了。

    “你有没有察觉,我的师父对我爹非常不满?”武梧桐问道。

    肖遥一拍大腿,说道:“太能察觉到了。”

    还没等武梧桐说,肖遥就明白过来,道:“因为你爹隐忍了这么多年,一直都没有给你娘亲报仇,所以他便连带着你的父亲一起恨上了?”

    武梧桐点了点头。

    “虽然我是我师父的徒弟,可在我的印象里,师父似乎常年闭关,其实就是不想看到我爹。”武梧桐说道。

    肖遥叹了口气:“如此说来,他对你应该也很不错了。”

    “是,因为我娘的原因,他待我视如己出,虽然我不是那种特别聪明的人,但是什么人对我好,什么人不是真心对我好,我还是能察觉到的。你知道想要成为我师父的徒弟,首先要做到的第一条是什么吗?”

    “什么?”肖遥问了一句。

    武梧桐脸上的表情都变得有些古怪:“其实这个也是我后来听我父亲说的,像我大师兄他们,当初拜师的时候,第一条就是,必须成为我,武梧桐的死士!也就是说,现在我让他们死,他们都必须死。”

    肖遥:“……”

    他想起了之前发生的事情。

    当自己当着赵丹玄的面表达出自己心中疑惑的时候,赵丹玄脸上的表情也很是古怪,并且告诉自己,这些疑惑,武梧桐能够帮自己解开。

    现在武梧桐确实解开了肖遥心里的不安和疑惑。

    只是这样的答案,让他心里的情绪都有些古怪。

    这个赵丹玄,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啊?

    “在理智的人,也会有不理智的时候。”武梧桐又靠在了肖遥的肩膀上,摊开手掌看着,“我娘,大概就是他这辈子做过最不理智的事情了。”

    肖遥沉默不语。

    忽如一阵风来,武梧桐轻轻闭上了眼睛,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着。

    “肖遥。”

    “嗯?”

    “给我唱首歌吧。”武梧桐说。

    肖遥笑了一声,想了一会,轻声哼唱着:“有些爱像断线纸鸢,结局悲余手中线,有些恨像是一个圈,冤冤相报无了结……半城烟沙,兵临池下,金戈铁马,与谁争天下,一将成万骨枯苦多少白发送走黑发……”

    一首《半城烟沙》,听肖遥轻声哼着。

    (作为一个90后,我的少年时代,似乎就是许嵩了,嗯……今天还是会爆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