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两百七十五章 武梧桐回来了
    等离开了万卷书,肖遥重新在郦王府住了下来。

    回到郦王府,肖遥倍感亲切,毕竟刚来到灵武世界,他暂且休息的地方就是郦王府。

    也是在郦王府,肖遥开始了解这个世界。

    在郦王府,肖遥也收获了很多。

    只是现在,物是人非了。

    现在的郦王府没有了郦王,不过听说郦王在此之前,就已经和皇上请明要将郦王的位置世袭给武梧桐。

    其实这样的事情,在以前也没有发生过,但是世袭给女儿的还是第一次见。

    好在,老郦王的做法,也正中北麓皇帝下怀,这简直就是他求之不得的事情,当下几乎想也没想,立刻点头答应了下来,所以武梧桐顺理成章在老郦王走了后,成为了郦王府的新主人。

    虽然有很多人都不看好武梧桐,然而,处于对老郦王的尊重,杨城百姓对于武梧桐还是比较敬重的,即便在他们的印象中,武梧桐郡主是个天生的惹祸精,成天喜欢惹是生非,然而一想到老郦王,他们就没有办法去生气了,毕竟,武梧桐还是个孩子,反正那些百姓心里都是这么想的。

    在郦王府住了大概有十来天的时间,武梧桐终于回来了。

    风尘仆仆,看上去很是疲倦,然而当她看到肖遥的时候,却一蹦三丈高,原先的疲倦,一扫而空。

    “你来了?你怎么来了?”武梧桐冲上去抱着肖遥的胳膊说道。

    肖遥哭笑不得,说道:“怎么说你现在也是郦王了,别像个孩子一样。”

    说完这句话,肖遥就发现武梧桐脸上的表情变了。

    他原先还有些疑惑,不过很快就明白,自己刚才说错话了。

    武梧桐现在确实是郦王了,但是她为什么能成为郦王?因为老郦王已经去了,这就是武梧桐现在最不想听的事情。

    看到武梧桐脸上的表情很是复杂,肖遥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思索再三,他伸出手,摸了摸武梧桐的头发。

    “没事的,一切都会好的。”肖遥想了半天,也想不出来一句能够安慰武梧桐的话,只能这么说。

    武梧桐看着肖遥,点了点头。

    “之前我便听说,在魏国闹了一件大事,现在还沸沸扬扬的传播着。”武梧桐说道。

    肖遥惊讶了一下,说道:“不会吧,我们就是从魏国过来的,也没听说那边发生了什么大事啊。”

    “据说,是在魏国的边境,乌兰小镇,一个叫肖遥的年轻人将魏国皇帝的三皇子一脚踢飞了出去,还将魏国大内高手之一的鬼奴给杀了。”武梧桐轻笑着说道,“你觉得,这算不算是大事?”

    肖遥:“……”

    他现在算是明白为什么自己在魏国没有听到什么风声了,当消息传开的时候,自己早已经到北麓了。

    虽然北麓和魏国之间也只是隔了一条长河,和这毕竟是两国,消息想要传播过来不是不可能,但不是老百姓就能够知晓的,武梧桐的身份特殊,想要知道这些事情自然不难,肖遥想要听说就不容易了。

    在听完了武梧桐的话后,肖遥也有些吃惊。

    “那个叫李晨讯的家伙,竟然还是魏国的三皇子?”肖遥问道。

    “这有什么不可能的?”武梧桐说道,“虽然他不成器,可怎么说他也是三皇子啊,你这么揍人家,好意思吗?这也幸亏是离开了魏国,否则,魏国还不得想尽办法将你留下?”

    肖遥更没想到,鬼奴那样的家伙都能成为什么大内高手。

    一个一重高手,在魏国那么值钱吗?

    武梧桐看肖遥在思索,大概也知道他在想些什么了,说道:“那个叫鬼奴的家伙是大内高手不错,不过,在魏国不知道有多少大内高手呢,他死了也不算什么事情,麻烦就是,你踢了人家三皇子,即便那个三皇子现在还活蹦乱跳的,可你也打了魏国皇室的脸,所以啊,以后你就不要随便去魏国了,免得人家砸锅卖铁的要弄死你。”

    肖遥揉着鼻子,苦笑着说道:“也正如你说的那样,短时间内,我是真的不打算去魏国了。”

    武梧桐有些好奇,问道:“那以后你还是要去?”

    肖遥笑着说道:“以后的事情,那就以后再说了,谁知道以后还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呢?说不定某天洪飞升在魏国上厕所没带纸非得让我给他送去,我能不去吗?”

    武梧桐哈哈笑了起来。

    等看到杨青蝉等人也来了后,武梧桐看上去也很是喜悦,盛情款待了一番。

    吃饭的时候,肖遥看着武梧桐的眼神也有些复杂。

    从武梧桐的脸上,他看不到丝毫难过,好像郦王的离世,并没有给武梧桐造成什么太大的冲击。

    这在肖遥看来,肯定不是什么好事,武梧桐原本就不是那种喜欢将事情全部藏在心里的人,没有理由如此平静,所以武梧桐越是这样,肖遥就越是不安心。

    茶余饭后,柳乘风等人都回到了自己的住处,饭桌上也就只剩下肖遥和武梧桐两个人了。

    “肖遥,谢谢你来北麓看我!”武梧桐端起酒杯说道,“我要敬你一杯,之前你帮了我很多。”

    肖遥看着武梧桐,说道:“和我这么客气?”

    “难道不应该这样吗?”武梧桐好奇问道。

    肖遥叹了口气,伸出手拿下武梧桐的酒杯,一双眼睛直勾勾看着对方,正色说道:“这要是换做别人,我能够理解,但是你不行,你原本就不是这样的人,你不觉得你这么做显得非常突兀吗?”

    “有吗?没有啊,我觉得挺好的。”武梧桐笑着说道。

    “不错,现在确实有些郦王的样子了。”肖遥说道,“但是这是好事吗?”

    武梧桐忽然不说话了。

    肖遥叹了口气,站起身,走了出去。

    此时,明月腾于高空。

    肖遥一个人走到湖边,坐在长凳上,看着湖心的万卷书,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微风拂面,倍感凉爽。

    过了差不多半个时辰,武梧桐也来了。

    她挨着肖遥坐了下来,同样遥望着远方。

    月光洒在湖面上,波光粼粼。

    “吃完饭,出来看看夜景,也是一件享受的事情。”肖遥说道。

    “嗯,挺好的。”武梧桐点了点头。

    “怎么还不去休息,看你很疲倦了。”肖遥说道。

    “睡不着。”

    “哦。”肖遥点了点头,又没说话了。

    气氛又一次尴尬了起来。

    等了半响,武梧桐忽然开口了:“我知道你关心我,放心吧,我确实很难过。”

    “……”这话听着实在是太怪了,放心吧,我很难过?难道不应该是放心吧,我不难过吗?好在肖遥明白武梧桐想要表达的意思,所以也不会觉得奇怪,只是多多少少有些心疼,心疼这个姑娘忽然要这么坚强。

    “以前吧,总觉得受了点委屈,就可以和我爹抱怨,可没想到,我爹不在了,我就连个抱怨的人都没有了。”武梧桐笑了一声说道,“其实难过又怎么样?不难过又怎么样?没事就在那抹眼泪?没什么意思,掉眼泪只能短暂的释放自己的情绪,对自己要做的事情却起不到一丝一毫的帮助,难道我哭一次,手底下又能多个十万兵马?那我什么都不用做,天天在家里哭好了。”

    肖遥看着武梧桐,她看上去还是那么安静,和肖遥印象里的武梧桐形成了非常鲜明的差别。

    “如果我真的掉眼泪了,只会有很多人笑我无能,笑话我爹英明一世糊涂一时,我总不能让他老人家都躺在棺材里了,还得因为我被人戳脊梁骨吧?”武梧桐笑着说道,“这么些年来,我爹没帮我背黑锅,每次我闯了祸,我爹都要站出来,可他从来都没有打骂过我。”

    说话的时候,武梧桐慢慢将脑袋枕在了肖遥的肩膀上。

    肖遥下意识伸出手想要揽住武梧桐的肩膀,可当胳膊抬起一半的时候又徐徐放下了。

    即便他很想这么做,但是他总担心,自己这么做了,会不会让武梧桐更加难过。

    “这一次去长阳城,不顺利吗?”肖遥问道。

    武梧桐楞了一下,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去了长阳城?”

    “你师父和我说的。”肖遥说道。

    “你见过我师父了?”

    “嗯。”肖遥说道,“来郦王府的第一天就见到了,他和我说,你去了长阳城,是去找你二师兄帮忙,但是他也不知道你这一行到底顺不顺利。”

    武梧桐说道:“一点都不顺利,而且,我还有些担心。”

    “担心他将你找他的目的说出去?”肖遥说道。

    武梧桐点了点头,想了想,说道:“我并没有将我的意思明确表达出来,这也是傻猴出的主意,毕竟谁也不知道到底能不能成,既然这样,就得做好最坏的打算,我只是问他,我爹走了,他要不要回来陪我守孝三年,他说,长阳城繁杂琐事太多,脱不了身。”

    肖遥点了点头。

    对方的意思表达的已经足够明确的了。

    “他这么一说,我就知道,他和我们郦王府已经不是一条心的了,既然是这样,我继续央求也没什么用,便回来了。”武梧桐说道。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